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耶利哥古城的考證是基於聖經的記載,十九世紀以後,考古學家們不斷湧來,探尋這座古城遺址。 1867 - 1870年,歐洲人沃倫率先在耶路撒冷及其周圍地區展開了調查發掘工作,但是一無所獲。

1907 - 1909年,德國的厄恩斯特.塞林教授(Prof Ernst Sellin)和Prof Karl Watzinger揭開了耶利哥城的發掘序幕。他們發掘出耶利哥城的里外兩面的城牆,相隔10 - 12尺,內牆有12尺厚,外牆則有六尺厚和25 - 30尺高。由於當時學者還未熟悉銅器時代的防禦設計,兩個考古學家不能確定整個防禦工事的運作。

1930 - 1936年以及1952 - 1958年,英國的加斯唐(Prof John Garstang)和凱里揚Kathleen M Kenyon分別率領一支考古隊繼續發掘此古城,揭示出從新石器時代直至聖經約書亞記第六章所描述的毀城時代為止的完整序列。原來耶利哥城比5000年前在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之間的蘇默(Sumeria)各城還早4000年!

耶利哥城又叫棕樹城(士三:13),它的存在全拜蘇丹泉的淡水之賜。泉水在一座形狀奇異的橢圓小山山腳下湧出,小山名蘇丹山,就是耶利哥古城的所在地。從耶利哥遺址豐富的文化層,我們可以推想過去在這裡是一個怎樣的地方:

(1)前陶新石器文化層:是最古老的耶利哥。在這一層中,發現有直徑五米左右的圓形豎穴居室,和厚二米、高四米的石砌城牆。

(2)有陶新石器時代:繁盛一時的耶利哥城在主前7300年左右突然衰落。在主前4500年左右,這裡又重現人類活動的踪影。居民已會製作陶器。

(3)古青銅時代:主前3000年的青銅時代,這裡開始形成一座城市,居民用乾土坯壘砌的城牆在地震和外敵的攻擊下,屢廢屢興,最終被阿摩利人的一把火燒掉。

(4)中期青銅時代:主前1900年,有來自敘利亞的民族佔領了這座城,這是耶利哥最繁榮的時期,很快,城市高度發展,成為重要的貿易中心。

(5)好景不長,主前1560年左右,從埃及來的許克所斯(Hyksos)人攻入耶利哥,混亂中,城市毀於大火,化為焦土。

(6)後銅器時代:當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攻城的時候(約主前1400年),耶利哥城是殘垣頹壁,滿目荒涼,根本就沒有聖經所記載了那幅場面嗎?這是懷疑派的專家學者所說的。

懷疑派的人是根據英國考古學者Kathleen Kenyon的研究而下的結論。她因為在耶利哥的遺址上找不到後銅器時代的代表性陶器,所以才說耶利哥城在主前1400年早已不存在,聖經中有關希伯來人攻城的記載均屬虛構。基於Kenyon本人的學術地位及聲望,耶利哥古城一度成為質疑聖經歷史真確性的力證。

石頭是不會說謊的!公元1990年,中東考古學家Bryant Wood考察耶利哥遺址,並根據最新及完整的出土資料,證實耶利哥出土的陶器,有明顯的後銅器時代製作的特色,其中包括著名的Cypriot bichrome ware (一種由Cyprus入口的陶瓷)(圖四),是學者公認為鑑定後銅器時代的代表性陶器。 Kenyon當年之所以沒有發現,是因為她只在貧民區中一極小範圍內發掘(兩個26尺乘26尺的平方範圍),故此找不到這種視為珍貴的Cyprus陶器。而Bryant Wood發掘的地方是當年耶利哥的王宮所在地。

至於上文所提有關1907 - 1909年德國的厄恩斯特.塞林教授(Prof Ernst Sellin)和Prof Karl Watzinger所發掘的城牆,現在已經證實是當年被以色列人發聲震倒的城牆。圖二所示是城牆的橫切面,圖三顯示內外城牆塌毀,倒下來的石頭讓希伯來人可以“往前直上”耶利哥城。 (書六:20)這些倒下來的石頭是紅泥磚頭,被Kenyon發現在外圍護土石牆之外,數量之多,足夠形成外牆和內牆!最重要的是,這些磚頭是在石牆之外,證明了城牆不是被攻陷,而是塌陷!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約櫃歷來都給人有極之神秘的感受,因為它是被放在至聖所?,也相信有神的同在,所以有人相信「法力無邊」。在舊約時代,除了大祭司每年七月十日贖罪日時,可以進去見到之外,其他人可謂絕對沒有機會觀賞的,在聖經舊約時,「伯示麥人」因為「擅觀」約櫃,被神擊殺了不少!烏撒也因為摸一下約櫃就被神擊殺,可見約櫃不是人人可以觀看的,必須是大祭司一年一次才可以,否則後果嚴重。

在聖經的記載?,被聖靈充滿的比撒列造了約櫃之後,就被放在至聖所?,也經常在曠野被抬著在以色列的隊伍中間;在進入迦南後,不斷有經文提到約櫃,例如,在撒母耳記上中,記載著以色列人因為戰敗,所以命何弗尼、非尼哈兩個祭司,將約櫃抬到戰場去與非利士人戰鬥,結果神掩面不看,他們戰敗被殺,神的約櫃被擄。後來約櫃在非利士地,神大大的擾亂他們,連他們的偶像「大袞」也「大大滾動」至跌在地上,非利士人全城生痔瘡,田地有鼠災,所以非利士人無法面對約櫃在他們中間,將約櫃用牛車送回,伯示麥人沒有將約櫃送回示羅會幕那?,竟將之放在伯示麥田間,結果以色列人因為「擅觀」約櫃,而致被擊殺了七十人(撒上六章19節),後來以色列人將約櫃送到山上亞比拿達的家中(撒上七章1節),放在那?二十年;經過了撒母耳及掃羅的時期,到了大衛的時代,大衛想將約櫃運到大衛城,可是因為牛失前蹄,烏撒伸手摸著約櫃,因這錯誤以致被神擊殺,結果大衛因怕神的擊殺,將約櫃運到俄別以東的家中,三個月內,神賜福給俄別以東,大衛聽到之後,立刻差人將約櫃運回大衛城,後來他的兒子所羅門王建造聖殿後,將約櫃抬進聖殿,提了之後,似乎聖經就從此沒有再提約櫃,祗有直至到約西亞王的時候,簡略提了一句「你們將聖約櫃安放在以色列王大衛兒子所羅門建造的殿?,不必再用肩扛抬」之外,基本上自所羅門時代後就絕口不提約櫃,後來公元前586年,巴比倫王的軍長尼布撒拉旦攻克聖城之後,火燒聖城及聖殿,之後千百年來,不斷有人追問,約櫃到那?去呢?被燒掉了嗎?實在遺留的文獻中沒有太多提及,約瑟弗算是提到了一點,可能也因為不多人知道約櫃的下落吧!直至今天,很多人還是在追尋約櫃的下落。

對約櫃蹤跡的傳說很多,以下就是幾個主要的傳說﹕

第一個與約櫃有關的傳說,就是示巴女王見所羅之後,發生了一段羅漫蒂克的戀情,她更與所羅門發生關係,生下了一個兒子,這段戀情為很多人所傳說,現今在以色列的Elah的一個渡假聖地的海邊,「所羅門酒店」與「示巴女王酒店隔街相對,就是由這段戀情發展出來的佳話。示巴女王生下的兒子,在所羅門王的王宮長大,靈性很好,後來他要回國去即位,所羅門見他靈性甚好,對神有追求的心,甚至有人說,這王子的靈性比所羅門還要好,於是叫人造了一個「約櫃模型」,給他帶回示巴去即位,後來被稱為「亞拿力一世」(Anelik I ),可是當時的大祭司,因為怕所羅門晚年拜偶像會影嚮聖殿及宗教的穩定,所以與這所羅門之子阿拿力一世相量,將「約櫃的模型」與「約櫃」秘密對換,於是傳說中說到,真的約櫃到了示巴,即現今的埃塞俄比亞。這個「猶太人」的王朝(其實應說是半猶太人的王朝),一直斷斷續續的維持到上一個世紀的六十年代。一九九八年,筆者認識一個埃塞俄比亞人,他在多倫多一間東正教的神學院教書,他給筆者一批資料,內容說到在六十年代,埃塞俄比亞發生共產政變,政變之後,王子出走,現今住在安大略省的聖加芙連市,有時埃塞俄比亞人會組織巡遊以尊榮這位王子,他還說,約櫃就放在埃塞俄比亞的一間名叫聖瑪利的教堂?,有一「靈童」,一生人從少就會被揀選,一生人就是坐在這教堂的地下室去看守著約櫃。

這個資料很多人都知道,就是不能分辨這約櫃究竟是複製品還是真品。約八年前,筆者從一本書籍中讀到,以色列當局曾向埃塞俄比亞購買這約櫃模型,以一百萬美元購得後,星夜用一批用利未人訓練成的特種部隊,駕駛直升機開到該教堂附近,將「約櫃模型」搬走,運回以色列。這消息是假是真?筆者後來在加拿大遇到曾於埃塞俄比亞作多年宣教士的薛玉光牧師(現在已安息主懷),問他是否有這樣的事,他告訴筆者說,傳說是有這樣的事,埃塞俄比亞的電台也曾報告這事,可見這事並不是「空穴來風」。

不過,約櫃的蹤跡並不限於埃塞俄比亞的傳說,在現今羅馬的提多「凱旋門」 (Arch of triumph),?面刻有提多將軍攻打耶路撒冷後,抬走戰利品的情形,?面刻有約櫃及金燈台,不過猶太人的學者質疑當日的羅馬人「作大」、誇張,以不真實的方式「歌功頌德」,其實他們根本沒有得到約櫃,上刻的金燈台也與猶太人傳說的樣式有相當的出入(在金燈台的根基座上),所以也不太多人相信約櫃被搬到羅馬了。

在八十年代,以色列的大拉比(Chief Rabbi)曾著作一書及製作了一套的錄影帶,筆者也看過該錄影帶,叫做 “Ready to rebuilt”(中文應譯為「已預備好重建了」),在影帶?面這大拉比用帶有強烈口音的英文,講述了他們曾經在聖殿遺趾西牆附近作考古發掘,當他們掘到可以看到有一像約櫃的物件時,他們的消息涉漏了,結果被以色列內政部強行阻止,也封了那地方,但是,這「大拉比」堅信約櫃已被他找到了。他認為,當巴比倫人攻陷耶路撒冷之前,以色列人的祭司們,因為預測耶京兇多吉少,所以他們就將約櫃搬到為了儲存約櫃而挖掘的地下系統,將約櫃收藏了,免得約櫃落在巴比倫人手中,所以就在哭牆附近的地底中。可是以色列政府立刻封了該地方,不准考古,且做了一個幾可亂真的「天然牆壁」,普通人根本無法知道,在這「貌似自然」的「山邊」,就是這大拉比所說的找到約櫃的地方。不過,假若那拉比找到約櫃了,就等於今天約櫃就在以色列政府手中了。

另外一個理論說,啟示錄第十五章5節處提到,「此後,我看見在天上那存法櫃的殿開了」,所以有人說在巴比倫攻陷耶路撒冷前,神將約櫃收到天上去了,這說法不無道理,不過在天上存有在地上的東西,實在不可思議,也根本沒有太多人會接納這個看法。

也有人傳說,約櫃一直存在天主教中,因為羅馬天主教有一個山洞存放聖物,甚至連從前示羅會幕的殘骸也有,這是一個羅馬主教「爆料」出來,結果很多人宣揚,又加以相信;不過事實上,除了那宣稱見過約櫃的主教神甫,沒有其他人見過,這說法又不能加以証實。

約櫃到那?去了?至少我們知道,以色列政府很可能得到了約櫃,至少他們可能已得到所羅門時代的「模型」,那是月有相當可信性的,以色列人中,有人相信,有一天他們的聖殿若重建了,約櫃出現了,他們所等候的彌賽亞就會來了。當然,雖然華人教會傳說聖殿重建後主才會才來,可是,在聖經中卻沒有資料提到,主再來之前聖殿要重建,聖經祗說到當敵基督蹂躝聖地時,聖殿已經在那?,因為「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那就是至聖所的地方。幾年前,選民事工差會的總幹事Mitch Glazer來到香港推廣他們的事工,我與他晚膳時問到,猶太人的基督徒中,有否傳說主再來之前聖殿要重建,他說「從來沒有聽過」,所以我們還是應等待主再來,而不是等候聖殿先重建。

無論怎樣,雖然我們非常有興趣知道約櫃的下落,可是,正如主耶穌所預言,有人說「基督在這?,或說基督在那?,你們不要信」,所以我們要小心看待報章上或互聯網上提供的資料,以及這些資料所帶出的意義,我們也要謹慎等待主隨時再來。

劉智明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很多人認為,聖經是一部優秀的文學作品,是一部偉大的倫理著作,而非真實的歷史事實。十九世紀中葉,達爾文提出進化論學說後,聖經的權威受到嚴重的挑戰,被不少人認為是虛構的、不科學的。為了回答這種挑戰,聖經考古學應運而生。此門學科的研究範圍包括出土文物鑑定、聖經所記錄的古代城鎮的發掘、與聖經有關的古文字的譯解等等。十九世紀以前,有關聖經的時代背景的知識相當貧乏,一般只有參考聖經的記載和古希臘史學家的著作,而這些著作主要是關於新約的,有關舊約的卻極為稀少。聖經考古學雖只有一百多年曆史,但已碩果累累,尤其二十世紀以來的許多重大發現,幫助人們建造起聖經的歷史架構,並驗證了一些過去被懷疑和被嘲笑的聖經故事,充分肯定了聖經的歷史性。

一、考古證明以色列人的祖先亞伯拉罕的家譜具有絕對的歷史性

考古學的發現證明,以色列人的祖先亞伯拉罕的家譜具有絕對的歷史性,是可以證實的歷史人物。不僅考古的發現可以證實聖經的記載,聖經的記載也可以幫助考古發掘。翁格(Merrill Unger)說:“根據舊約聖經的資料,考古學家們挖掘出好幾座古代的城市,發現了過去被人視為根本不存在的民族,考古學以驚人的手法增添我們聖經知識的背景,也填補了歷史上的空隙部分”。舊約列王紀上九章十五節記載的米吉多、夏瑣和基色三個城市都是由以色列王所羅門建造的。一九六零年,當著名以色列學者也丁(Yigael Yadin)繼發掘米吉多城後發掘夏瑣城時突然有了靈感。他想米吉多城門每邊都有三間房子,夏瑣城門是不是也這樣呢?於是,他將米吉多城門的圖形在發掘工地上畫上臨時記號,然後通知工人挪開瓦礫碎片,按記號挖掘。完工時,工人們都用奇異的眼光看著他,好像他是魔術師或占卜師似的,因為發掘的結果與他按米吉多城複製的草圖完全一樣!聖經考古學的資料不斷充實聖經的背景知識,有助於人們對聖經經文的理解。摩西五經記載,在神引領以色列人從埃及進到所應許的迦南美地時,對迦南人採取滅絕的政策,許多人覺得神似乎太慘忍。從一九二九年到一九三七年敘利亞海旁的拉斯珊拉(Ras Shamra)出土的大批烏加利(Ugarit)泥板,是公元前1500-1400年迦南人的宗教文獻,出土的泥板充分揭露了迦南宗教的黑暗、敗壞和邪惡,有史以來人類絕少有像迦南宗教那樣驚人地將暴力、情慾集於一身的。對邪惡的迦南人,神也曾給予寬容,等待其悔改。從考古學的發現看,從亞伯拉罕時代到四百多年後的約書亞時代,迦南人毫無悔改的心,已惡貫滿盈,非被徹底剪除不可了。按其惡行和淫虐,即使約書亞和以色列人不加征討,迦南人也會自取滅亡的。

二、考古證明聖經對人類歷史論述的正確性

(1)考古學所得事實,證明聖經記錄的可靠。例如:埃及各地時常發現千年前的古墓古屍,不爛不壞面目如生,剖驗結果,體骨形式構造皆與今人無異。而且,古人的骸骨多較今人魁梧。考古學家從古碑古刻的文字上,可以知道上古人民比較現代人更為聰明,少憂少慮,更少疾病,壽命較長,他們的文化可作現代人的借鏡,所謂今日人類的進步,也只限於物質方面而已。在巴比倫的克希和尼浦爾的古址,曾掘到古城有數層,越下層的越是古老。如果人類是進化的話,則越上層的古城,其社會生活應該越加文明,但是發掘的結果,越下層的城邑,美術工藝反而更加精美。考古學者在吾珥古城,還找到一層純淨的泥土,厚約八尺,在其下層發現一座蘇美利亞古城,這是挪亞洪水時代被水淹沒的遺址。此一遺址顯示,當時人類文化十分發達,政治、文學、圖書、工商業等,都勝於現代人類。此足證人類不是進化,反而因為罪惡日重,以致退化了。

(2)蛇誘夏娃使人類墮落,人多以為是摩西捏造。但近來發現一塊巴比倫的刻像,是五千年前的遺物,遠在摩西寫聖經以前。此刻像刻有一棵樹,右邊有一男人,左邊有一女人,手摘取樹上果子,女人旁邊有一條蛇,直立地站著,好像與女人低低細語,畫中有人類最初所用的楔形文字,說明人類墮落歷史,證明實有蛇誘夏娃,以致全人類墮落的事。一九三二年,斯比西博士在距尼尼微城十二英哩處,發現一塊石刻,約是主前三千五百年前的古物,其上所刻是夏娃手扶亞當的背,面帶憂愁,夏娃之後有一條蛇跟著。此石刻現存於費城大學的博物館內。

(3)創世記十一章記載,在主前四千二百年左右,人類合力建造一座巴別塔,想要傳揚自己的名。歷年來人們都以為此事是捏造的,但近年這巴別塔的遺址已被考古家發現了。原來的塔是四邊正方形,是用紅、黃、藍、綠四種顏色磚瓦建造而成。這種偉大的建築,可以顯示古人的文化,也可以證明創世記的可靠。近來又有斯密士博士發現古書簡上寫著,“……這塔的建築違反了神,因此神一夜將他們所建打倒,他們就分散在各處,言語也各異,他們所作被阻礙,他們就大大痛哭。”這正與創世記遠在三千五百年前的所記相同。

(4)創世記十九章記載,所多瑪城亂民圍攻羅得住宅的時候,被阻於門外一事。羅得從外面已經把門關了,裡面的人卻能把門打開把羅得救進去,這種門的構造,現在已為考古學家所證實。美國的考古旅行隊,在巴勒斯坦叫基列西弗的地方,曾發現庭院一所,裡面的一切樞紐,正類似聖經所記載那樣的門,考其年代,這正是亞伯拉罕與羅得時代的建築。但在列王時代之後,這樣的門戶技藝即已失傳,改用圍牆保護住宅。

