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單獨生活在拔摩島上的約翰來說,心靈與救贖主之間的交通是甜蜜的。基督在第一個異像中與他親自相見,吸引他更加親近他所愛的主。在這個異像中,主向他展示了教會將來的歷史。 “此後,我觀看,見天上的門開了。”司提反在蒙難的時候,也曾看見天開了,他說:“我看見……人子站在上帝的右邊。”(徒7:56 )基督怎樣因同情那一位受苦難的門徒而站起來,照樣,約翰的渴慕之心也觸動了基督的心。先知再一次聽到號筒般的聲音說:“你上到這裡來,我要將以後必成的事指示你。”

唯有屬靈的眼睛才能觀看屬上帝的事,很少有人能發展自己的靈性超脫世上的景象而瞻仰天上的國度。約翰是一個上帝說來,他就去的人。以西結是另一個有特權上訪天國的人。他曾以人間最優美的言詞描寫了上帝寶座的榮耀。當基督呼喚約翰的時候,加百列就把他帶進天上的聖所,耶和華的面前,他說:“我立刻被聖靈感動,見有一個寶座安置在天上,又有一位坐在寶座上。 ”“我們的聖所是榮耀的寶座,從太初安置在高處”。 (耶17:12)摩西怎樣在燒著的荊棘之前奉使命脫下鞋子。 “因為你所站之地是聖地。”照樣,在約翰所描繪的景象面前,人也會感覺到應當謹慎腳步。

我們不論從什麼角度,都可以看到天上所呈示的救贖計劃,這個計劃是上帝的宇宙中最引人注目的,天庭全部工作都反映著它。唯有犯罪的心才不明白上帝消除墮落後果的工作。那些向約翰所顯示的事物說明天上的生靈都在為世人服務。 “看那坐著的,好像碧玉和紅寶石,又有虹圍著寶座,好像綠寶石,”上帝榮耀的光是顯在耶穌面上的,這光潔白耀眼,其光芒永不止息。 

雲中的虹無非是標誌著從亙古以來,一直環繞寶座的虹彩。太初在宇宙中,只有聖父和聖子。基督是天父首生的,耶和華把創造的神聖計劃告訴了他,向他說明了創造諸世界和安置其上居民的計劃,且有天使來作上帝之宇宙的使者,我們小小世界的創造也包括在這個深奧的計劃之中,上帝已經預先看到路錫甫的墮落,也知道罪惡有可能侵入,破壞他完善的工作,在這最早的會議會議中,基督的愛心被觸動了。上帝的獨生子保證,如果人類屈服試探而墮落了。他願意捨命來救贖他,於是在人所不能靠近的光裡聖父和聖子緊緊握手,天父同意了基督的建議,就賜給他創造的權能,永遠的約就此立定了。於是父子就同心合意完成創造的工作。舍已為人乃是這一切工作的基礎。當天使因耶和華的命令受造之時,天庭每一事物的安排都能使他們知道救恩的計劃,天使在寶座周圍的工作安排,反映了上帝救贖之愛。眾天使並不知道其他什麼事。全天庭就是這麼等候著人類的救贖,甚至那些構成城牆根基的石頭也在發出述說救贖的聲音。天庭所有事物的種種色彩,都比必死之人的舌頭更能高聲述說上帝的權能和他無限的憐憫。人類的語言不能述說,也無法描寫這幅情景。在永恆的歲月中,當萬物一樣接著一樣地彰顯天父之愛的時候,贖民必要像今日圍著寶座的活物一樣唱道:“聖哉!聖哉!聖哉!”我們世界的面貌也反映著神聖救贖的故事,因為大自然是上帝大能的鏡子。但由於人類盲目無知,誤會那些彰顯上帝慈愛的事物。耶穌基督向使徒約翰啟示的目的。要向人表明上帝與他所造的生靈是何等親近,並使人因聽到耶和華的聲音而明白救贖的計劃。

拱立在寶座之上的虹是父子之間立約記號:“公義和公平是你寶座的根基,慈愛和誠實行在你面前。”因為“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詩89:14.85:10)洪水之後拱立在雲彩之中的虹,只能隱約反映出那在創造世界以先天上為救贖人類所立的永約。

罪向我們遮住了上帝的愛,隔斷了來自施恩座的光芒。密雲中下滴的雨珠怎樣因陽光照射而產生出彩虹。照樣,“悔罪之人的眼淚也無非是聖潔的陽光出現前的雨點。” (《歷代願望》3章)公義的日頭照在悔改的淚珠上,就顯出上帝的榮耀,正如:“雨天的雲彩中出現的虹”一樣,當上帝看到虹的時候,就紀念他的永約,在暴風雨的密雲中,上帝和人類都看到了這一條虹彩,在人類這是赦免的應許。在上帝這是施恩的紀念。

約翰的目光從坐在寶座上的天父轉向寶座周圍的二十四個座位,上面坐著二十四位長老。 “身穿白衣,頭上戴著金冠冕。”他們也是基督救贖工作的代表,他們代表著各族各方各民中那些被基督寶血所救贖,並穿著他白色義袍的人,他們的頭上戴著那應許賜給一切得勝者的勝利冠冕,他們是基督從墳墓中出來時,一同被領出來的一群人,他們是保羅所說的,“一群俘擄。”(弗4 :8)從死裡復活作為初熟的果子獻給上帝,二十四位長老的工作在啟示錄第五章中,這裡只提到他們坐在寶座周圍。

