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九月一日在美國的伊利諾洲發行了一枚郵票,蔚藍的底色,金色的阿拉伯文字,由著名伊斯蘭藝術家穆罕默德撒迦利亞(MohamedZakariya)以土耳其傳統畫工寫成,郵票底部有英文GREETINGS的字樣,用以表示慶祝伊斯蘭教的兩大節期,禁食月和宰牲節。這枚郵票發行的當天,不少在美國生活的穆斯林表示,因著美國能接納和印行這枚郵票,故開始對這個國家產生歸屬感而高興。
  
聞說這枚郵票的印行,是由於一個名叫穆希巴官的(MuhibBeekun)少年人,在蒐集郵票時,希望能看見美國有他自己民族節期的記念郵票,因而發起簽名和寄信運動,用了不少時間申請,結果他們的努力沒有白花,他們的行動也與自由世界建起了友善和健康的橋樑。七千五百萬枚有伊斯蘭特色的三角四分郵票便成功地在美國發行全國了。

當穆希巴官有意為了在美國境內看見有他自己民族記念物品而努力的同時,有另一穆斯林的年青人,他曾生活在西方世界卻沒有歸屬感,但他沒有計劃去清除這隔膜,卻花了數年的時間,去計劃以恐怖報復的手段來回應自由的西方世界。結果,他也成功了,震驚全世界的恐怖事件也在九月發生了。

去年九月十一日紐約世貿大廈遭恐怖份子襲擊,雖經歷一年時間的沖洗,自由世界對這事件的驚懼,仍末完全退卻,對恐怖份子所持的信仰--伊斯蘭教的誤會仍然存在。

這兩件幾乎在同一時間發生的事件,正好反映著今天伊斯蘭世界的兩種走向。當鄂圖曼帝國追不上現代,土崩瓦解,掙扎著尋找生存出路的時候,伊斯蘭內部產生了兩種理論,有些人以為鄂圖曼的強大是安拉的賜福,由於鄂圖曼後期,宮廷生活腐化,所以得不到安拉的喜悅而衰弱,他們需要回到敬虔的生活中去。可是,有些較極端的伊斯蘭學者以為,敬虔生活是不能與非伊斯蘭者溶和的,所以有部份人走向了極端的排他路向,對非伊斯蘭的自由世界採取名為「淨化」的排他手段,因而危害了世界的安全。

伊斯蘭世界中的另一種理論就是認識到時代的改變,追上世界的步伐,他們要以開放的態度接觸這世界,以和平的手段與自由世界交往。美國這少年的努力沒有白花,這枚有伊斯蘭背景的郵票在美國境內發行,相信沒有人感到伊斯蘭入侵美國,也不表示誰勝誰負,反而是代表著和平的美麗,不同文化交流的和諧。

今天,伊斯蘭世界與西方自由的關係有如這枚郵票的單薄和脆弱,甚願有更多人認識他們,了解他們的掙扎,也關心他們的需要,從而建立友好溝通的橋樑。


羅惠強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