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蓮(Elaine)全心事奉撒旦17年,她是美國撒旦教最高階級的女巫之一。她曾滲透教會,意圖破壞,亦與撒旦及其僕役長期合作,本文摘自其親身經歷的著作,供大家清楚撒旦在現今世界作工的諸多途徑,並謹慎於日常生活。

撒旦教的內幕

第一部分伊蓮的經歷

一、出生被出賣

伊蓮來自一個婚姻關係不穩定的家庭,父親是酒鬼,並常虐待她母親。她出生時為一兔唇且沒有鼻子的畸形兒,醫院護士建議她母親在嬰兒身上抽點血,以換取金錢作矯正手術,她母親同意了,也是這樣讓伊蓮從小受到撒旦教徒的特別照顧,因為該護士是兄弟幫(the Brotherhood)的有名的女巫,她及另一位女大祭司借著嬰兒的血獻祭喝用來增強力量,讓伊蓮成為一個撒旦印記的人,從此她的身體就成為邪魔的家。

因為就學時常受到同學的譏笑,她加入了教會的青年團契,也在那裡受到接納,渡過快樂時光。有一次在學校,一位同性戀女同學要侵犯她,結果差點讓伊蓮在洗手間將她淹死;另位有一位男同學嘲笑她的外貌,也差點被她打死,也因此她發現具有異於常人的力量,所以她想得到更多的力量,此時團契裡有一位女孩,專門為撒旦教徵募新人,把伊蓮引進了兄弟幫。

兄弟幫是由那些直接受撒旦控製並崇拜撒旦的人所組成。這個組織在美國有兩個主要的中心,一個在洛杉磯舊金山一帶,另一在伊蓮所在的美國中西部。這個組織極其神秘,其教徒分佈在社會各階層,包括受良好教育的人士,警察,政府官員,商業界的男女,甚至一些基督教的牧師。他們大部份都參與當地的基督教會,而且由於熱心投入當地的公益活動,所以被視為良好公民,然而這一切只是一種掩護,他們過著雙重生活。

他們聚會是以密碼為記號,並接受撒旦及其邪魔的嚴格訓練。他們每年舉行數次活人祭,每月一次牲畜祭,活人祭的對像大部份是由沒有婚姻關系的男女教徒所生、並且由團體中的的醫生及護士負責照顧,因此嬰兒的母親從未進入過醫院,嬰兒的出生及死亡都沒有記錄,其它的犧牲品則由綁架或誘拐的受害者,或組織中受慫戒的教徒或自願者,我想自願者可能是因為他們不能再忍受了。他們當中有許多是冷面殺手,作案手法非常高明。

他們分為幾個盟會或小組,每個盟會由一個男大祭師及一個女大祭司師所領導,這些人為了牟取地位,便利用各種途徑爭取撒旦的寵愛,設法增強魔力,因此在組織中常常發生內哄。其中有一個特別的小組是由女巫所組成的(光明姊妹,The Sister of Light)或叫(靈覺者,The Illuminati),在美國有另外幾個稱為The Illuminati的神秘組織,並主要成員是由古代英格蘭的德魯伊教(Druid)教徒的直系繼承者所組成。他們有很大的勢力且十分危險,和兄弟幫也有關連,經常舉行活人祭。光明姊妹在十八世紀末由歐洲登陸美國,這個組織的成員可以追溯到歐洲的黑暗時期,然而事實上最原始的根源是古代埃及和巴比倫的巫師。那些巫師的力量甚大,可以重顯摩西時代臨到埃及境內的十大天災中的三種。他們的力量確實非常神奇,雖然沒有接觸到受害的對象,卻可以給對方帶來疾病或死亡,即使是相隔數千裡之遠。這當然是魔鬼的作為,但這些人受了蠱惑,認為是他們控製魔鬼,而實際上是撒旦和魔鬼在利用他們。組織裡的人行了許多駭人聽聞的暴行,他們被裡面的邪魔所控製,以致喪失了所有的愛和憐憫,變成毫無人性的殘酷動物。兄弟幫的急速成長是我們這世代即將結束的一個訊號,這情形完全符合聖經的預言。

