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重建聖殿要面對的問題

以色列人重建聖殿、恢復獻祭的道路可說是障礙重重,他們必須解決一連串的問題:
(1)取回聖殿的基址;
(2)成立組織研究如何重建聖殿、恢復獻祭;
(3)籌集建殿的基金和預備材料;
(4)製造聖具;
(5)篩選和訓練祭司;
(6)縫製祭司的服飾;
(7)潔淨祭司;
(8)尋找約櫃和其他聖殿物品;
(9)建造聖殿;
(10)預備獻祭需用品和
(11)恢復獻祭。

上述的問題當然還未完全解決,否則第三所聖殿早已重現人間。但藉著先進的科技,以色列人盡心竭力的研究,並考古學的發現,以上問題已逐漸解決。聖殿重建的日子實在指日可待。

聖殿的基址

若不取回聖殿的基址,就是耶路撒冷的聖殿山,以色列人就無法重建聖殿。因為他們認為聖殿原址是惟一可以建殿的地方。

故此,以色列人在1967年6月的「六日戰爭」中,奪回耶路撒冷舊城之後,以色列國防部長達揚(Moshe Dayan)將軍在哭牆前下跪,聲淚俱下地說:「我們已回到聖地的至聖所,永不再離開了!」奪回聖殿山豈非可以興工建造聖殿嗎?

可是在10日後,達揚在聖殿山的亞克薩寺(El-Aksa Mosque)與五位「最高穆斯林議會」(The Supreme Muslim Council or The Jordanian Waqf)的領袖進行歷史性的會談中,竟然作出讓步,將聖殿山的管理權交回最高穆斯林議會,而以色列人只獲準自由進出聖殿山,卻不能在那裡禱告。這政策一直維持至今。歷史告訴我們,任何違反這政策的行動,不論是企圖破壞岩石寺或安放聖殿的基石,都極可能引發「聖戰」及一連串的仇殺和恐佈活動。

1989年10月16日,兩名身穿祭司服飾的猶太人,以及聖殿山及以色列地忠貞運動(The Temple Mount and Land of Israel Faithful Movement)的成員,在獲得警方批准的情況下,打算在聖殿山入口安放聖殿的奠基石,結果引發示威,最後警方撤銷安放奠基石的批准。

1990年10月8日,聖殿山及以色列地忠貞運動捲土重來,宣布再次嘗試舉行安放聖殿奠基石的儀式,結果觸發暴亂。當時,超過二萬名猶太人正在西牆慶祝住棚節,3000名回教亞拉伯人在西牆上向他們擲石。在這次暴亂中,有17名阿拉伯人死亡。

1991年9月24日,聖殿山及以色列地忠貞運動第三次嘗試安放聖殿的奠基石,並在聖殿山上禱告。但官方恐怕去年在聖殿山的暴亂會重演,故此禁制了他們的行動。

聖殿原址的問題是否不能解決呢?其實除了公認的岩石寺位置外,以色列的學者對聖殿原址的位置,還有其他意見。經過16年仔細的探究,希伯來大學的一位物理學家高雅設(Asher Kaufman)教授相信,所羅門和所羅巴伯建造的聖殿原址不是在岩石寺的位置,而是在岩石寺北面的鋪石平台,即是聖殿山西北角的僻靜處;而建築師錫道菲(Tuvia Sagiv)經過5年的研究,則認為聖殿原址位於岩石寺和亞克薩寺中間的小叢林。若聖殿的原址在高雅設或錫道菲提出的地點,聖殿就可以在不拆卸岩石寺的情況下被重建,問題也比較容易解決。然而,到底哪個位置才是真正的聖殿原址?相信要等到以色列人完全控制聖殿山,或是他們可以完全自由地在聖殿山探察,才能證實。

然而,根據聖經的預言,在末日的七年災難中,敵基督會利用世界性的宗教大聯盟來伸展他的勢力。這個普世宗教大聯盟會幫助敵基督與多國和談,解決各國間的宗教衝突,甚至使以色列與回教國家達成和議,令以色列人可以重建聖殿,恢復獻祭。

