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耶穌說: “多處必有瘟疫。”

在醫學尙未發達的過去,世界上許多疾病肆意地侵害著人類,當時的人因此嘗盡了不少苦頭。隨著科學文明的不斷進步,科學家發明了藥物以及一些有效的治療方法,預防醫學水平也相應地大大提高,許多傳染性疾病因此被有效地控製或醫治。 21世紀初的今天,科學已經達到瞭如此昌明的程度,人類早已登上了離地球最近的天體—月球;我們對未來好像充滿了必勝的把握。不少科學家滿懷信心地預測:一些難治病,如癌症( Cancer )、乙型和丙型肝炎( Hepatitis B and C )、愛滋病( AIDS )等,在21世紀初將會得到徹底治療;一些傳染性疾病,如霍亂( Cholera )、鼠疫( Pestis )、天花( Smallpox )、傷寒( Typhoid Fever )等,不但能夠得到徹底治愈,而且完全可能絕跡。

然而,事與願違。我們雖然有能力研究近距離的外太空( Outer Space ),而面對許多“內太空”( Inner Space )卻無能為力。我們對宏觀世界的研究和發現,猶如牛頓、愛因斯坦等世界一流科學大師所說的:在海灘上偶爾撿到一、二個美麗的貝殼;或者,只是我們脆弱的心智所能察覺的瑣細小事而已。在微觀世界方面,我們實在有太多未知的領域不曾涉及。

當今瘟疫狀況

2003年初,正當美、英、澳精確的導彈猛烈地轟炸著伊拉克的時候,另一邊的亞洲卻出現了非典型肺炎( Severe Acut Respiratory Syndrome ,簡稱: SARS )“導彈”,它更準確、更恐怖、更隱蔽地襲擊著人類,並且迅速傳播到十幾個國家和地區,引起全球性的大恐慌。數以萬計以上的人受感染,上千的人因此喪失了生命。這不但給人們造成心靈上的重大創傷,而且在經濟上所造成的巨大損失,無法估量。小小的SARS ,搞得我們人類驚慌失措、暈頭轉向。到目前為止,世界各國病毒學家致力研究,已知道它至少有6個新的變種,但是還未確切找到其病源的真相,還沒有發現一種藥物可以進行有效地控制和治療,同時也還沒有研製出一種對付它的疫苗來預防。目前,只能採取防疫隔離以及傳統藥物治療等方法。 81,82

一波未完,另一波又起。 2003年4月初,有報導指出,中國廣州出現另一型奪命怪病-- “出血熱” ( Hemorrhagic Fever ) 。 5 、 6月份又相繼報導,在西半球,美國中西部爆發猴痘病毒( Monkeypox Virus ) ,俗稱“猴天花” ( Monkeypox ) ;在東半球,又有“日本腦炎” ( Japanese Encephalitis )出現。中國貴州爆發傷寒( Typhoid Fever ) ,自2003年4月以來,某些地區傷寒個案激增,高峰時期每天住院患者達數百名。除了這些正在流行的病毒傷害人類外,香港和美國均踏入蚊患高峰期,香港受“登革熱”( Dengue Fever )的威脅,而美國則爆發“西尼羅河病毒”( West Nile Virus ) 。 2002年2月19日報導:世界頭號烈性傳染性肺鼠疫在印度北部死灰復燃。其它國家如非洲等地也有不少傳染性、流行性疾病等的報導。 83-86自2003年以來,截至2005年9月底, H5N1型禽流感病毒已在亞洲造成65人死亡,數億隻家禽被宰殺。這種病毒目前尚不能輕易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但衛生專家認為,一旦病毒發生變異,人際傳播並非不可能。世界衛生組織首席公共衛生專家大衛·納巴羅博士( Dr. David Nabarro, the director of crisis operations for the WHO )於2005年9月29日表示:我們預計,下一場流感隨時可能到來,而其病源可能就是目前肆虐亞洲地區的禽流感病毒的某種變體。新型流感可能造成500萬到1.5億人喪生。 ( A new flu pandemic is expected at any time and could kill anywhere between 5 million and 150 million people - depending on action taken now to control the bird flu epidemic sweeping through Asia. http://it.sohu.com/20051001/n240488821 .shtml )這種瘟疫使全球進入另一波恐慌狀態。 2005年7月底,印度北方發現今年第一例“日本腦炎”患者以來,當地已經有4200多人染病,患者多數是兒童,截至10月2日,已造成950多人死亡。有關專家說,約有30%的患者會終身殘疾。自27年前印度發現第一例“日本腦炎”患者以來,至今已經有約1萬人死於這一疾病,其中多數是兒童。而尼泊爾國家因此死亡人數已超過300。 2005年10月6日,加拿大多倫多( Toronto, Canada )衛生部門官員證實,該市東區一老人護理院( Nursing Home ) 16人死於不明呼吸道疾病,已被確診為“軍團病”( Legionnaire's Disease )。今天,世界上新舊瘟疫的出現和傳播,真是令人防不勝防,甚至無處可逃。