二、進入兄弟幫

教會團契的一個姊妹珊蒂帶伊蓮去參加一個夏令營,那裡有博物館,圖書館及許多特別房間,裡面有透視眼能力者、催眠者、手相算命師、紙牌算命人、巫毒術士等,她在那裡學習如何擴大和使用力量的課程。也因此吸引了伊蓮進入光明姊妹這個小組,之後她才發現從血賣給護士起,伊蓮就被密切的監視著。

在夏令營的最後一天,在全家性命受威脅下,伊蓮被迫簽下合約。入會儀式是在一個二三百人的會場,在祭壇前講台的中央畫有一個巨型的五角星,女大祭師和男大祭師相對而立,五角星是畫在一圓圈內,每一個角的尖都插著一支黑蠟燭,女大祭師揮一揮手,沒有碰到任何東西就把所有的蠟燭點燃起來。然後她開始念咒,男大祭師則吟唱附和,觀眾也依指示在鈴鐺搖響下唱和著。突然間,五角星被嘶嘶作響的煙和令人目眩的光所彌漫,屋內立即被一陣類似燃燒的硫磺所充滿。一個身形巨大的邪魔以肉身顯現在圓圈中間,周圍有火焰環繞。這個邪魔非常龐大,約有八尺高,它的身體前後搖動,如果伊蓮不簽約,將被邪魔折磨至死。在害怕及渴望擁有能力的心理下,伊蓮用鵝毛筆沾手指的血簽名,把靈、魂、體一並獻給撒旦。簽約完,伊蓮立刻被一股電流式的能力所充滿,這能力從頭頂一直湧到腳趾頭,強大到把伊蓮擊倒。當伊蓮試圖從地板要站起來時,女大祭師召來另一個邪魔,抓住伊蓮的肩膀,並進入她的裡面,一股要把人烤焦的的熱流竄過她全身,夾帶著一股濃厚的硫磺味,她在痛苦中昏倒了。醒來後,她休息了一個星期再回家。她成為兄弟幫的一員了,也知道擁有別人想像不的力量。

三、成為女大祭師

和撒旦簽約的一個月後,伊蓮接受訓練成為女大祭師,訓練內容主要是念咒呼喚邪魔、撒旦崇拜聚會程序、武術訓練、有關撒旦的知識等。於是她召喚了許多以肉體形式出現的邪魔,隨著力量的加強,她漸漸地可以直接看見靈界,看見沒有穿上肉體形式的邪魔並和她們講話。結果是愈來愈多且愈厲害的邪魔在她身上來去自如。本來她以為可以藉著念咒控製邪魔,結果是邪魔控製了她,如果她不順服邪魔的命令行事,邪魔會重重地傷害她的身體以作為懲罰。從此她過著雙重的生活,一方面是撒旦教徒,一方又參加一間很大的基督教會。在教會裡當老師、唱詩歌並參加各種活動。但她身心俱疲.幾乎被邪魔撕裂,她完全被捆綁了。

在成為女大祭之前,她和撒旦碰面了,這個男人極其英俊,而且非常明朗和悅,以致他被迷得神魂顛倒,深深地感覺被愛。二年的定期訓練,終於要成為女大祭師,她也因為與撒旦多次的見面而完全被她吸引,在儀式前,撒旦的同意之下,她與另一位女大祭師戰鬥得到了勝利。儀式中她用自己的血又簽了另一個約,成為撒旦的皇后,永遠留在它身邊。儀式的最後,她被放在石頭祭壇上,衣服全部被剝光,接著撒旦和她性交,以証明她是它的女大祭師。群眾瘋狂了,許多人服了藥,喝了酒,整個會場成了性的狂歡會。然後撒旦發出最恐怖駭人的狂笑聲,但伊蓮卻身體變得冰冷和僵硬,心裡覺得罪惡、痛苦、受傷害和空虛。

“當人在世上多起來,又生女兒的時候,上帝的兒子們看見人的女子美貌,就隨意挑選,娶來為妻。……那時候有偉人在世上,後來上帝的兒子們和人的人的女子們交合生子……”(創世紀六︰1、2、4)

