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17章揭露了政教聯合的罪惡,當那一度純潔的教會與羅馬政府聯合而成為羅馬教的時候,上帝稱他為大巴比倫,淫婦之母,上帝藉著手持他忿怒之碗的天使顯明可厭的性病怎樣作為妓女生涯肉身上處罰。照樣,最後的七災也是那稱為巴比倫的教會犯屬靈淫亂的自然結果。

 “巴比倫”一名,使人回想起這個名詞起源於洪水以後的初世紀。那時地上的居民因犯罪而遭到毀滅,只有挪亞及其兒子活了下來,當挪亞的後裔聚集在幼發拉底平原造城時,挪亞仍然在世,上帝吩咐他們散居全地,他們卻聚在一處,他們既希望抵擋天上上帝再次用洪水毀滅人類,就開始造塔,從路錫甫身上發源的自高精神控制了這班幼發拉底平原上的人,使他們公然向創造主挑戰。

他們的罪惡上達於天,上帝就下來察看他們,他的臨格帶來了混亂和驚惶,人們的言語既變亂了,他們就彼此不能通曉,於是就出現了“巴格”一名。(意即“混亂”)。

但是魔鬼決心不使他自高的計劃失敗。一千六百年以後,他在這古塔地遺址上,造起巴比倫大城,成了世界的京都。末世政教聯合是用這座城表示的,這座古城的罪惡還要重新出現在末世的教會中。它的傾復,對於這個在基督降臨時必最後毀滅的罪惡滔天的世界是一個教訓,啟示錄18章的全章都在描寫這事實。我們用經文對照經文,可以看出現代的巴比倫罪惡昭彰,證明他們是受上帝藉七災所降的刑罰並明白啟18:1-2中大能天使喊叫的意義。

巴比化行將惡貫滿盈,聖靈要指引一些人從其中出來。上帝的居所乃是在謙卑痛悔的人心中。“因為那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上的所在,也在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賽57:15)巴比倫自誇說:“我坐了皇后的位,並不寡婦,決不至悲哀”。上帝稱教會為自己的妻子,但教會卻離開自己合法的丈夫去地上的君王行淫。她自誇說:“我坐了皇后的位。”地上的皇后巴比倫大城的實況就是這樣,她從何處高舉自己,在主撤回保護之手的時候,她也必從何處跌落。上帝從來沒有容許教會與政府聯合行什麼事,他在人間的生活乃是他們徒行為的活榜樣,他治理著屬靈的國度。但當他成為肉身的時候,卻連枕頭的地方沒有,儘管他披上人性,他長途跋涉,風塵樸樸,或者穿上舊紫袍,戴上荊棘冠冕,受祭司們戲弄,事實上,他依然穿著潔白無瑕庇的義袍。與地上君王聯合,只能使教會世俗化,因為一個地上的皇后是身穿盛裝的,當地上的眾王支持她的時候,她所得的財富是沒有限制的,所以她根本不停需要那從基督而來的屬靈財富!

古代的巴比倫城被稱為黃金之城,“迦勒底人矜誇的華美。”“富足的惡婦。”她統治著世界民族。“凡世人所住之地的走獸,並天空的飛鳥,他都交付你手。”(但2:38)這政府控制全地的貿易,接納東西各族獻在她腳前的財物,她差遣船隻到海島蒐羅香,到俄斐尋索金子。印度和錫蘭生產的象牙源源地供應她的宮殿。推羅的船艦從西班牙的礦山和地中海岸運來了礦產,她宏偉的建築是由她屬國的奴隸建造起來的,她的君王象一切東方國家的君王一樣,賦有絕對的權威,人們的肉體和心靈都受到大巴比倫的約束。  

