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泥版和石碑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以色列一支考古隊日前(2008年1月17日)在耶路撒冷老城城牆考古中發現一枚《聖經》中記載的2500年前第一聖殿時期的石刻印章。
 
這枚石刻章上刻有提邁赫的名字。據《聖經》舊約尼希米書記載,公元前5世紀的提邁赫家族是第一聖殿的僕人,巴比倫人公元前586年毀滅聖殿後,把猶太人驅趕到巴比倫,後來他們又返回耶路撒冷。

考古隊長馬扎爾說,他們在耶路撒冷老城的丹門附近挖掘出了這枚黑色的石刻章,上刻圖案記載了祭祀儀式。祭壇兩邊站立2個牧師,雙手上舉祈禱。祭壇上方是代表巴比倫主神的滿月,最下面有3個希伯萊字母——提邁赫。圖案表明,猶太人似乎並不反感巴比倫的主神,所以才把滿月主神刻上去。石刻章發現地點離尼希米時期聖殿僕人居住地奧派勒地區數十米。馬扎爾說,考古證實了聖經的記載,這枚石刻章是聖經中記載的家族的直接證據。

圖為以色列考古剛發現的證實聖經記載的第一聖殿時期的石刻章。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ilgamesh Epic (史詩)的泥板是在尼尼微被發掘,它記載了巴比倫式的洪水故事。但這故事的結尾卻說,洪水之後,眾神如一群蒼蠅來到巴比倫王Utapishtim所造的祭壇上大快朵頤。這跟聖經記載挪亞立壇獻祭,敬拜耶和華大相徑庭(創八:20)。這也不足為怪,因為不敬虔的世人已經不認識上帝,把洪水的故事完全歪曲。

這幅圖片顯示的是Gilgamesh Epic泥板的殘片,但它不是在尼尼微發掘的,乃是在以色列北部的米吉多(Megiddo)找到,約主前1400的泥板。這就奇怪了,尼尼微的泥板怎麼會搬家來到巴勒斯坦?這個發現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懷疑派的專家學者向來都質疑創世記前十一章所記載的族譜是怎樣來的。摩西如果是舊約前五本書的作者,他怎麼可能知道洪水之前的族譜?就算上帝的靈給他默示,他也不可能將族譜逐字記錄下來。所以專家學者時常把這當作笑柄。

這塊泥板的發現告訴我們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亞伯拉罕的族長時代,在巴比倫和巴勒斯坦之間,已經有了人畜遷移的跡象。 Gilgamesh Epic的泥板既然能夠在米吉多找到,族譜被人從巴比倫帶到巴勒斯坦,又有什不可能?

從創世記記載族譜的方式,“亞當的後代記在下面。。”(創五:1)“挪亞的後代記在下麵。。”(創六:9)“閃的後代記在下麵。。 ”(創十一:10),我們可以推測族譜的泥板是一代傳給一代。摩西在聖靈的默示下書寫五經的時候,這些泥板就是他寫族譜時所根據的。上帝的話是絕對真確,一點都不假!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創世泥版

一九七○年代在敘利亞北部的阿布拉(Ebla,又名Dilmun)發掘出一千多塊泥版,其中就有“創世泥版”(The Ebla Tablet),它證明聖經創世記第一章有關上帝創造天地的說法是極為古老的。該創世泥版經過義大利的古銘文研究專家佩提諾(Pettinato)解讀,證明上有創世故事:一位至高者(Lugal)從無到有創造天地。這些泥版的年代遠在亞伯拉罕之前,廓清了有關創世記的創造故事是主前五百年以斯拉時期才有的揣測。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意譯為“兩河流域”)地處底格裏斯河與幼發拉底河之間肥沃的新月形沖積平原,和上述的敘利亞北部同為已知最早的文明發生地,其宗教文化屬於典型的多神教,綿延數千年,向世界不斷發送影響力。歷經蘇美人、阿卡德人、巴比倫人、亞述人的輪番統治,其神明的數量之多,為人類其他地區罕見。其間各民族傳誦各自的神話,其