(5)有人問,“當亞伯拉罕初次遭遇飢荒,曾遷到埃及,為什麼後來在同樣情形下,不往埃及而往基拉耳去了呢?”據最近的考察,證明當亞伯拉罕南遷的時候,基拉耳城為當時的糧庫。

(6)也有人以為,聖經記載參孫用驢腮骨作兵器,以及參孫憑著一人之力,傾履仇人之神殿這類事蹟,均為無稽之談。殊不知考古家藉著在非利士各城的發現,已把此事證實了。當時,非利士的房舍均用木柱支撐,上鋪石板,代替瓦頂,而支柱下端又立於石板之上。所以,一個勇士可以將房柱推倒使房子倒塌,壓住坐於走廊的首領,殺死無數坐在平頂上的敵人。後來,皮萃先生在加薩發現了用驢腮骨作成的一件兵器,上面的牙齒磨得鋒利,以此足可證明士師記十五章十五、十六節的正確性。

(7)聖經所描繪洪水的事,也記載在許多古國的歷史中,足證當時洪水實在是遍及了全地。在創世記七章十一節記著:“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此即今日一切山谷江河劃分的開始。

考古學家在山陵的高處,往往掘見人獸屍骨混雜成堆;這是因人獸一同逃避洪水,躲藏山上,後因水勢高漲,同被淹死,以致骨骼挾雜一起。

三、考古專家的證詞

耶魯大學的考古學家鮑羅斯說,“全面來說,考古學的發現無疑地印證了聖經的可靠性,許多考古學家因為在巴勒斯坦的挖掘工作,而使自己對聖經的敬畏之心大增” 。猶太考古學家魯克說, “我可以肯定地說,至今所有考古學上的發現,沒有一項是與聖經文獻相抵觸的,聖經中有關歷史記載的正確性是無可比擬的,尤其當考古學的證據能印證它時更是如此”。世界著名考古學權威亞布萊特的話,可以作為對聖經的歷史性總結之言:“十八、十九世紀期間,許多重要的歷史學派都懷疑聖經的可靠性,雖然今天仍有一部分當時的學派又重複地出現於學術界,但早期懷疑學派之說均已逐漸被否定了,考古學上的新發現一再印證聖經中許許多多細枝末節的部分,使人們重新認識聖經乃是查考人類歷史的一部最好資料”。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猶太民族歷史中,出埃及是一個重大事件,但出埃及發生在那一年卻是一個謎。一般在考古學上的探討,有兩個推想:一是「早年代」,約為公元前十五世紀,包括可能在圖莫斯一世(Tuthmosis I公元前一五○四年)著靰著孟德二世(Amenhotep II公元前一四○一年)之間;另一是「遲年代」,為公元前十三世紀,大約可能在維馬斯一世(Ramesses I公元前一三○七年)至維馬斯二世(Ramesses II公元前一二二四年)之間。

其根據為在迦南城被攻破,在考古學上已有證據,此中有兩個年代的遺跡。聖經記載猶太人出埃及後,在曠野流浪四十年,才攻入迦南,故由迦南地各城被毀的日期,往前推四十年而得知出埃及的日期。主張遲年代的證據,考古學發現在公元前一二五○年至一一五○年間,大批迦南城被攻毀,著名考古學家Albright認為Beitin的遺跡,即是聖經中的伯特利(Bethel) ,被毀年代為公元前一二五○年。若這些都是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入迦南的進攻遺跡,將之推前四十年,那麼出埃及年代約為公元前一二九○年前後。

反對遲年代的人,則認為聖經並無記載約書亞毀滅諸城,只毀了著名的耶利哥城(Jericho),艾城(Ai)及夏瑣城(Hazor),而最近對耶利哥城的探索,有極富戲劇性的發現,符合早年代。

歷史事實?抑或神話?

耶利哥城的崩毀,是西方家喻戶曉的故事,此城守著迦南的門戶,城牆高厚,守軍高大壯健,是古代極強大的堡壘,猶太人雖為數達百萬人,但卻是烏合之眾,無任何能力與技術攻城,但據聖經記載,猶太人圍城行走七日著A然後一起吹號,上帝以神蹟震毀城牆,使猶太軍輕易攻入,而後能順利攻入迦南。此中還有妓女喇合的故事,她因不堪耶利哥人的殘暴,義助猶太探子,故大軍入城時,沒有摧毀喇合的房子。

猶太人數千年來都在傳頌這故事,這是歷史事實?還是神話故事?

一九○七至一九○九年,考古學家Sellin與Watzinger在耶利哥發掘出兩重古城牆,外城六呎厚,內城十二呎厚。一九三○年考古學家Garstang詳細考察,發現兩城牆之間充滿碎磚石,且有大火燒毀的痕跡,更發現外城牆向外倒塌,而內城牆卻向內倒塌,那是奇異的事,若因著地震,城牆應向外倒,若是攻城,城牆應往內倒,何以城牆一向外,一向內倒呢?有點不可思議,而他鑑定年代為公元前一四○○年,與早出埃及年代吻合,似真為猶太人著玼}之耶利哥城,但之後在五十年代,考古學家Kenyon再考察後,認為找不到證據證明此城倒塌於公元前一四○○年,卻將其年代定為公元前一五五○年,於是又反對了前說,認為此城之倒毀與猶太人入迦南無關。

耶利哥城牆兩面倒塌

由於耶利哥城兩重城牆分向內外兩面倒塌,與聖經所描述的神蹟吻合,很多專家都極興奮。但因Kenyon鑑定年代為公元前一五五○年,則又不符合其它迦南城如夏瑣城(Hazor)被毀,令專家又失望了數十年。但到八十年代有戲劇性突破。

一九九○年中東考古學家胡特(Bryant G. Wood)考察耶利哥城及根據新的出土資料,批判了Kenyon的結論,由於她死於一九七八年,未讀到有關新的鑑定資料出版,在一九八二年及一九八三年出版兩冊當地的陶片資料所著狻著的年代,與她所鑑定的不一致,那是公元前一四○○年前後。

胡特指出Kenyon只在一極小範圍內發掘,因找不到當時流行的Cyprus陶器,故認為必為較早期時間,這是有誤的,因她考察的範圍並非商業要道,找不到很正常。但在其它地方卻找到了新證據。

其前的Garstang尋找到一埃及的甲蟲型雕(Scarabs),它的年代一般遲於公元前一五五○年,而剛好在早出埃及年代的圖莫斯第三時期,正用甲蟲型雕來刻上其名字。耶利哥城的甲蟲型雕可推測其年代在公元前一四○○至一三四○年左右,與陶器的檢定年代一致。 


考古證據與聖經吻合

根據胡特的考察與研究,他指出考古學所挖掘出的耶利哥城,全部與聖經所描述的一致,可綜合為八點:

一、此城有的強大城牆,及其被毀年代均與約書亞記載一致。

二、此城全被火所燒毀,符合約書亞記六章24節。

三、其城堡圍牆同時倒塌,符合約書亞記七章12節。

四、城中找到大量榖物,顯明其在春天收穫期被毀符合約書亞記二章6節,三章15節及五章10節。

五、大量榖物存在顯示其在很短期內被攻破,符合約書亞記六章15、20節。

六、榖物沒有被搶掠,符合約書亞記七章16、17節。

七、居民無機會帶食物逃亡,符合約書亞記六章1節。

八、耶利哥城被毀後,被遺棄一段長時間,符合約書亞記六章26節。

似乎這一切證據,均與聖經記載一致,而最奇怪的,是其內外城牆分向兩面倒塌,內牆向內倒,外牆向外倒,此屬不可思議之處。

這也成為一謎,兩牆分向內外兩面倒塌,難道是因猶太人吹號的聲波所毀?抑或真是一神蹟?

胡特博士云:「多年來考古學者們認為耶利哥的故事不外為神話傳說,然而當考古證據得到恰當的解釋後,我們發覺事實正奇異地與聖經故事吻合。」


梁 燕 城 博 士 研 究 資 料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哭牆是猶太教的遺跡,又稱西牆。在耶路撒冷東區老城的東部,長160英尺,由大石砌成。公元前十一世紀古以色列王大衛統一猶太各部族,建立以色列王國,定都耶路撒冷。公元前十世紀大衛的兒子所羅門繼位,在耶路撒冷的錫安山上建造了第一座猶太教聖殿,即所羅門聖殿,它十分宏偉華麗,教徒們來此朝覲和獻祭者不絕,從而成為古猶太人宗教和政治活動的中心。

公元前586年,巴比倫人攻占耶路撒冷,聖殿付之一炬。以後重建,公元前一世紀末由希律王加以擴建,又於公元70年和135年毀於羅馬人之手。羅馬帝國統治時期,絕大部分猶太人被趕出巴勒斯坦地區,流散在歐洲各地,聖殿始終未能恢復。

後來,在聖殿斷垣殘壁的遺址上修建起圍牆,雖然是伊斯蘭聖地圍牆西牆的一段,但猶太人仍然珍惜它,這段牆被視為猶太人信仰和團結的象徵。據說羅馬人佔領耶路撒冷時,猶太人常聚在這裡哭泣。此後千百年中,常有各地猶太人來此號哭,以寄託其故國之思,與中國詩經中所抒寫的黍離之感相似,此牆因名哭牆。

今每到猶太教安息日,尚有人到哭牆去表示哀悼,進行祈禱。其後,千百萬流落異國他鄉、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猶太人,由於屢遭不同形式的“排猶”之苦,特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慘遭德國法西斯殺害的猶太人達600萬之多。這些慘痛的歷史遭遇,深深地印在犯太人的心靈之中,哭牆便更被猶太人視為信仰和團結的象徵。直到如今,哭牆腳下經常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猶太人,他們或圍著一張張方桌做宗教儀式,或端坐在一條條長凳上念誦經文,或面壁肅立默默祈禱,或長跪在地悲戚啜泣。逢宗教節日,祈禱者及遊人更多。

哭牆分為兩部分,中間隔一柵欄,男女分開祈禱。入男部,須帶上用紙做的小帽,否則被視為異教徒而不准入內。在做正式祈禱時,要準備好兩個裝的“聖書”語錄的小羊皮袋子,一個戴在頭上,另一個捆在手臂上,身上披一件特製的披肩。教徒們在祈禱時,面對哭牆,口中念念有詞,全身前仰合後,虔誠之態令人肅然起敬。 1992年據考古學家透露,他們在“哭牆”發現5塊巨型基石,這些石塊有2000多年的歷史。據考古學家用聲波探測法測定,其中最大一塊巨石約長13.6米,寬4.6米,高3.5米,重達570噸,據說是世界上第3大人造巨石。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死海的西邊躺著兩個化成了灰的城市,一個在馬沙打山腳,另一個在所多瑪山腳.1989年,業餘考古學家Ron Wyatt駕車經過這些地點.雖然他以前曾經過這條路或者有三十至四十次.這次他突然看見好像城市的牆和建築物.他便把車停在一邊以作進一步的研究.Ron發現在這些城市中,有類似建築物的結構,全是由梣木所構成.有多個房間,其中一個今天仍然能夠進入.他發現連結的街道,古廟塔和人面獅身像,所有這些都用傳統的城牆圍著.牆壁有扶壁支撐.

幾個氧化了的銅矛頭被發現,在所多瑪甚至發現已完全變成灰燼的骨骼.骨髓可以在每塊骨的兩端看見.用分子頻率振盪探測儀,Ron發現有金鹽,是蒸發提煉黃金的副產品.這些物質的標本拿去測試証明是純粹的灰燼.(見彼得後書第二章第六節).在高處看可見城市建築是排列在一個明顯是人做的方塊範圍內.周圍的物質是正常棕褐色的岩石.一個突顯的問題是,如果這些城市被毀於3900年前,何以灰燼沒有被完全侵蝕掉?研究結果顯示,物體與硫磺一同燃燒所遺留的灰燼比原來的物質更重.

埋藏於這些純灰化殘餘物的是硫,或者是硫黃石球.硫通常被發現是結晶狀態.但該處的圓球形硫在全球是獨一無二的.硫黃石,白色,具壓縮粉末的密度.它通常含30-40%的硫.然而這裡的硫黃石球卻有95-98%的純硫.硫裡面的雜質是金屬.金屬加入硫中可以釋放出熱.燃燒它可產生華氏5000-6000度高熱.它在美國田納西州諾克斯維爾加爾布雷斯實驗室測試過.他們說英熱單位測試不能進行,因會損毀他們的不銹鋼測試間.硫通常只能在火山,硫化物礦脈中發現.或者與無水石膏,石膏礦,石灰石和鹽丘一同存在於沉積岩中.我們知道這些硫球必定在以前曾被燃燒過,因為圍繞這些球有燃燒環的出現.
 

這些城實在是非常獨特的.其他的城被毀於火或火山,例如龐貝,有一層灰在上面,下面就是原來的物料.可是在這裡,我們看到整個城完全變為灰燼一如聖經所描述一樣.彼得後書第二章第六節說:“又判定所多瑪,蛾摩拉,將二城傾覆,焚燒成灰,作為後世不敬虔人的鑑戒.”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78年某日,Ron決定去一處地方觀光.該處靠近耶路撒冷的大馬士革門.他沿著一個古代的採石場走.有人稱那裡為Galvary懸崖.當他與一位當地的管理員談論古羅馬的遺物時,Ron無意中指向一處用作廢物堆填的地區說,“這就是耶利米的岩穴,約櫃就在裡面.” 

雖然說話是出自他的口,指著那地方的手也是他的,但他卻不是有意識地說和指.和他談話的人亦感覺奇怪.他說,“那太好了!我們要你挖掘,我們會給你許可,找個地方住下來罷,我們甚至可以供應膳食給你!Ron知道這件事是超自然的,但他也知道不是所有超自然的事都出於上帝(啟示錄第16章14節). 

於是他便回美國,在家裡開始研究約櫃是否有可能真的在那裡.他發現歷代志下35章3節是有關約櫃最後可供參考的資料.第19節告訴我們當時是公元前621年,剛好是尼布甲尼撒王摧毀耶路撒冷和聖殿之前35年.當時約櫃是在聖殿裡.當巴比倫軍隊圍攻耶路撒冷時,他們築了一圍牆環繞該城,不讓任何人或任何物件進入或離開該城.

因此,約櫃極可能留在巴比倫所築圍牆之內.由於約櫃沒有被尼布甲尼撒所奪去帶回巴比倫,我們必須假定它被埋藏在地下.這又與Ron所指的地方非常吻合.它應該是在巴比倫人所築圍牆之內的一間地下室裡.Ron和他的兩個兒子在該處挖掘好幾次,發現大量的資料.他們開始直向下挖.在一處懸崖基部,該懸崖很多人稱之為各各他Golgotha.在1800年代,戈登將軍驗證過該處和聖經描述的Calvary吻合,就是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之處.聖經形容在鄰近的園子裡有一個由磐石鑿成的墳墓.那墳墓是一個財主的,他把墳墓捐獻給耶穌(馬太福音27章57 – 60節).鄰近就只有這墳墓,但經已被擴闊,顯示所葬的人不是原來準備要葬的人. 

他們第一個發現是懸崖面有凹入的隱窩,鑿成三個書架的形狀.Ron的想法是那些隱窩可能是用來承托羅馬人放在基督十字架之上的標記.在聖經馬太福音第27章37節,馬可福音第15章26節和路加福音23章38節說在他(耶穌)頭以上,安一個牌子,這就與Ron所發現的情形相符.聖經在約翰福音說,彼拉多又用牌子寫了一個“名號”,安在十字架上.在希臘文“EPI” 就是  ”在XX上“  或  “在XX之上”的意思.馬太福音,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的譯者決定將希臘文的“EPI” 譯為 “在XX之上”因為牌子不是放在耶穌的頭上而是放在耶穌的頭之上.但在約翰福音“EPI”  譯為 “在XX上”乃是說牌子放在十字架上.無論如何他們可以把它譯為“一塊牌子放在十字架的上面”.  

進一步的發掘發現一塊祭壇石突出於崖面如一架子.Ron覺得這或許是一基督教祭壇的遺跡顯示早期的基督徒已知此處是一具有重要意義的地方.一座第一世紀建築物的根基亦被發現,相信是一座教堂,更顯出此地的重要性. 

最後Ron發現可靠的証據使他確信這個地點就是耶穌受難的地方.四個由岩石鑿出的十字架的洞,其中之一在平台上較其他為高和比較後些.其他三個在同一條線上位置較低和向前.上面的十字架洞相信是為主要罪犯的.從聖經知道當耶穌被釘死時,有兩個賊亦被釘在十字架上,一個在左,一個在右.如此說來四個十字架的洞只用了三個.用穿透地層的雷達探得一塊巨大圓石,直徑十三呎,兩呎厚,他試圖把它掘出來,但它深埋土中約廿呎深.他考慮到極可能是一巨大的墓石.它的大小和附近的墓穴的孔一樣嗎?Ron走回園子裡的墓穴去看.他量度墓穴的闊度.奇怪的是,十三呎直徑和兩呎厚的墓石正好適合!聖經說他又把“大石”輥到(耶穌的)墓門口. 

Ron的注意力集中在那較高的一個十字架洞.如果此處就是耶穌受難之處,這個十字架洞無疑就是耶穌的十字架洞.一塊鑿成四方型的石放置在十字架洞內,作用如栓塞.它兩旁有為手指穩握的把手.當Ron移去那石栓塞,他發現在基石上發現一大裂縫,由十字架洞伸展出去.Ron看似地震裂縫.聖經在馬太福音27章51節說 “勿然...地也震動.磐石也崩裂.“ 

某日正當挖掘的時候,Ron感覺心灰意冷,他覺得好像上帝不再使用他.他想可能他做錯了甚麼事以致上帝決定解除他的工作.當他坐在那裡凝視周圍環境,他聽見一個聲音對他說:“Ron Wyatt,上帝祝福你現在所做的工作.”Ron非常震驚地轉身面對那人.他感到驚訝何以那人知道他的名字,此外Ron亦從未告訴任何人他在那裡做甚麼.Ron回答說:“多謝你,你是從這附近來的嗎?”那陌生人只簡單地回答:“不是.”Ron想和他交談,於是問:“你是來此旅遊的?”陌生人回答:“不是.”但這次他繼續說:“我是從南非來的,我經過這裡要去新耶路撒冷.”Ron甚為震驚,新耶路撒冷在聖經中是指在天國的城.這人離去之後,Ron問園中其他各人有沒有看見此人.奇怪的是,他們都回答說:“沒有.”但那裡卻只有一條路可以進來,也只有一條路可以出去.那人是經那裡出去的呢?這是此時Ron極之需要的大鼓勵,他感覺上帝此時仍然祝福他的工作.在懸崖繼續向下挖掘變得越來越危險.Ron必須以不同的角度來往下掘.很快他發現身處於一洞穴系列之內.一位矮小的阿拉伯人和他一同工作.這人能輕易地爬經狹窄的缺口而Ron就不是那麼容易.洞穴內的情形是非常潮濕,很多灰塵及缺氧.有時Ron要縮著身子才能通過最小的孔洞.有一天他叫那矮小的阿拉伯人爬經一個很細小的孔洞進入洞穴內一如往常.那人眼露恐慌匆忙爬出來尖叫:“甚麼東西在裡面?甚麼東西在裡面?”他慌忙逃出洞穴,永遠拒絕再回來.