四、女大祭師的生活

撒旦教的高層組織聚會是每二個月進行一次,會議中有男女大祭師各十三人、十三位男巫和幾位不受歡迎的份子──狼人,它們完全獻身給撒旦,在會議中是以人的形態出現,主要的任務是監視和懲戒會員,撒旦和諸魔利用他們使人切實服從所有的命令。加入任何神秘組織都是一個陷阱,一旦加入,要脫身就不容易了﹗但即使是己經簽了血約,撒旦並不能佔有你們,那個約可以用耶穌基督的寶血來銷毀,求耶穌進入你們的生命,赦免、洗淨你們的罪,並成為你們的就主,就可以脫離那個約的束縛。撒旦要人死亡,但耶穌卻要賜給人生命。

經由多次的法力競賽,伊蓮成為全國會議主席,接著成為撒旦的地方新娘,最後升到全美撒旦第一新娘。其中之一項目就是把一隻貓變成一隻兔子,然後又變回來,這是惡魔改變動物的形狀,因而會使動物立即死亡。

但此後發生了一件事,讓伊蓮對撒旦自稱比上帝更有能力產生懷疑。她們受派去殺死一個家庭全部的成員,因為他們與撒旦作對,不斷的使許多崇拜撒旦組織的會員轉向敵人“耶穌基督”。於是男、女大祭師們聚在一起用靈魂出竅去殺害他們。他們圍成一個圓圈,每個人面前點燃一支蠟燭,然後在自覺的情況下讓靈魂離開肉體,往那棟屋子去要除滅那些人。但令他們大吃一驚的是,當她們到了房屋外圍就無法再前進,因為整個區域都被巨大的天使陣營包圍了。眾天使們肩並肩、手牽手站在一起,他們穿著白長袍,相靠得很近,沒有盔甲,也沒有拿武器。但任憑這些祭師們的靈體再如何努力,就是沒有一人可以穿過他們,無論使用任何武器,也都無法恐嚇或傷害他們。起初天使們嘲笑他們,挑激他們向前闖關,於是他們愈來愈怒不可抑。突然天使們變了臉,那烈怒嚴厲的眼神使他們不覺退避三舍,並仆倒在地。當伊蓮跌坐在地的時候,其中一位天使直視伊蓮的眼睛,用最溫柔充滿愛的聲音對她說︰“為何不接受耶穌作你的救主?如果你繼續這樣下去,必定會滅亡的。撒旦其實是憎恨你的,然而耶穌卻是深愛著你,且為你死在十字架上,請考慮把你的生命交給耶穌吧﹗”之後伊蓮就不再向前進攻,其它人再試,也是徒然無功。而那家人可能不知道在他們家門外所進行的爭戰。

但雖然經過與天使的交會,伊蓮仍然拒絕接受耶穌,因為她仍然貪戀渴望更多的能力,而不肯相信撒旦的力量正在摧毀著她,要使她的靈魂下地獄。

五、撒旦的婚禮

伊蓮成為女大祭師以後,享有無數特權,但她繼續追求更大的能力。撒旦也以十分英俊的男人形像出現,成為伊蓮心目中完美男人的形象,含情脈脈,十分浪漫的模樣對她訴說愛意,並答應賜她更大的力量及更多的特權,於是她以為真正被愛了,自以為是所有女人中最有能力及最光榮的一位。

婚禮是在附近城市中一座最大、最漂亮的長老教會教堂舉行的,而那教會的人跟本不曉得他們的教堂是被借來做什麼。典禮是在周五晚上舉行,也是滿月的第一個禮拜,教堂的上空懸浮著一股陰沉的黑暗,參加婚禮的來賓來自加州及附近各州,甚至從東部趕來。教堂裡竟然從大型管風琴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音樂。撒旦的黃金寶座被運送到教堂,安置在講壇上,典禮開始的訊號是撒旦突然以肉身出在寶座上。它以一個男人形像出現,身穿白衣,戴著一頂鑲綴很多珠寶的金冠,全會眾呼叫著站起來,向撒旦膜拜。然後撒旦作了一個手勢,所有的人都往後看,伊蓮在男大祭師及光明姊妹的護送下,走到撒旦的寶座前停下來,彎身行禮向它行禮表示敬意。它從寶座上起身,走下來站在她旁邊,由男大祭師主持婚禮,典禮大部份是唱歌、吟誦和贊美撒旦。

