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所揀選作為天地之間交通工具的人,乃是一班品格高尚的優秀人物。聖經把預言的恩賜稱為“上好的恩賜”,並且勸勉教會追求這“上好的恩賜”,只有非常親密地與上帝同行的人,才能展望未來的景象,講說天國的語言。但在各世代中,都有人因遵行耶和華的律法而成為上帝聖靈的通道。

這些人並不一定具有超人的學識,可是他們如同飽含雨珠的密雲,由於陽光的照射而反映出絢麗的彩虹,當人注意立約之虹的時候,往往會忘記云彩,同樣,當人們瞻仰上帝所描繪的光榮景象時,也常不注意上帝所藉以發言的工具──先知。為了使聖靈傳達通暢,蒙揀選的器皿必須經過考驗磨煉潔淨。這些試練使人的心與上帝接觸,是人目睹口述未來的事件之前所必須經歷的。

救恩計劃的概論《創世紀》,這卷書記載的早期福音工作,是摩西在米甸曠野,大約在何烈山附近看守葉忒羅羊群時寫成的。聖經中其他的各卷無非闡明了創世紀所記載的真理,在上帝所賜給人類的全部聖經中、創世記是阿拉法,而啟示錄是俄梅戛。

上帝怎樣用四十年米甸曠野生活預備摩西,照樣,上帝也把約翰從人類社會中召出來,引導他沿著艱難崎嶇的道路,一步步地走到荒蕪多岩的拔摩島上;天國的門戶在他驚奇的眼前敞開,教會未來的歷史向他顯示。

約在基督降世六百年前,世上生活著另一位先知但以理,上帝向他顯示了世界各國的歷史,從當年巴比倫稱雄一世直到一切國家都不再存在為止。在列國的興衰更替中,他看到了自己希伯來民族的歷史,從被擄到巴比倫直到拒絕上帝受膏者。但以理是以色列王族的後裔,當歸他正擔任巴比倫宮庭的宰相,他的學識和地位使他成為最有資格記述世界歷史的人。

正如古時眾先知所預言的那樣,救主到世界來作眾人的僕人。他在先知但以理所預言的時間受膏,“耶穌受了洗隨即從水里上來,天忽然為他開了,他就看見上帝的靈彷彿鴿子降下落在他身上,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太3:16,17)在約但河邊曾親眼看到這受膏者的是一位蒙上帝揀選的青年,他將繼續寫但以理所開始的歷史。

希伯來的先知但以理曾在迦勒底人的學校中受過三年教育。在這段時間內,上帝向巴比倫哲士們顯明他的智慧遠勝過人間一切的學問,但以理就在這所學校裡受到聖靈的感召。漁夫約翰是基督早期的門,他在大教師身邊也度過三年光陰,領受了適合於他的教訓,使他在屬靈的事業上成為各國的領袖。但以理將在他所預言的末日起來享受他的分。按照基督的話,約翰要在預言異像中見到救主駕雲降臨。因為當彼得問到這個蒙愛的門徒將來如何時,耶穌回答說:“我若要他等到我來……”他已預言到這個門徒作先知的使命,救主已眺望到這個門徒將在拔摩島上的領受他的啟示。

約翰領受的預言,是耶穌基督的啟示,是上帝與基督教會的關係史。但以理書預言各國的歷史,而啟示錄則是教會歷史,只有當國家影響到教會的成長時,才被提到。

但以理的一生表明上帝能藉著身居高位的人工作。而那準備約翰擔任先知的過程,則顯明了上帝聖靈在一個漁夫身上施行改變人心的能力。他們代表著社會上不同地位的兩等人,他們的工作與人生,乃是我們基督徒品格發展的榜樣。

加利利海西岸的伯賽大城住著一位漁夫西庇太和他妻子撒羅米及其兩個兒子雅各和約翰,這兩位青年人與父親一起依照慣常的風習,忙碌地干著捕魚的工作。他們的外表雖然粗獷,卻有一顆敬虔而渴望明白聖經的內心,他們也熟悉彌賽亞的應許,當曠野的先知在哀嫩傳道施洗,宣布基督降臨的時候,西庇太的這位青年的兒子與伯賽大城的安得烈就去要求受洗,他們在那裡看見受膏君並聽見施洗約翰的宣言:“看哪、上帝的羔羊。”約翰和安得烈就跟著耶穌,耶穌回頭向他們說:“你們要什麼?”他們說:“拉比在哪裡住?”於是他領他們到了住處,他們既與主談論就信了。基督教會的中堅就此設立了,基督是中心、是生命、他是生命的開始──一種靈與靈的交通。安得烈也信服了基督的神性,他代表一班信服真理的人,他立刻找到自己的兄弟彼得說:“我們遇見了彌賽亞,受膏君基督了。”彼得一來到基督面前就信服了他的神性,因為基督已洞悉了他的性情,並給他取了一個與他性情相稱的名字。

