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信息科技的時代,用電子芯片代替文書文件管理生活或許會變得方便許多。但把所有的個人數據儲存在計算機數據庫中,只利用埋在手臂內的小小微芯片來讀取數據,是好處多還是壞處多?

這個能代替身分證、駕照,甚至代替皮夾的RFID(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芯片,只有兩粒米長、像牙籤一樣細。設計也相當簡單,只在醫藥級玻璃膠囊內放置一個矽芯片、一根銅天線,和一個電容器,便可藉由外在電流刺激,傳送芯片中所儲存數據。

微芯片對人體無害,這種電子卷標不但能當看不見的電子身分證,還能當做電子鎖,成為除了門禁卡與密碼鎖外,守護機密數據地點的另一道關卡。

以追踪為目的的芯片對美國人來說並不陌生。 1970年代,美國畜牧業飼主為了評量牲口的生產和覓食習慣,已經使用埋入牛隻耳朵的電子卷標。到了1990年代,數百萬個電子卷標芯片被植入家畜、魚類、貓狗身上,甚至賽馬馬匹亦然。

現在微芯片的應用範圍更廣,它被裝在汽車前擋風玻璃內,用以快速支付過路費;或放在信用卡里,像Visa的Visa Wave,或MasterCard的PayPass。它們幾乎隨處可見,在輪胎、護照、圖書館的書、人們穿著的工作制服、或是行李內,當然還有大型零售店,如Wal-Mart和BestBuy,將它應用於賣場內各式各樣的貨品標籤上。

對某些人而言,在身上植入一張微芯片會是個好主意。它不但可讓國家級的重度管制區擁有更便利的安全管制方法,也可讓社會福利處輕易辨認街頭失智老人的身份。對一般人而言,則是名符其實的「芯片在手」,對讀取器輕鬆一揮就可採買日常生活用品。
但對另一些人來說,在身上植入電子卷標,卻是大大諷刺了人類數百年來追求自主,和免於被監控的自由概念,如同把人身自由雙手奉送給政府般。

保全設備公司CityWatcher.com在1年前,讓兩位公司員工自願把微芯片玻璃膠囊植入手臂。雖然CityWatcher執行長Sean Darks聲明,這兩位員工並未喪失隱私,公司也沒有監控他們的意思,人權團體和守舊的基督徒們仍痛斥這種行為。

人權團體認為,政府很快就會利用RFID芯片全面監視人民的一舉一動─在你毫無所覺,也無法防範的情況下。而企業將會以此監控員工,你在茶水間、洗手間、吸煙室花了多少時間,全都將清清楚楚列在計算機數據庫上。

有些基督教評論家認為,人體植入芯片實現了聖經中關於末日獸印的預言:「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

羅馬天主教團體These Last Days Ministries(末日教派)領導人Gary Wohlscheid還架設了網站,詳列各種可植入芯片在啟示錄預言中所代表的不同意義,並強調只有不接受邪惡芯片的人才能「得救」。

不過專精消費者法與RFID科技的隱私權律師Katherine Albrecht說,「人們最大的恐懼在於,未來某天你可能會被政府或企業強迫植入芯片,否則就可能失去工作。」

在911事件後的美國,各式各樣的電子監視裝置被大量採用。 「我們正在創造一個有妥
Katherine Albrecht和Jonathan Westhues,討論輕易複製微芯片上的數據手持裝置
善監管的社會。不管去了哪裡、做些什麼,都能被追踪、監看、紀錄和管理。」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美國公民自由組織)的科技與自由計劃總監Barry Steinhardt說。根據他的說法,RFID芯片將在未來的高度監控社會中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

而這個重要的角色,安裝方式則很便利,只要局部麻醉後,用大號的皮下注射器植入手臂後方即可。

Boston醫護中心的急救師John Halamka約2年前接受植入芯片,「感覺跟種牛痘很像,只會感到一些壓力,沒有什麼疼痛。如果我發生意外、失去意識,醫生還是能很快知道我的身份,並找出我的醫療紀錄。」他說。

Halamka認為,埋在他手臂裡的微芯片和手機一樣,是很生活化的東西,不過,「朋友們說我是被做了記號的人,終我一生都將如此。我想他們說得沒錯。」

的確,不管是提倡或反對使用微芯片的人都同意,美國人對像RFID這樣的微芯片科技,普遍抱持著不信任的態度。

可以輕易複製微芯片上數據的手持裝置

雖然目前的科技,還無法做到透過身上的微芯片,來得知個人確切的所在位置,並全天候進行監視;但是卻能夠讓讀取器感應芯片的接近,並在特定地點進行錄像。甚至,用小型讀取裝置偷取某人身上芯片內的數據,也是有可能的。

2004年,墨西哥律師Rafael Macedo和18位同事必須在身上植入芯片,才能取得進入機密檔案室的通行權;但美國獨立保全裝置研究者Jonathan Westhues卻製造出一種手持裝置,可以輕易複製微芯片上的數據。

Westhues與一群計算機安全專家共同在電視上示範,盜取芯片數據其實很容易。小組中的計算機專家說,在某人距離一呎內,就可讀取芯片數據並複制,然後只要按下一個鈕,就能對任何讀取裝置送出剛才所複製的數據,基本上等於是冒用他人身份。

