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47年的春天,有兩個牧羊少年人在死海旁康隆的一個山崖腳下牧羊,因為羊走失,去找羊的時候,年輕人無聊便隨意丟了一個石子到崖上的一個小洞裡。原本他以為會聽到石子打到巖洞裡石塊的響聲,沒想到聽到嘩啦的物體破碎聲,他便嚇得跑回家。後來他開始想或許那個洞不是什麼野狼狐狸洞,而是黃金財寶洞。於是他與他的伙伴回去,便發現那的洞裡有很多細長的瓶子。其中還有一個裡頭有很多皮革。這些腐蝕的皮革就是有名的「死海卷軸」.... 

這些卷軸有些就直接被拿到伯利恆出售,落入古董商人的手裡。有些則落到耶路撒冷敘利亞東正教大主教手中。另一批則傳到希伯來大學的蘇堪尼Sukenik手中。

1948年.2月流落到美國東方學研究院,馬上就被研究員發現其價值不凡。 1948.4.11便將這些手抄本公諸於世。而兩星期後1948.4.26希伯來大學的蘇堪尼教授才跟著宣佈希伯來大學也有這些抄本的收藏!

蘇堪尼教授真聰明!因為他就是怕大家知道這些抄本價值不凡,所以他遲遲不肯發表這些學術新發現。沒想到美國的年輕研究員年少無知,太高興於學術新發現,於是搶先公佈這個消息。而果然當消息一被公佈,風聲馬上傳開,這些抄本馬上身價就大漲.... 1948年僅僅賣數百圓的卷軸,到了1954年以二十五萬元才買得到。並且還造成大家都去搶挖,造成不少東西被破壞.... 

海古卷是泛稱自1947~56年間,在死海西北昆蘭曠野之山洞發現的古代文獻,文獻大約是主前二、三世紀,到主後70年間寫成的。它們似乎原屬猶太宗教團體的圖書館,可能是愛色尼派的一分支。發現古卷的地方叫基伯昆蘭(Khirbet Qumran),可望見死海,在1951~6年發掘出來;大約從主前130~主前37年,和主前4年~主後68年是這個宗教團體的總部。 

大多數古卷都是殘破不全,約有五百多卷;其中一百卷是聖經抄本,除了以斯帖記外,全部的希伯來文聖經都有。除此之外,就是聖經註釋、次經(Apocrypha)、偽經、論禮儀的、曆法的、生活守則,以及啟示文學等。聖經抄本對我們的意義極為重大,它比馬所拉抄本(Masoretic text)還早一千年,為我們提供了希伯來文聖經寶貴的歷史資料。 

當初這個昆蘭社團是怎樣形成的呢?主要是哈斯摩年(Hasmonaean,又稱馬加比)家族於主前153年接受了大祭司之職位,而當時人認為此聖職是只屬於撒督家族的;猶太人認為這與褻瀆聖殿無別,他們不要在這事上有分,要成為神活的聖殿,便抽離社群,退到曠野,自成一群。他們認為平信徒是聖殿,祭司則是至聖所。他們在當時動盪的時代(他們稱之為「彼列的時代」),以禱告和順服的生命,當作屬靈的祭獻於神。昆蘭成員是「聖潔的志願軍」,只有經過嚴格的審核甄選才能被接納;一旦成為其中一員,就要過嚴格的苦修生活。他們對摩西律法的解釋和實踐,比法利賽人還要嚴謹;不單如此,他們是看不起法利賽人的,認為他們「避難就易」(參賽三十10)。 

他們朝夕盼望新時代的來臨,認為自己既是真正的選民,神一定會用他們來摧毀不敬虔的一代,重建聖潔的聖殿,並設立配得過的祭司班次來事奉祂。這個新時代是怎樣建立的呢?先要從大衛的苗裔興起彌賽亞,然後有受膏的祭司(他是國家的元首)和先知(像摩西的祭司,申十八15~19),先知是把神的心意向人宣告的。 

從一開始,他們就期望新時代即將來臨,後來久久不見實現,就慢慢把日子推後了。創立這群體的「公義教師」(Teacher of Righteousness),帶領他們去到猶大曠野,「預備耶和華的道路」(賽四十3),教導他們認識自己在末世的角色。這個公義教師不是彌賽亞,他離世的時候(約主前100年),彌賽亞國度仍未來到;此群體約在主後68年就不存在了,彌賽亞國度仍然是屬於將來的。 