上帝的寶座是一個生命的寶座─—不是一個無生命的石座,而是一個活動的座位。約翰觀看時,他看見閃電並聽見“聲音”和“雷轟”。他所看到的乃是宇宙的中心─—上帝的寶座,它是偉大的生命體,是一切律法的源頭。從這中心所發出來的能力,在太空中托住諸世界,使星星按著軌道運行。在太空支持著宇宙,使原子結合在一起的能力就是從這生命的寶座發出來的。寶座上的王差遣他的使者執行他的旨意,他們有的往返於諸世界之間傳遞真光。有的奉命看顧地上的小孩子。上帝無論命令他作什麼,他們都樂於順從,不管這些工作在人看來是大是小。這些從天父面前出來的使者身上反映著他的榮光,來來往往如同電光閃爍著上帝以人無法明白的語言發布命令時,其聲如浪翻騰,如雷聲大作。除了約翰之外也有其他的人曾聽到上帝說話那雷鳴般的聲音。在西乃山上,以及在基督傳道工作將結束,眾人將他圍在聖殿外院中時,都曾有這種聲音發出。在人子聽來,這是上帝的聲音,約翰卻未能聽得懂。他又看見上帝的七靈侍立在寶座之前。在地上的聖所中,這是用金燈檯上的七燈來代表的,他是永遠顯現,充滿萬有的耶和華之靈,是一切生命的本源。

耶利米所看到的這個寶座是一個安置在高處的寶座。以西結描寫寶座在穹蒼之上,彷彿“可怖的水晶”(結1:22)這水晶般的穹蒼或太空安在滿了眼睛的四活物的頭以上。約翰見慣了地中海平靜如鏡的水,因而他描寫寶座周圍的太空“好像一個玻璃,如同水晶。”寶座中和寶座周圍有四活物,前後遍體都滿了眼睛。

四活物代表上帝品德的四個方面。第一個像獅子,第二個像牛犢。或如以西結所說的像牛。 (結1:10)第三個臉面像人,第四個像飛鷹,這又一次證實在救贖計劃制定的時候,天庭的一切都是與這個計劃和諧一致的。以西結和約翰,一個在基督降世以前,一個在基督降世以後。他們都描述了同樣的事物,這就是顯明新約聖經只不過是舊約聖經的進一步說明。

基督在地上的生活是由這四方面的品德組成的,他是預言所說的“猶大支派的獅子”,“圭必不離猶大,杖必不離他兩腳之間,直等細羅來到。”(創49:9,10)作為立法者和君王,基督代表著天上君王的本性。古時,當各支派圍繞著聖幕安營時,猶大支派被安置在東方,在全軍出發的時候,猶大的旌旗樹立在最前面。新約的四福音中,馬太的記載是從家譜起首的,證明了基督繼承大衛寶座的權利。在以馬內利的生命中,結合著神性和人性,基督是天父寶座的後嗣。首生的基督雖然是上帝的兒子。卻仍披上人性,並因著苦難得以完全,他取了人的樣式並將永遠保持著人的形狀。人間各家的每一頭生子都是基督被獻的預表。馬可從僕人的方面描寫基督的生活。第二個活物面臉像牛犢或牛,乃是人的僕人,這代表祭司的身份─—蒙揀選供職的祭司,他以自己被釘十架上的身體擔當了世人的罪孽,這擔子壓迫他以至於死。在這裡顯示出最崇高的地位和最卑微的地位─—上帝在天上,上帝又在十字架上。利末人怎樣經常在聖所供職。照樣,基督時常為人服務。在人類從地上得救之前,上天決不關心別的什麼事。每一頭負重的牲畜,每一個過勞的上帝兒女都使人想起那曾成為僕人的基督。雖然他進入最卑微的地位,但他仍然是立法的主,審判萬有的主。路加福音從人的角度描寫了基督,記載了他在這方面的工作,對人有極大的感染力。在上帝取了人性這個恩賜中包含著一個應許,就是人類能夠與上帝的性情有分。飛鷹銳利的目光代表基督那個洞察萬有的目光。 “他的眼目如同火焰。往返於全地,有力地抓住那些全心歸向他之人的心。”在幾個作者中只有蒙愛的約翰從榮耀之‘道’的角度看見基督的品德,他與聖父享有同樣的能力,權柄,榮耀。他的福音書完成了救主生活的屬靈記載。他比其他作者更加全面地描寫了上帝的品德,這正是向天國高翔的飛鷹所代表的。

在天庭中,四活物體驗到上帝無窮的作為,就不住地喊著說:“聖哉!聖哉!聖哉!主上帝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在天國的歌聲中那些從人間買來的人也隨聲響應。他們把自己的冠冕放在寶座前唱道! “我們的主,我們的上帝。你是配得榮耀,尊貴,權柄的。因為你創造了萬物,並且萬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創造而有的。”


作者:赫斯格 著  吳滌申 譯  林大衛 校對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