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屆土耳其大選由回教保守黨的年青派(公義進步黨)奪得壓倒性的勝利,世界各國關注伊斯蘭動向的,正在熱烈討論這伊斯蘭政黨會否把土耳其再拉向回頭路之際,世界小姐的冠冕又不約而同地落在土耳其小姐的頭上。這次的勝利,反而使土耳其尷尬,因為主辦機構不知應否大事慶祝。

原來這次世界小姐選美,本來在西非的尼日利亞(Nigeria)舉行,該國穆斯林占總人口的大多數,不過政治仍屬自由,所以世界小姐選美籌委會不畏選此地舉行這次盛會。可是,在選美大會前一個月,聞說有位記者在報導選美活動時,竟胡亂的說,如果穆罕默德在世,看見這些佳麗,也會在當中選一個為妻。這句話觸犯了穆斯林的大忌:一方面是穆氏十一位妻子的記錄已使很多穆斯林努力為他辯護;另一方面就是穆氏的神聖地位被醜化,這是穆斯林絕對不能接納的。結果,激進的穆斯林到處搞破壞,與伊斯蘭關係較脆弱的教會,成了攻擊和發洩的對象,以致有二百多人罹難,更有人聲言要處死那記者。事件的發生,令這世界選美活動要立刻移師到英國舉行。

筆者不知道冒犯了穆氏那記者的背景,但筆者相信很多教會和信徒不同意這類的選美活動,也不同意那記者對其他宗教的冒犯,但在言論自由的民主國家,這些激進的反應,只會使人更畏懼,視他們為野蠻無理!

原來在伊斯蘭教法中,是以神權統治的,安拉是絕對權威,穆罕默德是他的大使,成了安拉的代言人或是代表,所說的話記錄在古蘭經裡,成為安拉的說話和心意。所以,任何人不容許對古蘭經懷疑和反對,否則就屬違反國法,要判以極刑。因為有這樣的思想,他們激烈地把違法者處死,乃視為天經地義的事。

其實,這些強烈的反應不單只發生在伊斯蘭的極權國家,去年在德國出版的一本百科全書,編輯在穆罕默德的標題下,竟加上了一幅人物圖片,結果該出版社受到德國的穆斯林攻擊,指它醜化了穆氏的神聖形象,直到該編輯公開道歉,收回全部已售出的百科全書重印,事件才告平息。

極端的行為背後可有很多的原因,群眾可能是對現政府的不滿;又可能是對西方名為基督教國家不滿的另一種投射;也可能懼怕自己的宗教或教主被人輕視。但從近年在伊斯蘭世界中所發生的變化,以及對西方自由世界的攻擊,在在顯示出這誤會和鴻溝的深度和闊度。

自由世界需要多了解和尊重其他宗教或民族的禁忌,有智慧地運用自己的自由才行。我們也盼望伊斯蘭世界在掙扎求存的運動中,早日找到出路,在要求別人尊重他們信仰的同時,也會尊重別人的生命。


羅惠強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