令人振奮的是Ron擴闊了這洞穴的入口並且爬了進去.他發覺自己爬過堆積幾乎至頂的石塊.他越來越疲倦.Ron開始將石塊搬至兩旁,目的要看清有甚麼東西在下面.他發現一些腐朽的木板,當他把木板移去一旁卻發現一些獸皮.獸皮之下有些光澤.把這些東西移開之後,Ron發現第一個聖殿放陳設餅的桌子.移開更多木石之後,他發現一石箱框.它的蓋已裂被移至一旁.Ron用他的電筒向下照,透過裂縫看見一個用金鍛打而成的箱子.他知道他看見的是約櫃.由於情緒過於激動和患上肺炎的痛苦,Ron在洞穴中昏倒過去達45分鐘之久.當Ron找到這驚人的大發現,那時是1982年 1月 6日.他曾試圖用寶麗萊(拍立得)相機拍照,但照片模糊不清.他回去用結腸鏡檢查,結果照片亦都模糊不清有如菲林走了光一樣.在那洞穴,Ron亦找到七燈臺,一把巨劍(沒有刻字,但可能是歌利亞的).一件以弗得(猶太教大祭司的法衣).曠野的聖幕,香壇等物.Ron偶然還會回去看這洞穴.自從他第一次視察過這洞穴之後,已徹底整理.Ron曾被告知現時尚未能讓世人親眼看見他所發現的東西(雖然他強調他沒有聽見聲音,他也不是一位先知).

時間將到,全世界的人將會有一條宗教法強加於他們身上.這律法將要強迫人破壞上帝的律法.違者將遭受懲罰(不得作買賣,啟示錄13章17節).一旦這律法被通過,上帝將會容許一卷有關石板(十誡)和約櫃的清晰錄影帶公開展示.(如欲獲得有關法律草案更多的資料請在此下載一本小書.)“這是耶和華降罰的時候.因人廢了你的律法.”詩篇119篇126節. 

當Ron在洞穴中,他注意到一乾而黑的物質在洞頂地震裂痕內,在約櫃之上.他留意到這黑色物質亦發現於移至一旁有裂痕的石箱框蓋上.Ron懷疑是何物質?可能是神聖之物?上帝使它落在約櫃的施恩座上.他又記起十字架洞腳的地震裂縫.突然間,他唯恭唯謹地認識到一切所發生的事是非比尋常.Ron追蹤那地震裂縫實在就是十字架洞上的同一裂縫.裂縫裡的黑色物質經檢驗証實是血,顯然是耶穌基督的血.聖經說當耶穌死時有大地震,磐石也崩裂.(馬太福音27章51節).有一個羅馬兵拿槍扎耶穌的肋旁,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他這樣做目的要確保耶穌已死.(約翰福音19章34節).Ron發現同樣的血和水流經地震裂縫滴落約櫃的施恩座上. 

人類的細胞正常有46個染色體.這46個染色體實際上是23對類似的染色體.每對的染色體其中一個來自母親,另一來自父親.因此23個染色體來自母親,23個染色體來自父親.這23組中,22組稱為常染色體,1組是決定性別的染色體.決定性別的染色體是X染色體和Y染色體.女性是XX,所以女性只能提供X染色體給她的後代.然而男性是XY,所以男性可以提供X或 Y染色體給他們的後代.如果他提供的是X,生出來的孩子就是女的.如果他提供的是Y,生出來的孩子就是男的.在這血的樣本中卻奇怪地只有24個染色體而不是46個.其中22個常染色體,一個X染色體和一個Y染色體.這証明這血是屬於一個只有母親而沒有生身父親的人,因為他缺少正常父系的染色體.約翰壹書5章8,9節說:“作見證的原來有三,就是聖靈,水,與血.這三樣也都歸於一.我們既領受人的見證,上帝的見證更該領受了.因上帝的見證,是為他兒子作的.”但以理書9章24節所說“並膏至聖者”是何意思?其餘章節是涉及在十字架上所發生的事.也就是耶穌受難的事.希伯來文至聖者是 “qodesh haq-qodeshim”.在舊約聖經中曾經被用過多次總是指至聖之地,或在至聖之地所放之物,即是約櫃.這一定是預言基督在十字架上,用他自己的血膏約櫃.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乃山是以色列民族領袖摩西領受十誡之處,它真實的位置到底在哪裡?
在舊約聖經《出埃及記》中,有兩個最著名的歷史地點:一是紅海、另外一個是西乃山。很多人以為摩西率領二百萬以色列人步行過紅海,不過是個神話,但最近幾 年透過法國人造衛星的最新科技,竟找到紅海底那條二百萬人曾走過的步道(註)!  如果以色列人過紅海,果真如法國人造衛星所發現的路線,在西奈半島東岸 阿卡巴灣的天倫海峽,那麼,家喻戶曉的西乃山就應在對岸的沙烏地阿拉伯半島,即摩西時代的米甸(Midian)曠野。

根據傳統說法,指稱西乃山是位於西奈半島。此乃四世紀時,君士坦丁大帝的母親海倫娜(Helena)所指定,她主要靠著自己的神祕直覺決定,並無必然根 據。如今稱為穆沙山(Jebel Musa)之處,為著名修道院ST‧Catherine所在地,也是熱門旅遊景點,但在考古學上並無任何關乎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發現,在地形上也不符合,因 其附近欠缺可供百萬人紮營的野地。經過人造衛星照片的分析,也沒有任何紮營的痕跡,其登山之古徑不過五百年歷史左右,並不像是四千年前百萬人踏出的路徑。   考古學家David Davis從西元一九八六至一九九二年考察十二個可能是西乃山的遺址,均未發現。又西北學院考古教授Roy Knuteson主持「尋找法魯王馬連」(Search for Pharaoh’s Chatiots)考察計畫也指出,在西奈半島上,所有西乃山的可能位置,均不符合聖經記載的條件。

埃及學學者Emmanuel Anati在他一九八五年發表的《聖經考古學調查研究》(Biblical Archaeology Review)中指出,他於一九八二年,在內蓋夫(Negev)曠野(以色列西南與西奈交界處)的Han Kankom山有特殊發現,他在這座山的山腳發現銅器時代的紮營遺址;有十二條柱直插在地上,還有一個平台及庭院。此外,在山頂上還發現一道石縫,山腰有 一小廟及一石板,頂上刻有兩耳朵符號,並分為十方格。

這十二條柱及庭台恰似以色列人十二支派的柱石,石縫是否是摩西接受十誡之處呢?這很難證明。從證據顯示,以色列人確實曾經走過此地,並在此停留,才有十二 柱石和庭台。但有一位奇人Fasold卻另有發現。他是一名業餘考古者,在一九八九年發表其在亞拉臘山找到挪亞方舟遺骸的報告,引起很大爭論,其所發現的 方舟石陣,有不少學者反對,但也有部分贊成,特別是土耳其政府的考察隊,認定這是真實的方舟。  Fasold在一九八六年,在沙烏地阿拉伯一個無人注意 的高山Jabal Al Lawz,找到其所謂西乃山的證據,根據探測器測出可能是以色列人拜金牛犢所留下的東西,之後更挖出一塊金手鐲,可惜在他回程時被沙烏地阿拉伯軍隊沒收一 切證據及圖片。但這事件卻引起兩位探險家的注意,而同期法國人造衛星又發現古路徑,似是在Aqaba灣過紅海,故西乃山不應在西奈半島,而應在沙烏地阿拉 伯。因此考古學家在西奈不可能找到西乃山,唯一是Har karKom具有以色列人經過的證據。那麼,是否應在沙烏地阿拉伯尋找呢?Fasold 所謂的Jabol Al Lawz是否就是西乃山呢?人造衛星有發現嗎?

一九八八年探險家Larry Williams 與Robert G‧ Cotnuke兩人循人造衛星古路徑,於西奈半島出發,在紅海底發現水底陸橋後,即回開羅,再飛抵沙烏地阿拉伯,在紅海對岸的路徑接頭處,尋找以色列人過 紅海後的痕跡。首先,根據舊約聖經,過紅海後,「到了瑪拉不能喝那‧的水,因為水苦,……耶和華指示他一棵樹,他把樹丟在水‧,水就變甜了。……他們到了 以琳,在那‧有十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樹。」他們在沙烏地阿拉伯循古路徑走,沒有找到聖經所講的瑪拉苦湖,今此湖已成乾涸河床,一般乾湖被雨水浸潤後,多半 為苦水,此乾湖邊還有一樹。

將此湖底泥土樣本分析,發覺含極高濃度之簞和鋞質,其味極苦,與聖經所載均一致。之後他們到一鎮名Albad,在附近見一泉水,到處是稗樹,看來即是以琳 泉,且有一洞,有沙烏地阿拉伯考古學家考察過的痕跡,洞中刻有字指出摩西曾到此地,內有兩墳,為摩西妻子西坡拉及岳父葉忒羅之墓,亦與聖經吻合。之後他們 即到一大山之前,此山名Jabal Al Lawz。此山如今已成為沙烏地阿拉伯的軍事基地,閒人免進,不過他們仍是在晚上偷入此地考察。

首先在山附近發現一堆人工砌成的石壇,約二十呎高、十呎長,頂上有一巨大石,頂平而滑,似為一祭壇,可能是以色列人當年拜金牛的壇,最奇怪者為此壇壁有一 石畫,正是一頭牛,像埃及牛神Apis 及Hathor。而沙烏地阿拉伯政府用鐵欄圍著它,牌上寫著:「這是考古學地,請勿內進」。似乎這真是拜金牛犢之壇。

此外,他們在山腳附近,發現圍著山有一堆堆的人工石堆,亦即聖經所載的:「你要在山的四圍給百姓定界限。」之後在山腳處發現十二條石柱,高十八呎,此即十 二支派的象徵,顯明是以色列人之遺物,附近還有一座六十五呎的V形石壇,似摩西所用之祭壇,即聖經記載摩西在山腳造壇及十二條柱子。最令人驚異的,是他們 登上山頂時,發覺山頂之地全部有一深沉而非自然的黑色石頭,都像煤一樣黑,似乎是一種烈火形成的遺跡,而這也符合聖經所講,上帝臨到西乃山時,是「在火中 降於山上」,山的煙氣上騰,如燒窯一般,這發現可說完全吻合。

這是否就是西乃山呢?一切證據都符合。西北學院考古學家Roy knuteson指出,真的西乃山應滿足三個條件:一是應在米甸曠野(即沙烏地阿拉伯),因這是摩西放逐而又遇到上帝之地;二是必有一大野地可供百萬人紮 營;三是在埃及控制勢力以外,故不可能在西奈半島。反而如今這Jabal Al Lawz完全與這三條件吻合。

此外,法國人造衛星在分析出此山旁邊有多人紮營的遺跡,且是由古路徑通到此地,看來確有可能是真正的西乃山了。

附录:
遺產概述 聖凱瑟琳東正教修道院座落於何烈山(西奈山)之山腳,這裡是舊約記載中,摩西得到上帝所賜予之「十誡」的地方且這座山亦為穆斯林們尊崇且熟知的”傑貝爾· 穆薩”(Jebel Musa,摩西山、西奈山)。完建於西元6世紀的聖凱瑟琳修道院為現存最古老的修院之一,且至今仍承襲著始於6世紀時之傳統。院內珍藏有早期基督教手稿及 聖像,而其主體建築及外層圍牆,對研究拜占庭建築藝術而言具有極高之價值。整個聖凱瑟琳地區除了擁有許多的考古遺址及紀念性遺跡外,同時也是世界三大宗教 -猶太、基督及回教之聖地。而身處於崎嶇荒涼山景中之修道院,則多了一分遺世獨立之美感。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quaba灣發現戰車部件之後,業餘考古學家Ron Wyatt便懷疑西乃山可能是在沙地阿拉伯.聖經在加拉太書4章25節提到西乃山是在阿拉伯.“這夏甲二字是指著阿拉伯的西乃山,..”自從申請簽證被拒,Ron只有一人徒步進入這個國家.他向 “Jebel Lawz” (律法山)行,當地的人則稱之為 “Jebel Musa” (摩西山).他的研究顯示這座律法山或摩西山與聖經所描寫的西乃山極之吻合.抵達現場後Ron發現該處山峰曾被烈火焚燒.花崗岩都被高溫的火燒成黑曜岩(岩石燒成玻璃,例如火山玻璃).沙地阿拉伯的考古學家說,他們能夠以石上的“影子效應”來定出熱源之所在.他們的結論是熱源來自山頂之上五十米之處.“西乃全山冒煙,因為耶和華在火中降於山上,..那時火焰燒山.”出埃及記19章18節和申命記5章23節.被焚變黑的山峰可能就是上帝親自出現所遺留的餘痕?

在該區內Ron有另一值得注意的發現.一塊裂開的大石塊,六十英尺高,四十英尺闊和二十英尺深,座落於石山之頂.近前觀察他發覺有被水侵蝕的明顯証據.考慮到地處乾燥的沙漠,實在令人驚訝.這石與以下聖經所說的事有關嗎?“我必在何烈的磐石那裡站在你面前.你要擊打磐石,從磐石裡必有水流出來,使百姓可以喝.”出埃及記17章6節.摩西曾經帶領以色列民經過沙漠來到西乃山.他們因沒有水而抱怨.因此上帝命令摩西擊打磐石,從而顯明上帝的大能,可以施行神蹟,使水從磐石中流出.

也是在這區,Ron發現出埃及記15章27節所提及位於以琳的十二股水泉,出埃及記20章24節所提的石壇,在出埃及記17章15節記載摩西所築獻與上帝名叫“耶和華尼西”的壇.他發現一塊磨石或臼石的破塊.聖經在民數記11章8節說以色列人把嗎哪收起來,或用磨推,或用臼搗.出埃及記24章4節所提的壇和十二根柱子和幾件陶器都被發現.(利未記6章28 節,11章33節,15章12節).出埃及記32章5節講述亞倫為金牛犢所築的壇.Ron發現另一座壇有十二個埃及式的牛犢石刻.當一位利雅得大學的考古學家看見這些牛犢時變得非常興奮.他指出這些牛犢是埃及型式的,且從未在沙地阿拉伯任何其他地方發現過.這說明當摩西見到以色列的偶像是如何的忿怒及如何將他們所崇拜的金牛犢熔化.Ron在壇內發現金的粉末.

希伯來書12章18 – 21及26節說:“所見的極其可怕,甚至摩西說,‘我甚是恐懼戰兢.’..當時他的聲音震動了地.但如今他應許說,‘再一次我不單要震動地,還要震動天.’當上帝強烈地出現在西乃山時震動了地,摩西說甚是恐懼.但上帝曾應許過他將會有一天而且很快不但要震動地,也要震動天 –- 就是耶穌基督第二次來的時候.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造衛星印証過紅海

1988年,法國人造衛星SPOT拍攝埃及、西奈半島及沙地阿拉伯,通過高科技的分析方法,發現了在沙石的下面有一條古老道路,是一條群眾腳步所踐踏出的路徑。

根據國際著名的衛星圖片分析專家Horizon Research的George Stephen指出,用最新的科技,「可尋出大地上的勢力形成,例如在一濃密森林中,可找到照片不能探測出的路徑來,……因為路徑將會比週圍的地方較為熱一些,若通過正確的過濾器及技術,可以分出其不同,而將一條數千年前的古老道路分辨出來。」

有關在中東的發現,Stephen表示:「我如今能夠確定的,是有一條路徑,從(尼羅河)三角洲一帶,沿著蘇彝士灣東岸直向南走,到西奈半島的尖角一帶,而且沿這路徑有大規模紮營的痕跡,一條路徑直去到天倫海峽(Tiran Strait,即西奈東面紅海的 Aqabar灣西岸)的水邊,之後在對岸水邊繼續出現。這似乎指示這是過紅海的位置。這路徑已有數千年歷史,是由極大數目的群眾所造成。」

這發現與傳統學者的觀點不同,也解決了一些大疑難。傳統的觀點,認為過紅海應是指西奈半島以西蘇彝士灣,或者是中間的一個藻海,(Reed Sea 或是埃及邊界的一條古代运海), 也有认為根本不是紅海,而是埃及與西奈以北的地中海岸邊的海岸、湖窄岸。但這有一大疑難,即以色列人出埃及,根本可從陸路出西奈曠野,何必拐一遠路向南去經紅海或藻海,或向北走海湖窄地呢?北邊又有埃及與巴勒斯坦的戰爭狀態,根本不可能走北路,向南則不必經紅海或藻海,所以這些推測均有誤。

若是由天倫海峽過海,則是被追擊時不能不跑到海邊,才被迫有過紅海之舉。但若由埃及走向西奈東邊,理應有十多日,何以埃及軍如此遲才追到呢?根據Larry Williams的分析,那是因以色列人是在三天行程外的埃及邊界上突然逃亡,故邊界部隊跑往首都底比斯急報,也須兩三天,法老王得消息後,召進軍隊也須四天,再追三天路才到邊界,已花了十天左右時間,才由邊界追落西奈半島,約十九天。大概追到時,以色列人也可走到天倫海峽一帶了,於是電影那一幕偉大的過紅海事件,完全有可能在西奈半島東岸發生,而且所過的真是紅海,不是海邊灘或小湖,如此才符合以色列人自己的講法,而不加入現代人的幻想。

紅海分開之謎其後兩位探險家Larry Williams 及Robert G.Cornuke,根據這路徑為地圖,尋找出埃及的証據,結果有驚人的發現。

此路徑行至西奈半島東岸的紅海天倫海岸邊消失,又在對岸再出現,似乎是在這裡過紅海了,這兩位探險家即潛水至紅海底,發現海底是一高出海床的硬石陸橋,這首先解決了過去的一個謎。舊約記載以色列人過紅海時,上帝把海水分開,以色列人即從乾地走過。這是很奇怪的,縱使海水分開,海底自應是一團團濕軟泥,怎可能是乾地呢?故近代一些學者也主張過紅海必是神話傳說,不可能是真事。

但如今兩人在海底的發現,卻顯明若紅海真的分開,這硬石陸橋並不是濕泥地,可以成為一乾地,使百萬人走過而無困難。

至於紅海有無可能分開呢?舊約聖經記載,上帝使東風吹了一夜,海就分開,那是真事嗎?人文主義猶太教創始人Sherwin Wine拉比就認為不可能,學者R.Eisenman 認為這祗是民間幻想與狂熱敬虔的產品。

然而據學者Dwight Pryor研究指出,1799年拿破崙的工程師在蘇彝士灣發現一水底陸橋,且在強風下,將水吹開,即形成陸地。拿破崙勇敢地走進去,但因風向改變,水即回流,差點把這未來英雄淹死,幸拿破崙終及時逃出生天。

這處境能通過科學檢查嗎?有兩位科學家真的在實驗室重造這地理環境,一是佛羅里達州大學的海洋地理學家Doron Nof,另一是羅德島大學測量學家Nothan Paldor。他們創造一個海洋地理學(Oceanography)的數學模式,

依據紅海的窄長地形,及极浅的海床,然后由西北吹強风,可能把海吹浅,海岸得延长一哩寬,十哩長,而成一陸地。他們遂在實驗室造一模型,一邊為浅水地,一邊為深水,之后以強风吹之,水即如牆往後退,露出了陸地,他們因此認為,強風吹開大海是可能的。

但他們的假設是須西北風,而非東風。不過如果我們把地點由西岸的蘇彝士灣,改為東岸紅海的Aqabar灣天倫海峽,情況就不同,在東岸吹的是東風,或東北風。而且天倫海峽不是在海岸邊,故強烈東風,可能把海吹開為兩邊,使海水如兩牆分開,而不單是把海岸線吹退一哩了。

從地理環境和科學實驗看,紅海分開在自然上是可能的,從人造衛星發現的古道看,歷史上以色列人亦似真走到一邊,而又在另一邊出現。那麼紅海的分開,似是一歷史事實,但其根源是否僅為自然原因呢?問題是摩西由誰指引去找到恰當這位置,而又剛好在埃及軍追至時紅海分開呢?這是否意味著上帝在這特定時空,用這自然環境而施行祂的大能呢?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圣经出埃及记第十四章、  神的仆人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了埃及、埃及法老王又反悔放了为奴的以色列人、派战车部队追赶以色列人、  上帝命摩西以手杖指红海、红海分开、以色列人红海、埃及追兵也追下了红海、  上帝 让他们乱成一团、追不到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完全通过了、  上帝命摩西再次以手杖指红海、红海合上了、埃及战车、士兵、马匹没有一 个逃掉的、全部葬身红海、考古学家在河床上找到了埃及战车的车轮、人和 马的骸骨、证明了红海真的分开过。也证明了、耶和华是唯一的真  神、你若信祂、就必看见  神的荣耀,

研究過以色列人出埃及可能行經的路線後,Ron Wyatt 發現聖經的描述完全吻合於一深谷叫Watir乾谷.出埃及記解釋上帝如何帶領以色列子民.“...非利士地的道路雖近,上帝卻不領他們從那裡走...所以上帝領百姓繞道而行,走紅海曠野的路.”(出埃及記13章17, 18節).在這裡我們發現一個遼闊,空曠的沙漠區.然後在出埃及記14章1, 2節上帝叫他們離開大路,Ron發現引到一個溪谷現在叫做Watir旱谷.聖經記載法老接到通知說以色列人偏離大路之後的反應.(出埃及記14章3節)“以色列人在地中繞迷了,曠野把他們困住了.”Watir旱谷是一又長又深的溪谷與聖經的描述一模一樣.