成立組織研究如何重建聖殿,恢復獻祭

猶太人是一個十分執著的民族,並且神在舊約清楚吩咐,聖殿和其中的器皿必須照神所指示的樣式製造(參出廿五9、40,出廿六30,代上廿八11- 12)。故此,他們堅持重建聖殿,恢復獻祭的工作,必須根據舊約聖經和他們的法典他勒目(Talmud)的記載來完成,即使工作進度因此停滯不前,也在所不惜。

在這方面努力的猶太人組織為數不少,其中最主力的相信是1984年成立的聖殿研究所(The Temple Institute)。聖殿研究所創立的目的包括:
(1)使公眾認識重建聖殿對人類的重要;
(2)製作聖殿藍圖、模型和研究建殿工程;
(3)根據舊約律法和猶太典籍,嚴謹地製造聖具,作為日後獻祭之用;
(4)研究和縫製祭司的服飾;
(5)出版與聖殿有關的刊物和
(6)籌集建殿的經費。 

聖殿的模型、建殿的基金和材料

時至今日,聖殿研究所已繪製了第三所聖殿的藍圖,製成了聖殿的模型,並且聲稱建殿的工程可以在一年內完成。據說建殿的材料,例如利巴嫩香柏木,已經安放在倉庫中。

聖殿研究所在2000年3月宣布:為了集結各個致力重建聖殿之猶太人組織的力量,以聖殿研究所為首的聖殿運動聯會(The United Association of Movements for the Holy Temple)已經成立。並且隨即發起2000年的「半舍客勒」(half-shekel,Shekel也是以色列現今貨幣單位的名稱)運動,為重建聖殿和其後的運作籌集資金。他們所指的「半舍客勒」到底是甚麼呢?

 

第三所聖殿模型圖

(蒙 The House of Yahweh, P.O. Box 2498, Abilene, Texas 79604, USA 允許使用,謹此致謝)


 

「半舍客勒」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要按以色列人被數的,計算總數,你數的時候,他們各人要為自己的生命把贖價奉給耶和華,免得數的時候在他們中間有災殃。凡過去歸那些被數之人的,每人要按聖所的平,拿銀子半舍客勒;這半舍客勒是奉給耶和華的禮物。凡過去歸那些被數的人,從二十歲以外的,要將這禮物奉給耶和華。他們為贖生命將禮物奉給耶和華,富足的不可多出,貧窮的也不可少出,各人要出半舍客勒。你要從以色列人收這贖罪銀,作為會幕的使用,可以在耶和華面前為以色列人作紀念,贖生命。』」(出三十11-16,另參代下廿四4-10)
「半舍客勒」始於公元前1445年。當時,神藉摩西在曠野吩咐凡20歲以上的以色列人,要將半舍客勒銀子奉給祂,供會幕之用。這是贖罪的銀子,代表每個人都有罪,都需要救贖,無論貧富,贖價也是一樣。這半舍客勒贖罪銀子後來發展成為聖殿的丁稅。公元135年,羅馬王哈德良禁止猶太人徵收聖殿的丁稅,「半舍客勒」便停止了1800多年。半舍客勒銀子約重5.7克,聖殿運動聯會的半舍客勒硬幣,每個價值5美元。

 

其中一款2000年的半舍客勒硬幣
(蒙Beged Ivri, P.O. Box 61495 Jerusalem, Israel

允准轉載,謹此致謝)

 


聖具

聖殿的器具共有93種。聖殿研究所的聖具工廠迄今已經製成60種器具,包括金香爐、祭壇和洗濯盆等。

聖殿研究所在1999年9月2日的通訊中,宣稱他們正在製作三樣放在聖所的聖具:用43千克黃金打造的金燈台、用來燒香的香壇和放置陳設餅的桌子。這些聖具即將在聖殿研究所展覽。

聖殿研究所的網站(http://www.templeinstitute.org/vessels_gallery_a1.htm)載有一些聖具的圖片。

篩選和訓練祭司

要恢復獻祭,還需要合資格的利未支派後裔擔任祭司,負責獻祭的工作。有見及此,他勒目註釋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the Talmudic Commentaries)從1200多萬猶太人中,藉著染色體鑑證法和電腦的幫助,尋找利未支派祭司的後裔,篩選出千多名符合資格的利未人。其中一些祭司的後裔已經在耶路撒冷舊城一所名為Yeshivot Ateret Cohanim的祭司學校,接受訓練。 

