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第七章继续描写在第六印之下所发生的事件。先知预言将要显在天上的兆头已经显现。人们不但看见这些现象,而且从1844年以来人们一直把它看作人子复临的预兆向普世传扬。救主提到这些兆头,人知道他快要复临了。除了这些显现在天上的兆头之外,他还说:“地上的邦国也有困苦。”(路21:25)邦国的困苦发生在众星坠落之后,这句话引出了启示录第七章的主题,这一章的位置就时代而论是介于启示录第六章13与14节之间。

“此后”就是在启示录6:12,13中所提到的兆头出现之后。 “我看见四位天使立在地的四角,执掌地上四方的风。”约翰所看到的属天异象向他显示了上帝政权的工作。他也看见在揭开印时天使的工作。 “天使岂不都是服役的灵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吗?”(来1:14)大有能力的众天使遵行和华的吩咐,听从他的命令,说预言的天使加百列决不是唯一奉派担任特别工作的天使。约翰看见有四位天使立在地的四角执掌地上四方的风,使之不致于吹动。风象征战争或争论,过去虽然有不止一次的战争和黑暗日,但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内,将有一次邦国的困苦。与以前一切的国际纠纷有所区别。

揭开第五印以后,教会从黑暗时代出来,宗改革运动产生了两个伟大的转折,摧毁了逼迫的势力。终止了殉道的事。这两个转折就是新教和民主。新教的原则反映在社会宗教面貌上。民主─—即人人皆有平等权利的原则。表现在选民政府中。换一句话说十六世纪宗教改革的成果不仅见之于改正教会的组织中了之于对一千多年来掌权的君主制提出的抗议。在这种情况下,救灵的事业就需要一块适宜自由发展的新土壤。为此,上帝预备了美洲和南非的殖民地没有利用他们有利的机会,但在美国新教和民主─—崇拜自由和在国家事务中,人人都有平等的权利─—在美国宪法中,开花结果。在这个国家的头五十年中欧洲的君主和政治家都以挑剔的眼光窥视他。但当这个政府日益强大,一个又一个洲被吸收进来,他的使节被外国的宫廷所接待,并在国外寻找他的产品在国外市场敞销时,欧洲当政的人们才看出民主不再是一种实验而是一种现实了。

欧洲处在动荡之中。法国从拿破伦的日子以来,内部一直意见分歧,进行过不止一次的代议制政府的尝试。在所有的欧洲国家中,人民所发表的任何政见都会引起君主的嫉妒。一切起义都会被严厉地镇压下

去。乌云已经密布。远方的雷声已隐约听到。但每一个君主都想保住自己的王位。侥幸而又不幸的法国终于成了掀起轩然大波的中心。 1830年法国政府担心议会权柄太大,就发布敕令宣布最近一切的选举为非法,并限制选举权和出版自由。这件事导致了群众的暴动,结果波兰王朝被推翻了,一个新的国王上了台。因为他是由中产阶级拥立的,所以被称为“市民之王”。这个名称很有意思,平民得着了权柄。如果各国顺以天意的引导,不多年后,欧洲就会发生和平的改组。然而人民,尤其是那些尚未独立的民族和省分的人民受到压迫。尽管这样,法国的暴动还是有其影响的。 “在撒克逊和德国一些较小的州,发生骚乱,是受了巴黎革命风潮的影响。”波兰所发生的一次暴动也是巴黎运动的结果。 1832年,当八千波兰人派往到西伯利亚时所发生的事变,其起因也可以追溯到法国的暴动。 1828年至1834年关税同盟的组织成了德国的统一的先兆。意大利也发生暴动,要求独立和统一。 1833年奴隶制度在英国的殖民地被废除。 1837年维多利亚担任英国的元首。 1843年对进口谷物征税的谷物法废除了,这是英国政府扩大自由的先兆。这些事件还会不断增多,在维护平民权利的人和捍卫君主神圣权利的人之间,划出鲜明的界限。

内部的压力更大了,所有的人都认识到应该很快有一个解决的办法。 1848年事情发展到了高潮,法国再次发生群众性暴乱,因饥荒已持续了两年。贫民反抗一切的权威,路易菲力普国王退位,逃到英国。若不是一些法国政治家勇敢而坚决地在这危急之秋出来领导事务,1789年的革命将要重演。士兵和暴民联合在一起,只有通过最精心的处置,才能避免1795到1799年出现过的五人执政内阁。建立临时政府的意见占了上风。通过了宪法,采纳四年一任的总统制。路易拿破任(1808-1873年)当选为新的法兰西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1848年是多事的年头,贾德森在《十九世纪的欧洲》这本书中提到这次革命:“象一根点着的火柴丢到枯干的草原上,其火焰迅速燃遍了欧洲大陆。”在德国“一个保证执行自由政府的新内阁就职了。”“普鲁士和奥地利掀起了全国性的要求自由和民族统一的运动。”在德国约五百人集会决定要成立一个临时政府。在普鲁士所发生的骚动,迫使国王宣誓执行新宪法。匈牙利和维也纳也爆发了革命,这就给了意大利一个久已盼望的机会摆脱奥地利人的统治。在这短短的时期内,许多君主就这样向他们的臣民屈服了。