巴比倫奴役猶太人70年的報應,乃時她完全的毀滅,起先她落在比她更強之人的手中,但預言論到她的傾覆,乃是完全的毀滅,今日的旅行家們可以證實以賽亞的話,“巴比倫素來為列國的榮耀,為迦勒底人所矜誇的華美,必象上帝所傾覆的所多瑪,蛾摩拉一樣,其內必永無人煙。世世代代無人居住。阿拉件人也不在那裡支搭帳棚,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臥在那裡,只有曠野的走獸臥在那時,野山羊在那裡跳舞,豺狼必在她宮中呼號,野狗必在她華美殿內吼叫,巴比倫受罰的時候臨近,她的日子必不長久。”(賽13:19-21)

這些預言已經遼字應驗在地上的巴比倫王國這些事記在經上為要使人知道那“大巴比倫”實行這樣的原則時必有的下場。

上帝又進一步地把有關巴比倫的資訊賜給耶利米,他說寫在書上交在往巴比倫去的那個被擄之耶路撒冷王的王宮大臣手中,吩咐他當從宣讀,讀完之後,就把一塊石頭拴在書上,扔在幼發拉底河裡說:“巴比倫因耶和華所要降與她的災殃,必如此沉下去,不再興起。”(耶52:64)自從騎在朱紅色獸上的女人重演了這些事以來,那發生在古代巴比倫歷史和毀滅時的每一情節,必將現次應驗在現代的巴比倫 就是成為淫婦的教會之中。聖經上曾多次生動地描寫了這城的歷史。

教會在中世紀的歷史,為巴比倫城罪惡的重演,提供了一個更明確的證據,羅馬教區逐漸地得了勢,當初她和因早期使徒的教訓而建立起來的眾教會一樣,是一個樸素的教會而君士坦丁堡曾一度作為正在崛起的王后的對手,她坐在七山之上。但東方伊斯拉教的興起,佔領了帝國東部的領土,終於使羅馬教得以毫無阻礙地推行她野心的計劃,北方的蠻族從西部侵入,使羅馬教擴大了權柄,增加了財富的勢力。

這些蠻族厭煩於殺人擄掠之後,在知識的力量之前收起了屠刀。由於剛剛轉向基督教,由於教會屬靈性質的無知,以及感覺得缺乏一種外表眩耀的宗教,他們就帶著半野蠻,半邪教的信仰拜在羅馬主教腳前,作為現代歐洲各國祖先的蠻族,一個接著一個地給地上的皇后戴冠冕,這樣羅馬教在她掌權整個時期內,從每一個國家積累了財富。

英國政府多年以來,一直向羅馬教庭繳納大量金銀,羅馬教庭也向每個國家勒索他們自己的國防所需要的錢財,在十字軍聖戰年間,各國都因羅馬國教庭的號令而全體動員起來,聖徒遺物,聖徒和殉道者的骸骨,十字架的碎片……這一切都用來換取黃金。
    哥倫布(1436-1506)在西班牙羅馬的一個女兒 的遭遇是那暴政干涉人民的肉體,心靈的一個證明。伽裡略(義大利天文學家1546-1642年)因向義大利傳播天文上發現的真理,觸動了羅馬教庭的怒氣,受到宗教裁判所的懲罰。

羅馬教的霸權垮台,王后變成寡婦以後,她的女兒們依然執行著同樣的原則,英國一直抱著同樣的精神向殖民地徵稅並強募水兵。法國對屬時實行獨裁統治。過於富饒的義大利被羅馬教耗盡了財富。這樣的例子多不勝數,這已是夠說明各國所受的壓迫了,異教的羅馬帝國雖然驕傲專橫,但是與教皇時代那身穿紅紫色衣服騎著朱紅色獸的女人所施行的壓制相比,就顯得微不足道了。羅馬教庭以上帝在人間的代理者自居,支配人的良心任意斷定誰進在國,誰入地獄,任意規定為脫離煉獄而付的贖價。傳給巴比倫有關也傾覆的資訊已經由殉道者們再次向羅馬教庭宣布了,上帝以威克里夫,胡斯,耶羅、路德,梅蘭克吞和其他千百人為代言人,向羅馬教庭宣布她的傾覆臨近,但是以王后自居的羅馬教說“我坐了皇后的位,並不是寡婦,決不至於悲哀。”“巴比倫的處女,啊,下來坐在塵埃中……你的下體必被露出,你的醜陋必被看見,我要報仇……你將不再稱為列國的主母。”