祭司的服飾

大祭司的胸牌
大祭司的服飾包括胸牌、以弗得、外袍、雜色的內袍、冠冕和腰帶等。

「你要用巧匠的手工作一個決斷的胸牌。要和以弗得一樣的作法:用金線和藍色、紫色、朱紅色線,並撚的細麻作成。這胸牌要四方的,疊為兩層,長一虎口,寬一虎口。要在上面鑲寶石四行:第一行是紅寶石、紅璧璽、紅玉;第二行是綠寶石、藍寶石、金鋼石;第三行是紫瑪瑙、白瑪瑙、紫晶;第四行是水蒼玉、紅瑪瑙、碧玉。這都要鑲在金槽中。這些寶石都要按著以色列十二個兒子的名字,彷彿刻圖書,刻十二個支派的名字。」(出廿八15-21)

經過地質學家、寶石學家和其他專家長時間詳盡徹底的研究,聖殿研究所在1999年4月表示他們已對大祭司胸牌上的寶石作出了最後鑒定。相信大祭司的胸牌不久就會完成。



藍色外袍

「你要作以弗得的外袍,顏色全是藍的。」(出廿八31)
中東地中海沿岸是古代漂染工業的中心。位於南黎巴嫩的推羅城曾經以生產藍色和紫色染料馳名。這些染料由於極其罕有,珍貴得像黃金一樣,所以用這些染料染製的衣服,只有財主或貴族才負擔得起。穿著藍色或紫色衣服也就是身分的象徵。大祭司所穿的藍色以弗得外袍,就是用這種藍色染料染成的,表明大祭司的事奉極其榮耀和尊貴。

由於生產藍色和紫色染料獲利豐厚,結果這種古代工業漸漸被收歸國有。公元383年,羅馬政府更勒令只有貴族才能穿著藍色或紫色衣服,並且只有皇室染廠才能製造這些染料。自公元638年,回教徒佔領以色列後,這種漂染的工藝就漸漸失傳。

沒有藍色染料,如何為大祭司預備藍色以弗得外袍呢?執著的猶太人不會接受其他類似的染料。故此,多年來他們一直追尋古時製造藍色染料的秘方。
根據他勒目的記載,製造這種藍色染料的原料,是來自一種海洋生物Chilazon,牠的特徵包括:有殼;可在以色列北部沿岸找到;身體與海相似;製造出來的染料顏色跟天和海的顏色一樣;漂染出來的顏色持久不變;原料必須在這種海洋生物活著時提取。到底Chilazon是哪種海洋生物呢? 

1858年,一位法國的動物學家拉卡之迪希埃(Henri de Lacaze-Duthiers)發現了3種可以製造紫藍色染料的地中海蝸牛:Murex brandaries 、Thais haemastoma和Murex trunculus。另外,考古學家在1864年於黎巴嫩南部找到大量這3種蝸牛殼堆的古蹟,而這些蝸牛殼都在抽取製造染料腺臟的位置有破口。生物學與考古學的發現彼此呼應,印證了這3種蝸牛在古代實在是用來製造染料的。

這3種蝸牛都有殼,又可以在以色列北部沿岸找到(並且Murex trunculus被發現時,身體佈滿海床表面的生物和沈積物,看上去與身邊的海床沒有分別),初步符合了他勒目對Chilazon的要求,只可惜用牠們製造出來的染料是紫藍色,而非猶太人要求的純藍色。

經過鍥而不捨的研究和分析,結果在1980年,一位以色列的教授艾鄂圖(Otto Elsner)發現Murex trunculus製造出來的染料,在漂染的過程中,在紫外光照射下,會由本來的紫藍色變為純藍色。