約翰代表一等最親近主的門徒,他不是被辯論所勝,而是被愛所勝,他的心被愛吸引,他一切著作的中心就是愛,他從基督身上看到的也只是愛。這種奇妙的吸引力像電流一樣從基督身上發出,他就欣然接受了,他渴望永遠和主同在。他與基督非常親近,同行共語、依傍而坐、側臥於懷──他乃是“耶穌所愛的門徒。”

由於不斷與夫子的神性接觸,約翰在生活上就逐漸地與救主和諧了,但過了一段時間,這種和諧遭到了破壞,這是因為約翰還沒有製服肉體的緣故,血肉之體常常會阻塞聖靈的運行。事情是這樣的:有一次雅各和約翰要求基督在他登上新王位的時候,一個坐他的左邊,一個坐在他的右邊。基督看出這種奢望是自私的,為了加強並潔淨他們的愛,他就責備了他們。

約翰終生致力於潔淨心靈的殿,為他最後的工作作準備。許多事實表明約翰是與基督心心相印的。當耶穌在曠野受試探的時候,約翰尋找他希望與他同去,基督卻打發約翰回去,他不願意這位年青人看到他與黑暗之君所進行的激烈搏鬥。約翰既沒有蒙準留在曠野與主作伴,就到拿撒勒去找馬利亞,她正為自己兒子的下落憂慮。約翰坐在阪單的母親身邊述說基督受洗的經過,以及他目前的情況,他獲得了耶穌一家人的信任,正如得到耶穌的信任一樣。因此,當基督被釘十字架的時候,他吩咐約翰把他母親接回家去。

西庇太的兒子們並不是生來溫柔的。當雅各和約翰剛剛成為基督的門徒的時候,他們稱為“半尼基”即“雷子”,他們胸懷奢望,性情急躁,心地直爽,但這一切都因與基督的聯合而勝過了。悔改、信心和愛心代替了這些天生的癖性,約翰尤其悅服基督的大能。

這位門徒的每一個經歷,都是與他最偉大的使命有關的。救主升天之後,約翰就成為神人之間的交通工具。他並不是使徒時代教會唯一的先知,因為在新約聖經中還有其他六位先知的名字,但上帝特別賜給他有關他在地上未來工作的異象。上天是時刻關心著約翰,雖然他自己不知道,他的一舉一動都是在為那崇高的呼召作準備。這個門徒一生的歷史對於活在末世代的人,有著奇妙的實際教訓。

他完全順從基督的教訓,他的心與基督的心相印,他的靈與基督的靈接觸。從基督身上所湧流出來的生命,產生了門徒的生命,這是所有基督教徒的經驗,也將是每一個活著見主駕天雲降臨的人所有的經驗。論到這種經驗約翰說:“從他豐滿的恩典裡我們都領受了,而且恩上加恩。”(約1:16)

在恩典中成長乃是一步一步的,有時一個不聖潔的熱忱會壓抑基督一直想要賜予的恩慈。約翰曾責備一個趕鬼的人,因為這個人不像一個救主的門徒,這種以自己的標準來判斷別人的精神,受到了救主的責備,他說:“不要禁止他”。在撒馬利亞人侮慢救主的時候,約翰希望有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當救主向他直接指出這是一種逼迫的精神,而他──上帝的兒子來“並不是滅人的性命,乃是要救人的性命”時,他感到非常希奇。每一次的矯正都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使他明白了上帝政權的原則,並看出上帝之愛的深厚。

當基督的傳道工作行將結束的時候,雅各和約翰的母親要求主讓他的兒子們在他國里任尊位。撒羅米自己也是基督的門徒,他一家的人都深愛基督,所以切慕親近他。愛總是吸引我們,親近我們所愛的人。耶穌深知這個要求的實現意味著什麼,他帶著憂傷的聲調回答說:唯有那些最忍耐、最願犧牲,最有愛心的人才有資格得著靠近寶座的位置,約翰在晚年的時候才體會到救主這個回答的意義,因為主使他看到了贖民聚集在寶座周圍的玻璃海上的情景。