典禮大約歷時兩個小時,伊蓮又用自己的血簽了一份死約,然後喝了用金杯裝著且摻了藥物的液體。而撒旦變得更俊美,它的頭發是閃亮的金色,皮膚像被太陽曬過的漂亮古銅色,眼睛很黑,當它向伊蓮表示愛意,並撫摸她的臉頰、頭發、手臂,又對她說她在它眼中極其漂亮,可以成它兒子的母親,即世界救贖者的母親。然後送她一條很寬、很漂亮的的黃金結婚帶,裡面題了幾個字︰“看哪,世界之王的母親﹗”(注︰要注意這裡所說的事與敵基督的可能關連) 。婚禮過後,他們登上一架私人噴射機飛往加州,在飛機上撒旦很少說話,沒有吃東西,倒是喝了幾種昂貴的酒和香檳。之後他們到達加州山丘上的巨宅,在一間大套房的金床上性交,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撒旦美麗的外表便消失了,性交是極其野蠻的行為。

從此伊蓮享有極高的地位,可以完全控製所有的女巫及男巫,甚至包括男大祭師。其中有一個女巫笨到想跟作對,伊蓮只看她一眼,就把她推到牆裡面,是真的在牆裡面,被拉出來時,全身是傷,骨頭折斷了好幾根。然後她升到成為第一新娘的地位,是全美各地僅有的五位新娘的首席,責任也愈來愈大,她在國際性的場合是撒旦的代表之一,也常離開加州去會見美國的政府官員和外國的達官顯貴。各國政府的代表來到她位於加州的住宅索取金錢或軍火。大多數的人知道他們在跟撒旦交易,但有些人並不知情。大筆大筆的錢就此易手。在大多數的場合是蠻猖(她裡面的邪魔之一的名稱)透過她說話,它每種語言都說得很流利,也替伊蓮作翻譯。

伊蓮常到其它國家旅行,曾到過麥加、以色列、埃及,也到過羅馬的梵諦岡會見教皇。她巡迴旅行的目的是要其它國家的撒旦教徒配合撒旦的計劃,以及與世界各國的政府的官員會面討論如何用錢援助他們。有些人不知道她是一個撒旦教徒,他們以為她與一個勢大財大的組織有關聯。要錢的人總是不會問太多問題的。教皇很清楚她的身份,撒旦教徒和天主教徒(特別是耶穌會的人)以及共濟會(Mansons,參考本站時事報導區文章,有共濟會的介紹)的會員密切地合作。就是在這段期間,伊蓮遇到了很多有名的搖滾歌星,他們都和撒旦簽了約,為了得到名聲和財富,美國的搖滾樂革命是撒旦所處心積慮策畫的,並由它的僕人一步一步地把這計劃推動開來。

雖然伊蓮的地位崇高,力量強大,但她卻仍然活在恐懼中,沒有平安,強烈地感覺自己落在圈套裡。令她心裡最不安就是眼睜睜地看著崇拜組織內一直進行著令人不管置信的惡行,其中最殘酷的戒律莫過於活人祭。

六、兄弟幫的戒律

在崇拜組織中,一般會員的性行為是很自由和非常隨便的,大多數的小孩從小就受到性侵擾。幾乎每個儀式或聚會都是以性的狂歡會作為結束,邪魔也會與人發生性行為。這是那些以肉身出現,可以被人看到、聽到和觸摸到的邪魔而言。這種事一向在人們服了很多藥物的聚會中進行,邪魔也和不願意的會員發生性交,它們這樣做是為了懲罰那些不服從撒旦和邪魔命令的人。通常一個男人會被迫觀看許多邪魔粗暴地對他的妻子進行蹂躪,那是一種非常有效的訓誡方式。恐懼是一種最常用的戰略,面對死亡或親眼看自己的家人受到折磨。人和邪魔都會受到迫害。邪魔常常被迫以肉體現身,然後它們若有一點不服從,就會遭其它較厲害的邪魔的迫害,撕成碎片,這些可怕的事件的慘狀和叫聲,直接烙在每個在場者的心版上。然後他們會告訴這些人說,這是不服從撒旦或邪魔的下場。

