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的前半部是上帝的手猛烈摑打那些對聖經懷疑批判的學者專家的時候。這些狂妄、藐視上帝的人說聖經裏的亞伯拉罕、雅各等事蹟,全無事實根據,只能當作為比喻一個時代的化身,如中國的有巢氏、伏曦氏等。繼吾珥城的重見天日之後,在中東地區的聖經考古研究大放異彩,更多的遺址被陸續發掘出來。考古學家的發現不單證實了這些族長確實存在過,當中的資料更引證了聖經記載的準確性。就連聖經中形容亞伯拉罕時代的風俗習慣,也和新近發現的近東文獻所記載的完全吻合。考古學家Professor Nelson Gluek說:“在三十年的考古生涯中,我一手拿鏟,一手拿聖經,從歷史的觀點來看,我還沒有發現聖經有記載錯誤的地方。”你知道嗎? Professor Nelson Gluek是一個猶太拉比,不會隨便替基督教說一些好話,但他說的實在一點都不假,因為他挖掘的石頭還在呼喊!

從1933年至1939年,在考古學家Professor Parrot的率領之下,伊拉克境內,距離Abu Kemal七裏的一個山丘Tell Hariri ,開始了日以繼夜地挖掘工作。在這裏出土的第一件珍貴古物是King Lamgi-Mari的石頭雕像。雕像上刻有文字說:我是King Lamgi - Mari,馬利王國的皇帝,敬拜Ishtar神。以後的發掘證實了這裏是馬利城,是巴比倫和亞述帝國的文獻裏時常出現的一個地方。在這裏還發掘了比著名的亞述王Ashurbanipal圖書館還多的泥板文獻,達24000塊!這個主前2000年的馬利城,就像吾珥城一樣,有高度的文化藝術。住民是Amorites,亞摩利人,也是敬拜月神。專家解讀了那些泥板後,發覺創世記裏所提及的哈蘭、拿鶴等地方都是相當繁榮的城市。哈蘭(在土耳其)是亞伯拉罕出吾珥城,到迦南地途中的半途站Half-way house。圖一顯示的是在哈蘭遺址上,我們可以看見的一些蜂巢式的現代建築物。

約主前1900年,在離巴格達附近的Eshnunna發掘出一塊泥板。泥板上記載的是當時的一些法典條文。懷疑派的專家學者認為在摩西時代不可能有那麼完整的誡命和律例,所以他們以為五經是以斯拉時代的產物。雖然後來發現了Hammurabi法典(約主前1700年),但和摩西的律例典章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異。 Eshnunna的法典裏有許多和聖經裏記載有關族長時代的風俗習慣完全吻合的條文,譬如,撒萊因沒有生育,向亞伯拉罕提議,叫他和自己的使女夏甲同房就是一例(創十六: 2)。

在巴格達北部150裏的一個地方所發掘出來兩萬件泥板之一的Nuzi。 (Nuzi是主前1500年Mitanni王國裏屬於Horite族的一個城市)泥板上記載了一些比族長時期稍後的東西,但卻跟創世記裏許多習俗相似,如有人因三隻羊出賣自己長子的名分(創二十五:27 - 34),臨死前在床頭上祝福孩子(創四十八:章)。還有,拿鶴、哈蘭、他拉、西鹿(創十一:23)等地名都有出現在泥板上,可見當時大家都已經很熟悉這些名字。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