主後66年猶太人反叛羅馬政府,此群體很可能與當時的奮銳黨(革命黨)聯手,結果招來羅馬軍隊的鎮壓;兩年後,羅馬軍隊就把昆蘭社團驅散了。

 【編按︰死海古卷大多數是皮革、紙草,甚至是金屬片寫成,後二者不易保存,不是腐壞就氧化,殘缺不全。

發現死海古卷的地方,主要有五處。第一處共有十二個洞穴,是在基巴昆蘭,由一個牧童在1947年偶然發現。在一號洞穴發現的,最重要是以賽亞書、《社群守則》(Rule of the Community,屬於愛色尼派的行為手冊)、《光明之子與黑暗之子大戰》(The War of the Sons of Light Against the Sons of Darkness,又稱War Scroll)、《感恩詩卷》、《哈巴谷書註釋》,以及七卷其他保存尚好的書卷。 

二號洞穴的多是斷稿殘章。三號洞穴有一卷用銅片寫成的書卷,年日久遠,使銅片氧化而脆碎,不易打開。四號洞穴是愛色尼派的圖書館,裡面有四百件左右的文獻,大多數屬教派之作,保存得不好。大約有一百卷是希伯來文聖經的抄本,除了以斯帖記外,其他的舊約書卷都齊備了。由五號洞穴到十號的發現,價值比較小。 

十一號洞穴的古卷保存得相當好,包括一大型古卷,裡面有聖經正典(Canon)、次經,以及從沒發現過的詩篇;還有一卷古希伯來文的利未記。1967年買入的《聖殿古卷》(Temple Scroll),很可能也是十年前從十一號洞穴被拿走的。《聖殿古卷》共有六十六欄,詳細列明要怎樣建築一個理想的聖殿。 

第二個場所是在昆蘭以南十一哩(稱作Wa{di al-Murabba'ah),是巴柯巴(Bar Kokhba)一逃軍留下的(巴柯巴約在132~5年帶領猶太人對抗羅馬)。裡面除了巴柯巴兩封信外,還有用希伯來文、亞蘭文和希臘文寫的法律文件,約於主後一或二世紀的聖經作品,還有一卷保存得相當好的十二小先知書,與現今的完全一樣。 

1952年牧羊人又發現了第三個地區,在隱基底('En Gedi)以南。裡面有早已散佚的十二小先知書希臘文譯本(約一世紀)、巴柯巴的一封信、部分聖經殘卷,和巴柯巴時代的法律文件。在「書卷洞穴」(Cave of Scrolls)藏有巴柯巴時代重要的文獻,而「書信洞穴」(Cave of Letters)則有十五封用紙草寫成的文獻,也是屬於巴柯巴的,裡面還有部分詩篇的殘稿;後來還在這裡發現大量用拿巴提文(Nabatean,古阿拉伯文)、亞蘭文和希臘文寫的文獻。在「恐怖洞穴」(Cave of Horrors,因內藏大量骨骸),亦有用希臘文寫的小先知書。 

第四處地區位於古耶利哥八哩半的地方,內藏約四十卷由撒瑪利亞人留下的古卷,大多數是受損嚴重。亞歷山大大帝在主前331 年,曾於此大量屠殺撒瑪利亞人。文獻多屬法律文件,全部用亞蘭文寫,只有封印是用古希伯來文。它們是巴勒斯坦地最早期,也是最大量的紙草文獻,對歷史家的價值極大。 

第五處地方是馬撒達(Masade),有一卷用希伯來文寫的傳道書(約成於主前75年),和部分的詩篇、利未記和創世記;還有一卷《安息日獻祭之歌》(Scroll of the Songs of Sabbath Sacrifice),很可能是出自愛色尼派之手,同樣的書卷在四號洞穴也有發現。 

死海古卷雖然是在1947年被發現,至今仍有許多古卷的內容是未刊登過的;它們對晚期猶太教的歷史、聖經抄本的源流,以至聖經本身的認識,種種可能的貢獻,還有待進一步的研究。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