簡溯歷史

歷史上,因為無法妥善處理一些病毒的出現,而演變成難於控制的大流行災難,常有發生。如羅馬帝國自公元二世紀開始迅速衰弱,並不是因為統治者無能或其它因素,而是因為出現不知名的疫症,造成帝國內人口大量死亡,並始終無法恢復,於是羅馬帝國祇有逐步依賴北方的游牧民族作僱工及僱庸兵,最終令羅馬帝國無法維持下去。 87 1348-1390年間,一種被稱為瘟疫的流行病— “黑死病”(又名鼠疫-- Pestis )在歐洲各地擴散,後來傳播到亞洲和非洲北部,中國也有流行。僅在歐洲,“黑死病”猖獗了3個世紀,奪去了2500萬人的生命。在整個16、 17和18世紀,都曾發生過嚴重的瘟疫。自此以後,文獻中共記載了31次流感大流行。其中, 1742年至1743年由流行性感冒引起的流行病曾涉及90%的東歐人, 1889年至1894年席捲西歐的“俄羅斯流感” ( Russian Flu – H1N1 ) ,發病範圍廣泛,死亡率很高,造成嚴重影響。 88 1918-1919年間,在歐洲傳播的“西班牙流感”( Spanish Flu ),也因為其瘟疫蔓延無法控制,奪去了2-4千萬人的性命。 1957-1958年, “亞洲流感”( Asian Flu - H2N2 )奪走了100多萬人的生命。 1968-1969年,“香港流感”( Hong Kong Flu - H3N2 )奪走了約46000人的生命。 1977-1978年,“俄羅斯流感”傳染許多國家和地區,造成嚴重影響。 89印度國家歷來都不斷遭受各種瘟疫、流行性疾病的禍害,因此而死而傷的不計其數。正當人們滿懷信心地走入21世紀的時候,“瘋牛症”( Mad Cow Disease )肆虐整個歐洲地區,並影響了其它許多國家,幾乎使全球進入恐慌狀態。回顧歷史,我們仍然不寒而栗、聞之而色變。病毒專家說:要徹底地把一種流行性病毒從世界上消除,是完全不可能的。

人為因素

醫學科學已經如此發達的今天,為什麼我們還在遭受各種病菌、病毒的肆意侵害呢?這裡有許多人為的因素在左右著。

飲食衛生因素

創造主說: 2 ……在地上一切走獸中可吃的乃是這些: 3凡蹄分兩瓣、倒嚼的走獸,你們都可以吃。 4但那倒嚼或分蹄之中不可吃的,乃是駱駝, …… 5沙番, …… 7豬, ……就與你們不潔淨。 9水中可吃的乃是這些:凡在水里、海裡、河裡,有翅有鱗的,都可以吃。 10凡在海裡、河裡,並一切水里游動的活物,無翅無鱗的,你們都當以為可憎。 13雀鳥中你們當以為可憎不可吃的,乃是雕、狗頭雕、紅頭雕、 14鷂鷹、小鷹與其類; 15烏鴉與其類; 16鴕鳥、夜鷹、魚鷹、鷹與其類; 17鴞鳥、鸕鶿、貓頭鷹、 18角鴟、鵜鶘、禿雕、 19鸛、鷺鷥與其類;戴鵀與蝙蝠。 20凡有翅膀用四足爬行的物,你們都當以為可憎。 29地上爬物與你們不潔淨的乃是這些:鼬鼠、鼫鼠、蜥蜴與其類; 30壁虎、龍子、守宮、蛇醫、蝘蜓; 42凡用肚子行走的和用四足行走的,或是有許多足的,就是一切爬在地上的,你們都不可吃,因為是可憎的。 43你們不可因什麼爬物,使自己成為可憎的,也不可因這些使自己不潔淨,以致染了污穢。 (利未記第11章整章,節錄,詳細請看整章;成書時間:公元前1446-1406年)

