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第一章是全書的緒論。頭三節是第一章的序言,而第一節乃是開啟啟示錄和聖經中每一卷先收的鑰匙,它指出一切預言是怎樣賜予的。這一節說明了本書的名稱,預言的作者和宗旨,啟示錄的方式以及上帝藉以啟示未來歷史大事的媒介。

這是耶穌基督的啟示而不像許多人所想像的是約翰的啟示。因為這樣想就會把啟示錄當作歷史,而不把它當作預言,也不會將它置予許多其他作家的作品之上。約翰稱自己為我們“在患難裡一同有分的弟兄”,這是耶穌基督的啟示──兼有神人兩性生命的揭示。 “耶穌”意即“救主”“你要給他起名叫耶穌,因他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裡救出來。”(太1:21)

耶穌的名字是天使同他母親談話時所賜的;“基督”意即“受膏者”耶穌基督就是受膏的救主。古時先知曾預言到他在地上的使命並稱他為“以馬內利,就是上帝與我們同在。”(太1:23)

以馬內利──兼有神人兩性的基督──的奧秘向約翰顯明了。啟示錄全書是那披上人性永遠賜給人類的上帝生命的揭示,“神性需要人性,因為要拯救世界,神性和人性都是不可少的,神性需要人性,為要使人性作為上帝與人類之間交通的媒介。”(《歷代願望》30章)沒有神性,人性就失去作用。救恩是藉著兩者的基督身上的聯合而來的,在他裡面,這種聯合將永不分開,因為由他的教訓所產生的教會是上帝的兒子。教會的歷史就是以馬內利的歷史─—敬虔的奧秘。亞當是照著上帝的形象而造的,是上帝的一個兒子,但是罪惡隔斷了這種聯繫,亞當的子孫就都生在罪孽之中了。但基督是第二個亞當──是上帝的聖子。而基督的獨生子教會要與天父的性情有分,並站在世人面前,永遠彰顯他的名──以馬內利。教會的這個名號將永垂不朽。 “我(保羅)在天父面前屈膝,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從他得名。”(弗3:14,15) 

我們從基督教會的發展過程中所看到的以馬內利的歷史是基督的使者加百列向約翰所顯示的,加百列是天軍的一員,他的職責一直是向上帝的僕人顯明上帝的奧秘。並希望人能明白他律法的本質和他工作的方法。 

第一世紀末頁,加百列奉命向拔摩島上的先知約翰顯示異象和預兆,使他從而得知上帝在地上工作的過程。上帝是用各樣方法向人類顯示他自己的。自然界是反映上帝大能的鏡子。聖經是用人的語言表達他的品格。基督是成了肉身的“道”。基督的身體就是教會,除此之外還有聖靈的啟示和引導。約翰就是這樣將“上帝的道”聖經所記載並顯示在耶穌身上的“道”將“耶穌基督的見證”,就是“預言之靈”,將加百列在異像中向他所顯示的預兆,就是“凡自己所看見的都證明出來。”

凡“念這書上預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人,有天上的福氣向他們宣布。約翰所記載的一定是能夠明白的事,否則為什麼在這裡宣佈福氣呢?既然這卷書是耶穌基督向至高者上帝眾僕人的啟示,那麼他的一切僕人都要研究和明白這個預言。救恩所必需的每條真理都包括在基督的啟示中,因此這書捲成了全部聖經的綱領,所宣布給奉差遣之僕人的福氣是永遠的福氣,“耶和華阿,你已經賜福,還要賜福到永遠。”(代上17:27)

約翰在拔靡島上遠離他長久從事和關心的工作,遠離朋友和親人。他時常懷念以往的工作的情景。當他能眺望小亞西亞的海岸時,在他面前就浮現出一幅圖景。他看到成群的信徒在異教的黑暗中堅持真理。他熱愛這些主的門徒,基督就藉著他寫信給“亞細亞的七個教會”。聖靈用每一個教會來代表上帝在地上工作過程中的一個時期,七個時期包括從約翰的世代直到世界的末了。