在許多舉行活人祭的“高層”儀式時,邪魔一般會以肉身出現,有時我們很難看出誰是邪魔,誰是人,然而邪魔的眼神冰泠,缺乏生氣。它們的撫摸令人覺得像是燃燒的煤,然而卻是沒有生命的。

折磨你所愛的人是惡魔很喜歡的一種戰略,特別是自己的孩子,可以讓人絕對的服從。父母被迫站著觀看他們的兒女被歐打至死,甚至受到殘酷的強暴,或者剝皮。即使孩子可以逃過死亡,父母也不可以把他們送到醫院,因為這些父母會被控以虐待兒童的罪名而下獄,他們無法証明不是自己虐待的,因為永遠會有撒旦教徒出面作假見証說是他們虐待的。崇拜組織裡的醫生也不會去照顧這些小孩,除非他們父母能夠繳付一筆龐大的費用。

撒旦和邪魔喜歡的另一個訓誡方式是獻活人祭。在美國,每年的活人祭通常在八個“聖日”舉行,“聖日”是指聖誕節、複活節、萬聖節前夕(Halloween,10月31日鬼節)、感恩節、以及春、夏、秋、冬四季一日的四天,這是撒旦褻瀆每個上帝按他所製定的節日。自從德魯伊教(Druds)的人在英國首次採用鬼節以來,這日子已成為以活人向撒旦獻祭的一個特別日子,這個習俗一直延續到今日。現在萬聖節前夕的糖果中,常常放著一些有害物質或怪東西,使小孩上當受害。被這些糖果傷害或殺害的小孩,就是用來獻給撒旦的祭物。在每次活人祭進行之前,都會有一段令人透不過氣的恐布時刻,因為所有的會眾都在等著看誰會被選中。通常被當作祭物的人是那些不服從的人,或試圖要脫離組織的叛徒。而全國各盟獻祭的時間絕對要先協調好,因為撒旦一次只能在一個地方出現,舉行時間必須準確,如此它才能親臨每一個會場,它並不像上帝一樣無所不在。

我(指伊蓮,以下改第一人稱自述,才能正確表達作者的語氣)在兄弟幫內親眼見到很多的“狼人”、“用魔法複活的殭屍”、“吸血鬼”及其它的人獸,這是受到撒旦嚴密保的秘密,除了撒旦和其它高階層的邪魔之外,沒有人可以控製他們。它主要是利用他們訓誡會員。在一次的聚會中,撒旦派一個狼人追捕一名男子。他跳起來從那個張牙露齒的狼人面前逃跑,最後知道沒有把握能跑贏狼人,所以就轉過頭來,拔0.357口徑的手槍,對準狼人射擊。但狼人卻毫發未損,反而把那個人成碎片。會眾沒有一人敢動或出聲,唯恐狼人下一個攻擊目可能就是自己。

這些怪物是被某種會變成人體形狀的厲害邪魔所佔據的人類。黑暗時代的古老基督教文件曾明確地記載這些出現在歐洲的人獸,如今除了在加州山丘上那棟撒旦教大本營的巨邸地窖內有保存古代撒旦教著述之外,我沒有看過任何正確描這些人獸的書籍。崇拜組織裡的每個人都非常畏懼和憎惡這些人獸,他們是獨行客,百分之一百被賣給撒旦。我猜想在“大災難”(Tribulation)時期,他們會大量的增加,甚至公開被撒旦用來作懲治的工具。

另外一種經常被用來作訓誡的的方式,就是由邪魔造成的疾病和不幸事件。邪魔通常很喜歡製造疾病,藉以教訓某人,因為很少有醫生可以診斷出病因,而病人會極端痛苦地死去,醫生卻認為那些病狀都是他自己想像出來的。

大多數崇拜組織中的會員所生的孩子都要獻給撒旦,這就像基督教會中的嬰兒受洗禮一樣。撒旦教的奉獻禮儀式包括用動物祭品的血為嬰兒“施洗”。這些孩子在出生以前就被邪魔據為己有,除非父母願意讓耶穌基督作他們生命的救主,願意讓耶穌的血洗淨他們的罪,否則這種咒詛會一代一代地傳下去。那穌的血那麼地有能力,他在十字架上的工作是那麼完全,其至狼人如果願意歸向基督的話,也可以得救。我屬耶穌,單單屬他.無論撒旦和任何屬它的人會對我採取什麼報複行動,都不能阻止我說出在撒旦王國中所發生的一切內幕。

