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基督在骷髏地喊叫“成了”的時候,地上聖殿的幔子就裂為兩半,這句話向等候著全宇宙宣布表號和象徵性的崇祀已永遠結束了。因為表號已經迂到了實體,當基督“從天上真帳幕的殿”就是至聖所審判的位上站的起來,用響徹整個宇宙的聲音再次宣告“成了”的時候,天父上帝的榮耀充滿了殿,於是沒有人能以進去,地球上和人或許還在救赦罪,或許還想有機會與上帝和好,但是如同那些沒有從基督身上看到他們所殺羔羊的實體,而仍在殿中舉行儀式的猶太人一樣,他們的事奉已失去意義。基督說“成了”以後,祈禱就不再有其功效了,這是他最後的宣告。試驗的時期在末日前結束。幾千年來人類已經聽到上帝的聲音,但他們卻忽略了。但許多人仍然轉耳不聽耶和華的聲音。

人類從上帝那裡領受了生命氣息和能力,“因為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徒17:28)雖然人每一脈膊的跳動都在乎他。”(徒17:28)雖然人每一脈搏的跳動都在乎生命主的控制,每口氣的呼吸都在他的關懷和照顧之下,人卻否認他的存在。有一些人一面承認上帝的存在,一面卻主張自己完全無須上帝的能力,並有權利受一個墮落理智的管理。這些哲學家們必有一個時期來試驗他們的理論。當上帝不再向地球施恩惠和憐憫的時候,這個世界的王就完全取得了邪惡的政權。   

當人類在言行上公然悖逆,而那些忠心的人在上帝榮耀的庇護下聚成小群的時候,一切約束就消除了,人們就會感到一種離開基督而生活的結果,及至恩典時期屆滿,上帝就從聖殿的召呼七位手裡拿滿盛耶和華大怒之碗的天使,命令他們出發。七位天使要在一個時間內來到地上。上帝約束之靈收回了,災難一個接一個直到毀滅工作完成。預言說:“他的災殃要一日即一年之內一齊來到。”

第一位天使出去,把碗倒在地上,自從創造天地的第三日,上帝的命令發出去,地就成了一個忠順的僕役。人類受造之後,地從未拒絕向人提供食物。人種的是什麼,收成也是什麼。五穀和蔬菜總是為人和走獸服務的,地上出產的食物滋養人體抵抗疾病;然而第一位天使卻把他的碗倒在地上,“哀哉,耶和華的日子近了,這日來到好象毀滅從全能者來到。”(珥1:15)“穀種在土塊下朽爛,倉也荒涼,稟也破壞,因為五穀枯乾了,牲畜哀鳴,牛群混亂;因為無草,羊群也受了因苦。”(珥1:16,17)哈巴谷說“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能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裡也沒有牛。”(哈3:17)“為你們的緣故,天就不降甘露,地也不出土產。(該1:10)

短期的乾旱臨到局部的地區也足以造成難以形容的苦楚和病痛,但當大地不再出產果實,樹木,蔬菜完全朽爛,牲畜因無草而挨餓,而人的境遷也不相上下時 那將會怎樣呢?

 “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獸印記,拜獸的人身上。”在第一位天使恢復拿著碗離開聖殿以前,全人類已經分成兩等 一等受了永生上帝的印記,另一等人拜獸和獸象並受它的印記,毒瘡要生在那些有獸印記的人身上,當這些疾病蔓延大地的時候,只有強烈的屬靈氣氣氛,才能予以抵擋,基督是滿有生命的,這是因為他的心靈與生命源頭聯絡的結果,他怎樣能潔淨大痲瘋,醫治疾病,照樣,在第一災之時,那些賦有屬靈生命的選民也能抵擋疾病,人或依靠內心與天父聯合的力量,他們的身體必得蒙保守。這些人飲食必用不著悉的他們在試驗時期中,已經養成節制和簡朴的習慣,以致即使在乾旱中,上帝也能養活他們,象他在曠野裡養活以色列人一樣。在災難時期中,這一小群的人要歡然歌唱,“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上帝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他使的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哈3:18,19)“你必不怕黑夜的驚駭……也不怕黑夜的瘟疫……雖有千人僕倒在你旁邊,萬人僕倒在你右邊,這災卻不得臨近你……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你已將至高者當你的居所。禍患不臨到你,災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詩91:5-10)

