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記載用號筒的表號把世界歷史清楚地向人顯示。第八章描寫了西羅馬帝國的復滅,先知接著在第九章記載了有關鈽臘拜佔廷 帝國的傾覆和奧斯曼勢力的興起,明確地揭示了土耳其歷史的四個階段。一、它的興起(啟9:1-4)二、它的權勢受約束的150年(啟9:5-10)三、三百九十年另十五日掌權的時間,(啟9:14-15)四、因列國的干涉而存活,直到被趕出歐洲,(但11:45)啟示錄提到了第一位天使資訊的大聲喊叫,這個資訊在第二樣災禍結束的時候,由上帝的信徒傳開了,這個資訊也預言了啟示錄14章中另一個資訊所詳述的更大的工作。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第十一章介紹了當土耳其帝國在東方活動的時候,西羅馬帝國的情況。

西元476年蠻族瓜分了羅馬,當時或幾年以後分布在西羅馬帝國領土內的部族有東哥德,倫巴第,赫魯利,汪達爾,西哥特,遂非,撒克遜,匈奴,勃銀第,法蘭克。其中汪達,赫魯利,和東哥特只存留了一個短時期為了給但7:8預言的歷史中所提到的宗教勢力登上寶座掃清道路,它們在538年以前被“拔出來”了。但其他七個部族則發展成現代歐洲各國,從“無底坑”上來的煙遮蔽了東方的天空,要了解東羅馬帝國,就必須研究伊斯蘭教。但在西方的情況就不同了,他自稱受基督的義所管理。伊斯蘭征服西方各國的企圖,在第八世紀受到決定性的打擊。從此以後,他就不再作新的嘗試了。因而西羅馬在世界上成了基督教的代表。今日所珍視的人民和信仰自由的原則就是在這裡誕生的,同樣,上帝也把永遠福音給世人的使命交托這些國家,上帝從古時就已為傳揚最後的資訊作了準備。

有一根葦尺賜給約翰。“且有話說,起來,將上帝的殿和祭壇並在殿中禮拜的人都量一量。”人衡量自己的同胞有許多不同的標準。但是上帝衡量人行為的標準,乃是一個非常全面而不變的標準。有限的人不能理解它,因為它是無限的。“這些事已聽見了,總意就是敬畏上帝,謹守他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因為人所作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上帝都必審問。”約翰拿著“一根葦子……當作度量的杖。”這就是上帝的誡命。由於天使的引導,先知看到了上帝的教會和世界,有上帝的智慧賜給他,使他能記載度量的結果。上帝的律法是他品德的表達,作為他政權基礎的原則,在約翰面前展開了。他看見了聖殿,那裡天父坐在寶座上,他是一切律法,生命和慈愛的本源。他貫於萬有之中,並托住萬有,管理萬有的。約翰就量聖殿,在量的時候,這殿就述說了創造主不變的慈愛和權能。他使一切生靈都反照他自己的完美,接著約翰量壇,在這裡他看見大祭司拿香爐上他聖徒的祈禱,唯有無限的心智才能體會到那“過於人所能測度”的愛是何等地長闊高深。但這個題目要作為人類千秋萬代的科學,他們越發學習,就越發體會上帝的完美。這乃是無窮的愛心。量的時候應當從各方面去量,無論是長,是高,是深,這壇的各方面都顯示了那無限永久的慈愛。

約翰又奉命量那些在殿中禮拜的人,因為上帝所造的生靈是反映他形象的,所以也要用同一個標準去衡量。眾天使在那個殿中禮拜,那些仍在地上的聖徒憑著信心進入內幔,他們也同樣用他律法和葦子衡量。天上的準所衡量的不是人所看見的外表的身材,和表面的動機,而是考驗人的品格。能使人得到靠近寶座位置的品格,不是膚淺,而是深入的,不是狹窄,而是廣闊的,其長度必與上帝生命相比。今生在上帝的事上所有長期深入廣泛的經驗,就是度著一種發展品格,使這經得起“葦尺”衡量的生活。

我們在第三印揭開的時候,看到地上的一個掌權者手裡拿著天平來衡量人的行為。當自以為父的標準在地上樹立起來的時候,上帝卻按照天上的標準進行衡量。當人的品格經過神的杖量過以後,往往就有永生賜給那些被人手的天平判為死刑的人。

先知約翰的注意力似乎要轉向揭印時曾向他顯示的外院。天使卻吩咐他說:“殿外的院子要留下不用量,因為這是留給外邦人。”就是那些不認識上帝之人的。聖城要被他們踐踏四十二個月,這事的地點顯然是在西羅馬帝國,因為但以理也曾預言到這同一段時期。但以理書第七章中提到那拔出三個蠻族的勢力“必向至高者說誇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但7:25)