讀者諸君,倘若你是撒旦教的一員,你也可以從這個桎梧中解脫,不必再待在邪惡、黑暗和恐懼的國度裡。耶穌可以也會讓你得到釋放,你所要作的就是求他用他的寶血洗淨你的罪,求他成為你的救主。不要遲疑了,時間是很短促的,耶穌很快就要再來,沒有剩下多少時日了,趁著還來得及的時候盡快作決定。當耶穌來帶領所有屬他的人回到天國時,你願意被?在後面嗎?請現在就歸回他吧﹗

第二部分轉折點

在我(伊蓮)成為撒旦地方新娘的一年後,我在某些小事情上冒犯了撒旦,但那其實是微不足道的小節,但有一天我獨自在家時,四個巨大的邪魔突然向我現身。這四個邪魔長的一模一樣,它們全身黝黑,大約有七厴?砩細哺親藕諫牧燮徽徘錐竇牧常擬慚潰叭窶裉甑兌謊鬧訃住K侵氐納撕ξ遙刮胰砥飭眩撕劾劾郟拇Φ窩H緩筧齙╔魷鄭揮邪參課遙炊淅淶乃凳且乙桓黿萄怠〉馱諛鞘焙潁抑廊齙╓話遙尬搖遊遙侵皇搶夢彝瓿傷塹哪康畝眩謔俏揖齠ㄖ灰謝峋鴕齙業攘肆僥瓴趴伎吹繳系鄣拇N腋械酵耆煥。蛭澳壞諼宜鬧埽踔獵諼業睦錈妗N也桓葉勻魏穩慫擔踔亮疾桓蟻耄裨蛐澳恢潰揖突簧焙Γ一岷芡純嗟廊?

兩年後,一位跟我一起工作的女同事開始邀請我到教會,我怕再增加麻煩,我不斷地拒絕。但撒但要我去那個教會,破壞那個教會,為它報仇,因為那裡的人宣稱“撒旦是活生的,而且是邪惡的,大家應該要起而跟它作戰”。我去教會時,感覺上帝的力量大大固守在那個地方,甚至到門口時,幾乎不能握住門把,在我裡面的邪魔也感受到這股力量。而牧師在講道完,竟然把手放在我身上,大聲地為我禱告,我和邪魔相當局促不安,禱告完,我盡可能快步地離開教堂,但是某種東西已感動我。

在那年發生了另一件事,使我了解撒旦在說謊,了解有一種比它更大的力量,也了解耶穌就是一切的答案。在我開始去那個小教堂做禮拜不久後,撒旦要我聯合全國所有高層的女巫,共同毀滅一個女醫生,這個女醫生到處傳道禱告,大大干擾了撒旦的工作,甚至與在醫院工作的高層女巫作對。於是我們定期施行魔法,讓邪魔去傷害她,製造病痛,於是那位女醫生奄奄一息地離開醫院。但四個月後,她竟然而完全痊癒地回到醫院,我非常震驚,然後我理解到,有一種比我見過的任何東西都要強大的力量阻止了我們,於是我又想起在加州遇到的天使。這位醫生一定也有那個家庭所擁有的力量,而那個力量來自耶穌基督。

在那段期間,我一宜定期上那個小教堂。很快地,我知道自己沒有力量摧毀這間教會。我向那些人耍各種詭計,但他們仍然繼續愛我,為我禱告。我愛上了那些人,因為他們是真誠的。他們是如此愛主,以致完全不介意我是誰?從那裡來?我的外表如何?我的穿著或談吐如何?他們在乎的是我的靈魂。他們非常愛我,不斷地為我禱告又禱告。

一個星期天的晚上,他們的禱告的力量讓我走到了講壇的前面,在那裡我終於說︰“耶穌,我要你,也需要你,請寬恕我,請進入我的心中和生命中。 ”那是一個極艱苦的掙扎。我裡面的邪魔都極力不要我開口。它們不斷地在我心中尖叫著說我被騙了,上帝並不存在,耶穌確確實實己經死了。但是我知道它們才是真真正正的騙子,所以沒有聽它們的話。之後,它們立刻飛到撒旦那裡去告發我背叛的行為。接著,一埸大爭吵開始了。

那天上我回家後,撒旦即來和我談話,但它不像以前靠近我,或把我抱在懷裡,它只是遠遠地站著。很多有力的邪魔和它在一起,這些邪魔也遠遠地避著我。撒旦氣瘋了,它對我大叫︰

“去你的﹗你究竟在作什麼?”