中有獨創的,也有互相交流的。人的每項活動都和神明發生關係,在蘇美人的觀念中,甚至空氣中都充滿了神。據主前九世紀巴比倫官方作過的一次統計,其神的總數高達六萬五千以上。每一個市鎮再小,都有一位自己的保護神,家有家神,門有門神,灶有灶神,人的思想所及者,都有神明可供崇拜。這些考古發現可與激烈排斥多神教的《聖經》互相印證。

米沙石碑

一八六八年,一位普魯士的宣教士在巴勒斯坦(死海之東的底本 Dibon),發現了摩押(Moab)語言的米沙王石碑(Mesha Stele,主前八五○年物件,現藏法國盧浮宮),是主前九世紀留下來的摩押王米沙(King Mesha)留下的,記載摩押王在戰場上擊敗以色列王的事件。宣教士向阿拉伯人購買,對方一看奇貨可居,就索價很高,結果雙方無法成交。後來,在阿拉伯人彼此的糾紛中,這塊石頭斷為數塊,幸好勉強把碑文拓印了下來,經過專家斷定,為近似希伯來文(Hebrew)的摩押文,現已譯成多種文字供以研究。碑上記載有關以色列王亞哈、猶大王約沙法、亞蘭王便哈達互相爭戰的事件,可以和舊約聖經列王記上二十至二十二章的內容互為印證。其餘的紀錄亦與列王記下一至三章吻合。

但城石碑及風俗

但城(Dan)位於加利利海正北約四十公里,現今敘利亞戈蘭高地的北部邊界,水源豐盛、風景優美。但城的廢墟是一個大土丘,高出周圍約二十五公尺,從一九六五到一九八三年,一共發掘了十八次。最重要的發現是一九九三年獲得三塊石碑碎片,最大的一塊高三十二釐米,寬二十二釐米,刻有十三行亞蘭文字,經碑銘專家解讀,證明記載的是列王記下八章28、 29節的內容,猶大國王亞哈謝和以色列王約蘭同往基列的拉末去,與亞蘭王哈薛爭戰,亞蘭王在打敗他們後,就立這石碑(Tel Dan Steles)作紀念。

這塊主前九世紀至八世紀的石碑上面寫著:“我擊敗約蘭,以色列王亞哈的兒子;我擊敗亞哈謝,大衛王室約蘭的兒子。”這是聖經以外,“大衛王室”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歷史的記錄上。有考古家認為碑上的字“BYTDWD"(House of David),沒有分割號(BYT-DWD),所以另有

所指,但大部分亞蘭銘文專家都同意沒有分割號也很正常。考古發現還有助於澄清一些迷團。例如,以色列人的始祖雅各之妻子拉結盜竊她父親拉班家的守護神像,就是一個令人迷惑的故事。而如今通過考古發現,其動機可能不是“宗教戰爭”,而是為了奪取家中的繼承權。古代兩河地區有“神人共治”的風俗,擁有偶像代表有了繼承權,如同現代人握有某個家族的遺產繼承權的“遺囑”一樣。盜竊拉班的神像,等於是現代的偽造遺囑。

創世記說,拉結和利亞曾向雅各埋怨,如果她們就這樣離開拉班的家,那她們在父親的家裏就沒有產業,被當作是外人了(三十一14)。以後,拉結就偷了拉班家裏的神像。有神像在手中,就表示自己對家裏的產業有應得的一份。偷神像在當時可被判死刑:“至於你的神像,你在誰那裏搜出來,就不容誰存活。”(創三十一32)在進入伯特利之前,他們把神像埋在示劍(Shechem),因為伯特利是上帝的殿,不許任何外邦的偶像弄髒那地方(創三十五1~4)。

烏加列泥版

一九二八年春天,一個農場工人在地中海東岸犁地時,無意發現了一個墓穴,裏面藏有許多陶器,這樣就找到了主前一千兩百年消亡了的烏加列古城(Ugarit)。這個地中海東岸城市離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不遠,從中發掘出一千五百多塊刻有字母的泥版,卻是比楔形文字更進一步的文字,在主前一六○○至一二○○年間逐步成型。聖經裡雖然沒有“烏加列”的名稱,但烏加列卻可以證明亞伯拉罕的真實性。因為書寫舊約的希伯來語和烏加列文非常相似,研究烏加列泥版記錄,發現詩篇裡有許多辭彙,在此都有:舊約詩歌的平行對句體裁,也出現在烏加列的詩歌裏。在語言分類上,希伯來語是迦南語族的分支,而希伯來文化是從巴比倫文化中派生、發展起來的,如“希伯來人”(Hebrew)意為“從大河那邊來的人”。這個大河一般認為指兩河流域(Mesopotamia),少數意見說