預言中一日代表一年,一月以三十日計算,四十二個月就是一千二百六十日,也就是一千二百六十年,“一載二載半載”,也就是“四十二個月”或一千二百六十年,這個踐踏上帝子民一千二百六十年的勢力,就是羅馬教,西羅馬帝國毀滅之後,這個勢力在西元538年在羅馬城裡建立,一直延續到1798年,這就是人們所說的歐洲黑暗時代,在這個時期中,伊斯蘭教的煙雲遮住東方的陽光,伊斯蘭教在東方。“大罪人”在西方,都給人帶來黑暗和絕望,伊斯蘭教象蠍子的刺螫人,“大罪人”則支配人心使他們只看見被高舉在寶座上的人。在東方,可蘭經和假先知搖武揚威,在西方,這種束縛也同樣存在。這裡雖然沒有可蘭經,上帝的話同樣有效地受到抑制。伊斯蘭教以七日的第六日代替安息日,並接受一位假先知來代替基督。同樣,那“大罪人”也想改變上帝的律法。並企圖更改聖經中所設立的節期,好象它不過是人所設立的一們,在東方可蘭經全然代替了聖經,在西方,上帝說:“我要使我那兩了證人穿著毛衣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天。”上帝的真光被隱藏,如同穿上毛衣達一千二百六十天(年)之久。人們以為隨著二十世紀知識的進步,人類的理智已經超過上帝的話,但歷史無容置疑地證明,一旦聖經被人的理論所代替,首先和知識的黑暗就籠罩世界。在這黑暗時代中,天平拿在這些相信人過於上帝,並以理智為審判主要根據的人手中,但就是在這裡,上帝卻按著天上的葦尺衡量人的品格 這葦尺就是因盲目而撇在一邊的律法。

“兩個見證人。”就是新舊約聖經,從他們口中所出的每一句話都是確鑿的。舊約聖經講論時常向人顯現的上帝,新約講論披上人性的上帝,兩者是一致的,上帝的旨意是將這個奧秘向每一個人顯示,昔日基督在正竿的時候坐在雅各井旁,那時有一個撒瑪利亞婦人出來打水,聖靈也同樣在人子坐在井旁之際引導婦人走到這裡。這兩個見證是一臻的,人屬靈的眼睛一開,就會接受這兩了證人的見證。

他們是“兩根橄欖枝在兩個流出金色油的金嘴旁邊。”先知撒迦利亞用金燈臺來代表教會,這燈臺有七支管子,每支管子都為世界的人點著一盞燈。(亞4:2、3)這七支管子從一個燈盞中取油,燈盞中的油是從兩旁的兩棵橄欖樹而來的,由所點之油的純潔用燈盞與生機蓬勃的橄欖樹的密切關係來表示。這油就是恩典的油,上帝的真理這七個燈盞是從一個燈盞而來表明他們的工作是合一的。上帝聖言供應地上教會需要的工作是一付何等美麗的圖畫!有生命從新舊約中流出來,供應那些敞開心門接受聖靈的人。人若與生命樹的聯繫中斷了。就會造成屬靈的死亡。燈可以暫時點著,但苗中的油逐漸消耗,光焰逐漸熄滅。熄滅一盞燈不會影響橄欖樹,它們是生命繹。由火劍所把守,好象人類墮落後在伊甸園中的生命樹一樣。火光要殺滅一切起來反對見證人的人。人可能聲稱自己不需要這兩個見證人,就能領受亮光。然而事實上,除了生命即金色油藉以不斷流通的這兩棵樹或它們的樹子,再也沒有什麼構通知識和智慧之靈的渠道了。他們有權柄使天不下雨。因這個緣故,神聖的史家就用以利亞時代三年半的旱災來說明,由於教會與兩個證人分離而造成一千二百六十年的黑暗。這種聯繫中斷之後。上帝就收回他抑制的能力。於是在自然界和靈界就沒有什麼事能抑制流血,飢荒和逼迫的事了。預言論到見證人的毛衣。從十四世紀的末葉,威克里夫把聖經譯成英語的時候起直到宗教改革的黎明來來這長久遮蓋聖經的毛衣就漸漸地脫去了。真光藉著學校大大傳播在德國威丁堡大學以研究聖經為其最顯著的特點。在英國、法國、德國的教育中心,真理傳播者受到了聖靈的感化和造就福音工人所作的準備,就是以聖經為一切教訓的基礎。黑暗時代的經典和假科學怎樣讓位給聖作課本,同樣那些重形式無生命的神學教育法也被改變成供給學生心靈需要的教訓。所有的歷史家都看到,一旦恢復了聖經,社會就會迅速得以改進。歷史家蘭克說,在短短的四十年內,從波羅的海到地中海黑暗被驅散了。德國人坐在改正教的教師腳前學習,謬道在少數用戰無不勝的上帝聖言武裝起來的教師面前發抖。但正在這裡,虛假體系的迅速崩潰卻受到了教庭所發起的一場反教育運動所阻礙。耶穌會組織,實際上是羅馬教的教中之教,他向世界派出了一批精幹的工人,他們機警,受過教育,並有一付偽善的面具,以便進入任何地方扮演任何角色。他們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在學校中進行活動。他們在新教學校附近興起新的學校。從這裡培養出他們的人才。如果他們不可能這樣作,就冒充被教師主新教學校。他們到處蒐羅青少年,他們比改正教徒更加熱心,更加雄心勃勃。結果繼起的一代使歐洲許多地方又回到羅馬教的控制之下,這使新教徒驚愕不已。他們的工作在法國得到最充分的發展,這個國家曾一度領受宗教改革的真光,但在這塊土地上,耶穌會獲得了最有利的條件,法國的各所大學墨守陳規,繼續開設黑暗時代所傳授的課程。羅馬教政權的原則潛伏在中世紀的禮節和儀式之下,守候良機蠢蠢欲動。這些教訓的恢復給十六世紀所造成的影響和亞力山大里亞哲學家的假教訓對早期教會所造成的影響一樣。