“我要離開你。”我回答。

“你不能那樣作﹗”

“去你的,我為什麼不能,我偏偏就要那樣做﹗”

“你是我的新娘、我的戰利品,如果你不照我的話做,我會殺死你,你是不能掙脫那個約的﹗”

“我寧願為上帝死,也絕不願意做你的新娘。那個約不再有效,因為他已被耶穌的寶血廢去了,你所能給我的只有謊言和毀滅。”

“你作了一個錯誤的決定,我很快就可以向你証明這一點”

“你這個渾球,馬上給我滾出去﹗”

“看吧,你不是一個真正的基督徒”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基督徒是不會咒罵人的。”

那時我只當兩個鐘頭的基督徒,仍然習慣於自己過去所用的言詞。

“那又怎樣?反正我知道自己是基督徒,因為我請耶穌原諒我的罪,並且進入我的心裡。我知道他已經那樣作了﹗”

“你只是認為而已,其實根本沒有正發生什麼事。”

我一時怒氣沖天,以致想要跨前一步朝它鼻子打去,但不知為什麼,我的雙腳竟然不能移動。撒旦氣得直向我大聲威脅。我突然感到一股溫暖的平安流過全身,很清楚地聽到主第一次對我的心和靈講話,他說︰“不要害怕,我的孩子,我在這裡,它不能傷害你。”我又叫撒旦離去,但這一次我是奉耶穌的名命令它離開的。一轉眼的工夫,他就失去了蹤影。

在接下來的兩星期中,撒旦至少找過我廿次以上,有時它以一副柔情蜜意的樣子,試著成為一個情人,到頭來卻總是暴跳如雷,拂袖而去。它企圖要說服我回心轉意,告訴我耶穌死了,此外它又恐嚇我好幾次,但是沒有一次可以靠近我。它總是離我遠遠地站著,其它邪魔也是一樣。

有很多次,邪魔們打算給我一點顏色看,就是以前那四個邪魔一樣,然而它們總是在靠近我不遠的地方停下來,一臉困惑且被嚇了一跳的表情,沒說一句話就轉身離去。漸漸地,我明白主一定給我某種特別保護,邪魔也不能再像過去一樣對我猛撕狠抓,現在它已不能控製我了。

第三部分與邪魔爭戰

在接受耶穌成為個人救主後的兩個星期內,伊蓮病得非常嚴重,結果她住進醫院,也因此碰到以前她們要去殺害的女醫生──利百加。住在醫院的六個星期,利百加在上帝的帶領下與伊蓮一起與住在伊蓮裡面的邪魔爭戰,為了避免被撒旦教徒殺害,利百加讓伊蓮搬到她的住處。

以下為利百加的自述︰

但即使已成為基督徒,住在伊蓮裡面的邪魔不斷地要殺害她們,伊蓮請了教會牧師幫助她們,結果在長達八小時的爭戰中,很多的邪魔被趕出來。當驅魔工作終於結束時,我們是何等的歡喜快樂啊﹗我們都站著哭泣、拍手,在完全而美妙的和諧中贊美主。伊蓮和我精疲力盡,但非常興奮,在回家的一路上不斷地贊美主。

大部份的基督徒都不知道有靈界存在,也不知道我們在這個物質世界所做的一切都會影響到靈界。芬尼(Charles G. Finney)對於物質世界和靈界之間的因果關係有一段很美的描寫︰“每一個基督徒若不是藉著他的行為,就是藉著他的見証對別人產生影響。他的外貌、穿著和舉止經常讓別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要不是作見証,就是違背信仰;要不是與基督親近,就是與基督分離。而且你的每一步都踩在震動到永恆的弦上。每當你一動,就觸到一個琴鍵,琴聲便在天堂所有的山谷間回響,也在所有的洞穴和窟窿中繚繞。你生活中的每一個舉動,都會產生極深的影響,因為在你的四周的靈對它非常注意。”