但这场骚乱和动荡突然平静下来,没有人能解释其原因。正如基督斥责暴风雨时,革尼撒勒湖翻腾的水浪就停止下来一样。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执掌战争风云,直到上帝的仆人都盖了印。欧洲所发生的变化实际上结束了君王的统治,如今,有机会让宗教改革结出成果。地上最后的工作将成了驱散中世纪黑暗的运动的继续。上帝已经为福音的迅速传播预备了土地。盖印的工作现在在正在进行。

“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从日出之地上来,拿着永生上帝的印,他就向四位天使大声喊着说:‘地与海,树木,人们不可伤害,等我们印了上帝仆人的额。”天上的使者控制着各国的形势,等上帝的仆人受了印。人或许要问,“上帝盖在他仆人额上的印是什么呢?”上帝的选民是一班特别的百姓,他们蒙召作君王和祭司的国度,为要彰显那召他们者的美德,耶和华不看人的外貌,却要衡量人的品格。要把他的印盖在那些忠于他的人身上。当亚伯拉罕蒙召作一国之父的时候,上帝给他“割礼的记号,作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因信称义的印证。¡ÿ报罗4:11)上帝也赐给亚伯拉罕末世的后裔,一个因信称义的记号或印证。那些骄傲矜夸,自高自大的人不会受到这印记,只有单纯地信靠上帝的应许,象一个小孩子向他母亲学习那样才能受到印记。基督曾望着天说,“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的人就隐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 ”(太11:25)这记号或印证是由上帝直接启示给那以孩子般的信心来接受的人,“不是属血气的指示你,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 ”(太16:17)唯有圣父和圣子能显示有关上帝的知识,这种知识就是盖在选民额上的印。论到这一点,保罗声称“上帝坚固的根基立住了,上面有这印证说,主认识谁是他的人。 ”(提后2:19)这印证,就是认识真神的知识,耶和华把这印放在安息日中,“且以我的安息日为圣,这日在我与你们中间为证据,使你们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的上帝。 ”“又将我的安息日赐给他们,好在我与他们中间为证据,使他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他们成为圣的。 ”(结24:20,21)这印是成圣的证据,是一个永远的证据。“你们务要守我的安息日,因为这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 ”他又说:“这是我和以色列人永远的证据,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第七日便安息舒畅。 ”(出31:13, 17)这是属灵的安息。因为“上帝是个灵”(约4:24)他的安息就是属灵的安息。耶和华之安息日的安息福分和成圣都是属灵的,唯有符合第一印条件的人,才能象上帝那样安息。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有认识上帝的知识,这印由天使盖在额上,人是看不见的,唯有上帝和天上的生灵能看见。所以人间的律法无法推行安息日的遵守。人可以在形式上遵守七日中的一日,但唯有认识上帝才能在额上受印,基督是遵守真安息日的活的典范,他在那日所作的事表明了上帝对于人类的心意。“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 ”“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上帝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 ”(创2:3,2出34:21)

以上数节经文清楚地说明了上帝的第七日安息,又赐福给这日定为圣日。从耶和华安息的那个第七日起,以后所有的第七日,就成了赐福和成圣的日子。使用“印记”是为了证实一个合法的公文,当一个长的印盖在一份合法的文件上时,这印包括他的姓名,权柄和权限。上帝律法的印中明显具备上述特点。在现代的法律或法令中,印不是盖在开头,就是盖在结尾,但在上帝的律法中,印是盖在中间的,免得受人增删,第四诫是“当纪念安息日守为圣日……无论何工都不可作,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第七日定为圣日。”(出20 :8-11)这里有着印记的三个特征,一、名字─—主耶和华你们的上帝,二、权柄─—创造主,三权限─—诸天和地。十诫中若除去这一条就没有印鉴了。上帝的权柄是在第四诫上,凡如此认识上帝的人必在额上受印。上帝创造和救赎大能的知识,借着基督在第四诫中明显出来。

1846年以来自日出之地的天使叫四位天使执掌着战争的风云,等上帝的仆人额上盖了印,1848年以来,列国呈现出安宁,上帝律法中安息日的亮光传到地上各国,起初其光线如初升的太阳。但如今它如同正午的日光照耀,地上的各方有成千上万的人见证遵守安息日的好处。