Murex trunculus 的繪圖

參考資料來源:P'til Tekhelet, Jerusalem, Israel, 

http://www.tekhelet.co.il/index.htm




製造藍染料的化學過程

資料來源:Baruch Sterman, Tekhelet

原來Murex trunculus的 鰓下腺(hypobranchial gland)含有這種染料的前體(precusors)和一種名叫purpurase的霉,這種霉會將這種染料的前體轉化成二溴靛藍(dibromoindigo,紫色染料)和靛藍(indigo,藍色的染料)的混合劑。由於purpurase極易分解,故此在製作染料時,蝸牛的鰓下腺必須從活的蝸牛身上提取,然後立即被壓破,擠出汁液來製造紫色和藍色的混合染料。二溴靛藍如果暴露在紫外光下,溴鍵(bromine bonds)就會被拆毀,二溴靛藍就會化為靛藍。所以,在強烈的陽光下,用這種混合染料漂染羊毛,會染出純藍的顏色來



Murex trunculus完全符合了他勒目對Chilazon的要求。 「藍色秘方」的發現使大祭司的藍色以弗得外袍得以順利製造。以色列人恢復獻祭的事因此再向前邁進一步。

613 nm(毫微米,)

值得一提的是,以色列人也是用這種藍色染料來製造衣裳繸子中的藍細帶子。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吩咐以色列人,叫他們世世代代在衣服邊上作繸子,又在底邊的繸子上釘一根藍細帶子。你們佩帶這繸子,好叫你們看見就記念遵行耶和華一切的命令,不隨從自己的心意、眼目行邪淫,像你們素常一樣;使你們記念遵行我一切的命令,成為聖潔,歸與你們的神。』」(民十五37- 40)

神要以色列人佩帶衣裳繸子,目的是提醒他們遵行神的誡命,成為聖潔。神在摩西五經中給以色列人的誡命共613條。奇妙的是,這種藍色染料在613 nm有一吸收尖峰!

靛藍的吸收光譜

資料來源:J. Wouters and A verhecken, JSDC Volume 107, July/August, 1991.


紅母牛灰與潔淨祭司

1997年3月16日,《中東快遞》第237期報導了一宗令許多以色列人興奮的消息,就是早於該報導前半年,以色列已成功培殖了一頭名為美樂娣(Melody)的純紅母牛。以色列人為甚麼因一頭紅色小母牛如此興奮呢? 

民數記十九章1-6節記載:「耶和華曉諭摩西、亞倫說:『耶和華命定律法中的一條律例乃是這樣說: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一隻沒有殘疾、未曾負軛、純紅的母牛牽到你這裡來,交給祭司以利亞撒……。』」純紅母牛被交給祭司以利亞撒後,會被牽到營外,被獻為祭,被燒成灰,調作除污穢的水,用以潔淨以色列人。換句話說,沒有紅母牛灰,就無法潔淨祭司,也即是說無法恢復聖殿的事奉。

因此,自從1948年以色列復國後,以色列人一直到處尋找紅母牛,但始終找不到。如今紅母牛再次出現,難怪被一些以色列人形容為第二個大神蹟,並且認為重建聖殿,恢復獻祭的時候快到了。可惜後來美樂娣的尾巴長出白毛,不符合「純紅」的要求。

但是,早在1990年,美國一位牧戶洛佳德(Clyde Lott)已開始與聖殿研究所取得聯絡,嘗試為他們培殖紅母牛。到了1994年,洛佳德成功培殖了一頭紅母牛。

紅母牛的照片可於下列網站觀賞:http://www.templemountfaithful.org/pix.htmhttp://www.templemount.org/heifer.html

雖然紅母牛已經培殖成功,但問題還沒有解決。為甚麼呢?猶太史學家認為在歷史中,曾有七次收在瓶裡的紅母牛灰快要用盡。那時,以色列人就將另一隻紅母牛獻上,然後將牠連同快要用盡的紅母牛灰一同燒了。這樣,以色列人所用的紅母牛灰,理論上一直都含有摩西時代祭司以利亞撒所獻第一隻紅母牛的灰。所以,以色列人雖然成功培殖紅母牛,但他們還要尋找當年剩下的紅母牛灰。可是誰知當年的紅母牛灰在哪裡呢?