有一件事情終於發生了,頃刻間使這個真理成為事實。當時我還不了解自己的生命會對靈界引起什麼影響。首先,我曾經使用耶穌基督的力量,在撒旦的一家特別醫院裡阻止了許多魔法的運作。其次主讓我加入一埸使撒旦失掉一位最高新娘的戰爭,這件事當然使撒旦在它的國度裡顏面盡失。之後不久,在主的干涉和保護下,撒旦和它的邪魔無法把伊蓮和我抓去行活人祭。

我完全不知道這一切在靈界所造成的“波動”。有一天,我仍然安靜地跑到後院去,在樹下一張野餐桌上享用一頓平靜的午餐。當我坐在那裡享受溫煦的陽光時,上帝允許那條隔絕靈界和物質界的遮佈在瞬間被撕開來。

突然間,一個閃亮的人形出現了,坐在我的對面。當我帶著沉默的驚愕坐著端詳它時,聖靈強烈地讓我明白真正的身份。這正是我最不想親眼看見的存在物。這個閃亮的身形如同“光明天使”般燦爛地出現在我的面前,而實際上它卻是黑暗之王、空中的掌權者,統治著一個龐大的邪惡王國,它就是撒旦﹗它的眼光是那魔的詭譎,就像黑木碳,又深、又黑、又邪惡,彷彿威脅著要將我吞噬。在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似乎正在往前跌入它眼睛的黑洞裡,幸好有個東西把我抓回來,讓我穩定下來。我看得出撒旦在生氣,而且是勃然大怒。

“撒旦﹗”我大叫。當它點頭承認自己的身份時,我問它︰“你到底想怎麼樣?”

“你這個女人竟敢和我作對﹗”

“沒錯,我的生命就是用來對抗你的。”

“我知道,但是你敢真正跟我對抗嗎?”

我對於它再次重複的問題感到非常困惑,也很訝異。很明顯地,它變得越來越憤怒了,但是聖靈以一種安全的平安充滿我,事後我對自己完全不感到害怕也覺得相當驚訝。

“撒旦,我不是以我的力量來對抗你,而是以耶穌基督的力量和權柄對抗你。”

“你最好計算一下代價。你所服事的耶穌不是也勸他的門徒說︰‘你們那一個要蓋一座樓,不先坐下來算計花費,能蓋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見的人都笑話他說,這個人開了工,卻不能完工。或是一個王,出去和別的王打仗,豈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萬兵,去敵那領二萬兵攻打他的嗎?若是不能,就趁敵人還遠的時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條款。這樣,無論你們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 ’(路十四28~33)”(它一字不漏地引用以上經文)

“女人,你最好衡量一下自己的代價,因為我告訴你,我使你的生活充滿痛苦和愁煩,甚至永遠不知道是否還能活下去﹗”

我知道這個大有能力的家伙是絕對認真的,而且我自從我把一切交托給上帝(抱括我所有的財產、事業、家人、以及我的生命),我就相信撒旦會對付我像它許久以前對付約伯那樣。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考慮。最后我回答說︰“我已經清楚地計算過了,而且我知道將來不管未來發生什么事,一切都會在上帝的掌握中。我相信他的恩典夠我用。因此,撒旦,我確實敢接受耶穌賜給我的權柄和力量,也敢以主耶穌的名來對抗你﹗”

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和撒旦默默地彼此對峙。我再一次感到倘若不是某種東西抓住我,我必定會入撒旦眼中那可怕的邪惡裡。最后它終于點一下頭,說︰“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godblessyou_1994
  • 为什么我不能继续看下去的?看到一半就不能看了
  • vaio
  • 最后它終于點一下頭,說︰“???说什么?到这里就没有了?
  • 悄悄話
  • VampireEnder
  • 最后它終于點一下頭,說︰“我愛你((愛上撒旦了啦 怎麼辦>/////////////////<
  • 我想知道
  • 說什麼.....後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