當生命的水流部分中斷時,這些屬世的願望就產生了。但是在別的時候,生命的水流卻是穩健有力的。譬如基督登山變象時,約翰在他的身邊,聽見了摩西和以利亞的聲音,他們在為救主面臨的死難而試圖加強他的力量。在逾越節的晚餐上,約翰坐在主的右邊,而且當這一小群的十二個人在最後的夜晚,在月光下走向橄欖山時,約翰挨近救主身旁。當他們走近客西馬尼園的時候,八個門徒留在門外,彼得、雅各和約翰繼續走了一段路。人子在痛苦掙扎的時候,渴望約翰能在他身旁。雖然約翰離耶穌這麼近,但他並沒有抓住這個使他靠近寶座的最後機會。當救主忍受著精神和肉體上極大的痛苦,而最後俯倒在地上的時候,約翰睡著了。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他的愛情固然熱烈,然而在流過肉體的通道時便大大減弱了。為了燒燼這一切渣滓,約翰還需要經過許多苦難和磨煉。

約翰睡著了,當暴徒來錄索救主時,他也逃跑了,但愛主的心使他迴轉。他羞於自己的懦怯,就回來進入審判廳,挨近那被定為罪犯的人。他整夜儆醒禱告,希望立時能看到那永遠抑止控告者的神性顯現。他一直跟到髑髏地。每一顆釘進去的釘子似乎都撕裂他的身體,他沮喪地離開,但又回來扶持站在十字架下的耶穌的母親。那臨死的吶喊聲刺透了他的心,他所愛的主死了。這件事的所有意義,他雖然無法理解,但他仍協助預備埋葬他的身體,他與其他傷心的門徒一起度過了一個孤寂的安息日。活著看來是不再有什麼意義的了,他們曾相信耶穌是上帝的兒子,並撇下一切來跟從他,如今他卻默然死去。基督論到自己受死的話,約翰本來可以明白,但這些話猶如落在聾子的耳中。他雖然愛主深切,卻沒有聽懂救主的話。

在基督復活的清晨,約翰是十二個門徒中最先到達墳墓的,當抹大拉的馬利亞報告說主的身體已被挪走的時候,約翰跑到彼得前面。當他看到折迭在墳墓中的裹布,認出了復活之救主熟悉的手跡就相信了。

基督復活的那天晚上,當基督顯現的時候,約翰接受了他的祝福。但由於他不再能憑肉眼看到夫子,就回到加利利海邊從事捕魚。耶穌再一次找到他,吩咐他去作“得人的漁夫”。在記載耶穌與門徒最後一次的會見中,救主預言了彼得和約翰的使命,使這兩個最熱心的門徒得以穿過層層的烏雲,而瞻仰到燦爛的陽光。主對彼得說,他的命運是跟從他走向十字架,當彼得問到約翰的命運時,基督回答說:“我若要他等到我來的時候與你何干?”(約21:22)

約翰在基督升天以後的生活,聖經只有略略提到。他在耶路撒冷住了數年,約於公元58年被公認為教會的柱石。他所經受的逼迫和囚禁,使他更愛救主。他的胞兄雅各是基督教最早的殉道者之一。約翰住在工作的中心區域,他親眼看到真理的傳播,並目睹真理事業的勝利和變遷。羅馬的逼迫越來越劇烈,耶路撒冷城被提多的軍隊所毀滅。約翰被流放到拔摩海島,他說自己在那裡是為了“上帝的道並為耶穌作見證”的。

在拔摩海島上,約翰深深惦念著他所愛的耶路撒冷的希伯來民族,他將蒙準瞻仰新耶路撒冷的榮耀,這座聖城終必代替那屬世的錫安城,這是多麼令人嚮往呀!上帝教會的全部歷史將向他顯明,這個教會要從事他本國的人所拒絕做的工作。

從約但河到山石嶙峋的拔摩島,這是一條崎嶇的道路。但當他獨自坐在山邊眺望大海的時候,那昔日已經培養起來的強烈的愛,以及與基督合一的心,使這位“耶穌所愛的門徒”成為連接天地的鏈環。基督自己的使者加百列站在這蒙揀選的十二人中最後存活的人身邊,向他展示未來的榮耀景象,一個屬血氣的人不可能領悟那永恆的圖景,一個未曾獻身的人也決不能成為傳達上帝啟示的通道。

摩西在杳無人煙的米甸曠野中,只有上帝與他同在,他在那裡寫成了萬物的“阿拉法”──創世記。在大海孤島中,約翰寫成了啟示錄,這一卷書是俄梅戛,是第一部書的充分說明,那指引創世紀作者之筆的同一位天使也給約翰帶來了關於救贖計劃完成的天上信息。

摩西記錄了創造和墮落的故事,並且憑著信心握住救主的應許。約翰與救贖主一同生活過,當他站在拔摩島上的時候,就回顧摩西過去所站的比斯迦山頂上,進而又遙望將要下降在橄欖山的上帝聖城。創世紀和啟示錄乃是“首先的”和“末後的”,是“初”和“終”。他們像兩座山峰一樣,在那裡可以看到歷史的全景。

作者:赫斯格著  吳滌申譯  林大衛校對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