如今上帝仆人的数目正在组成,“我听见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数目有十四万四千人。”唯有品格才是盖印工作的根据。新天新地的应许是为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预备的,但他们肉身方面的后裔,却没有造就成使永生上帝的印能盖在他们身上的品格,他们作为一个民族而被弃绝了。于是外邦人象野橄榄树上砍下来的枝子,逆着性接在犹大的根上。凡结出公义果子的人,都能承受那曾应许赐给犹太人的产业。亚伯拉罕肉身方面的后裔,在十二支派中的地位,将要归给那些应许所生的儿女。全天庭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盖印的工作上,因为这工作一完毕,救赎的计划就完成了。十四万四千人要按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分类。这是品格的名字。那些已经造就品格的人交按照品格列入相应的支派。例如“以萨迦是个强壮的驴卧在羊圈之中,他以安静为住,以肥地为美,便低肩负重。”这是一些肩负重任的人。那些仰望那将来应许之家的人。宁愿肩背重担。他们为了使上帝的事业兴旺,甘心象耐劳的驴子一样,担负双倍的担子。他们在这种服务中得到自由和喜乐。上帝的事业若没有这些忠心的负重者,在地上就不可能得到推进,这些忠心的以萨迦人度着“卧在羊圈之中”的人生。而在他们近旁也许就有不负重担的拿弗他利人的代表。 “拿弗他利是被释放的母鹿,他出嘉美的言语。”(创49:21)他自由轻松,随时随地说“嘉美的言语。”而且助人为乐,这是以萨迦所代表的担负重担的人所办不到的,上帝也不希望他们这么做。为了构成完全的数目,一切都是需要的。背负重担的人,不要认为自己因所负的重担就成了最重要的人,他们不过是占全部的十二分之一的而已。有一队人将代表利末,他的生活似乎因罪而失败了,但他靠上帝得了胜,成了以色列人的教师。论到不稳定的流便,经上说:愿流便存活,不至死亡。因为他“大有尊荣,权力超人。”(创49:3)犹太代表那些别人在他面前低头的领袖,以色列各支派的名字代表着工作的各方面。并且写在上帝圣城的一个门户上。但支派最后没有被算进去,而约瑟所得的双分凑足了十二支派。经上论到但说,“但必判断他的民作以色列支派之一,但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虺,咬伤马蹄,使骑马的坠落于后。”(创49:16 ,17)上帝的旨意是要但按公义审判以色列人。锐利的眼光和敏捷的判断力都是所必须的。这些恩赐都赐了但。然而他却滥用了这些恩赐,他是“道上的蛇,路中的虺,咬伤马蹄。”审判的恩赐本来可成为福气,如果人若歪曲这恩赐,就会伤害人和使别人跌倒。 “使骑马的附落于后。”就是说他成了毁谤者和论断者。那些对别人吹毛求疵,妄加批评的人,其实是滥用了审判的恩赐。凡坚持这种行为的,总不能进天国,因为那“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他和他的代表再也不能进入那发光的门户。

先知约翰再一次看到六印的结束,那时上帝所爱的人从各世代被召来。他看见一群没有人能数得过来的赎民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他们穿基督的公义白衣,在永恒的岁月中,他们将永不忘记白衣和棕树枝,乃是上帝儿子牺牲的成果。他们齐声歌颂的声音响彻全天庭。 “愿救恩归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上帝,也归于羔羊。”赎民的大军在唱他们的经验歌。熟悉他们每一个人的天使和具有相同经验的二十四位长老和四活物,就齐来响应这个大合唱。似乎有一位长老为了使约翰再次注意那受苦最多的一小群人,就指着十四万四千人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那里来的?”他又回签自己所发出的问题说:“这些人是从大患骓中出来的,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救主自己是因苦难得以完全的,他要以一个人的形象坐在靠近天父的宝座上,因为他已得胜。救主在世时,那些最亲近他的门徒所有的经验,就是十四万四千人的经验,因为他们曾象他那样生活,并经过他所忍受过的试炼,连撒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他们里面是一无所有,“所以他们在上帝的宝座前,昼夜在他殿中侍奉他,坐宝座的要用帐幕覆庇他们。”

在天上的叛逆发生以前,路锡甫是一个遮掩约柜的基路伯;常侍立在上帝面前,他堕落的时候,连累了一大群天使。撒但和他的使者过去的地位,将为十四万四千所得,那时他们要在上帝的宝座前昼夜在他殿中侍奉。上帝要亲自居住在他们中间,这就是他们在地上忍受饥渴的赏赐,他们将成为救主的卫队,救主要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这些人在全世界都拜偶象的时候,仍然保持认识上帝的知识。他们将学习无穷的真理,在永恒的岁月中将继续发展和进步。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这种开端是从地上开始的,人一旦得着认识上帝的真知识,就是忍受饥渴、困苦和迫害但那些忍受试炼似乎看见那看不见的主─—就是那常显在宝座前之羔羊的人,必有一天会充分认识耶和华的知识,在那里永远的喜乐必将擦干他们在地上的眼泪。 “日头和炎热也必不伤害他们。”在地上他们曾感受那日光的炎热。当万物复兴之后,太阳将发出七信的光辉。但这群人是如此靠近宝座,如此靠近天父和圣子强烈的光,以致再也觉不到日光的照耀。从前一位天使在地上显现,曾使看守救主坟墓的百夫长的兵丁眼目昏花,仆倒在地象死人一样。光是生命丰盛的标志,那些与上帝性情有分并行在创造主面前的人,需要何等的纯洁阿!

这些人是从人间买来的,他们是从末世代出来的─—是一族几乎因罪恶和瘟疫的流行而遭毁灭的人,但羔羊的血是全能的,他将他们安置在宝座旁边。 “罪在那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罗5:20)基督无比的慈爱有谁能明白呢?

作者:赫斯格著  吴涤申译  林大卫校对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