銅卷

死海以西的昆蘭古洞,由於一個牧羊童於1947年意外地在那裡發現了死海古捲而聞名於世。 5年後,即1952年3月,考古學家又在那裡的另一洞穴發現了神秘的銅卷(copper scroll)。

一般相信在公元70年,提多圍攻耶路撒冷,摧毀聖城之前,猶太人因為知道聖殿即將被毀,於是急忙帶著聖殿的寶物出走,藏於死海旁的昆蘭洞穴,並且不怕艱辛地將藏寶地點寫在銅卷上,然後將銅卷注滿陶泥,再用陶泥包裹,放在低溫中燒成陶器般,保存在昆蘭古洞中。 

銅卷繪圖

資料來源:Charles F. Pfeiffer (1969) The Dead Sea Scroll and the Bible, USA: Baker Book House



銅卷藏在一洞穴裡的巨石下,被發現時已經一分為二。經過近2000年的風化和氧化,銅卷變得非常易碎,致令考古學家花了3年時間才達成共識,於1955年9月將銅卷送往英國曼徹斯特的「科技學院」(The College of Technology),在那裡小心地將它切割成23份,再將其中的內容翻譯出來。結果發現銅卷可以說是一張「藏寶圖」,指出60至64個收藏聖殿寶物的地點,包括收藏當年紅母牛灰的瓶子。

然而,由於考古學家難以明白銅卷所記載古代藏寶地點的標誌,或那些標誌已經不存在,致使初期,考古學家在昆蘭、耶利哥和耶路撒冷一帶的發掘,一無所獲。銅卷的可信性一度受到質疑,甚至被形容為「瘋子的作品」。 


聖膏油

1988年4月,美國德州考古學家鍾雲渡(Vendyl Jones)率領的考古團,根據銅卷的記載,用了超過20年的時間,終於在昆蘭地區發現盛載聖膏油的小瓶。經希伯來大學的藥劑系分析,證實那小瓶所盛載的膏油是古代以色列人用來抹會幕和一切聖具,以及膏祭司、先知和君王的聖膏油。「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要取上品的香料,……按作香之法調和作成聖膏油。要用這膏油抹會幕和法櫃,桌子與桌子的一切器具,燈臺和燈臺的器具,並香壇、燔祭壇,和壇的一切器具,洗濯盆和盆座。……要膏亞倫和他的兒子,使他們成為聖,可以給我供祭司的職分。你要對以色列人說:「這油,我要世世代代以為聖膏油。不可倒在別人的身上,也不可按這調和之法作與此相似的。這膏油是聖的,你們也要以為聖。」』」(出三十22-32)


盛載膏油的小瓶(蒙Vendyl Jones Research Institutes, P O Box 120366 Arlington, TX 76012-0366, USA允准轉載,謹此致謝)


盛載膏油的小瓶(蒙Vendyl Jones Research Institutes, PO Box 120366 Arlington, TX 76012-0366, USA允准轉載,謹此致謝) 

聖香

4年後,即1992年的春天,鍾雲渡率領的考古團再按銅卷的記載,發現了大約600磅有肉桂氣味的「紅土」(reddish earth)。魏茨曼科學院(The Weizman Institute)、以色列地質研究所(The Israel Institute of Geology)和巴爾伊蘭大學(Bar-Ilan University)都鑒定出這些「紅土」含有用來製造在聖殿所燒的香之11種香料的其中8種,600磅的香就足夠一年在聖殿早、晚燒香之用。

「耶和華吩咐摩西說:『你要取馨香的香料,就是拿他弗、施喜列、喜利比拿;這馨香的香料和淨乳香各樣要一般大的分量。你要用這些加上鹽,按作香之法作成清淨聖潔的香。這香要取點,搗得極細,放在會幕內、法櫃前,我要在那裡與你相會。你們要以這香為至聖。你們不可按這調和之法為自己作香;要以這香為聖,歸耶和華。』」(出三十34-37)

聖膏油和聖香的發現肯定了銅卷內容的真確性,也即是說鍾雲渡率領的考古團應可根據銅卷的記載,在昆蘭地區找到第二所聖殿被毀前所獻的紅母牛灰,以及大祭司的胸牌等聖殿寶物。我們必須留意這件事的發展,因為古代紅母牛灰的發現將為重建聖殿,恢復獻祭的事除去一大障礙。