上帝在降給法老之地的頭三個災難之後,他怎樣將以色列人和埃及人區別開來,照樣,他要在大艱難時期說,“我的百姓哪。”你們要來進入內室,關上門隱藏片時,等到忿怒過去。“因為耶和華從他的居所出來,要刑罰地上居民的罪孽。”(賽26:20,21)“耶和華也必在錫安山並各會眾以上,使白日有煙雲,黑夜有焰的光,因為在榮耀之上必有遮蔽。”(賽4:5)

 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裡,海中的活物都因中毒而死了。生與死之間本來只相差一步,只要環境稍起變化,就會置動物和植物於死地。生物既推動維護生命的氧氣,在短時期內,生物就滅絕。

上帝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並引導他們經過曠野的經歷,乃是他在災難傾降時眷顧受他印之人的一個預表。這是有國以來未曾有過的艱難時期。上帝的子民必因投靠他而得力。他們雖然常為深深的愁雲所迫,但當應許之光透入時,他們就要為他們的得救而讚美歌唱。

在這些災難傾降的時候,那些一貫為鼓吹人類智慧聰明的科學界人士,會用科學理論來解釋這海中和陸地的疾病。古埃及的術士們起初曾模仿摩西所行的神跡,及至他們不能這樣做時,就為每一個神跡給予一個原因,說這是自然現象。在這災難迅速蔓延之時,法老心裡說,“我曾一時認為這些事乃是天意,但正如術士們所說,這些事無疑是由於這樣或那樣的原因。”於是法老就硬著心,那時的人們怎樣世界末日的人了怎樣,因為各世代以來,人的心都是一們的。 是為遭難悲哀而不是為罪憂傷,最後降七災時的人也必這樣。

第三位將使生命的靈從河和眾人泉源收回,使他們變成血。從創世以來,上帝一直用汗流和泉水來代表他慧而活潑的救恩。當基督降世作一個教師時,曾經用雅各井水來說明那一直湧到永生的屬靈生命,在曠野裡從被擊打的磐石所流出的水供應給千萬個乾渴的以色列人“到我這裡來喝”這是上帝的聲音,在聖所的崇祀中,當住棚節最後的大昌,清晨的銀號聲召集百姓,祭司帶著罐子從汲淪溪取回水,然後登上聖殿的階梯,唱道,“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詩歌,也成了我的拯救,所以你們必從救恩的泉源,欣然取水”(詩122:2,賽12:2-3)那些在降第三次災時蒙保守的人,要再次歌唱這詩,而那些以死亡來掉換生命的人將看到水變血。這血象徵著他們所拒絕的基督寶血,以及他們所輕易對待的聖待性命。

天庭一直是關懷著地球的。就是在艱難時期中也是如此。眾天使監視著惡者的作為,同時也執行了上帝的旨意,宣布他起初公義的審判,那照義人也照歹人人的日頭,原是上帝慈顏的反映,但當上帝的靈收回時,其炎熱就如烈火灼人。上帝的容顏對於那些與他和好的人那是生命,對於他的仇敵卻是烈火。陽光過去一直抑制在一定範圍為人類和他的健康服務的。但一旦撤消了這種限制,它就成了迅速致死的因素,日頭就是這樣成了毀滅的工具。在第四災中以太陽的光線把人烤焦,以色列人在曠墅中,白日有雲柱遮蔽營地,上帝“象大磐石的影子在疲乏之地。”“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賽32:2詩91:1)太陽的炎熱使一切生物衰殘,使人獸受苦。然而那些為炎熱所苦而沒有避難所的人仍然褻瀆上帝,並不悔改。

在試驗時期中,上帝用種種方法引人悔改,他差遣先知發出警告,也藉關他的恩眷發言。他賜福,他賜人健康,及至這樣作不能使人悔改時,就使他們患病臥榻而認識上帝。但試驗時期屆滿以後,天地之間就再也沒有什麼能力會使有屬世的智慧轉向真智慧的源頭。“以法蓮親近偶像,任憑他吧!”(何4:17)