人說:我愛吃。不但愛吃,而且樣樣都要吃,凡沒有吃過的,統統要吃。凡背朝天的,都可以吃。蛇肉要吃,蛇膽要吃;果子狸肉要吃;野豬肉要吃;熊肉要吃,熊掌要吃;穿山甲要吃;猴子肉要吃,猴腦髓還要生吃;魚要生吃;狗、貓、老鼠、田雞等等要吃;四腳蛇等各種爬行動物以及各種鳥類要吃;各種動物的內臟器官也要吃;各種半生不熟的怪異烹調方法更要吃; … …最後已經沒有什麼好吃的了,那就把剩下的蟑螂、蚯蚓和蜈蚣等等油炸後吃吧!

創造主說: 3 : 17在你們一切的住處,脂油和血都不可吃,這要成為你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定律。 7 : 22耶和華對摩西說: 23 “你曉諭以色列人說:‘牛的脂油,綿羊的脂油,山羊的脂油,你們都不可吃。 24自死的,和被野獸撕裂的,那脂油可以作別的使用,只是你們萬不可吃。 25無論何人吃了獻給耶和華當火祭牲畜的脂油,那人必從民中剪除。 26在你們一切的住處,無論是雀鳥的血,是野獸的血,你們都不可吃。 27無論是誰吃血,那人必從民中剪除。’” (利未記第3章第17節;第7章第22-27節,節錄,詳細請看整章;成書時間:公元前1446-1406年)

人說:動物的脂油可以吃,胖了就是健康。血可以吃,因為血是最補(最營養)的東西;所以,什麼動物的血都要吃,要大吃血予補血。然而,我們現在知道,幾乎所有動物體內的病菌都在它們的血管裡流動著呢!這些禽獸的流感病毒正在其中呢!

當今時代有些人的嘴巴,實在已經變得非常刁嫩了,各種不同類型的怪異飲食方法,已經成為人心靈中的一種偶像,人的心就被它牢牢地抓住了。

《聖經》裡記載著這樣一段話: 1當時,耶穌被聖靈引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 2祂禁食四十晝夜,後來就餓了。 3那試探人的進前來,對祂說:“祢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 4耶穌卻回答說:“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 (馬太福音第4章第1-4節)神的這番教導明顯地光照我們:良好的食物,是為了使人活著;而人活著,是為了擁有更高層次的生命價值,即追求、學習和實踐“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 —真理,從而造福自己和人類社會。所以食物不是我們人生追求的目標。我們中國人有著名的吃的文化,然而,今天我們吃的文化很多都變樣了、走調了。從國宴到家宴,過分地追求烹調技術,要煲很長時間的湯;要採用各種半生不熟的煮法;有蒸法、煎法、炒法、蒙法、淹法、烘法、炸法、高溫高壓法等五花八門;還有各種各樣的醬、味精等調料產品,數量之大、名目之多,數不勝數。結果進補(食用)之後,還是沒有變“白”,而照樣是“臉黃肌瘦”或者“大腹便便”。這種過分追求口味,不但浪費時間,而且許多食品經過這種烹調方法之後,有些容易變質而產生致癌物質,或者食物中的微量元素被破壞,或者維生素被破壞,或者食品帶菌不衛生,食之當然有害身體,等等。我們今天的飲食衛生習慣,與目前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各種流行性病毒、免疫系統、循環系統及代謝系統等疾病的發生不無密切關係。這也是神在《聖經》中早已提醒我們的: ……那在飲食上專心的,從來沒有得著益處。 (希伯來書第13章第9節,成書時間:公元60-70年)