獸的頭在末期的起點,1789年受了死傷,女人暫時下了台,但她是淫婦之母,她的女兒們從她那裡所接受的教育和遺傳影響,使他們雖受多方限制,仍能繼續其母親的行徑。歐洲各國曾因宗教改革而帶來光明和解放,但是現今這些國家都毫無例外地已迴轉順從那伺機重上寶座的下台了的皇后。

歐洲各國對於教會霸權一時的憎惡,很快就消失了。在七災傾降以前,他們要同心合意抬舉羅馬教,今日羅馬教庭作為一個裁判者站在列國中間,她要使用當初用過的政策來恢復自己的冠冕。一個接一個的國家拜倒在她的寶座之前,承認她騎獸的權柄,幾乎所有國家都把金錢放在她的手中。

在美國獸象的作甩,將使她豐富的資源交在這個權勢的手中,改正教會拋棄了政教分離的原則,去效法獸的行為,獸一度是民主的社會竟逐漸作了獸的象,並作獸作的事,貧富之間的差別越來越大,股分公司和托棘斯企業控制了財富,產品和壟斷了勞動階段,民主讓位給國王 煤王,石油大王、金融大王。少數人統治著多數人。由於虛偽的教育方法,那通過血戰得來的獨立,在美國如同在歐洲一樣喪失了。

改正教會的禮節和儀式本來十分簡朴,如今卻求助於最有威望的傳道士,聽化錢雇的歌手唱歌,這些歌手根本不懂心靈音樂的能力。有錢人所聽悅耳的講道,沒有能改變人心的能力。

上帝已經一個接著一個地發出資訊,第一個資訊是啟14:6-12中三位天使的資訊,第一個資訊既被拒絕,第二位天使就宣布了巴比倫的傾倒。人既失去明辯之靈,就不會注意從上帝來的資訊,巴比倫既失去抑制邪惡的靈,就成了“裡面空間,找掃乾淨,修飾好了。”的房間(太12:44)成了“魔鬼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窠穴,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窠穴。”巴比倫後來的景況比先前更不好了。

古時掃羅因一直拒絕上帝忠告的結果,便再也聽不到上帝的話語了,於是他就去尋找女巫,求問魔鬼之靈,他的下場是自殺,教會若拒絕救主再來的資訊,就是拒絕聖靈並自願讓邪靈控制,讓行奇事的能力吸引人心,直到把他們準備好接受冒主名而來的撒但。

古代巴比倫怎樣成了麻雀,貓頭鷹和肉食之鳥的居所。照樣,現代的巴比倫教會也吸收了食屍鳥的精神,守候著要滅人的靈魂。羅馬教在中古世紀所行的事,現代的巴比倫必要在充滿知識光輝的今日重演。第三位天使向捆綁在假道鎖鍊中的人指明生路,警告他們務要抵擋獸和獸象。

上帝的審判要一直延續到世界的末日了 那時不再有任何人悔改了,在試驗時期結束之前,另一位天使從天降下與第三位天使聯合起來,他們的榮光照毫全地。這是大聲的呼喊,人要認識巴比倫的罪惡,甚至有些地上的君王也要悔改,大聲的呼喊要響遍天涯地角,將有成千的人在一日之內悔改,象五旬節的日子一樣。當巴比倫的逼迫越來越厲害的時候,就會有最熱切的禱告獻上呼求解救。古代巴比倫中的猶太人在被擄的七十年行將結束時怎樣。現代的巴比倫中上帝的子民在降災時期臨近也怎樣。但以理怎樣禁食切心祈求,為要能明白以色列得救的日期並使他們的罪從冊上塗抹,上帝的子民在末後的日子也必照樣懇求,但以理所獻的祈禱在當時雖已蒙應允,然而在世界的末日必將更充分地蒙應允。當初以色列人犯罪時,作為領袖的摩西為他們求赦罪的祈褥,那時只部分地蒙應允,耶和華說:“我照著你的話赦免他們,然而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遍地要被我的榮耀充滿。”(民14:20,21)摩西為祈禱的應允已等候了三千多年,他從天上的居所中,將看見上帝的回答在第三位天使的大聲呼喊中實現。其他長久耽延的禱告,這時必應允,這些禱告曾保留在天上,當撒但顯示其大能力的時候,耶穌基督的福音就以光照全地的能力傳開,時候即將滿足,寶座周圍的四活物手裡所拿的香爐,將在至聖所工作完成這前倒盡。