基督復臨的預兆已經顯現在天地海之間,人卻沒有注意,在降災時期,可怕的災難也是從天、地、海出現的。

第五個碗倒在獸的坐位上,末日形勢的發展,表露了獸和獸象的逼迫精神。全世界的人都希奇隨從獸,樂於觀看他人為的能力而不看光明慈愛的上帝。古時,有黑暗籠罩埃及全地達三天之久,使埃及人不能離開自己的家。這是第五災黑暗的預表。當人們說的1780年日頭變黑。乃是上帝大日臨近,臨近而且甚快……那日是忿怒的日子,是爭難困苦的日子,是荒廢淒涼的日子,是黑暗幽冥,密雲烏黑的日子……我必使災禍臨到人身上,使他們行走如同瞎眼的,因為得罪了我……當耶和華發怒的日子,他們的金銀不能救他們,他的忿怒如火,必燒滅全地。毀滅這地的一切居民,而且大大毀滅。”(番1:14-18)上帝的忿怒是可怕的,他只要遮住自己的臉,全人類就處於混亂之中。撒但曾一度是天庭的擎光者,他聲稱在他裡面有光明。現在正是施展他本領之的時候,但世人發現他的王及其使者同樣處在濃厚的黑暗之中。光只照在以色列家,每一小群人卻要在那遮隔炎熱的雲和夜間的火光護庇之下,這就是從前引導以色列人的同一雲柱。

聖經所記奇妙拯救的故事,都預表著上帝的子民在地球和一切惡人毀滅時最後的得救。列國的相繼傾覆,也都是預表著基督復臨時萬物的毀滅。歷代以來三個見證一個的經驗,國家的歷史和聖經的記載,一直在不斷發聲。但當一位從天上來的使者在雷聲中發言的時候,人就不再悔改了。

當災難傾降的時候,人們依然行走在世俗道路上,政府進行日常的議事,人們追求金錢和榮譽,各國準備打戰,地上的掌權者獸和獸象 依然計劃除滅他們所憎恨的人,逼迫那些被他們斥為帶來飢茺和瘟疫的宗派,先知以利亞怎樣被指為招致以色列災難的人,照樣,守上帝誡命的百姓也必視災難的禍根。

獸和獸象設法管理列國。撒但用他過去所沒有用過的方法作工。那曾使羅馬成為最暴虐之政權的原則,東山再起,愈益牢固。招魂術行奇事的能力,為要逼迫增翅添翼,邪教(龍),羅馬教(獸)和墮落的改正教(假先知)要攜起手來,在污穢之靈的慫恿下,三合一的勢力要發出死刑的命令,撒但親自顯現在人間。天使不再執掌戰爭的風雲了,在黑暗軍隊的大統帥指揮下,各國聚集進行哈米吉多頓大戰。直到此時,上帝的手一直抑制著戰爭,他發出“你只可到這裡,不可越過。”(伯38:10)的聲音,雖然他手跡不為人承認,但他甚至也在指引著外邦的軍隊。這些事實,在舊約聖經的記載中,清楚地顯明在以色列的戰事上。

但當第六災傾降的時候,就再沒有制止之後了,幼發拉底河(即伯拉大河),意指土耳其的權勢,這條大河是劃分東方國家和西方國家的界線。地上的眾軍為了爭奪領土,就象暴風雨的烏雲一樣,匯集在約沙法谷 這是古時埃及和亞述人會戰的地方,希伯來又稱為哈米吉多,希臘又稱作哈米吉多頓,意為“軍旅之場”這裡進行過的戰爭預表第六災降下時列國之間進行末次大戰。在女先知底波拉時代,以色列人與耶賓戰爭,迦南王的將軍是西西拉,上帝幫助了以色列人,於是底波拉和波拉就高唱凱歌。“君王都來爭戰,那時迦南諸王在米吉多水旁的他納爭戰,卻未得擄掠銀錢,星宿從天上爭戰,從其他軌道攻擊西西拉。”(士5:19,20)後來,以色列王約西亞也是在米吉多平原被經過這裡去攻打亞述的法老尼哥所殺。猶太王的死亡,引起了極大的憂傷,發了“哈達臨門的悲哀。”(亞12:11)當撒迦利亞先知瞻望到末後的日期,就說,“那日耶路撒冷必有大大的悲哀,如米吉多平原之哈達臨門的悲哀”。(撒迦12:11)