傳統上相信過紅海是發生在蘇彝士灣.在那裡卻發現沒有山.該區完全是平坦的.不似聖經的描述.蘇彝士灣是相當有名的地方,因為傳統上相信西乃山是在西乃半島.但聖經再次有不同的描述,(加拉太書4章25節)“西乃山”原文是阿拉伯半島的西乃山.數英里之外Watir旱谷突然開闊成為一大海灘區,在Aquaba灣西岸.乃是沿Aquaba灣唯一的一處海灘區足夠容納估計約兩百萬人和他們的牲畜.這樣以色列人就避免向北行,在那裡有埃及人的軍事要塞.在Watir旱谷口之北,我們的確找到一處古代的堡壘,可能這裡就是聖經所說的密奪,(出埃及記14章2節).山的南部一直伸展至海,因而沒有另外的通道.當然他們是不可能走回頭路的因為埃及軍隊緊追其後.上帝帶領他們去到一處地方,唯有上帝可以為他們解難.“摩西對百姓說,不要懼怕,只管站住,看耶和華今天向你們所要施行的救恩,因為你們今天所看見的埃及人,必永遠不再看見了...耶和華便用大東風,使海水一夜退去,水便分開,海水成了乾地.以色列人下海中走乾地,水在他們的左右作了牆垣.”(出埃及記14章13, 21, 22節). 

Ron 發現一圓石柱豎立在那裡面對海濱.在沙地阿拉伯那邊他亦發現另一相同的石柱,其上刻有古希伯來文的文字,“MIZRAIM (埃及),SOLOMON(所羅門), EDOM(以東), DEATH(死亡), PHARAOH(法老王), MOSES(摩西), YAHWEH(耶和華).” 他相信石柱是所羅門王所豎立作為過紅海的記念.向海石柱上所刻的文字因被風雨侵蝕,當局已用水泥來修護.

1978年,Ron Wyatt 和他的兩個兒子潛入海床,他們發現一些被珊瑚包著的古代戰車零件並拍下照片.此後有更多次的潛水並獲得更多的証據.他的發現之一包括一個有八輪輻的戰車車輪.Ron把它帶交埃及古蹟管理局主任Nassif Mohammed Hassan博士.經他檢驗之後立即宣佈這戰車車輪是屬於第十八王朝的古物.就是公元前1446年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年代.問及Hassan博士如何知道是屬於這年代?他解釋說,八輻的車輪只在這年代被採用.Ramases 二世和摩西就是這年代的人物.戰車的車廂,馬和人的殘骸骨骼,四,六和八輻的車輪,全躺在海底作為無聲的証供,証明過紅海的奇蹟的確是千真萬確的事.

可能最令人驚奇的是在水中有一通道.沿著漫長的Aquaba灣,海水深度平均達至一英里.埃及的海岸線極其峻峭,在水中的坡度約為45度.如果以色列人企圖在Aquaba灣渡海,他們將要面對極度峻峭的斜坡下到一英里深的困難.連同他們的牲畜,車輛等要渡過深海實際上是不可能的任務.只有在此處,Nuweiba海岸.有一條通道,有輕微的小斜坡,坡度只有1:14, 深度只有850米,在沙地阿拉伯那邊,坡度也只有1:10, 聖經形容說:“耶和華在滄海中開道,在大水中開路.”(以賽亞書43章16節)由Nuweiba至沙地阿拉伯距離約為八英里.水底橋樑的闊度約為900米.

Aaron Sen 曾在這裡潛入水中多次,他可以作証以上的發現是真確的.在1998年3月,他拍攝了一個四輻車輪殘餘的照片並拾回一些人骨.有為數很多的骨骼散佈在海床上.一個標本送至斯德哥爾摩大學骨學部測試,証實是屬於人類,男性,右股骨.雖然不能定出年期但顯然是屬於古代的.那人的高度估計約為165–170 公分,骨質已被礦物質所取代.少量的珊瑚生長在取代骨質的礦物質上.Aaron亦曾到這水底陸橋的南端看過.他亦看見一條以色列人清理過的通道,好讓他們能過紅海.這條通道由海岸深入海中.以色列人可能要推開石塊和大石至兩旁,好讓他們的車輛可以通過.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 災 人 禍 中 的 三 次 探 索 

在這樣的背景下,「影音使團」沒有放棄尋找方舟的希望。2000年是一個契機,土耳其政

影音使團亞拉臘山之旅

府封山十年後,重新開放亞拉臘山予遊客,可惜只是局部開放,有部份地區仍列入軍事禁地,須向軍方申請許可證。

2003年8月,「影音使團」創辦人袁文輝先生連同梁燕城博士和李志光牧師,首次踏足亞拉臘山,得悉當地人流傳山上有長方形木盒,埋藏在冰雪之下。當他們抵達約一萬呎山坡時,發現一肩平巨石,石上有一個洞孔,相信是古代船錨,由此推斷方舟曾停泊在山上。

至2003年11月,「影音使團」的探險隊從山的另一邊(東面)攀登,希望全方位去尋找方舟。當他們攀登至3000多米的高度,發現水母及貝類化石,還有鹽塊,證明從前這裡是海底。 

庫 爾 德 族 流 傳 四 代 的 秘 密 

2004年7月中旬,「影音使團」探險隊第三次前往亞拉臘山,並訪問了當地庫爾德族一位82歲老人家,知道他爺爺曾登山,並進入了方舟。在深入的訪問中,他披露了爺爺的所見所聞:「他發現那不是山洞,而是房間。他們觸摸地下,但這不是山洞,更像是大型的建築物,有很多房間。他發現有一個房間滿佈穀物,當時想到沒人會相信他。他把穀物放進小袋內,帶回村莊。」探險隊經過三次攀登亞拉臘山,雖然遇上危險,分別是第二次適逢伊斯坦堡遭受恐怖襲擊和第三次旅程遇上地震,但並沒有動搖尋找方舟的決心。在歷次探索中,有感距離目標越來越近,更重要的是,取得了庫爾德族土著領袖的信任,透過他掌握了亞拉臘山最大的秘密,並為第四次探索作好準備。雙方更簽定協議,探險隊不能冒險,不得取走任何東西,在軍方許可下,才可進行科研,亦要在當地進行。 

第 四 次 探 索 : 4,200 米 的 驚 人 發 現

 

古代船錨

亞拉臘山在1840年發生大地震,令久埋冰雪之下的方舟重現。猛烈的地震令方舟斷裂為多部份,由於地形陡峭,根本極難攀爬探索,因長年冰封,從人造衛星圖片上也難察覺,必須有探險隊前往,待大量溶雪才會發現。

今年全球溫室效應,令亞拉臘山的冰雪融化,雪線向上移,渡過500年來最炎熱的夏天,正是數百年難得一遇的探索好時機。庫爾德族土著領袖曾登山超過280次,在他的帶領下,「影音使團」探險隊第四次攀登亞拉臘山。10月時份,剛好較早前的雨水退卻,是全年最佳的登山時間。更令人鼓舞的是,經過多番爭取,土耳其軍方終於特別簽發禁區登山證,並全力協助這次歷史性的探索。 

另 闢 蹊 徑 由 南 面 登 山

第四次的亞拉臘山探索之旅,在今年10月12日由香港出發。這次旅程特別之處,是捨棄一般外國探險隊尋找山頂及北面的路線,而是另闢蹊徑,由南面登山,目的地是4,200米的位置。這些資料,都是由當地人口中獲得的。而且更成為首次外國探險隊,闖進這禁地。雖然已掌握了方舟的確實位置,但能否攀登至目的地,便要視乎天氣情況。香港的探險隊員,袁文輝和李志光牧師,抵達凡城(Van)後,跟土耳其和庫爾德族10人攀山專家隊會合。10月16日,探險隊在2,800米的山腳紮營,等待早晨醒來正式展開艱苦的旅程。這夜,同行的回教徒認為山是神聖之地,為表達對山的尊重,特別舉行營火儀式並祈禱。這一刻,基督徒和回教徒充分表現出和諧合作與包容。 

艱 苦 的 登 山 旅 程

當探險隊越往高處走,旅途越覺艱辛,香港成員開始出現高山反應,感到頭痛、暈眩及行動遲緩。10月18日晚上,在3,800米的高山,溫度只有零下4至5度的營地,他們要作出極重要的決定──繼續登山還是放棄。按照原先訂下的計劃,明天大清早5時許,他們便要攀登至4,200米的目的地。但眼前有太多不可知,例如身體狀況是否可支撐、天氣會否突然轉壞,可能出現的危險包括雪崩、電擊、浮沙和冰裂。另外,旅程的最後一段是45度的斜坡,探險隊員需要以繩索相連,一起登山,因此只要一人出現問題,便會拖累所有人。對香港的隊員來說,20多年的追尋,就是為了明天的旅程,因此沒有放棄的理由。

類似橫樑的木結構



黎 明 初 現 啟 明 星 

10月19日清晨5時,庫爾德族的隊員齊拍掌歡呼,原因是他們看見了晨星(根據他們解釋,是黎明仍可見的星星,即金星,中國人稱之為啟明星,顯示天氣晴朗)。往後幾小時的旅程雖然辛苦,但猶幸天氣沒有逆轉,當他們翻過了45度的斜坡後,便抵達一懸崖邊,而且見到一露出於懸崖的長方型、有冰幅蓋的物體,在白雪中呈倒轉三角型狀,亦即方舟的位置。

重 要 發 現

此處是冰川,冰河從高山流下來,隱約可見大型的木箱型結構。結構被幾層泥石流覆蓋著,呈輕微傾斜的平頂,一直延進山內,像木箱藏在雪山之中。垂直面呈黑色的直牆,牆身被火山灰蓋著。他們訪問過熟悉亞拉臘山地形的專家,指出此部份的泥土牆呈黑色,明顯跟整個山的紅色泥土不同。由此估計,黑色的直牆其實是木質混火山灰經過燃燒所致,並推斷此為部份為方舟的外殼。 

類似人面獸角的結構



李牧師在這地點看見外面有類似人面獸角的結構,似是嚴禁外人踏足。側面出現一道極大的裂縫,三方面的雪水從漏斗型的裂縫湧進去。

因內外的溫度相差甚大,形成外面是雪面,內裏則是面積龐大的冰面。裏面有木的結構藏在冰中。

探險隊員移去部份混有沙泥的積雪,發現內裡是一個很大的空間,地下結冰。他們利用雪插探測,冰只有三至四吋深,冰下全是水,水深不可測,由於裝備不足,於是沒有昂然冒進,而是利用長鏡頭和夜視鏡拍攝內部空間,結果發現類似橫樑的木結構。

大 型 木 箱 結 構

圖: 袁文輝先生(左)及李志光牧師(右)

另外,探險隊員將碎石從左右兩邊拋進入口,去探測空間究竟有多大,結果發現深不可測,從石塊的回音可估計空間既寬且闊。這次的探索總結出三個重大發現 : (1)亞拉臘山4,200米上,有木造結構;
(2)空間非常偌大,不似是天然結構;
(3)探險隊的特殊經歷,包括曾在現場拍攝了一些受超自然干擾的片段,奇妙地跟當地流傳已久的說法吻合:庫爾德族人稱埋藏方舟的地方有靈界把守,住在山下的族人,基於害
怕,也甚少踏足。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蘇 米 爾 的 上 古 記 錄

亞拉臘山在一萬呎高的古錨,及山坡上的方舟遺骸形構,打開了一個上古史的謎樣奧秘。自古無數傳統所描述的大洪水,是否真實地在歷史上發生過呢?二十世紀所建構的古代歷史圖畫,所謂新舊石器年代,從採集、漁臘到農耕的文化演進分期,又是否不外現代人偏見所構作的另一神話呢?

上古歷史的種種文件有關洪水的記載,都被現代歷史學家視為神話,不屑一顧,然而有關山上古錨及方舟遺骸,又是一種實物証據,顯示古代的記載似是依據事實,而非憑空想像。

一九八三年古史研究者Edward E. Crawford在亞拉臘山的阿何拉河谷(Ahora Gorge),即香港探險隊所抵達之處,發現一批古石刻字,是所謂前蘇米爾原型(Protosumerian)的楔形文字,屬人類最古老的字,其中一塊石刻名為阿何拉立約刻字(Ahora Covenant inscription)(見本頁附圖)可追溯到七八千年前,為文明發始期的記錄,右邊清楚看到蘇米爾文「上帝」一字,與中國甲骨文的「帝」字一致,帝字旁邊為「牛」、「羊」、「獻祭」、「立約」、「天上光明之弓」等字,意指「上帝立下天上光明之弓(彩虹),人獻祭與之立約」。再旁為「去」、「男女結合」、「生養」意指「男女去更多的結合生養」。

這段文字被譯為「上帝以天上光明之弓(彩虹)立下祭祀之約,前去,男女結合,生養眾多」[注四],這段文字奇異地與舊約聖經記載洪水後的情況一致《創世記》記錄洪水之後,挪亞和家人出了方舟:「挪亞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拿各類潔淨的牲畜、飛鳥獻在壇上為燔祭。……上帝曉諭挪亞他的兒子說『我與你們和你們的後裔立約……我把虹放在雲彩中,這就可作我與地立約的記號……』」《創世記》八章二十節、九章八、九及十三節)。又說:「你們要生養眾多,遍滿了地」《創世記》九章一節。

這是遠古時代最早與洪水有關的記載。而作為最遠古文明文件的米所不達米亞泥版,也有明確的洪水記載,如蘇米爾王表(Weld Blundell Prism英譯The Sumerian King List)[注五],明確將年代分為洪水前與洪水後,洪水前有八位君王,曾以五個不同的城為首都,洪水之後即以基什(Kish)為首都。

蘇米爾文化是人類最早期的高級文明,其楔形文字亦明確記載了洪水,其洪水泥版載云:「諸神要以洪水滅人類,大神Enlil警告祭司王蘇殊德拉(Eiudsudra其名意為長壽者),洪水將至。他通過一牆傳聲,蘇殊德拉站在旁聽見,被指示建一大船,把各鳥獸帶進去。狂風吹來,大雨帶來洪水七日七夜」[注六]。此外,頗有趣的,是蘇米文爾文中洪水(Urn)及亞甲立洪水(Abubn)一字,字形竟是L形方塊中的一隻船類似方舟[注七],這都是最早文明起源期的記錄,可追溯到五六千年前。 

巴 比 倫 城 祭 司 記 錄

美索不達美亞在年代上說,是人類文明的發源地,經歷蘇米爾、巴比倫、亞述、迦勒底及波斯的王朝與帝國更迭。值得注意的,是每帝國均有類似的洪水記載。巴比倫的洪水記載,來自著名吉爾格美斯史詩(The Gilgamesh Epic),這史詩記載在四千年前的泥板上,描寫鳥列祭司王吉爾格美斯,尋找得到永生的方法,在第十一塊板中,他找到永生者Utnapishtim,而他就是洪水後留下來的人,是天神Ea教他建一大船避過洪水。

比之更早的洪水記載,是大神Enki教Atrahasis造一方舟,把各種動物及雀鳥放進去,避過洪水[注八]。其後伽勒底(Chaldean)的記錄來自著名古史家巴洛素斯(Berosus),他具有權威地位,所寫的三史書,是正史中正式記載方舟遺骸的存在。從目前古文件中引述有關他記載的資料中,其中之一引述他提到避過洪水的人物名叫Noa,其兒子名叫Sem,Japet , Chem,均與舊約聖經的人名讀音十分接近,他們一家八口建方舟避過洪水之災,最後云:「此船的部份,留在亞美尼亞,其遺骸在亞美尼亞庫爾德人群山中(Mountains of the Korduaians of Armenia),至今仍有人刮下船上的瀝青,帶回家中為辟邪之物」[注九]。據Alexander Polyhistor的引述,他記錄君王Xisnthros得天神Kronos告知,做大船避過洪水,最後云:「此船在亞美尼亞陸,其遺骸Gordyaeans in Armenia」[注十]。