個人及環境衛生因素

創造主說: 14 : 8求潔淨的人當洗衣服,剃去毛髮,用水洗澡,就潔淨了。然後可以進營,只是要在自己的帳棚外居住七天。 9第七天,再把頭上所有的頭髮,與鬍鬚、眉毛,並全身的毛,都剃了;又要洗衣服,用水洗身,就潔淨了。 (利未記第13章、第14章第8-9節、第15章第12-14節;記載關於衛生隔離與皮膚等傳染病的條例,節錄,詳細請看整章;成書時間:公元前1446-1406年) 12你在營外也該定出一個地方作為便所。 13在你器械之中當預備一把鍬,你出營為便溺以後,用於鏟土,轉身掩蓋。 14因為耶和華你的神常在你營中行走,要救護你,將仇敵交給你,所以你的營理當聖潔,免得祂見你那裡有污穢,就離開你。 (申命記第23章第12-14節;詳細請看整章;成書時間:公元前1446-1406年)

人說:為了經濟的快速發展,我們必須砍伐森林;為了自身利益,甚至可以付上昂貴的代價,可以轟炸、轟炸、再轟炸;為了更多地銷售產品,從而賺取更多的利潤,嚴重污染環境的濃煙和污水,可以視而不見,甚至可以撕毀已經簽署的環保條約;對溫室效應已經帶來的嚴重危害,可以進行詭辯,從而有相反的解釋; ……只要自家乾淨,外面的世界再臟再臭,沒有關係;在大陸等國家不但隨意亂吐痰,而且還可以從高樓上臭口而下;吃完用完的東西可以隨便亂扔亂丟,甚至可以把用後的一次性飯盒扔往城市的馬路中。 ……台灣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Institute of Ethnology, Academia Sinica, Tai Wan )的一名資深研究員,從SARS高危險地區回台灣後,可以不聽從他人的勸告,自動隔離2週,卻執意從飛機場直接到達研究所並呆到深夜;而且可以從台灣逃離它國,連美國都要求台灣有關方面協助追查其行踪。 90 ……這就是21世紀初的人類文明光景。

今天在神州大地等地區流行的SARS病毒,最好的防治辦法,仍然是採用近3500年前成書的《聖經》所教導的傳染病隔離措施。誰說神的話不是我們腳前的燈?不是我們路上的光?誰說《聖經》不是超越時空的神的言語?

生態平衡因素

為什麼21世紀初的今天,流行性病毒會如此肆意地攻擊人類呢?瑞典和中國科學家等分別在2001年7月9日和2002年4月11日清楚指出:溫室效應而產生的氣候異常,導致和加劇傳染病毒的爆發和傳播。由於氣溫升高,瑞典扁蝨腦膜炎( Tick-borne Meningitidis )及扁蝨所傳染的其它疾病大幅度增加;中國呼吸道和腸道傳染病發生與傳播的機會大大提高。 91,92氣溫上升,一些病毒、病菌處於溫室效應的環境裡,就很容易繁殖和傳播,也很容易滋生許多蚊、蟲、蒼蠅、老鼠等;又由於環境的各種污染以及新型污染物攙雜一起,給新種和變種病毒、病菌提供了溫床;再加上人類的生活、活動與動物等混雜,交叉感染,從而產生和傳染新、舊病毒就更加容易了。從20世紀70年代到現在,平均氣溫上升了大約攝氏1度;科學家預測,百年之後,平均氣溫將升高攝氏6度,到時候肯定需要全球大移民。

生化武器因素

今天何止是以上簡單扼要回顧的這些人為因素,製造出攻擊人類自身的可怕“無形炸彈” -- SARS等瘟疫;我們還有更加可怕萬倍以上的生物化學武器呢!實在可以說,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人類製造互相殘殺、自殺的本領也相應地大大提高了。