這七個教會的地點具有特殊的意義。小亞西亞,尤其是半島的西部,就是啟示錄1章4節裡所提到的“亞細亞”。它處在基督教所傳播的範圍內,地位相當於猶太國歷史中的巴勒斯坦。上帝原來希望希伯來民族成為地上的領導政權。他為這個政府選了一個舉世無雙的所在地。巴勒斯坦是東方和南方,東方和西方之間的交通要道。當大能離開了猶太國而轉移到基督教會的時候,小亞西亞就成了傳道工作的中心和根據地。在這些海濱的城鎮中特別是以弗所,猶太人和鈽臘人是處於平等的地位。來自遙遠的率方和東方的帕提亞人、瑪代人、以攔人、美索不達米人與從南方來的羅馬人,埃及人、敘利亞人來往貿易。基督教的信仰深入這些繁榮的商業中心,認識基督的知識又從這些中心傳到全世界。

耶和華是在燃燒的荊棘中向摩西顯現的偉大的“自有永有”者,是與我們就地相會的眾人的父,也是“永存”的上帝,他為那以他兒子的名字命名的教會祝福,從“他寶座前的七靈“從聖靈所明證的耶穌基督那裡,有恩惠,平安歸給那些歸入受膏君名下的團體。 ”

啟示錄作者的名字就記載在這裡,他就是那今日在天庭向我們作見證的,“為誠實作見證的”,“從死里首先復活的”,“為世上君王元首的”。他更是“那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的一位。他雖然在地上被人藐視,被人拒絕,但實際上他卻是世上君王的元首。就是這位基督,曾以他的恩眷一再使人承認“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 (但4:17)世上的君王掌權,沒有一個不是出於天上的上帝,因為一切權柄都屬於上帝。 “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 (羅13:1)所以應當為君王和臣宰禱告,使地上得享太平。

他召我們擔任的職務,乃是“使我們成為君王”,坐在位上掌權,作祭司。事奉“他父上帝”,他在地上的時候曾說過,“你們中間谁愿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太20:26)與基督同作後嗣的人,雖然在地上掌王權,但他們得的權柄,乃是照“無窮之生命的大能。”(來7:16)所賜的。他們不是屬世的領袖,而是屬靈的領袖,他們所坐的王位不是屬血氣的,不是暫時的,而是永遠的,這個地位超過地上的君王。在這個有邪惡之君掌權的世界中,基督竟有一個君王和祭司的國度——國中之國,這是何等奇妙的事啊! “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弗5:32)

先知的眼睛從這一群人身上掠過。當他看見福音的大能時,他就歡欣若狂地喊叫起來,“願榮耀,權柄歸於他,直到永永遠遠。”他又看見地球歷史的結束,人子帶著權柄和大榮耀降臨。他曾看見聚集在客西馬尼園狂怒的群眾,粗暴地帶走他的夫子;他曾看見十字架周圍嘲弄他的人和那扎了他肋旁的兵丁。但正在他回顧這幕景象時,他聽見了那些拒絕人類救主之人的哭號聲。當他觀看時,他聽見主上帝有話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這種說法或類似的說法,在啟示錄第一章中出現了四次。

安息日在約翰是一個寶貴的日子,因為他的夫子曾於那個難忘的安息日安息在墳墓裡。從那以後,他就特別珍視這日。那個安息日的預備日,乃是痛苦的時刻,在髑髏地度過。而那個安息天是極其寂寞淒涼的。因為他還不明白復活的道理。這本應是一個喜樂的日子,安息日就是為此而定的。及至救主從墳墓裡出來以後,他聖顏的光輝重新照在他的門徒身上,他們就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清楚地看出安息日不僅是創造的紀念,也是救贖的紀念。因基督捨命,安息日就成了真理的中心。對拔摩島的約翰說,這是一個聖潔喜樂的日子;救主來到他的身邊,當想起自己站在約但河岸目睹耶穌受聖靈的洗。他又回想起自己曾站在基督變像的山上,當最後的一夜,他們圍坐在晚餐席上的時候,他曾看見夫子蒼白的面容。當他想起主所受的試煉,定罪和死亡時,一種憂傷的感覺油然而生。但當他一想到復活的喜樂和救主被雲彩接去時所說的最後幾句話,就把這一切都忘掉了。