巴洛素斯是公元前第三世紀迦勒底帝國巴比倫城貝爾(Bel)的馬篤神(Marduk)祭司,是當時甚具權威的天文學家與上古史家,他在羅德島附近的各斯島(Gos)建立了天文觀測台,於公元前二九○年寫下三本書,講論宇宙的創造,第一位人類祖先,巴比倫的歷史,洪水前後的年表,及迦勒底帝國、亞述及波斯的歷史等。

他的權威地位,可引証自同代及稍後古代無數史家和哲學家所作的引述。包括同代的希臘亞里士多德弟子,哲學家和科學家Abydenus,還有希臘地理與歷史學家Apollodorus及Alexander Polyhistor、希臘文化學家Atheraeus、猶太史家Flavius Josephus, 埃及神學家Clement及拜占廷正史家George the Syncellus等[注十一]。

巴洛素斯的書寫於雅典,公元前八十六年羅馬攻破雅典城,他的書很可能被Alexander Polyhistor帶到羅馬,且也可能有抄本在後來所建的君士坦丁堡圖書館,故此Syncellns能讀到。但羅馬城後來為蠻族攻破,書即毀於戰火搶掠。一四五三年君士坦丁堡被土耳其所滅,回教徒燒去所有非回教之書,故此書已失傳,但在各方引述中,仍從殘片中得知,在其正史記載了方舟遺骸的存在。 

約 瑟 夫 的 古 史

除了巴比倫城祭司巴洛素斯之外還有另一位極具權威的古代歷史學家,提到方舟遺骸仍留在亞拉臘山,那就是猶太史家約瑟夫(Flavius Josephus)。約瑟夫生於公元三十七年,是祭司家族Hasmonean之後人,為二百年前猶太英雄馬加比擊敗敘利亞侵略者的主力家族之一。他自少已甚有學術能力,十四歲已被耶路撒冷祭司長詢問有關律法之事。廿六歲到羅馬,皇帝顧問Poppea Sabina賞識他,得以結交權貴,且成功說服尼祿皇(Nero)釋放一批被捕祭司。

公元六六年猶太人革命爆發,擊敗羅馬的敘利亞兵團,約瑟夫被叛軍領袖Menahem委任為加利利(Galilee)省總司令。不過羅馬大將Vespasian領軍攻入猶太,迅速擊潰加利利的抵抗,約瑟夫向之投降,在見Vespasian時,預言說他及其兒子將來必成羅馬皇帝。結果不久後尼祿皇帝被反叛而自殺。Vespasian領兵回國爭帝位成功,遂賞識約瑟夫先見之明,給與他羅馬公民身份,他遂得到安定背景,寫下歷史巨著「猶太之戰」(Peri tou Ioudaikou Polemon,英譯The Jewish War)七冊,「猶太古史(Ioudaike Archaiologia,英譯The Jewish Antiquities)二十冊。成為歷史學公認的正史,地位像中國的太史公司馬遷。

近期考古的新發現,印證了他的很多記載,如馬薩大(Masasa)的城牆長度,及北面宮殿的結構,希律王建的撒馬利──亞史賓斯德(Samaria-Sebaste)城的長度,該撒利亞(Caesarea)港口的建造細節等,均與當今考古發現一致。故顯明其歷史的記載十分可靠,而且有參考當時最可靠的史料。


約瑟夫在其猶太古史史,特別兩次記載了方舟遺骸仍在亞拉臘山上,他描述挪亞建方舟避洪水的故事,「最後方舟停在亞美尼亞的山頂……,「亞美尼亞人(The Armenians)稱這地點為下船之處(apobaterion...ton topon),因為方舟在此安全著陸,他們在當時均能出示各種有關文物。這洪水及方舟被所有外邦記載的歷史所提到。包括迦勒底的巴洛素斯。……這些事情也被多人提及,如埃及人希羅馬斯(Hieronymus the Egyptian), 他是腓尼基古史的作者,還有馬拿西斯(Mnaseas)等很多人。大馬士的尼古拉斯(Nicolas of Damascus)所寫的九十六冊書中記錄如下:「在亞美尼亞的米亞斯(Minyas)之上,有一高山稱為Baris,據故事說是很多洪水中逃難者求安全之地。有一從方舟飄到此地,在山顛處停下。其船身的遺跡長期保留下來,這人可能就是猶太人立法者摩西記載的同一人」[注十二]。

又另一段云:「在名叫Carron的地域,……有方舟的遺骸,記載指出這是挪亞避過洪水的,這遺骸至今日仍可被好奇的追尋者所見到」[注十三]。他所提的古史學家名字,著作都已失傳,但據古代紀錄,希羅馬斯是Diadochi的史家,馬拿西斯是地理與古典學家,尼古拉斯是希律的史家,寫有普世史,均具權威地位。 

古 印 度 的 洪 水 傳 說

有關洪水的故事,是除了西方文化中最著名的舊約聖經有關挪亞及其方舟的記載外,在全世界各民族文化的上古傳說和神話中,是最多材料的一個主題,根據科學與神話學者Mark Lsaak的研究和搜集,全世界各地各民族的古代洪水故事,最少有二百五十四個地區和民族,遍及歐洲、中東、非洲、東亞洲、澳洲、太平洋島嶼、北美洲、中南美洲。涉及八十四個語言系統,包括印歐語系,突厥語系(Altaic),亞非閃族語系(Semitic),古蘇米爾語系、尼格剛果語系、尼羅薩哈拉語系,亞洲十九個語系,大洋洲十一語系,美洲四十三語系等[注十四]。作為文明始源的古國,除了美索不達米亞的多個遠古記載外,還有埃及、印度和中國。

埃及是沙漠地帶,洪水神話最少,但根據「死亡之書」第三十片的描述,由於人類的叛逆,創世大神阿帝(Atum)將大地變回原初的渾沌大水。可惜由於該片紙草書殘缺,這故事的全貌已不能清楚知道了[注十五]。

此外,印度亦擁有最古老的文明,其古代神話多次提到洪水,而避過洪水的聖人名叫Manu,綜合幾個不同故事的共通點,是Manu為一修行多年的聖者,能與神靈合一,在面臨宇宙性的劫難時,得到一小魚,他養育這魚,結果此魚越長越大,其後告訴他大地將為大洪水所滅,教他建一大船,並帶所有動植物到船中,並預備繩索,緊縳大魚之角,即可逃過此劫,結果正如其所預言發生,大船停泊在一高山上[注十六]。

印度神話有關Manu的記載,有澳洲學者Bengt Sage從語源學(etymology)研究,認為其梵文字根Ma是上古的水字,與希伯來文的水字(Mayim)相通,Nu則與挪亞的字音接近,可指大水中的挪亞。

由於梵文是印度語系(Indo-European)語系的基礎,在印歐語的發展,如拉丁文的水字為mare似與之有關,成為西班牙語的mar,法語的mer,英語的marine,均指海或水。這些字似乎均與洪水的傳說有關。至於Nu的字根,也與水有關,如作為始源的古文明蘇米爾中,天神名Anu,Anu之弓為彩虹,似與挪亞洪水及彩虹相通,而埃及的天神Nu,同時也是水神,是原始大水之神。這些字源的相通,又是否與大水中的挪亞傳說有關呢?當然這仍只是推想性的結論,但也可作為一有趣的參考[注十七]。 

中 國 的 洪 水 傳 說

洪水是普及世界的傳說,從最遠古的文明如蘇米爾文化,到最偏遠的小部族如澳洲的Narrinyeri族、西伯利亞的Samoyed及太平洋小島上的Rakaanga族等。這種普世性記載令人驚訝,似乎是人類的共同經驗。

至於作為古文明的中國又如何呢?弗雷澤(James Frazer)曾搜集了七十多個世界各地的洪水神話,卻認為東亞文明中國和日本人的龐大記載中,並無發現「我們在此所討論的這種大洪水的當地傳說」[注十八]。Alan Durdes的論文集The Flood Myth裏面,也沒有中國方面的資料與研究,這大概由於他們未有語文能力去掌握中國的記載。

然而中國學者卻注意到了,中國的洪水傳說,最先的開山者是梁啟超。一九二二年他發表「太古及三代載記」一書,在「古代傳疑章第一」,即寫「洪水(附洪水考)」一文。

他從中國古籍中綜合,將中國的洪水傳說分為三期,一是伏羲、神農期間、女媧補天所止的淫水,二是少昊、顓頊期間,共工觸不周山所形成的洪水,三是堯舜期間,鯀禹所治之洪水。梁啟超亦注意到世界各地均有洪水神話,他並沒有採取西方一些庸俗的進化論觀點,視之為野蠻人的幻想,卻指出:「此諸地者,散在五洲,血統不同,交通無路,而異喙同聲,戰粟斯禍,其為全球共罹之災劫,殆無可疑……可見神話各自發生,而水禍確有其事,非宗教家虛構也」[注十九]。梁氏單從漢族古籍中引述洪水傳說,資料並不夠豐富。主要原因可能如茅盾所主張的,中國神話在古代經歷史家理性的詮釋,而將之修改為歷史[注二十],結果原貌多已散失,只能散見文學(如楚辭),及雜錄野史(如淮南子)的片斷中。但中國的少數民族中,卻保存有豐富的洪水故事,最早有芮逸夫在「人類學集刊」第一期發表的「苗族的洪水故事與伏羲女媧傳說」,搜集了十六篇少數民族洪水傳說。其後聞一多在「神話與詩」書的「伏羲考」一文中,共列出四十八篇。到當代學者陳建憲,利用八十年代中國對全國民間文學的普查,在一九九○年所集得的一百八十三萬篇民間故事中,從洪水傳說抽出四百四十三篇異文,涉及四十三個少數民族,加以分析整理。因而揭示出中國的洪水神話,竟然遠比世界各地區為多,証明弗雷澤之說錯誤。其內容也與世界的洪水神話共通,主要有兩面:「一是淹滅世界的大洪水,一是洪水後幸存的少數遺民重新繁衍出新的人類」[注二十一]。 

中 國 上 古 的 洪 水 記 載

而中國有關洪水上古相關記錄最早可追溯到甲骨文和金文造字期間,其最具洪水意味的,為「昔」字。昔字的古寫法,為水字之下有日字,日在水下,似乎為「水浩洋而不息」《淮南子.覽冥訓》,「洪水滔天」《山海經》的一個往昔經驗。「昔」字是指過去,其造字的特質,是表示過去曾經有滔天的洪水,甚至把太陽遮蓋,看似太陽在水之下。根據葉玉森解釋金文「昔」字云:「契文『昔』……乃像洪水,即古水字,從日,古人殆不忘洪水之水,故製昔字,取誼於洪水日」[注二十二]。

鐵雲藏龜五三.一列此古水字云:「象洪水橫流成災之形」[注二十三]。此外,中國目前出土的最古老整篇文字記錄是一九四二年在湖南長沙東南郊子彈庫楚墓的戰國楚帛書,有很多如今難明的古文字,其中有一創世篇,談到故往之時的大能者雹,可能是指伏羲,「出自幣」,此中的幣字為殘字,似為甲骨文的天字,也可能是兩字的殘字,另一字由「雨」與「走」兩字構成,全句似可意指伏羲的所自來,為天下大雨而走出來的人。其後記載到一種狀態,形容為「夢夢墨墨,亡章弼弼」,大約與屈原「天問」篇所講的「冥昭瞢闇,誰能極之?馮翼惟象,何能識之」及馬王堆帛書「道原」篇所謂的「濕濕夢夢,未有明晦」一致,是指天地的混沌狀態。

跟有一句,有兩殘字,內容云:「□每水□風雨」。「每」字在古代指盛大,說文段玉裁注:「每是艸盛,引申為凡盛」。從其兩個殘字形推測,前面是「又」字,後面是八字,又字可能指的殘字,即古佳字,意為長尾鳥可能與鳳字通,即大風八字可能是大的殘字,全句可以解為混沌狀態是因極大之風和大風雨。若這解釋正確,可與「昔」的古字一致,也與古文獻上的洪水記載一致。漢族文獻中,最著名的遠古洪水記載,為女媧煉石補青天。淮南子記載:「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注二十四]。這是描述天地崩裂,火山爆發,洪水泛濫,結果女媧以五色石補天,五色石可解釋為彩虹,女媧用這彩虹以補天之裂口,這與美索不達美亞及舊約聖經的洪水後出彩虹傳說接近。而女媧一字的古音為奴媧,與舊約的挪亞亦接近,似乎為同一個原型模式下來的傳說。 

洪 水 與 地 質 學

總結來說香港探險隊在亞臘山發現的古錨,印証了卡珊村石陣為真正古錨及其後對方舟遺骸的考察,均是令人驚訝地察覺與古代洪水傳說一致。再進一步考察最古的文明記錄,包括最遠古的前蘇米爾文化原型楔形字泥版,蘇米爾王表,及其他文明古國記錄,包括埃及、巴比倫、亞述、印度、中國、古歷史學家記載,如巴洛素、約瑟夫等,還有全世界數百個地區和文字的洪水傳說,均使人必須面對証據去思考,自古的全球性洪水記載,是否真有其事呢?這在科學上又有無可以與洪水假設一致的証據呢?

當今地質學理論,採取進化論的模式,認為地質層及生物會慢慢發展,其理論主要來自一八三○年Charles Lyell提出的「古今一致論」(Theory of Uniformity),認為地球是慢慢地演變,經過數十至百億年,形成各種地理景觀,由於主張地球年紀甚古老,與隨後產生的進化論假設一致[注二十五],漸漸成為主流理論,與進化論互相引証,採用圓形邏輯來論証其論點正確。

同期有瑞士工程師Ignaz Venetz及挪威地質學家Jens Esmarch主張北極冰河在上古時期可能在地球大地上延伸到南方。一八三二年A. Bernhardi亦主張古冰河可能伸到德國。一八四○年Lons Agassiz出版Ethdes surles Glaciers(Nenchatel)一書,主張有一史前冰河期的存在,與古今一致論及進化論結合,成為二十世紀的主流理論。

但這理論卻遭遇非常多與之相反的証據,於一九五六年古生物學家P.P. Krynine已在Paleontology學刊中發表文章說,「古今一致說是一危險的教義」[注二十六],指出寒武紀以後(Post-Cambrian)的沉積岩証據和地殼結構史不符。全世界都有極大的動物化石墳場,也有可能由海洋生物遺體形成的石油,植物炭化形成的煤礦,更奇特的是在英國Lancashire Wigan發現很多煤礦中的直立化石樹,均顯示有突然災變,迅速壓下來,才能形成這些現象,而非古今一致論所言的漸進。此外,與古今一致論矛盾的現象,有西伯利亞發現的急凍長毛象,顯明北極有一巨變,並非如理論所主張的,由緩慢的冰河時代形成。

此外,有關冰河期也被受質疑,因為一般被認為可能因冰河形成的漂移礫石(erratic boulders)及漂流物(drift),卻在冰河達不到的南方,反而在冰河所在之北方卻找不到。而在阿拉斯加,發現大型動植物的亂泥堆(muck),又有突然災變形成的大形森林被壓平的現象,也到處可見,這均不是冰河的漸進模式可解釋的。學者D. S. Allan及J. B. Delair分析多個地球上與冰河期矛盾的地質現象,認為:「從多個不可逃避田野考察証據顯示,正統冰河期的理念,如今必須視為基本上錯誤,差不多可以確定說是一個錯謬」[注二十七]。他列出多個科學的証據,認為約一萬一千年前有一史前大災禍,形成一突然災難。

另有一位學者Won. Scott Anderson,於二○○一年出版《解決聖經洪水之謎》一書,綜合地質學的發現,主張冰河後期,由於溶冰形成地殼變動,再加上可能有彗星撞地球,形成一普世性洪水[注廿八]。

這一切發現和理論,支持上古時代曾有突然災變出現,這是否與古來所有文明傳統記載的大洪水有關呢?這洪水之謎顯然不是純由古人幻想而來,卻是一可能的歷史事實,於科學有據,於考古有實証,於記載有錄,故此這當成為人類對史前研究的一個新領域,而突破過去由進化假設產生的種種幻想。 

梁 燕 城 博 士 研 究 資 料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 入 庫 爾 德 山 區

二零零三年七月底,特別到土耳其東的高山亞拉臘,進入庫爾德(Kurdistan)山區,了解這民族文化的特質,及其衝突的根源。並尋索千古流傳的挪亞方舟,想不到有特殊的發現。

我們與香港創世電視台組成的探險隊,由庫爾德人的領袖巴拉素(Parasut,我們笑稱他為降落傘先生)帶領,進入從前游擊隊出沒的群山之中。沿途都是軍隊搜查站,軍人們都手執德國製HK33輕機槍或HKBC自動步槍,氣氛頗緊張,不過一見是中國人,就沒有甚麼懷疑,很快放行。

中途經過一個小鎮,我們下車稍事休息,立時被人群圍,用好奇的眼光看我們,相信這些庫爾德人從來未見過華人,而我們也是從來未見過庫爾德人。他們的態度頗為友善,有幾位少年還送花給幾位年青女隊員。中午車子停在一河谷,旁有一洶湧大瀑布,我們走過一條窄吊橋,到對面一小餐館吃午餐。只見吊橋用繩扣起一塊塊木板,中間有空隙,可見下面急湍河水,有些木板頗為破舊,已經斷裂或洞穿,大家搖搖擺擺地走過,可算驚險。

稍後到古城杜古拜亞斯(Dogubayazit),已是六千呎的山上高原,遠處見到雄偉的亞拉臘雪峰,帶朦矓與神秘,矗立在高原的遠方。古城杜古拜亞斯,據說是挪亞方舟停在高處以後,挪亞一家及眾動物下山時所建的城。該處盛產葡萄,與聖經記載挪亞用葡萄製酒一致。如今此地由於接近亞美尼亞及伊朗邊界,變成重要軍區,到處都有軍營及檢查站。

在一九八九年之前,亞美尼亞仍屬蘇聯邊境,是蘇聯進攻歐洲的前線,故北約組織支持土耳其駐重兵在此。我在沿途見到有軍營,內有數十架美製M48及M60坦克車,原來有坦克兵團駐在這群山之中。

庫爾德人的領袖帶我們到亞拉臘山背後,面對亞美尼亞國的邊界,在草坡上扎營,預備上山。營地一邊面對軍營,另一邊是遊牧民族的帳棚。軍營有一輛俄製裝甲運兵車,時常用重機槍對我們營地,當電視攝影機架起拍攝時,軍人馬上用望遠鏡看我們,幾位跑過來說明不准錄影軍營方向。但庫爾德領袖送給他們大箱啤酒和雞翼,結果大家滿臉笑容地離去,後來多位土耳其軍人小伙子還過來,用有限的英語和我們聊天。

他們似乎未見過中國人,特別是幾位年青漂亮的香港女團員,所以不斷要求一起拍照留念。土耳其軍的手提武器很先進,人也高大威猛,但事實上卻十分友善,大家很快交了朋友。 

與 庫 爾 德 人 相 交

土耳其亞拉臘雪峰下,有土地非常肥沃的高原,庫爾德的遊牧民族在此一帶畜牧。只見孩子們趕千百隻牛羊,分一群群在山坡上走動,十分壯觀。在我們住的營地,有一石屋,不單軍隊跑過來聊天,庫爾德遊牧部族的族長亦來與我們打交道,尾隨一群孩子,瞪好奇的眼睛,笑咪咪地看我們這批前所未見的中國人。