所謂生化武器( Bio-chemical Weapons ),是以毒劑殺傷有生力量的各種武器、器材的總稱。

生化武器的發展、製造和攻擊人類自身,可以追溯到20世紀初的年代。那時科學家發現了細菌,不久以後便出現了細菌武器。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德國軍隊首次大規模使用裝有噴啑性毒劑( Sternutator )的榴霰彈,並取得了顯著的效果。 1915年4月,德國軍隊利用大量液氯鋼瓶,吹放具有窒息作用的氯氣,使英法聯軍遭受重創。據統計,在一戰期間,交戰國共生產毒劑約15萬噸,其中大部分被用於戰場,因中毒而傷亡的人數達100多萬。 1936年和1937年,德國科學家格哈德·施拉德博士( Dr. Gerhard Schrade )相繼發明了神經性毒劑( Nerve Agent Poisoning ):塔崩( T abun ,代號: GA )和沙林( Sarin ,代號: GB )。

日本侵略中華戰爭期間,臭名昭著的“三七一”和“五一六”部隊,犯下了駭人聽聞的滔天大罪。他們在中國人的身上廣泛做活體實驗,活活被折磨至死的不計其數等令人髮指的大罪行。他們製造出:改良後的炭疽( Anthrax ) ,芥子氣( Mustard Gas ) ,以跳蚤等媒蟲投放的鼠疫( Pestis ) 、霍亂( Cholera ) 、壞疽( Gangrenous )和炭疽熱( Anthraxfever )等,路易士混合毒劑( Lewisite Mixed Chemical Agents ,代號: L ) :糜爛性毒劑( Mustard Gas ,代號: HD ) 、窒息性毒劑( Phosger Gas ,代號: CG ) 、嘔吐性毒劑( Adamsite ,代號: DM )和催淚性毒劑( lachrymator ),二苯氯胂( Chlorodiphenylarsine ,代號: DA ) ,苯氯乙酮( Choro Acetophenone ,代號: CN ) ,氫氰酸( Hyaro Cyanieacid ,代號: AC )和光氣( Chloropicrine ,代號: PS )等。據不完全統計,日寇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共生產毒劑9455噸,各種毒劑彈藥700多發。這些化學武器被大量用於中國戰場,遍及18個省市、 70多個地區,時間長達8年之久,造成中國軍民9.4萬人中毒,其中死亡人數超過1萬人。 94,95僅僅這個化武戰爭,它不但給中國人民造成了慘重且巨大的心靈創傷,而且給中國人的生活和生態環境帶來了永久性的破壞。到今天為止,在我們中國大陸的一些地方,仍然不斷發現日寇當時埋藏的生化武器,對中國人的身心靈繼續造成很大的傷害。

隨著時間的推移,高新科學技術很快就被應用於軍事領域。當基因工程剛一問世時,一些軍事大國便置1972年各國締結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約》 ﹝ 1972 Biological and Toxic Weapons Convention ( BTWC ) ﹞於不理,競相投入大量的經費和人力研究和製造基因武器。俄羅斯最新研究報導,世界上大約有10至15個國家已經制定或正在製定基因與生物戰計劃。英國科學家預測,基因武器的出現,最晚不會超過2010年。

所謂基因武器( Gene Weapon ) ,就是運用遺傳工程技術,按照人們的需要,在一些致病細菌或病毒中,接入能對普通疫苗或藥物的基因,產生具有顯著抗藥性的致病菌;或者在一些本來不會致病的微生物體內接入致病基因,而製造出新的生物製劑。換句話說,就是利用DNA重組技術改變細菌或病毒,使不致病的成為有致病的,可用疫苗或藥物預防和救治的疾病,變得難於預防和治療。

隨著人類基因組圖譜的組成,人類將掌握不同種族、不同人群特異性基因。有報導指出,有一些國家因此正在研製“種族基因武器”( Race Gene Weapon )。

相比較核武器,基因武器的發展和製造,物美價廉,使用方法簡單,且難於防治。只要將病毒放在一隻普通的密碼箱中,就可以輕易通過海關檢查;只要將基因細菌或病毒噴灑在空氣中或倒入飲用水里,就可以讓成千上萬的人斃命。 1995年,當美國西南部流行一種名為“漢他病毒”( Hantavirus )時,美國科學家動用了世界上最先進的研究手段,用了5天時間才查明病毒屬性,找出抗病毒方法。據披露,美國曾利用細胞中的去氧核糖核酸之生物催化作用,把一種病毒的DNA分離出來,再與另一種病毒的DNA相結合,拼接成一種具有劇毒的“熱毒素”( Toxin )基因毒劑,用其萬分之一毫克,就能毒死100隻貓;倘若用其20克,就可以使全球60億人口死於一旦。