我們不能說耶穌會的教義是完全錯謬的,這是一種狡猾的善惡混合物,象魔鬼所作的一樣。當兩個見證人擺脫黑暗時代的束縛不志衣作見證時,從無底坑上來的獸就與他們戰爭且勝過並殺了他們。

歷史家們所稱的天主教改革運動影響到整個歐洲。但法國既已不幸地撒下許多種子,至終就收穫了豐富的惡果。法國是唯一曾公開否認上帝存在的國家。他們倡導單單崇拜“理知女神”。否認任何權威,他們將一個放蕩的歌劇女演員設在巴黎作為法國公認的神 理智的化身。從來沒有政府發起過這樣卑鄙的運動,男人和女人們載歌載舞崇拜他們卑劣的偶像。法國的其他地方也效法了巴黎的榜樣,這個戴上面罩並用儀式受崇拜的女人,無非是人高舉理智過於上帝的一個標誌。1793年簽署了禁止聖經,改變七日的週期,設立理智女神崇拜的法令。在三年半時間內,兩個見證人 兩棵橄欖樹,唯有他們才能賜給人和國家的生命 僕倒在巴黎街頭。羅得的時代,所多瑪城的淫亂在法國,尤其在他的首都重演了,埃及卑劣像及其眾所皆知的黑暗再次出現在現代法國。猶太人怎樣因拒絕眾先知所傳的上帝聖言而與上帝隔絕,將他們的主釘十字架,照樣,法國也因步猶太人的後塵而將上帝的兒子重釘十字架。

法國建立了恐怖的統治。無論何人若受到猜疑,認為他反對暴政,就馬上會被帶到斷頭臺處死,連中間分子也沒有保障。老年和青年同樣受到迫害,邪淫和放蕩的事公開氾濫。“甚至在議會的大廳里都可以看到卑劣和凶暴的男人和更卑鄙更凶暴的女人載歌載舞。”群眾每日用馬車押送狂呼嚎叫著一批一批犧牲品走向刑場,並以下流的叫囂侮辱他們。“其他國家的人都以驚奇的眼光注視著這一幕景象,後來理智的崇拜廢棄了,議會通過了一項決議承認上帝的存在,但基督教卻被宣布為一個可鄙的異端。恐怖時期就是這麼繼續下去,一個歷史家說,”死亡的人數不下一百萬法國臨到了亞洲大規模飢荒的邊緣。但人們流血流厭倦了。“有大恐怖落在那些目睹”這些事件的人身上,天上的上帝發令停步,因為地上的列國已經看到拒絕聖經的後果,恐怖時期已經作為拒絕宗教改革原則的一個最可怕的實例擺在他們面前,人們重新承認上帝的靈住在“兩個見證人”身上,聖經在列國得到高舉。那些堅持因脫離羅馬教政而發展起來的真理的國家成了教育,發明,司法和各方面進步的先鋒。聖經越印越多。直至最盆窮的人也沒有理由得不到。在法國恐怖時期以前,很少人注意向國外面道,但在1804年英國聖經公會成立了,過了十三年美國聖經公會也有了。並用印發了幾百萬冊聖經,聖經高超成了幾百種不同的文字,人們不可能不知道聖經。