該族長名叫阿支阿默,黑實瘦削,嘴上有一撮奧馬沙里夫式鬍鬚,穿一件髒西裝,十分友善,但不懂英語,只是不斷拖我的手,叫我的英文名字Thomas,然後指手劃腳,用身體語言對話,還帶攝影隊進他住的帳棚拍攝。阿默預備一批騾子,載我們登雪山,但沒有馬鞍和韁繩,只能靠手執其鬢毛,打其右面,牠就向左轉,打其左面則向右轉,這種原始方法實在難駕馭,而且騾子太小,沒有馬鞍的話,人很易向後滑落地。

由於騾子不習慣有那麼重的人騎牠,紛紛不肯上山,各自四處走,要轉頭跑回家,結果控制不了,唯有放棄騎騾登雪峰,使第一次上山失敗。 

雪 峰 下 體 驗

我們探險隊想騎騾W亞拉臘山雪峰,由於騾子不受控制,四散而走,結果不成功。高原上的庫爾德孩子們包圍我們,大家用身體語言溝通。我唱了一首「我的祖國」給他們聽,這種中國調引起他們很大興趣。有幾位少女唱她們的民族樂曲,我又引腔唱「彌賽亞」組曲一段,她們又唱一段,我們又教他們唱幾句詩歌。最後大家一同跳舞,十分快樂。音樂成為大家的共同語言。

我太太見女孩子很漂亮,只是皮膚頗粗,拿出一瓶冷霜,替她們擦面,幾位少女非常高興,後來我們的女團員都拿出所有冷霜送給她們。我們又把很多餅乾、朱古力、汽水送給孩子們,與全族人交了朋友,族長阿默帶我們到他的帳棚,介紹一家人給我們認識,又宰了隻羊,燒給我們當晚餐,這是他們傳統待客之道。下午開始大雷大雨,這與自古攀山者記錄一致。亞拉臘山常有突然風雨。全隊人慶幸登山不成功,因為在雪峰冰河若遇大雨雪,將是一災難。晚上大家躲到小屋中席地而睡,想不到屋頂漏水,又有雨水從窗口滲入,所睡之處很快成為水塘,大家半夜起來,尋找較乾地再睡。而我的兩位兒女由於受過領袖訓練,決定冒險在大雨下的營幕中睡覺,不料不但入水,而且午夜又被野狗群圍營吠叫,頗為驚險,後來狗群走開後,以為可睡一覺,不料又有牛群過來叫,之後又有騾叫,可說是年青人一大體驗。 

雪 峰 下 的 反 省

由於亞拉臘山下雷雨,香港探險隊被迫退回古城杜古拜亞斯,日期只剩一天,大家只能祈禱,希望第二天天氣好轉。結果早晨打開窗,見大亞拉臘山峰亳無雲霞,一輪紅日從小雪峰那邊升起,是萬里無雲的一天。

探險隊馬上動身上山,再到山腰營地,但由於遊牧民族的馬匹要用來割草備糧,我們仍是無馬登山。結果族長阿默,弄來一輛運水貨車,叫我們爬上車後站,試試用貨車馬力,衝上滿是中型石塊的登山泥路,據知這是歷史上的第一次。原來我們創造了幾個歷史第一,這次在山後的亞美尼亞邊境上山,是十年來第一次,原來因庫爾德人叛亂,政府已封閉這邊境十年,一般探險隊或攀山家都在正面登山。此外,我們是第一隊華人探險隊登雪峰,所以庫爾德人領袖巴拉素先生要親身帶領我們。他和族長阿默各拿一支槍,沿途保護我們,免受恐佈份子及野獸傷害。

我們站在那殘舊的貨車後面,顛沛地滾過各種石塊,在原是給馬行的險峻山路上,慢慢駛上山坡,只見下面是一望無際的亞美尼亞平原,上面則是雄偉的神秘的大雪峰,景色之壯觀雄奇,平生未之見也。站在庫爾德人的殘破貨車上,在顛抖震動的機器吼叫聲中,滾上那條原是由馬匹走的泥石路,一步步駛上亞拉臘山雪峰,直至斜到不能再走為止。

只見雪峰越來越近,藍天下閃耀的冰川,及峻峭崇高的山嶺,其雄奇偉大,實在令人震憾不已,只想到西方詩人所說:「我要向上舉目,我的救助從何而來」。原來接近高山時,仰觀蒼天雲山,俯察山下無際的高原,均叫人深深反省,原來在宇宙的偉大之中,人是何等渺小,人的學識和成就,對比於天地,不外乎是蒼海一粟,與宇宙之莊嚴比較,亳無可誇之處。

《莊子.秋水篇》談到,當河伯見自己水勢浩大,以為「天下之美,為盡在已」,及至出到大海,見北海之無邊,才知「聞道百而以為莫已若者,我之謂也」,原來自己不過對道理只聽聞一點點,就視無人能及,其實知識少少,就扮代表,令人可笑。人很多時稍懂一點學識,或稍有權力和成就,馬上沾沾自喜,以為有無限威榮,其實在無限的真理面前,那又算什麼呢?當車子停下來,我們站在雪線稍下之草地仰觀高峰壯大,藍天悠悠,實在是目瞪口呆,感動不已。 

一 萬 呎 山 上 的 古 船 錨

香港探險隊在登上亞拉臘山約一萬呎高之處,忽然眼前一亮,只見滿山坡都是紫藍色野花,隨風搖曳,美得動人心弦。在這千百年來人蹟罕至的高山嶺,荒野彰顯了天地的大美,莊子曾說:「天有大美而不言」。孔子說:「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宇宙不須說話,也顯明了其極大之美。

就在這驚歎造物之奧妙期間,我忽然見到草叢中有一奇怪的偏平巨石,上有一洞孔,從我的考古知識來判斷,這應該是一古代的船錨石。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在一萬呎高的山嶺,離大海有千哩之遙,何來一船錨呢?

我馬上叫貨車停下,然而那殘舊車在斜坡上不能停,否則很艱再開動。我遂叫大家認好地形,回頭時作考察。終於探險隊達到冰川之下的阿何拉河谷(Ahora Gorge),巴拉素先生說本地人都相信方舟埋在河谷泥土下面,他們祖先在古代都見到,然而十九世紀一場火山爆發,大批泥土流入這河谷,埋藏了方舟,及一個小村莊,包括保留了方舟遺物的聖雅各修道院。

在這一帶香港的創世電視台製作了錄影電視節目,及作了考察,我心中想那古錨石可能是一重大發現。巴拉素先生接到軍方電話,希望我們在六時左右回去營地,故又速速趕下山。回到了一萬呎高之處,我們再見到那古錨石,大家馬上停下來,考察這奇怪的巨石,發覺有幾個特徵:

1.石塊上方有一圓洞,具人工開鑿的特質,與山下發現的十多塊錨石型態一致,也與考古發現在地中海及加利利海的錨石也一致,不過比之遠為巨大。

2.石塊上沒有十字架雕刻,但有圓洞,顯明圓洞是原初人工造成,而証明附近卡珊鎮的其他錨石的十字架雕刻,是後來加上的。故此這些錨石的圓洞並非後來亞美尼亞人鑿出,他們是後來加上十字架雕刻,很可能是相信這巨石與方舟有關,是神聖之物。

3.圓洞如今被一小石頭堵塞,很可能是後來自然形成。

4.石質似是玄武岩,其形狀與結構與山上其他火山熔岩的石塊無共同之處。

5.石塊成幾何形狀,表面光滑,四面均似切割而成,故顯示為人工所造成。

6.石塊圓洞周圍有裂痕,似是被繩紮結,在水波中拉扯所形成。

從各特徵看,那確是一巨大古錨,是人工的產物,為古船所特有,看來是一重大發現。 

神 秘 的 方 舟 結 構

土耳其亞拉臘山的萬呎高峰上,發現了古船錨石,可以說是中國人在外國一個重大考古發現。在遠離大海千里之外的一萬呎高山上,發現船錨。這發現表示了一個上古處境,就是曾有水高於山,而且有船在水上,留下了錨石在水底。一個可能是這地方曾是海底,但據一般年代認為,那時人沒有文明,除非真有古文明在史前存在。另一個更大的可能,是上古記載的全球大洪水,真的存在,挪亞方舟的傳說是真的。

我們也為此探索方舟的傳說,其中一個引起重大注意和爭論的,是在亞拉臘雪峰附近,約五千呎左右的一個山坡,發現一個船型的大結構,最先是一九五九年由土耳其飛機師發現,後來人造衛星也拍得船形照片,那時就產生人造衛星發現方舟的新聞。

美國一批人曾到該處作了初步探索,無甚發現。但在七十年代,一位探險家Ron Wyatt到該處研究,發覺這結構的長度是五百一十五呎,若以埃及古代的單位計算,剛好是聖經記載的三百肘,似乎不是巧合那麼簡單。於是他不屈不撓地長期繼續到那裏研究,八十年代他與另一探險家David Fasold到該處,共同研究,用金屬探測器探索,發現這船結構內的含金屬量及有機炭量,遠高於船以外的泥土,奇怪地,那些有金屬反應的小區域,用繩子連起來,剛好形成一個一個方形間隔,像有一間間房間在內,用金屬釘子將之間隔出來,這與方舟的記載也一致。他們因此斷定這是人工的產物,而非自然形構。

他們向外公佈發了挪亞方舟,又出版了「挪亞方舟」(The Ark of Noah)[注一]一書,引起各方轟動,但也有一些方舟探索者估計方舟應在雪峰的阿何拉河谷那邊,故認為這結構不是方舟,只是自然形成的地貌,巧合成船形。然而這引起土耳其政府注意。

Ron Wyatt和David Fasold發現了山上的船形結構後,將所有資料告訴土耳其政府,土耳其調派最精銳的考古隊去研究,特別是負責發掘著名古赫提(Hittites)廢墟的著名考古家Ekrem Akurgal,經七年探索後,終於向世界公佈,挪亞方舟已被尋獲,並定此地為國家公園。令考古界十分驚訝,因為現今的研究者多已未經反省地假定了進化論的歷史觀,認為洪水與方舟只是神話,不可能是真的。但如今在該方舟結構中,發現多方與方舟假設一致的証據,包括:

1.石化的林材包括甲板木,
2.船底壓石,
3.水果化石,
4.動物糞便化石,
5.動物毛髮,
6.鹿角(該山上沒有鹿,而鹿會每過一段時間脫角,故似是方舟中的動物遺蹟),
7.古船紮結所用的草,
8.一些古代長鐵釘,
9.還有一些釘頭留在化石上的痕蹟,
10.古船龍骨留在石上的痕蹟,
11.一塊似乎有古刻字的泥板,
12.附近有古陶器及似為方舟與挪亞的古刻圖,
13.在十二哩遠卡珊村的古村錨石。

他們將各種証據拿去實驗室化驗,結果是驚人地表示具有人工的特徵,其有機炭的含量也很高,不可能是自然產品[注二]。這種種証據,均與此形構為方舟的假設一致,故此是真正方舟遺骸之機會率甚高。這發現使Wyatt及Fasold成名。一次我在伊斯坦堡的一書店中流連一小時,老板說看出我是書迷,要研究所有有關土耳其的歷史和考古資料。我告訴他將領中國人探險隊上山尋方舟,他馬上告訴我,Wyatt每次都到這書店找書,與我一樣。此外,在古城杜古拜亞斯,也有很多人認識Fasold,他們都是土耳其人心中的傳奇人物。

當香港探險隊來到這可能是方舟遺骸的結構時,我們在山上見到谷中青綠斜坡上的船形化石,實在有點目瞪口呆,這的確是一隻船。本來政府已立法不准遊客爬入方舟,但因庫爾德人領袖巴拉素很喜歡我們,他與另一位老人家是方舟的護者,法例祇容許由他帶外人進入。當我隨護衛者走過斜坡和溪流,進入該大船結構中時,既有回到史前時代的歷史感,也在靈性上有接近神聖的經驗,這是世界所有古文化都有記載的古跡,大洪水代表對罪惡的公義審判,方舟代表公義下的愛心寬容,宇宙是有公義和慈愛存在的,而人也可在災難中有堅強的信心和盼望,且在艱苦日子之後重建文明和價值。

這有多麼深刻的象徵意義,但更為震憾的,是這不單有哲學內涵,而且還很可能是歷史事實,而我正站在這史前的遺跡之上,一時感到時空的凝定。

根據研究,這方舟化石的形成,可能是方舟曾被火山灰所迅速掩蓋,故整個結構保留,但木頭在火山灰中日漸化解,被各種石質滲透,而形成整個化石結構,其中的各種物質都被石化了,但所含的金屬及有機碳卻遠高於一般自然石塊。我發現在船頭和尾之下,各有一突出之小船翼,以防風浪。若是自然構成,不可能剛巧頭尾都有這翼,看來這確是方舟的遺骸。站在上面能不震憾嗎? 

離 開 亞 拉 臘 山

香港探險隊在亞拉臘山有了重大發現後,帶興奮心情離開土耳其東部邊界,附近軍隊均過來與我們握手話別,又找我們團隊幾位漂亮女隊員(包括我女兒)拍照。

庫爾德族長阿支阿默,不斷拍我肩膀,不捨得我們離去,臨上車前用中東人最高禮節,緊抱我,以滿是鬍子的臉親了我兩下,孩子們亦不斷揮手道別,這些遊牧民族的人都很單純,短短三天相處,就變成好朋友。

庫爾德領袖巴拉素,是一非常有能力的人,他父親是該山上王宮的守衛長,他自少見父親與外國人交往,慢慢掌握了英語,是全區少數懂英文者,成為與西方人交往的代表。

由於他的關係,不論那裏的軍人或庫爾德人,都給我們方便,使電視隊拍攝順利。他深信方舟和洪水均真實,詑異於西方很多人只會攀山,而不重視該地的歷史,也不明白方舟的重要性。他在我們離去前一個晚上,接受電視訪問,表示自古其民族都見過方舟的真實存在,他自己也堅信,並且展示其在山上撿得的貝殼化石,証明此山曾為大水所淹蓋,最後也送給我其中一塊,放在我的私人小博物館中展出。

在機場他亦用傳統大禮與我們幾位男士擁抱,眼中還有點淚水。他最欣賞我們這隊人,在任何艱苦處境中,如大雷雨浸營地之時,仍是以幽默歡笑態度對之,沒有怨言,只有喜樂的心。 

到 希 臘 羅 馬 之 地

古城杜古拜亞斯(Dognbayazit),是上古文明烏列圖斯(Urartus)之原地,在山中還有五千年前古城的遺蹟,在卡珊村中一位老人家賣給我一件陶器,我一看即知是與中國黑陶類似的古物,可能來自六七千年前。這古國曾與亞述爭雄,而終被滅掉,這一帶與美索不達美亞文明互有關連,是文明發源地,加上方舟的傳說及方舟和古錨的發現,實在充滿了歷史的神秘。

在杜古拜亞斯坐車出山,兩小時後會見到一大湖,名叫梵湖(Van Lake)是內陸鹹水湖,旁有一大城叫梵城,是土耳其東部重鎮,這一帶亦是古文明之地,包括在土耳其中部發現的赫提文化、北部的黑海文化,還是待考察發掘之地。香港探險隊在梵城坐機到伊斯坦堡,再轉機到土耳其西面的以弗所古城,這是羅馬帝國三大城之一,古代是希臘呂底亞王國之地。在以弗所乘車到海港Kusasasi,見到藍色一片的海洋,那是美麗的愛琴海。坐在沿海酒店吃晚飯,觀賞夕陽西下,想起在雪山所見的上古文明,到如今希臘羅馬文化的海邊,實在是一大經歷。

從土耳其極東的亞拉臘山,到最西的海岸,坐在酒店餐廳看無際的愛琴海,一輪紅日在海平線下降,想起多日來的雪山探險,恍如換了一個世界。與庫爾德人在山野中探險,見到的是原始的遊牧民族與荒涼的高原,如今一轉眼,就坐在現代文明的酒店中。上午是在文明歷史起源之處探索,到黃昏就過了近萬年,在現代的大城市中喝咖啡了。

其實約一萬年的歷史,在宇宙歷史中亦不外一瞬之間,人類仍是不可語冰的夏蟲,對宇宙之浩瀚來說,其文明史無甚可誇之處,對終極的真理和奧秘,其知識仍如井底之蛙而已。

遙望海濤洶湧的愛琴海岸,想起文明歷史,從亞拉臘山向東南去,就是美索不達美亞,是文明發源地,經歷蘇米爾、埃及、巴比倫、亞述、伽勒底等帝國興亡,才慢慢展開愛琴海文明,成為希臘與西方文化的根源。在海中有很多美麗的小島,就是荷馬史詩奧德賽的歷史舞台了。 

錨 石 之 謎 初 步 分 析

總結探險考察得的各實物和現象,亞拉臘山區有關方舟的遺骸,對於那船形化石結構,至今証據頗多,是方舟遺骸的機會頗高,但始終仍有爭論。然而有關方舟還有一批重要的實物証據,就是在卡珊村的多個古船錨石,及香港探險隊在一萬呎山上發現的錨石。

這些巨大的石塊,其形狀類似,均呈幾何的長方形,在頂上略斜向兩邊而形成圓頂的微三角形,底下和兩邊均平正,前後平面亦平滑,其上方有一圓洞,這都具明顯人工痕跡。

特別是石塊上方的人工圓洞,使整個結構與考古學發現的古代船錨一致。根據古船博物館在地中海沉船中尋獲的古錨[注三],形狀和設計均與亞拉臘山區所見的巨石設計相同,故可推証為古代的錨石。

反對這是錨石的論點,主要認為在卡珊村所見的巨石均雕刻有十字架,十字架是遠為後期的基督教符號,故認為這是古代亞美尼亞人排列的石陣,其圓洞與十字架一同製成,可能作宗教與禮儀用途,與古錨無關。而且圓洞似無繩繫過形成的裂痕與繩痕,似非作錨用。

支持這是錨石的論點,認為圓洞與十字架是不同時期的人工製作,巨石開圓洞,是古錨的用途,來自方舟,而十字架是後來亞美尼亞人加上去的,因為他們發現這些巨石錨,知是挪亞遺留下來之物,是聖物,故此加刻十字架以示尊崇。根據古代和中古記載,亞美尼亞人早就見過方舟存在於山中,因而也會很快認出這些是方舟的遺物,故雕上十字架以尊重之。

若要証據支持錨石論點,就須發現一些埋在山中的巨石,不為亞美尼亞人注意,沒有刻上十字架,但仍有圓洞,那就証明圓洞是在十字架之前已製成,很大可能就是巨石的原本設計,遂可以鑑定這有圓洞的巨石,通過與其它古代類似人工石塊比較,定性為一塊錨石。

如今香港探險隊所發現的巨石,正正具有這特徵,故此可以成為一有力証據,支持卡珊村的巨石,其圓洞是在刻上十字架之前已存在,故很大可能是一錨石,而為了非禮儀用途而與十字架一同鑿出。

這一萬呎高山上的古石,圓洞如今已被一塊小石頭堵住,可能是數千年來,一些石塊滾下所形成。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這圓洞下方有三條裂痕,似是因繩繫過,可能在水平中受衝擊,及碰撞到山坡所形成,正好回答了批評者的質疑,所以從各方面証據看,這塊香港探險隊發現的巨石,是上古的船錨,並可由此判斷卡珊村的巨石陣亦是古錨。

若這判斷正確,則產生極大的謎團,就是這些看來數噸重的巨錨,何以會在遠離海岸數千哩的山區,在五千呎及一萬呎高的山被發現呢?誰會把錨石搬上山呢?還是真有高山的洪水和方舟,在水退時錨石被放在山上呢? 