美國塞萊拉基因組公司( The American Company Celera Genomics )董事長約翰·克瑞格·范特爾教授、博士( Prof. Dr. John Craig Venter, 1946- ,基因科學家,美國基因改良組中心主席)警告說:“人類掌握了能夠對自身進行重新設計的基因草圖以後,人類也就走到了自身命運的最後邊界。”

高科技快速發展的今天,某些有能力的科學家在擁有相應條件設備的實驗室裡,幾乎可以利用任何病毒、病菌及各種動物或植物的基因,隨心所欲地轉接利用,從而製造出禍害無窮的生化武器。

“ 9.11”之後的美國,多處地方就有炭疽出現,死傷了一些人;美國人當時也因此非常恐慌,當心他們自己國家的飲用水庫會被恐怖主義分子用生化武器襲擊,從而導致無可挽回的大災難。同時也因為懷疑伊拉克國家製造生化武器,以及懷疑當時薩達姆·侯塞因總統( Iraq ex- President Saddam Hussein, 1937- )與恐怖組織基地有關聯,從而發起戰爭,並徹底推翻其政權。

到目前為止,世界上多家媒體已經有多次報導,某些國家生物試驗室的病毒有外洩事件發生。 2005年9月15日,美國多家媒體在頭版醒目位置披露,在美國新澤西醫學與牙科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 Institute of Public Health, University of Medicine and Dentistry of New Jersey, USA )的一個實驗室裡, 3只感染了鼠疫桿菌的實驗小鼠,在8月18-29日突然失踪。人們當心,這些老鼠一旦落在恐怖分子手裡,可怕的恐怖襲擊可能隨時降臨。為此,美國聯邦調查局( US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 FBI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 Prevention -- CDC )在全國范圍內展開大搜查。美國紐約曼哈頓邁克爾·克莉斯多夫·卡洛爾律師( Michael Christopher Carroll )在閱讀了大量軍方絕密文件和已解密的政府文件基礎上,費時7年實地考察後得出結論:許多病毒,如萊姆關節炎( Lyme Arthritis )、變異口蹄疫( Mutation in the Gene of Foot and Mouth Disease ,現在有A, O, C, SAT1, SAT2, SAT3和ASIA1等7個血清型)、西尼羅河病毒( West Nile Virus )等均來自紐約普拉姆島( Plum Island, New York )上的“動物疾病研究中心”( Animal Disease Research Centre )。他在2004年2月出版了大作:《 257實驗室:美國政府的秘密和致命病毒研究設施的恐怖故事》( Lab 257: The Distrurbing Story of the Government's Secret Plum Island Germ Laboratory, Published by William Morrow, February 2004 ),該書披露了許多鮮為人知的生物實驗室外洩所造成的極為可怕內幕。

2003年,南極科考人員在南極永久凍土帶發現了一種前所未見的致命病毒(可能還有許多未發現的病毒存在著),目前地球上尚沒有任何一種動物可以對這種病毒具有免疫性。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南極冰川融化加劇,美國科學家因此發出警告,一旦這種病毒復甦擴散,地球上將沒有哪種生物可以倖免於難。

神早在近2000年前的《聖經》裡,就多處多方曉喻我們:第三位天使吹號,就有燒著的大星,好像火把從天上落下來,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和眾水的泉源上。這星名叫茵陳;眾水的三分之一變為茵陳,因水變苦,就死了許多人。又說:就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 ……看來,我們離《聖經》這處預言的應驗不遠了。

當今時代的人的心境,實在可以說,是一種“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光景。

主耶穌基督說: “多處必有瘟疫” 。這些現象的出現,都是末世來臨的明顯徵兆啊!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