約翰愛基督的心十分強烈,他相信他的主一定會再向他說話。這時他聽見後面有大聲音如同吹號─—他親愛的救主基督在他身邊說:“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你所看見的,當寫在書上達於亞西亞的七個教會。” 

他說話如同吹號,好像最嘹亮的音樂,她的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但對約翰來說,他仍是那一位在加利利和耶路撒冷所熟悉的耶穌,現在他不再被藐視,被拒絕,受戲弄,而是站在七燈檯─—眾教會中間。這些燈檯反射著他身上的光,他不再穿著褪了色的紫袍,卻穿著光明潔白的義袍。他的胸間束著真理的金帶,他的額環繞著上帝聖潔的光環,以致他的頭與發皆白,如白羊毛,如雪。老年的白髮是榮耀的冠冕。就是在罪惡和敗壞的狀況中,它仍是一個憑據,證明因基督的愛而來的救恩。從他眼目中所放射出來的生命力如火焰。約翰進一步如實地描寫他的特徵說:“他的腳金光閃爍,‘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他的腳步伴隨著光和熱,他面上的榮光勝過陽光。陽光的照耀象徵著上帝的榮光照在耶穌的面上。對於人類來說,眼睛的光會顯露人的內心世界,一個人的‘面色證明自己的不正。’”(賽3:9)約翰就是這樣非常詳細地描述了屬靈的奧秘和永生上帝的大能。

雖然這是對基督外貌的描寫,但也顯示了他的品性。那些繼續在地上彰顯上帝的人,必須靠著基督的功勞表現這同樣的品德。他們應像一封活著的書信“被眾人所知道,所念誦的”。以基督的義袍遮蓋人類的軟弱和缺欠,以上帝的真理作為生活的準則。罪人被基督的寶血洗淨,必定潔白如雪。基督怎樣因苦難得以完全,照樣教會也必藉著患難的火得以煉淨,他們必要成為“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裡”與約翰“一同有分的弟兄。”

對約翰說話的,就是那說有就有,命立就立的主。現在基督站在約翰身邊,先知一看見他的榮光,就仆倒在他腳前象死了一樣。基督耶穌在地上的時候曾與他同行談心,他曾要求在他的國里坐在他身邊。雖然耶穌臨格的榮光使他難以承受,但主還是用右手按在他身上。這隻手從前曾經常按在他身上。他用約翰所熟悉的聲音,就是他曾對加利利的大風浪說話的聲音說:“不要怕,我是那存活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忘記遠遠,你曾看見我在墳墓裡,但現在我拿著陰間和死亡的鑰匙。”所以約翰奉命傳給眾教會的信息,乃是戰勝罪惡,死亡和墓的信息,這是真理擊敗邪道的勝利。

基督在燈檯中間顯現和行走;燈檯代表教會。他的手裡拿著七星或七使者,他們指導著教會的工作,他們是擎光者,他們從上帝的寶座來到那些在地上代表天上工作的人中間。上帝眷顧基督的教會,正像他眷顧在地上居住時的基督一樣,基督怎樣有天使的伺候,照樣,教會也有上帝的靈和聖靈證言的引導。在勝利的日子裡、在耶穌降生的那個夜晚,天使曾放聲歌唱,歌聲響徹伯利恆的平原。在逼迫、試煉、沮喪的日子裡,天使們像在曠野和客西馬尼園裡伺候耶穌的加百列一樣抬起了困乏的頭。教會要完成基督成為肉身所開始的工作。研究他的一生,將更有利於研究教會的歷史。在耶穌基督的啟示錄裡所記載的他的聖蹟,無非是道成肉身──以馬內利奧秘的進一步顯示。 “念這書上預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是有福的。”

作者:赫斯格著  吳滌申譯  林大衛校對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