梁 燕 城 博 士 研 究 資 料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古 歷 史 中 尋 方 舟

聖經創世紀曾記錄一遍及大地的洪水,僅挪亞一家及其所帶眾生物得保性命於上帝指示所建的方舟中。聖經記載簡明清楚,一與古代世界各族人的洪水故事一致。而且自古以來,不少歷史資料也有記錄。

有關方舟存在的最古老歷史記錄,一是巴比倫的吉格美斯史詩(Gilgamesh Epic)泥版,另一是舊約聖經,根據芝加哥大學東方研究所教授Heidel的比較研究,兩套記錄並無互為影響的關係,主要在巴比倫泥版所用的辭,和希伯萊所用的辭,並無語言和字根上的關係,巴比倫用elippu及ekallu 兩字描述方舟,在閃族語是指船、或大屋,聖經卻用teba一字,字根近於埃及語的dbt,指大箱,方形物體,此外,巴比倫對此船大小和設計的描寫與聖經有很大分別,故不大可能兩者有所參照,卻反似為兩份不同資料,記錄了過去一件驚天大事。

此外,公元前二七五年,希臘收錄了一份有關巴比倫史的資料,提到巴比倫一位馬篤(Marduk)的祭司,名為巴洛素斯(Berosus),曾寫下有關洪水和方舟的記錄,這記錄今已失傳,但卻被公元前一世紀的學者Polyhistor所引述,提到君主Xisuthros統治,六萬四千八百年時,得神靈通知,將有洪水毀滅人,須建一大船,放入食物、飲料、及動物等,洪水過後,此船停在亞美尼亞,又說:「這在亞美尼亞著陸之船,如今還有部份留在亞美尼亞的高也倫斯(Gordyaeans)群山中,今有人刮下其瀝青用來作僻邪飾物。」

著名歷史學家約瑟夫(Josephus),在公元第一世紀寫下猶太古史(Jewish Antiquities),公認為古代正史記錄,記錄到四十日下雨形成洪水,方舟後停在亞美尼亞一山頭,「今亞美尼人稱此地為著陸處。......這洪水和方舟被所有外人寫錄的歷史中所提到,其中有一位是查地亞的巴洛素斯(Berosus the Chaldaean),在描述洪水事件時,寫下如下之說:『據聞,大船的一部份,至今仍存在於亞美尼亞的高也斯山中,人們取其瀝青為辟邪物。』又埃及的Hieronymus,和腓利基古史的作者及埃及史家Manetho,還有很多其他的,都提到這事。」約瑟夫又指出有一古文件,是Nicholas of Damascus寫的第九十六書,也述及亞美尼亞山峰中的方舟,可能就是摩西所記錄的同一事件和人物。

約瑟夫共提到有最少四份古文件述及此事,又說同類文件「還有很多」,可見這是古代史家的一個共識,視方舟停在山上是一正常不過的事實,人人皆知。不只是猶太傳統的人才講,可惜這些古國的記錄已隨歷史湮沒,只剩猶太──基督教傳統留存至今,以致現代一些對宗教有偏見的人,視為虛假的神話。

但如今還保留一些古代旅行家和目擊者的記錄,很值得注意,如公元第二世紀安提阿的腓阿非羅斯(Theophilus of Antioch),在其著作Ad Autolycum第三冊中:「至於方舟,其遺骸在今仍在阿拉比亞群山中被見到。」

又第四世紀巴勒斯坦僧人沙琳密思的以彼漢尼斯在其書Panarion中曾說:「到今日挪亞方舟的遺骸仍顯明在庫爾德(Kurds) 地中,你難道還可以嚴肅地以為我們不能証明自己的論點嗎?何解呢?我們今日若仔細搜尋,無疑仍可在山腳找到挪亞方舟的祭壇呢?」

第六世紀,西菲利的艾西多(Isidore of Seville)寫世界最早的百科全書,其中論語源學(Etymologies)時講到亞拉臘山,說:「亞拉臘山在亞美尼亞,不少歷史家見証洪水後的方舟停於此,直到現代,其木骸留在此,為人所見。」此書的十一世紀版本,至今留存,其中編有方舟的圖畫,是古代目擊者的一個記錄。

而亞美尼亞本身也有記載,如十三世紀其君王哈訪一世(King Haithon I)的王子哈訪(Haithon),到法國做修道僧,在一三零七 年口述「東方諸國史」一書,由科閣(Falcon)用法文筆錄,其中提到亞拉臘山,「在其峰處常顯現一大型黑色物體,據說即挪亞方舟。」

四世紀亞美尼亞史家拜占庭的浮士德斯(Faustus )曾用希臘文記載當地歷史,今已失傳,但被法國古史記錄書所收藏,是法文版,為亞美尼亞的重要史料,其中詳細記錄當地聖人雅各,曾攀上亞拉臘山,尋索方舟,後得天使協助,在其睡著時得到一片方舟木,帶回山下,後人在山下建一修道院,如今在該修道院裏仍藏有此木頭,今人對之拍有照片。中世紀不少旅行家及僧侶,行經此地,均有記錄此事,這亦是一份方舟存在的資料。 

中 世 紀 後 各 遊 士 的 見 聞

中世紀以來,不少僧侶、武士或旅行冒險家,都有報導方舟是停在亞拉臘山一帶,如芳濟各派僧羅博的威廉(William of Rubuck),在一二五二 年,奉法王路易十一之命,秘密往訪蒙古大帝,他記錄下沿途所見所聞,被認為是中世紀最重要的遊記,他就記錄到在這一帶群山中,有一鎮名Cemanum意為八,即挪亞一家八口離開方舟,就在此地建洪水後第一個鎮,而在其中的修道院,藏有聖雅各攀山帶回的一片方舟木頭。而此木頭至今仍收藏在Echniadzin修道院中。

另有道明會士佐丹勞斯(Jordanus)在十四世紀曾到印度,寫下比美馬可勃羅的亞洲見聞錄,也記錄山上有方舟,及有挪亞早年建的鎮及種下的葡萄,此皆可見方舟的存在是當時當地很普遍很正常的事。

最有趣的是十四世紀翡冷翠商人柏哥羅蒂(Pegolotti),在其商旅手冊中,記載亞美亞的稅站,有一稅站是在挪亞方舟之下。

十七世紀荷蘭冒險家史特斯(Struys)是一位外科醫生,他在亞拉臘山一帶被請到山間修道院醫病,由山腳行了七天才到修道院,修道僧告訴他,山頂長年積雪,非常寧靜,使方舟不腐爛,當他醫治其中一僧人時,此修道士送給他一十字架,此中有一小片木,即由方舟上取得,並送一塊石頭,稱是由方舟底下取來。他還寫下字據,証明「自己曾進入方舟,親手割下其船艙中的一木片,造成此十字架的一部份。」這是第一份目擊証人的報告。

十九世紀南印度景教(基督教涅斯多留派)領袖洛理(Nouri)曾雲遊四方,懂十三國語言,在一八九三年抵芝加哥世界宗教議會(Worlds Parliament of Religions),與當時到波斯的傳教士哥安(Coan)談話,哥氏在回憶錄中,提到洛理表示曾三次攀亞拉臘山,之後終發現方舟遺骸,且曾進去探測,發覺其中與聖經記載吻合,他回來後想請公司出錢,把方舟抬去世界博覽會,惜因花費過鉅,無人願意。

以上都是十九世紀之前的記錄,有些來自搜集當地傳聞,有些來自記錄目擊証人的口述,使我們發覺,越古的年代,把方舟存在視為常識,越後來,則越被視為奇聞。不過也有目擊者的一手資料。似乎在古老時代,人人都目擊,在近代則要經很多困難才能發現。但無論如何,不少人記錄此方舟卻是事實。 

二 十 世 紀 多 人 驚 見 古 船

到二十世紀,有好幾份目擊方舟的報告,也是十分引人興趣,一是芝加哥太陽報在一九五三年報導,於一九一六年俄國空軍飛過亞拉腊山,見一古船在山坡,沙皇遂組考察隊上山,發現了方舟,帶回研究報告,惜於一九一七年布爾什維克革命中失去,這報導經專家研究和追查,終發現一些線索,就是一位俄國軍官高奧(Koor),一九一七年駐守亞拉腊山,曾抵抗俄國紅軍,後逃去滿洲,移民美國,在接受研究者訪問時,指出他是在一九一九年派駐亞拉腊山區,為第十大隊,他知道曾有兩次考古隊到山區研究,包括聖彼德堡皇家考古學會的專家羅渣斯基(Rujansky),他曾發現方舟。此外,他的同袍列斯寧(Leslin)亦見到一些上山的部隊,稱真實見到方舟,而那位空中見方舟的飛行員,名叫(Zabolotsky),是飛行第一大隊隊員,他之後寫下所有資料交給研究員,並簽名為證。

此外,有華盛頓州的費沙亞(Frazier),寫信給方舟研究學者蓋明斯(Cummings),指出其外祖父沙里拉洛夫(Schilleroff),多次提到見過方舟。又前俄軍佐格遜(Georgesen)是其鄰居,巡視亞拉臘山,在一小湖中見一巨大木造建構,遠觀像巨船,軍官和部份人走近去看,但因湖水攔阻及很多蛇蟲在附近,故沒有進入方舟。

在三十年代,紐西蘭攀山家勵特(Knight)爬亞拉臘山,發現自己一度在雪地中踏過一個木造架構,且是一兩面平行的木架,是人工的,非天然的,他後來爬到山頂,回家後才留意到方舟的傳說,而知道其實自己見過方舟。

一九五二年礦務工程師格蘭理(Greene),坐直升機考察那一帶,見到方舟,且拍下照片,可惜無人相信,他就把照片收起,後來他被人謀殺,其遺物已不能尋索,只有其同事(Drake)將其所見告訴研究員,他曾見到所拍的六幅照片。

一九五二年法國攀山家挪維拿(Navarra)見到方舟,據他的記載,一九五二年庫爾德歷史學家(Akki Usta) 居於亞拉臘山下Lgdir鎮,指出:「方舟仍然是在那裏。…所有在Lgdir Bayazid 及 Erivan的人,以致最後一個在這兩山區牧羊的人,全都相信。」一九五五年與兒子再攀山找尋,發現它並割下一木片。這木片在三個實驗室檢查,包括化驗其水鹽成份去測其化石程度,証實是五千年前的木頭,與洪水年代一致。而奇在發現點一帶,並無樹木或任何木頭的跡象。

一九六二年有一位移居美國的亞美尼亞七十二歲老人達美斯亞(Tamisian)自小住在亞拉臘山腳,接訪問時,表示在十歲時曾與叔叔乘驢登山,先後兩次見到方舟,且曾爬進去看過,他描述這是一很長而平的架構,窗戶都在船頂,叔父抱他爬上去,就這是聖物,你觸摸它便成聖了。可見亞美尼亞人視見方舟為十分平常之說,一九六六年人造衛星拍到有類似方舟物體,一九八八年人造衛星圖片分析專家George Stephen 分析出山上有一大形木製物體。一九八九年法國人造衛星亦見山間有一人工物體,在雪中伸出來約九百呎,雪下大約有二千呎,加強方舟存在的証據。後來一九九零年直升機探察在同一位置是有一大形木質結構。又一九七三年一位美軍駐在亞拉臘山附近,名為(ED Behing),認識一庫爾德族土耳其軍名(Mustafa),被其叔父帶爬山去尋方舟,結果找到方舟,描述與前人所講的一樣。又一九八九年土耳其人(Ahmet Ali Arslan)隨(Shockey)考察隊上山,因其土耳其籍,唯一被軍人容許到傳聞的方舟位置,亦發現這人工的木船。這都是近期發現。 

法 蘇 宣 稱 尋 獲 方 舟

歷代有關目擊方舟的報告很多,但對於其確實位置都非常模糊,一般尋索方舟的專家,如蓋明斯博士(Cummings),孟甘穆理博士(Montgomery)等,均假設其在亞拉臘山山腰,故多次攀山尋索,卻又無所得。

而近期的發現,由一位業餘探險家懷特(Ron Wyatt)及法蘇(Fasold)所尋得,法蘇是一位領航員,對方舟存在極有興趣,但卻懷疑一般方舟專家設想的位置。因他從阿拉伯及波斯的古代記錄中,發現在公元前八百年,曾有人找到方舟,並有詳細記載,提到方舟有三層深,而在尼西亞(Nisir)地的西北坡發現,約為二千多公尺高地,於一巨石旁,故方舟應不會停在一般設想的五、六千公尺的雪山上。而尼西亞這個地方,正是古巴比倫泥版描述方舟所停放之處。

又根據古巴比倫祭司巴洛素斯(Berosus)有關洪水與方舟留存的最古記錄,法蘇再從土耳其古年曆,推出其所言位置在古波斯帝國西北三十九度二十六分之位置,當位於末日山麓(Mahser Dagi),在亞拉臘山(原意為救贖山)主峰以南十七哩,一個較矮的山上,古代是亞美尼亞之地,如今是庫爾德斯坦(Korduaians),雖不在亞拉臘山峰,仍屬亞拉臘群山範圍,與聖經記載一致。

懷特(Wyatt)已在一九六零年發現一奇特船樣遺骸,如今與法蘇再去找尋,遇到一批當地的庫爾德人,庫爾德人早知道位置何在,且是其守護者,他們與華特是朋友,遂帶其到方舟位置,時為一九八五年二月二十七日。

那是一片船形的矮牆,大部份船身埋在地下;甲板已崩下,埋在土中,長度是五百十四點九呎。聖經記載方舟長三百肘,用埃及單位算,一百肘長五十二點五公尺,三百肘為一百五十七點五公尺,即五百一十六點七英呎,正好吻合此遺骸的長度。傳統以摩西寫創世記,摩西是受埃及王室教育的,故用肘這單位,當是埃及的,不是後來猶太人用的肘。

方舟的體積約有四十五萬立方肘,容積達二百萬英呎,比任何方舟專家估計的更大,足夠容下所有動物,如今在其遺骸周圍發現一些木、銅和鐵等遺物,認為是人工製作品的痕跡,兩邊有船桅,初步用雷達掃描出其地下埋有多重方形間室,分上中下三層,每層又分兩層,與聖經言上、中、下三層吻合,西北面還發現十個巨型遠古人用的船錨。是一些巨石,上有洞孔,與古船錨一樣,其洞孔供繩索縳緊,拋下水中。而這十二個巨石比普通古船錨大十倍,有些比人還高,顯見是更巨大的船所用,這証據與方舟一致。 

有 關 方 舟 的 其 他 資 料

以上是一九八八年的初步報告,不過另一批方舟專家如Sellier與Balsiger等不承認此發現,因他們認為位置與傳說不同,他們從一些照片中認為方舟仍在半山雪堆中,大約在一千五百呎高,於Ahora Gorge位置之上。主要根據多年來攀山者的描述,及一九八六年荷蘭電視隊拍得的影片,就照片所見,確有一似方舟物體在山中,不過該隊主持人Colonel Irwin 在想接近看清楚時,心臟病發而死,隊員只能馬上回歸,未能進一步証實這是方舟。據說以後考察人員再去此山,總在方舟附近被土耳其軍隊難阻,指太接近蘇聯邊界,要他們回去。

此外有美國政府高級顧問Ray Smith博士,指出在美國情報局的秘密檔案中有七份可靠文件,來源包括軍方及情報組織,是關乎方舟存在的。又據說在一九七五年六月廿四日及一九七八年八月四日,美國空軍及中央情報局均出過備忘,提到方舟在雪山上的真實存在,不過學者們想取資料研究時,美國這些情報機構均否認,學者們指其隱藏事實,原因該地為軍事敏感地帶。

至於懷特與法蘇發現的方舟形化石群,曾一度被認為是自然形成的石堆,但在一九九四年士耳其政府派專家作七年考察後,報告確定其真是方舟遺骸。因在其石下發現古遠造船的蘆葦草,故最終被政府所確認,這是方舟的真遺蹟。

最近影音使團袁文輝與李志光牧師探險隊,根據庫爾德人中曾上方舟的一位老人口中,得知山上的方舟位置,並再次找得雪山中那可能是方舟的一個雪泥中的架構,從圖片與資料中所見,相信即是從前俄國軍隊,阿美尼亞老人,及不少目擊者所講的位置。由於土耳其政府因庫爾德人內亂而封山十年,近期才再開放,而庫爾德人不想由美國人尋得方舟,卻先告訴中國人,之後找到傳說中的位置,過程可說曲折離奇。本人對這影音使團的工作,自始就參與構思和策劃,也參加第一次探險,尋得一可能是遠古船的巨石,今次見有中國人達到的新成果,可喜可賀,盼進一步探索,可雪山中的架構,還是Wyatt 和Fasold所探尋的化石,那一個更具考古學的說服力了。

若方舟真的存在,洪水也真發生過,則洪水會對全球地質層產生全面的影響,也造成很多化石,於是地質層形成的年代將會完全不同,古生物學的化石也可用洪水解釋,而不須進化論的模式。那麼當代地質學與古生物學的假設就須全部改寫,動搖整個西方以進化為本的學術假設,難怪西方一般學術界對此十分冷淡,只有土耳其學府才有有興趣了。 

梁 燕 城 博 士 研 究 資 料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綜合長時間許多人實地觀察後的描述,與及美、法、俄人造衛星照片的證據:挪亞方 舟的而且確在亞拉臘山上!方舟長450 呎,闊75 呎,高45呎,共有三層甲板。船頂有一系列供透氣的窗,由船 頭延伸到船尾。長方型外表酷似鞋盒,呈深褐色。以上外觀經由一位繪圖專家李艾弗 博士(Dr.Elfred Lee)繪出方舟的構圖,讓多位見過方舟的人士觀看,他們咸認為構 圖正確,與所見過的一模一樣。

現時的方舟已因地震斷裂成兩截:長的那截長350呎,停留在海拔15,500呎的懸崖之 上;短的那截長100呎.飛墮至海拔14,500呎的崖底。兩截上下相距約一千呎。根據學者研究,方舟的長闊高與聖經記載的相符合。分析方舟的木頭,堅硬無比, 真是歌斐木。歌斐木並非某一種樹的木頭,而是用某一種程序處理過的木頭的統稱。 歌斐木防水兼防火,經久不壞!