當列國聚集進行這次大仗時,第七位天使把他的碗倒在空中,那先前配合起來供給人類生命的各種自然現象,就彼此相撞起來,在此混亂之上有雷轟,閃電並耶和華親口宣布“成了”的聲音,“天上的萬物都要消沒,天被卷起,好象書卷,其中的萬物要殘敗象葡萄樹的葉子殘敗,又象無花果樹的葉子殘敗一樣,因為我的刀在天上已經喝足……因耶和華有報仇之日,為錫安的爭辯,有報應之年,以東的河水要變為石油,塵埃要變為硫磺,地土成為燒著的石油。”(賽34:4-9)“耶和華不輕易發怒,大有能力,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他乘旋風和暴風而來,雲彩為他腳的塵土……大山因他震動,小山也都消化,大地在他面前空起,世界和住在其間的也都如此。他發烈怒,誰能擋得住呢?他的忿怒如火傾倒,磐石因他崩裂。”(鴻1:3-6)“看哪,耶和華出了他的居所,降臨步行地的高處,眾山在他以下必消化,諸谷必崩裂,如臘化在火中,如水衝下山坡,這都因雅各的罪過,以色列家的罪惡。”(彌1:3-5)

 “你們來看耶和華的作,看他使地怎樣荒涼,他止息刀兵,直到地極,他折弓斷槍,把戰車焚燒在火中。”(詩46:8,9)又有“大地震,自地上有人以來沒有這樣大,這樣厲害的地震。”震動了地的根基。“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

當惡人無處躲葳的時候,從小群人的口中卻要發出得救的歌聲。“耶和華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所以地雖改變,山雖移動到海心,其海水洶湧翻騰,山雖因海漲而顫抖,我們也不害怕。”(詩46:1-3)

在這艱難之中,上帝的子民卻有無人能領會的平安。因為他們聽到了上帝的聲音,宣布救主降臨的時辰。你們必唱歌象守聖節的夜間一樣,並且心中喜樂象人吹笛上耶和華的山,到以色列的磐石那裡,耶和華必使人聽到他威嚴的聲音。又顯他降罰的膀臂和他怒中的忿恨,並吞滅火焰與霹雷,暴風,冰雹。(寒3:29,30)“又有大雹子落在人身上,每一個約重一他連得。”但人們仍“為這雹子的災極大”而褻瀆上帝。

這些鐵石心腸的惡人看不到基督降臨的兆頭,卻褻瀆上帝。對於他們,他臨到他們就如同賊一樣。

於此在最後的景象中,天庭正在積極為基督復臨作準備,基督聚集眾天使圍繞著他,在天父宣布“成了”以後,他的寶座就移動了。地上依然在準備除滅信徒。命令已經發出,日期臨近,在暴亂之中,上帝的子民要在一日之內被殺,但當上帝的聲音響遍全地時,地就震動,墳墓裂開了。那些在蓋印的資訊下睡了的聖徒要光榮地出來。準備在基督顯現時接受不朽的身體,有一些惡人也要出來,因為萬王之王來臨時,那些刺他的人都要看見他。

上帝為拯救他的子民所揀選的時辰,乃是半夜,突然間風暴停止了,黑暗消散了,太陽猛烈地照射出它的光輝,但是惡人卻是驚惶失色地觀看那出現在東方的一片小雲 “這雲約有人的半個手掌大。”逐漸地擴大,對等候的人要發出勝利的歌聲,“耶和華本為善,在患難的日子,為人的保障,並且認得那些投靠他的人。”“耶和華你的上帝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他在你們中間,心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鴻1:7;西3:17)

雲彩臨近時,受到以下話語的歡迎,“看哪,這是我的上帝,我們素來等候他。我們必因他的救恩歡喜快樂。”(賽25:9)

那長期以來叫列國喝她邪淫之酒的巴比倫大城,上帝已經想起來了,邪教,羅馬教和背道的改正教的三合一同盟,必喝上帝忿怒的酒。

對於一切不與她和好的人,“我們的上帝乃是烈火。”而那些在靈與他合一的人,要被提到空中與主相迂,“這樣我們就和主永遠同在。”(帖前4:17)

大艱難時期很快就要臨到我們了。凡如今渴望就近救主的人,在那時必得隱藏在全能上帝的膀臂之下。


作者:赫斯格著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ely
  • 查証

    上帝為拯救他的子民所揀選的時辰,乃是半夜,突然間風暴停止了,黑暗消散了,太陽猛烈地照射出它的光輝,但是惡人卻是驚惶失色地觀看那出現在東方的一片小雲 “這雲約有人的半個手掌大。”逐漸地擴大,對等候的人要發出勝利的歌聲,-----------------------------------------
    你可見過這段經文在聖經裡? 我找也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