是指約旦河(Jordan River),指希伯來人入侵約旦河以西、奪占迦南人土地,而據聖經創世記十一章記載,希伯來人的始祖亞伯拉罕(Abraham),確實是從兩河流域迦勒底(Chaldee)的歷史名城烏爾(Ur,又譯?“吾珥”)出來的。

敘利亞泥版
  
根據洛杉磯時報和費城尋報的報導,知道羅馬大學的兩位教授──保羅馬太及格尼巴蟠第拿多在敘利亞北方的提勒、馬迪克城的古時伊布拉皇宮裡(公元前2300至2500年)發掘了一萬七千片古代圖書泥版,這些泥版上面分別記載公元前2000至2900年的歷史事實;裡面有創世記11章14至17節所記載信心的先祖亞伯拉罕的六代祖宗希伯的事,舊約洪水氾濫的事,挪亞造方舟,和所多瑪、蛾摩拉兩個城市被毀滅的問題,另外還有提到耶路撒冷,加薩,米吉多,夏瑣等城市,和當時的假神巴力,以斯他和基抹。 (士師記11章24節)這一件偉大的考古發現已經不知不覺地打倒了新神學派──就是不信聖經為神話語的高等批評學者──的謬論,他們一直盲目地認為創世記不過是一篇神話罷了。然而這些泥版的事實卻證明了聖經實在都是神所默示的話語,它是經得起考驗並且有事實為證明,叫相信的人可以得著益處和亮光。美國密西根大學聖經考古專家大衛挪爾甫利門博士表示近東歷史新的一頁已經開始了。這是對舊約聖經研究的最偉大貢獻。

閃語

歷史家湯因比(A. J. Toynbee,1889~1975年)在其晚年著作《人類與大地母親》(Mankind and Mother Earth: A Narrative History of the World)中指出,“敘利亞閃語族中最古老的迦南語極富感染力。一些母語並非閃語的民族(如非利士人)和一些母語並非迦南語的閃語族的移民都採用了它。”希伯來語是閃語的一支。閃語分成三支:

1、東閃語:源自兩河流域的阿卡德人(Akkadian),分成兩小支,即亞述語和巴比倫語。主前三○○○年前後記錄在石版和泥版的楔形文字上,是當時國際間的外交用語,後被亞蘭文(Aramaic)取代。阿卡德人以及較早踞有巴勒斯坦、敘利亞的講閃語民族迦南人,均來自阿拉伯沙漠。一次次的閃族移民浪潮,從阿拉伯北部侵入新月形地區。而巴勒斯坦的希伯來語在前一四○○年前後也受到阿卡德語的影響。

2、 西北閃語:分為亞蘭語和迦南語。亞蘭語最初通行敘利亞,後來成為中東的官方語言,最古的亞蘭語文件是前八世紀,直到主後六五○年以後才被阿拉伯語取代。聖經裏的一些經文,如但以理書,就是用亞蘭文寫的。迦南語通行摩押、腓尼基、迦南、烏加列等地。而腓尼基語則是敘利亞和小亞細亞的通用語言。希伯來語是迦南地的通用語言。根據創世記“迦南生長子西頓,又生赫和耶布斯人、亞摩利人、革加撒人、希未人、亞基人”(十15-18),這些迦南人說的話,就是以後進入巴勒斯坦的以色列民先祖(如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學習使用的語言。

3、 西南閃語就是阿拉伯各部落語言。

總的來說,希伯來人的語言以迦南語為主,加上鄰近許多閃語部落的影響,才逐漸成為以色列民的日常語文。在埃及古都底比斯(Thebes)發現了一位法老王(Merenptah)的石碑,“以色列”國名第一次出現,那是主前一二○○年。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