方舟是龐然大物,船頂有二十個排球場的大小。方舟容量極大,有一百五十萬立方 呎,相等於大郵輪瑪麗皇后號容量的一半;相等於一百七十個火車貨卡,可載十萬 頭綿羊大小的動物。排水量達二萬四千噸。即使載一百噸動物,二十倍動物重量的 食物和二十倍動物重量的食水,也只是四千噸,尚有加載五倍動物的可容彈性。方 舟本身重四千一百噸,動用廿八萬立方呎木材,約須砍伐九千至一萬三千棵樹。

方舟長闊的比例是六比一,穩定性最高,經得起最大的風浪。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 的俄利根號及新墨西哥號乃倣效方舟長闊比例而建成,你說奇妙不奇妙?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已將方舟列為『世界最長的木船』! 

李 志 光 牧 師 研 究 資 料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史上曾攀登亞拉臘山的人為數不少,上至王侯將相,下至販伕走卒。

主前三世紀,巴比倫史家庇洛舒記載方舟歷歷可見。主前三十年,埃及史家耶柔米 與大希律御前史官尼古拉相繼關注到方舟。第一世紀的猶太史家約瑟夫在猶太古史 中亦未忽略方舟。主後 1254 年,一位亞美尼亞王子著書提及白雪皚皚的山上矗立 黝黑的方舟。1269 年馬可勃羅在遊記中也記方舟一筆。可見方舟之傳聞歷久不衰, 目睹其真容者無數! 

十 九 世 紀 的 登 山 記 錄

1829年,俄籍德國人巴富德醫生(Dr. Friedrich W. Parrot)成為近世第一個登上 亞拉臘山復留下著作傳世的探險家。此後 1835、45、50、52、56、70、76 及 83 年等不斷有人登山訪尋方舟。

1876 年那次最具成就。英國政治家兼作家貝維康(Viscount James Bryce)在山上 砍伐到一條長四呎,厚五吋的方舟木頭。

1883 年,英駐土耳其使館幕僚賈思高上尉Captain Gascoyne 隨同土耳其政府專責 隊伍巡視土耳其東部地震災區,登上亞拉臘山,踏足方舟之上。

十九世紀下半葉,方舟的名氣實在太響了,引來三位不信聖經的科學家登山,為要 證實沒有方舟。亞美尼亞少年易哈兒(Haji Yearam)擔任他們的導遊助理。誰料真 的找到方舟,令三人驚愕不已。盛怒下三人妄想毀滅方舟,但方舟太堅固及太龐大, 談何容易!計不得逞後,他們一起發了一個毒誓,不許在場任何人洩露所見。二十 世紀初葉,倫敦一位年老科學家畏懼死亡,在臨終告解中承認了年輕所作的錯事,以致事件公諸於世。 

二 十 世 紀 的 登 山 者

1902 年,十歲的亞美尼亞小童夏喬治(George Hagopian)跟隨叔父登山踏足方舟; 1904 年再去一趟。他八十高齡時接受電視訪問時,強調少年時代所見非虛,並詳細 描述方舟細節。

1917 年,俄國沙皇特遣 150 人的隊伍登山。找到方舟後眾皆不敢言語,一種攝人 的敬畏油然而生。他們一起禱告,將雪地變作教堂。稍後俄國政變。沙皇倒台後, 所攝照片及記錄失去下落,連一些與照片有關的人士也相繼失蹤。傳聞他們有些被 謀殺,有些被禁錮至死。

1953 年,美工程師鄞喬治(George J. Greene)乘直升機意外得見方舟,於 90 呎 近距攝得照片。

1974 年,美空軍上校白華達博士(Walter Brown)駕駛 F4戰機攝得方舟照片。可惜 底片被空軍定為『國家機密』,不讓宣洩。 

總 統 座 駕 巧 遇 方 舟

1977年12月31日,美國空軍一號(總統座駕機)從華沙飛德黑蘭,途中經亞拉臘山, 機上人員發現方舟,機上人員相信卡達總統也看到。

1990 年,美國蘇當勞探險隊動用六位數字的美元徵用蘇製M18直升機拍攝方舟。可 惜方舟深藏冰雪中,全隊無功而退。

1991 年,波斯灣戰爭的沙漠行動與庫爾德游擊隊的恐佈活動令登山行動偃旗息鼓, 只有艾卓奇在七月用定翼機進行了快速繞山十次的飛行,但沒有新發現。

1992 年,土耳其軍隊與庫爾德游擊隊激戰,使登山者及飛行者完全郤步。

1993 年,麥約翰(John Mcintosh)帶領隊伍的通行證臨時取銷。探險隊離開小鎮幾 小時後,游擊隊襲擊探險隊曾停留的酒店,殺死兩個土耳其警察。探險隊可謂死裡逃 生。

1994 年,由於戰況激烈,登山探險行動完全停頓,直至現在。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究竟地球有否曾出現一次過破壞性的洪水呢? 從研究各地神話中,我們發現有關大洪水不同的說法,在各族各地多達6000種。

有關史前時代的傳說經常描述一件事,大多是說,某一個特定的神示,事先告訴某一些幸運的人,上天因人的罪惡發怒了,將要用大洪水毀滅人類,所以人類要在洪水暴發之前建造一隻船,以船作避難所,大水退去後,幸存下來的人便會在大地上重新展開生活。

從這些故事中,人類學家不禁懷疑,毀滅全球性的大洪水是否真實出現在地球上。這些傳說,較廣為人知大致如下: 

《聖經》之記載

神看到人的罪惡越來越大,終日所想,盡歸惡事,於是後悔造人。但當時挪亞是一位完全人,並有三個兒子。祂將會使用洪水滅盡一切地上的活物,但卻保存挪亞一家之性命。神便告訴他用歌斐木造一隻方舟,分一間一間的造,外抹香,並命他帶同有血肉之活物,一公一母上船。

後來,神在祂所定之日,降大雨四十晝夜,大水淹沒一切田地和高山。直至洪水退卻後,方舟停泊在亞拉臘山上。數個月份後,耶和華叫挪亞帶領一切生物,出方舟,在地上展開新生活了。

美索不達米亞的神話

從現代伊拉克的沙漠地區中,大量出土了蘇美人(公元前3000年中東地區的古老民族)的楔形文字泥板,記載了有關大洪水的神話和傳說。

從前有四位神靈管治這個地球,包括蒼天之神、大護法神、戰爭與愛之女神和水神。在那個年代,由於人煙稠密,人類繁衍眾多,吵得眾神徹夜難眠。於是,眾神開會決定以大洪水毀滅人類。

當時,水神憐世人便到人間告訴國王,洪水將要毀滅世界。國王要建造一艘船,帶同家人,並貯藏所有生物的種籽,在洪水之日逃往船中。

那個日子終於來臨,暴雨下了六日六夜,暴風和洪水淹沒世界。第七日暴風雨停止,國王見十餘里外,水中矗立一座高山。國王便趕緊把船繫在該山上了。第七天,國王打開鳥籠放出一隻鴿子,牠在水面下盤旋了一會,找不到可棲息的樹木,飛回船上。國王又放出一隻燕子,它也找不到落腳的地方,只好飛回來。國王再放出一隻烏鴉,牠看見洪水退去了,便四處飛翔覓,從此不再飛回來。於是,他知道洪水退去了。

一九九二年,英國考古學家倫德納‧伍利爵士,開始對巴格達與波斯灣之間的美索不達米亞沙漠地帶進行考察發掘,結果發現了吾珥城的遺址,並發現了該城的王族墓葬。在這個墓穴下,伍利和他的助 們發現了整整二米多厚的乾淨黏土沉積層。經過分析研究後,這層乾淨黏土層是洪水沉積後淤土。由此伍利博士得出結論:在人類用泥板記載歷史之前,這一帶曾經發生過一巨大的洪水,這場洪水足以毀壞整個蘇美文明。

希臘神話

在希臘神話故事中,也有一段傳說。天神宙斯統治大地,看到人類越來越殘忍無道,人心險惡,弱肉強食,正義和禮節離人而去,就說:「人類是世間的禍源,如果憐憫他們而讓他們享樂,人便會變得驕縱傲慢。如果懲罰他們,而讓他們受點災難,固然收歛,但轉瞬就會墮落,無惡不作。因此,倒不如一次性消滅他們。」

後來,諸神決定下大雨造成洪水,把人類淹死。盜火給人類而受罰的普羅米修斯,他有一個兒子,名叫鳩凱林,正在人間和人類住在一起,他不時叫人向善,以免受神罰。

有一天,鳩凱林到奧林帕斯山探望父親,普羅米修斯告訴他:「宙斯將要降洪水淹死全人類,你要快預備逃命的方法。鳩凱林下山後,便造了一隻船,把生活必需品裝到船上避難。

果然,幾天後天降大雨,洪水淹蓋大地,連高山都沒入水中。數個月後,雨停止了。鳩凱林的船飄泊到帕那薩斯山山頂,不久洪水退去,大地又再重現。他舉目茫茫,只有祈求神諭指示他和他妻子做怎麼。神說:「遮上你們的頭,往山坡上走,一邊拾你母親的骨頭往後丟。」他猜想母親既然是大地,母親的骨頭就是石頭,他們便拾石頭往後掉。果然奇蹟出現,鳩凱林所丟的變成男人,他的妻子所丟的變成女人,從此,人類再現大地。
 

印度神話

印度傳說,有一個摩奴的苦行僧在恆河沐浴時,無意中救了一條被大魚追捕的小魚。摩奴把牠收養在家,小魚長得很快,一夜間摩奴的魚缸已裝不下小魚。魚便請求他,把牠放在一個更大的地方,使牠可以遊動。於是,摩奴便把牠放進池塘中。

幾天後,摩奴再到池塘中,發現魚長得更大。魚又求摩奴把牠放放大海中,使牠可以遊得更自由。於是,摩奴把魚帶到大海中。魚為搭救摩奴的幫助,便告訴他:「今夏洪水泛濫,一切生物將會毀滅,山脈會被淹蓋。到那時,你划一隻船來找我,你一旦坐上船抓住我的尾巴,便可逃過災難了。

幾天後,狂風大作,暴雨如注,日夜不停。地球變成了汪洋。摩奴乘自己做的木船,順水沖到海邊。那條大魚等著他,摩奴把繩子繫在魚尾上。大魚在海上把牠拉向很遠的地方,一路上只見水天相連,茫茫一片。

不知過了多又久,水勢退去,陸地慢慢露出。摩奴從船上跳下來,又開始展開新生活。可是這回不是他一人,水災過後出現了許多新生物,其中有很多是人。

中國神話

中國彝族也記載了以下有關洪水的神話。

遠古時候,世界上住著很多人,而且十分富有。一日,天神扮作窮人,牽?一匹折了翅的飛馬下凡來試鍊人心。他到處討銀子和食物,但總是沒有人給他。天神繼續走,遇到阿普都木兄妹,說:「我的飛馬受傷,求你出點金銀錢財、牲畜糧食幫我醫治飛馬。」兄妹回答說:「我們很窮,什麼也沒有。」天神又說:「我要你身上的一團血肉醫治飛馬。」於是,兄妹們便忍痛割了肉給天神,天神感動了,知道他們是天下間僅有的好心人。

於是,天神發出警告,祂要發大洪水毀滅人類。世上的人只忙著做金箱、銀箱,沒有理會天神的警告。兄妹身無分文,焦急萬分。正在此時,天神降臨給了他們一顆葫蘆種籽,告訴他們種下種籽,日夜澆水結出大葫蘆,然後避進葫蘆避災。

後來,天下大雨,足足七天七夜,洪水淹沒大地,並且漲到天邊,驚動了天神,天神放出三個太陽把洪水晒乾。

洪水退後,天神後來從樹上,找到藏著兄妹的葫蘆,並把他們放了出來。兄妹二人出了葫蘆後,走了千里路,不見一人,到處蒼涼。於是,他們在天神面前哭訴,世上只剩下我們倆,怎能傳人煙呢?

於是,天神容許他們結婚產子。婚後,兄妹二人生下四子。長子是山蘇,住在高山上;二子聶蘇,住在半山坡;三子是漢族,住在平源上;四子傣族,住在江邊。據說,今日世界上所有人都是這兄妹的後人。

中國是世界上保留最多有關洪水故事的國家之一,僅雲南22個少數民族當中,就有16個民族中間流傳著情節完整的洪水故事。這些情節與聖經挪亞方舟的頗相似。

南美洲瑪亞族神話

整個美洲130多個印第安民族中,幾乎沒有一個民族沒有有關大洪水的傳說。

我們從各地各族的大洪水神話中,不禁懷疑,史前人類社會是否曾發生過,一次巨大毀滅性的大洪水呢?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聖經有關造舟之材料、尺碼

根據聖經記載,神吩咐挪亞用歌斐木造方舟,分一間一間的造,裏外塗上松香。松香就是古代的瀝青,有防蟲、防水、防腐的功能。

方舟的尺碼要長300肘、寬50肘、高30肘,方舟上要留透光處,高一肘,方舟門要開在旁邊,方舟要分上、中、下三層。

把當時的1肘對換成今日的量度單位,1肘約0.45米,即方舟約長135米、寬22.5米、高13.5米。方舟是一隻長寬比例為六比一(與現代船隻的比例一模一樣)、如一個半足球場長、四層樓高的巨船。

方舟模型及橫切面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近期英國廣播公司(BBC)指《聖經》中的方舟故事純屬神話而非事實之說。它指故事出自公元前2700年巴比倫時代,一個國王吉爾伽美什的遭遇,當時他在運送牲口時遇到大水災。

另一方面,節目表示就算連續下雨40晝夜,地球上亦不存在足夠的水去掩蓋所有陸地,與《聖經》記載不符。另外,以當時技術水平,沒可能建造一艘有「鐵達尼」號三分二大小的巨船。而且要把全世界每種動物都送一對上船,估計要花三十五年之久。

洪水滅世的真確性

有關洪水的故事,是古代神話中最多的,根據科學與神話學者Mark Isaak的研究和搜集,全世界各地各民族的古代洪水故事,最少有二百五十四個地區和民族,遍及歐洲、中東、非洲、東亞洲、澳洲、太平洋島嶼、北美洲、中南美洲;涉及八十四個語言系統,包括印歐語系,突厥語系(Altaic),亞非閃族語系(Semitic),古蘇米爾語系、尼格剛果語系、尼羅薩哈拉語系、亞洲十九個語系、大洋洲十一語系、美洲四十三語系等。作為文明始源的古國,除了美索不達米亞的多個遠古記載外,還有埃及、印度和中國。

最近的地質學家研究了一種生活在11600年前洪水時期的微小海洋生物的甲殼。而在不同環境中發現的動物,全都是因為大洪水以及伴隨而來的氣候變化而死亡。隨著第三冰河期的結束,歐洲巨大的大角鹿、洞熊、巨大的歐洲野牛等都滅絕了,南美的大樹獺、雕齒獸都滅絕了,東南亞30餘種象以及除了兩種犀牛之外的所有種類的犀牛都滅絕了。

另一支考古學家也辨認出距上述年代約8000年後的人類,寫在烘乾的黏土板上的文字,證明挪亞時代曾發生過一場席捲全球的洪水。此外,以方舟龐大的尺寸、加上洪水要等150天才消退,可見此場洪災是普世性的,以懲罰普世的人類。

另外,一九八三年古史研究者Edward E. Crawford在亞拉臘山的阿何拉阿谷(Ahora Gorge),發現一批石刻字,是所謂前蘇米爾(proto-sumerian)的楔形文字,屬人類最古老的字,其中一塊石刻名為阿何拉約刻字(Ahora Covenant Inscription)可追溯到七、八千年前,為文明發始期的記錄,右邊清楚看到「上帝」一字,與中國甲骨文的「帝」字一致,其旁為「牛」、「羊」、「獻祭」、「立約」、「天上光明之弓」等字,意指「上帝立下天上光明之弓(彩虹),人獻祭與之立約」。再旁為「男女結合」、「生養」。

這段文字被譯為「上帝以天上光明之弓(彩虹)立下祭祀之約,前去,男女結合,生養眾多」。這段文字奇異地與《舊約.聖經》記載洪水後的情況一致,《創世記》記錄洪水之後,挪亞和家人出了方舟:「挪亞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拿各類潔淨的牲畜、飛鳥獻在壇上為燔祭。……上帝曉諭挪亞和他的兒子說:『我與你們和你們的後裔立約……我把彩虹放在雲彩中,這就可作我與地立約的記號……』。」(《創世記》八章二十節,九章八、九及十三節)又說:「你們要生養眾多,遍滿了地。」(《創世紀》九章一節)

這是遠古時代最早與洪水有關的記載,而涉及洪水的也不少,如蘇米爾王表(Weld Blundell Prism,英譯The Sumerian King List),明確將年代分為洪水前與洪水後,洪水前有八位君王,曾以五個不同的城為首都,洪水之後即以基什(Kish)為首都。

蘇米爾文化是人類最早期的高級文明,其楔形文字亦明確記載了洪水:「諸神要以洪水滅人類,火神Enlil警告祭司王蘇殊德拉(Ziusudra,其名意為長壽者),洪水將至。他通過一牆傳聲,蘇殊德拉站在旁邊聽見,被指示建一大船,把各鳥獸帶進去。狂風吹來,大雨帶來洪水七日七夜。」

有趣的是,蘇米爾文中水災一字,字形竟是L形方塊中的一隻船,類似方舟。這都是最早文明起源期的記載,可追溯到五六千年前。

建造方舟的事實

根據記載,方舟長三百肘,若以希伯萊單位計算,是四百五十呎長,若以埃及單位算,則是五百一十五呎(如今亞拉臘山的方舟遺骸正好五百一十五呎),闊為五十肘,高三十呎,且分為三層。今日用較短的希伯萊單位計算,其可用平面空間超過十萬方呎,比二十個籃球場大。立體空間超過一百五十一萬八千立方呎,最少等於五百六十九卡現代貨運火車的容量,這些兩層火車卡可載二百四十頭羊。

據Ernest Mayr指出,現今地球動物及水上生物合共九十多萬,據Morris及Whitcomb的統計,須放入方舟的陸上動物約有三萬五千種,今且將之加算為五萬種,其中只有少數是巨型的,如恐龍和象,初生的巨大恐龍體型不大於鱷魚,小的動物如昆蟲老鼠、貓等很多,今將大小動物平均,體積約為一頭羊,五萬頭羊約佔二百零七個貨運車卡,為方舟體積的百分之三十七,還有大量空間放糧、水及活動。

故此,依照這些數據,方舟放下陸上動物在事實上是可能的。而《聖經》提到挪亞在500歲生兒子閃、含、雅弗,600歲的時候,洪水氾濫地上,估計挪亞在100年之內建造方舟是可行的。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