有一位從天上來的聲音傳出:“我的民哪,你們從那城出來,免得與他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因她的罪惡滔天,她的不義,上帝已經想起來了。”天使怎樣領羅得逃離所多瑪並囑咐他不可回觀看,照產樣,天使也必領誠實忠心的人離開巴比化,因為她的毀滅要象所多瑪的毀滅一樣臨到。

這個資訊是從天上的大牧者上帝那裡來的,它必引起人的響應。那賜予古巴倫中猶太人的資訊,也必賜給那些忠於耶和華的人,他們不能與她同受近在眼前的毀滅,卻要逃到山上。一些長期在城里居住的人,猶疑不決不肯離開,古時羅得有不願離開所多瑪的兒女。家庭牽累是那樣強烈,以致羅得的妻子回頭觀望,而立遭毀滅。大聲的呼喊也必引起許多人由衷的悲傷;丈夫們必須要在兩者加以抉擇 或者依戀家庭,繼續留在屬世的所多瑪,或者聽從上天的聲音,母親們也要作同樣的選擇,這正是基督所說,“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的時候。

在分離的工作繼續進行的同時,獸和獸的逼迫也要越來越強烈。信徒不得不在深山的岩石間和洞穴中尋找棲身之所。一些人要被投入牢獄。這時災難就開始下降了,“她怎樣榮耀自己,怎樣奢華,也當叫她照樣痛苦悲哀……所以在一天之內(即一年)她的災殃一齊來到,就是死亡,悲哀,飢荒,她又要被火燒盡了。

在這艱難的時期中,許多拒絕資訊的人要回想起上帝的呼召,並想追回他的使者,但這已經太遲了,“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飢茺降到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他們必飄流,從這海到那海,從北邊到東邊,往來尋求耶和華的話卻尋不著。”

在巴比倫中是沒有上帝的話的,因為她高舉自己過於耶和華,使兩個見證人穿毛衣傳道四十二個月,並企圖改變那不變的節期和宇宙的律法。“先知和聖徒並地上一切被殺之人的血都在那城裡看見了。”那些愛基督的人已經從那裡出來,他們在艱難時期中以要人的忿怒和流行的災難下得到隱藏。試驗時期結束之後,“燈光在巴比倫中決不再照耀。”狂歡的聲音變成悲哀的聲音,社交的集會和婚姻的宴席不再有什麼吸引力,商人和地上的偉人因巴比倫大城上帝已經想起來了。她的罪惡滔天,上帝要按她所行的加倍報應她。

古代的巴比倫是因拒絕生命之道而復滅的,現代的巴比倫也是這樣。她的災殃是無可推諉的,因為所有的人都有出來的機會。今日上帝在建設他的屬靈的國度。他的百姓現在仍在地上,上帝正以他愛的強大力量吸引一切追求屬靈生命而不追求屬世生活的人歸向他。

巴比倫大城和巴比倫教會的歷史顯示了在世界之王的權勢統治之下,世欲生活生活的圖景。在末日艱難時期中得蒙保持的那小小的教會從表面上看來似乎因跟從拿撒勒人耶穌的緣故喪失了許多利益,但是愛真理的卻把他們與上帝連在一起,他們已經嘗到了永生的快樂。善惡的大鬥爭仍在繼續,鬥爭的結果是淫婦之母巴比倫的傾覆,六千年來被罪惡所破壞的聖潔和諧要完全代替了“巴別”的混亂。


作者:赫斯格著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