位於佛州的可植入芯片製造公司VeriChip Corp.也承認了這點。該公司為如核電廠等需要高度保全的建築,製造電子卷標和讀取設備。

VeriChip執行長Scott Silverman說,用掃瞄裝置擷取無線頻率產品上的信號並不困難。但是,「芯片本身只能儲存一個獨特的16位辨識碼,其餘的數據都是儲存在計算機數據庫中。」並且他仍然堅持,想要復制該公司芯片產品上的數據,比直接去偷門禁卡還困難。

VeriChip母公司製造販賣用於動物身上的電子卷標已有10年曆史,銷售全球的微芯片達7000個,其中有2000作為植入人體之用,而有約200個在美國境內。

雖然VeriChip在5年內都還難以由虧轉盈,但它已投入巨資開拓新市場,一季約花費200萬美元。

他們最近主推在高風險病患身上植入芯片,如糖尿病患、心臟機能不良者,以及阿茲海默症患者。若遭遇緊急情況,醫護人員可以立刻讀取他們手臂上的芯片,並從網絡叫出病患的身分數據與病歷紀錄。

提供院方的「新手包」方案,內含1個讀取器、10支皮下注射管與10枚芯片,售價1400美元;同時,做一次芯片植入,病患要負擔200美元的自付額。目前,芯片植入並非保險公司給付項目。

過去2年內,VeruChip免費提供掃瞄器讓醫院使用,但仍未打開接受度。據該公司第2季報告,雖然有515家醫院應允加入VeriMed醫療網絡,但實際上只有100家醫院裝設掃瞄器和進行人員訓練。

有些人質疑,為何要用微芯片來取代醫療提示手環?醫護人員只要看看病患手上的手環,就可了解他是否有嚴重過敏或慢性病症狀。但Silverman認為,植入芯片的好處是它絕不會跟人分開。

病患可能因為覺得戴著醫療手環不好看,就任意將它拿下,但芯片則不可能。把芯片打進去雖然輕鬆,但若想要移除已被人體適應而深埋在手臂中的芯片,得先用X光定位芯片位置,再以外科手術切除包覆芯片膠囊的疤痕組織,方能取出芯片。

其次,醫療提示手環只能告訴你,病患是否有嚴重過敏或慢性病症狀,但掃瞄芯片後卻可以從數據庫叫出完整的醫療檔案。

這也是某些人猜測芯片公司大力推廣產品背後的真正動機。一旦植入芯片,你就得支付年費來維護你的檔案數據。 VeriChip的簡易版的數據維護服務1年收取20美元,資料內容包括血型、過敏情形、目前用藥、駕照和生前預囑資料等。但若想儲存完整的個人醫療檔案,一年要付80美元。

今年5月,佛州West Palm Beach一家阿茲海默症看護所前發起了一場示威遊行。原因是該看護所在2年前,讓所內的阿茲海默病患及看護人員身上都植入了芯片,因此遭到抗議人士示威。

他們高舉「人身上不該植芯片」及「人類不是寵物」等標語牌,還有「阻止VeriChip」等字樣。但諷刺的是,這件事一經媒體報導,VeriChip當日股價反而上揚27%。

AOL投資部落格上的格友Gary E. Sattler寫道,「VeriChip所提供的科技是非常有發展潛力的。」雖然他也認為,植入芯片要冒隱私權受侵害的風險,但他仍看好VeriChip的發展。

籌劃該次示威遊行的RFID芯片評論家Albrecht,則在他的網站Anti-Chips.com上提出疑問。 「用社會中最脆弱的一群人,來做侵入性的醫藥實驗是否恰當?該公司應被允許在智能狀態有損傷而無法被充分告知的人身上植入芯片嗎?」 

而該療養機構執行長Mary Barnes則堅稱,植入芯片之前確實是經過病患和他們看護人的同意的。並強調,萬一有什麼意外,就能用芯片找回走失的病人,這一點更重要。 

在支持者與反對者爭論不休同時,立法者也被捲入這場風暴。 Wisconsin與North Dakota兩州,最近通過了禁止強迫他人人體植入微芯片的法案。其它如Ohio、Oklahoma、Colorado與Florida等州,也正進行類似的立法。

5月時,Oklahoma州立法委員們,針對是否應授權在暴力罪犯身上植入芯片的法案展開辯論。許多人認為,這是在受刑人出獄後仍能繼續監控他們的好方法;但另一方面,這卻是給已悔過的受刑人貼上永遠撕不去的標籤。

大多數人都擔心人體植入芯片,會給國家機器太大權力控制自己的生活,但有另一個小族群,對植入芯片這件事趨之若鶩。

西班牙巴塞隆納夜店Baja Beach Club於2004年3月推出了芯片植入服務,好讓它的25歲以下、極注重造型的年輕VIP們享受與眾不同的服務。

這些VIP們自願在手臂植入芯片後,店方計算機內會存有他們的身分與賬戶數據,當他們來這裡狂歡時,進場不需排隊、身上不需攜帶任何證件,消費時也不需要現金或信用卡,只要掃一下身上的芯片就萬事OK。

店老闆Conrad K. Chase自己也有植入芯片,他說,對他的顧客們而言,在身上種個芯片沒什麼了不起,因為「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穿環、刺青,甚至是整形。」很快地,VIP芯片系統也被荷蘭鹿特丹、英國愛丁堡,和美國邁阿密的夜店所採用。

2007年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