基督教信仰在法國的恢復標誌著近代史的開始。聖經上稱1798年的革命為“地大震動”。“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獸受了死傷不但結束了羅馬教的暴政,也動搖了君主的權勢。許多貴族如一切歷史家所說的有七千之多喪失了他們的尊號(按啟11:13)因地震而死的有七千人原文及英文亦作因地震而廢了七千專號,政權落在中產階級即平民手中,高舉聖經的結果必然會出現一個承認人人都有平等權利的政府,出現一個人人有依著自己良心的指示進行事奉之權利的宗教。人若擁護棄絕基督贖罪之血的政府,擁護一個將理智置于信仰之上的教育制度,就是將自己置于懸崖的邊緣。下一步便會重演法國恐怖時代的情況了。奇哉,人們竟盲目地重演過去的事件。耶穌會即或不能對今日許多公共機構的傾向負責,但他所用的方法已無疑地在二十世紀重現。否認上帝的教育,就是把政權交給那些終必高舉理智女神的政治家手中。

我們先前所看到的第二樣災禍是在1840年結束的。標誌就是土耳其的權勢落在西歐列國的手中。在天上啟10:1-11的大力天使奉差遣而來,在地上則響應著他的大聲喊叫,人們以為末日臨近,就預備迎接他們的上帝。但第七位天使還沒有吹號,他在天上等候片時,使人可以為隨著世界歷史的結束而要發生的大事作好準備。“第二們災禍過去,第三樣災禍快到了。”從1840 1844年的短短的時間,乃是處於第六號筒的結束和第七號筒的發聲之間。在這時期啟示錄10:1-17的資訊傳開了。天使在第十章中告訴約翰說:“但在第七號開始發聲的時候,上帝的奧秘就成全了。”第七位天使“開始發聲,”就是在他工作的第一階段中,上帝的奧秘就成全了。“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如果要控制一個國家,就必須控制他的領土,首都和百姓,一個完整的國家是由百姓、首都、領土這三部分構成的。查案審判的工作就是基督召集他的百姓,換一句話說,就是做他國度三分之一的工作。審判工作結束以後,就有聖城賜給他作為國度的首都 這是第二部分的工作,當他來到地上的時候,就得了領土的所有權,承受了完全的國度,直到永遠。新國度登記工作是基督在天父面前進行的,天使在旁邊觀看。案卷展開了,審判開始了。有度量的葦子用來衡量品格,基督獻上他一切聖徒的禱告 他們的名字錄在生命冊上 並攙和著他自己公義生活的馨香之氣一同獻上。承受國度的人,就用這種方法進行登記的。

先知又展望在救恩大工的完成的時候,那些長久等候回胞得贖的二十四位長老俯伏在寶座之前,敬拜那一位加冕為萬王之王的主。這些人將要與贖民大軍一起,最後得到更新的地球作為他們的家。他們在天父面前所唱的詩歌中有這樣的詞句:“你使我們成為我們上帝的國民和祭司,並在地上執掌王權。”這說明他們雖然在天上的榮耀之中仍展望到一千年的終點,地球的復興。在那時惡人的案件已經審判完畢。

1844年,第三樣災禍開始了,它要延續到永遠歲月的開始,包括末日的一切敗壞現象 就是救主預言有關他復臨的一個兆頭 邦國的忿怒和困苦。在第七枝號聲中,最後的七災已經傾降下來,凡拒絕上帝的人,要喝上帝忿怒的酒,在號聲中,義人和惡人都要經過大艱難時期。法國的恐怖時期與這相比是微不足道的。在這個災禍中,上帝的聖徒將歡然迎見駕天雲而來的主,因為他要來賞賜這些忠心的人。這個階段還包括基督復臨的一千年,在一千年的終點,撒但和一切惡人要被燒為灰燼。復蓋在更新的地面上,一切悲哀和罪惡故事都永遠過去了。

正如聖經所預言的,基督在聖所的工作是在二千三百日的終點。1844年開始的。“上帝的殿開了,在殿中現出他的約櫃。”審判工作開始的時候,基督進入至聖所,天上的門開了,上帝的律法顯現出來,那些熱心的人繼續查考聖經,就看出律法的神聖性。當他們注意十條誡命的時候,有一道特別的光照在第四條誡命上,律法的印記看上去,象火寫成一樣。天使用來度量的葦子就顯出了新的意義。上帝的子民抱著嚴肅的獲畏,更充分地認識到踐踏律法以及企圖改變耶和華的節期和律法的性質。兩個見證人又長到天上。這時蓋印的工作開始了,舉目望天的人看見了從敞開的門戶射出來的光。光照在誰身上,蓋印的天使就把上帝的印蓋在誰身上,受印的人數是十四萬四千,這些屬於現今“二十四位長老”所等大群人中的部分。

當天上宣布這個工作完成的時候,上帝的試命就再次顯現,這時寫在天雲中,作為基督來到的兆頭,為眾目所共睹。

在第七枝號聲中有雷轟,電閃,聲音,地震,震動了地的根基第三災禍結束之後,地球就永遠脫離一切悲哀和罪惡。上帝已經在聖中保證苦難必永不再興起。唯有喜樂和平安永遠充滿著蒙救贖的地球上。


作者:赫斯格著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