尋找約櫃

當第一所聖殿被擄掠,被帶到巴比倫的大小器皿中,並沒有包括約櫃(參王下廿五13-18,耶五十二17-23)。波斯王古列將尼布甲尼撒從聖殿掠來的器皿按數交還猶太人,好帶回耶路撒冷建造第二所聖殿,約櫃也沒有在其中(參拉一7-11)。換言之,以色列人所建的第二所聖殿,裡面並沒有約櫃。

自從以色列人第一所聖殿被毀後,約櫃一直下落不明,並且眾說紛紜。有人認為神已將它取去,存放在天上的聖殿中;有些則認為約櫃在埃塞俄比亞;有些卻確信約櫃一直藏在聖殿山的一個地下密室;也有人聲稱在各各他山的地下密室發現了約櫃。

在天上

認為約櫃在天上的人,可能是因為啟示錄十一章19節記載在七年災難的後三年半中,「神天上的殿開了,在祂殿中現出祂的約櫃」。
然而,這想法的可能性極低,因為希伯來書說到地上的聖所只是「屬世界的聖幕」,地上「人手所造的聖所……不過是真聖所的影像」,裡面的物件不過是照著「天上的本物」而作的物件而已(參來九1,23-24)。

在埃塞俄比亞

關於約櫃在埃塞俄比亞的說法,則要追索至當年埃塞俄比亞的示巴女王慕所羅門之名來到耶路撒冷的時間,她用難解的話試問所羅門,所羅門將她所問的都答上。 「示巴女王見所羅門大有智慧,和他所建造的宮室,席上的珍饈美味,群臣分列而坐,僕人兩旁侍立,以及他們的衣服裝飾和酒政的衣服裝飾,又見他上耶和華殿的臺階,就詫異得神不守舍。」(王上十4-5)之後,傳說示巴女王為所羅門生了一個兒子,跟著示巴女王就帶著兒子和約櫃回埃塞俄比亞去,而留在聖殿的只是約櫃的複製品。

這個說法的可信性極低。首先,根據舊約的律法,只有大祭司才能每年一次,在贖罪日進入安放約櫃的至聖所。第二,只有祭司才能接觸和扛抬約櫃。當年本身不是祭司的烏撒,就是由於伸手扶約櫃,被神擊殺,死在約櫃旁(撒下六3-7)。這樣,示巴女王和她的兒子又怎能將約櫃帶到埃塞俄比亞呢?第三,相信所羅門無論怎樣大逆不道,也不至於將神聖的約櫃送到外邦去。

在聖殿山的地下密室

傳統虔誠的猶太人認為,約櫃一直都藏在聖殿山的一個地下密室裡。他們相信在猶大國亡於巴比倫之前,約西亞王已吩咐祭司將約櫃安放在所羅門建造的地下密室:「你們將聖約櫃安放在以色列王大衛兒子所羅門建造的殿裡(Put the holy ark in the house which Solomon the son of David king of Israel did build),不必再用肩扛抬。」(代下三十五3)由於約櫃一直都在聖殿中,所以虔誠的猶太人認為這裡所說的殿(house)不是指聖殿,而是指所羅門為保存約櫃而建造的地下密室。從此,約櫃就一直安放在那裡。

在各各他山的地下密室

最後,聖經考古學家韋羅恩(Ron Wyatt)在1988年,聲稱自己在1982年發掘各各他山時,在耶路撒冷古城外,主耶穌釘十架的地點下,20英呎深的一個地下密室發現了聖殿的約櫃。他認為約櫃是在第一所聖殿被毀前,神吩咐先知耶利米藏在那裡的。然而,韋羅恩至今還未提供清楚、有力的證據來支持他的發現。

約櫃到底在哪裡?

到底約櫃在哪裡呢?據聞猶太拉比們對於尋找這個聖殿中最重要的聖具,顯得並不焦急,好像不難把約櫃抬到將要建成的聖殿中。難道他們已經找到約櫃,卻又不動聲色?還是他們認為就算找不到約櫃,也可以重建聖殿,恢復獻祭,反正以色列人的第二所聖殿也沒有約櫃。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