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顯示了基督在天上聖所的工作。第一章揭示他在七燈臺中間行走,關懷和引導他的子民。在第四章中,我們看到上帝的寶座在天上的聖所中。在寶座前點著七盞火燈。第八章顯明我們的大祭司在把他百姓的祈禱獻在寶座前的時候,摻進許多香,第十一章展開了至聖所顯示了藏有上帝律法的約櫃。面對這些事實,我們若脫離聖所及其崇祀的題目來研究啟示錄,乃是不全面的。

地上聖所腹是天上聖所的預表。上帝所指派的人在其中供奉“天上事的形狀和影像。”(來8:5)聖所周圍是外院。百姓在外院聚集並殺了祭牲。血不是流在聖所和至聖所的。基督來了。將自己的生命獻在真外院 地球 就是他百姓的居所,然後他帶著自己的血進入聖所。

上帝的子民今日也是在外院 這個地球憑著信心隨從那為他們被獻的大祭司同在聖所,在一個憑著信心與供職的祭司同在聖所,在一個憑著信心與供職的祭司合作的人,古時聖所中每項崇祀都是有效的。這些祭司都是供奉“天上事的形狀和影像。”我們的大祭司如今在執行這些崇祠所預表的工作。每一個憑著信心在那崇祀中跟從他的人都必蒙福。古時聖所中的大祭司每日早晚進入聖所,將新約的香放在那常祭著的金壇上。每日早晨所放上的香足夠維持的晚上,而晚上補充的香也足以維持其芳香度過淒涼的夜間時辰。當以色列人在會幕四周安營之時,每一個敬醒的人都能在夜間聞到聖所所燃之香隨著風拂來的香氣。當祭司將香放在聖火上而香煙梟梟上升時,全會眾的祈禱就與煙一同上升,基督豈不更用真香 他的義 調和在金壇中的他百姓的祈禱獻在天父的寶座之前嗎?地上的祭司供奉“天上事的形狀和影像。”凡相信這一點的人,就確知每日早晨都有基督之義的豐盛和供應,當他們在上帝面前傾吐心意的時候,他們的祈禱必不單獨上單獨因為大祭司要摻進“許多香”。(啟8:3)天父看到他兒子的義,就接受他兒女軟弱的祈求。這香整日整夜地上升代表著永不缺乏的供給,證明無論何時罪人注幫助,就有義賜給他。

聖所的北邊放著金桌。上面擺著十二個餅。這餅稱為“陳設餅。”基督是長久活著為他百姓代求的“生命的糧。”(約25:32)陳設餅怎樣常擺在上帝面前,十二只餅分別代表以色列的十二個支派也代表十四萬四千人中每派的一萬二千人。羔羊無論到那裡去,他們都跟著他。上帝曾嚴格命令凡安息日所吃的餅必須在第六日烘好,安息日不能作餅。但“陳設餅”卻是在安息日作的。這是一個非常明顯的教訓,說明基督在安息日特別賜福給他的子民。因為有上帝聖言新的供給。就是“生命的糧”要擺在他的桌子上。祭司在擺上下周的新餅時,就吃掉換下的陳餅,使之成為自己的一部分。照樣,基督也必賜給每一個在安息日擺上生命之糧的門徒吃這糧,使之成為他們自己生命的部分。上帝的子民是“聖潔的祭司。”(彼前2:3)基督的使者是他在人間的代表。

金燈臺代表上帝的教會。鍛鍊零碎的金片怎樣經過千錘百煉,陳淨驕傲,自私和貪心,組成一個完全的教會,“毫無玷污,沒有皺紋等類的病。”(弗5:27)燈臺上撐持著七盞燈,就是上帝的七靈。(啟4:5)

基督論到教會說,“你們是世上的光。”(太5:14)上帝的靈藉著教會光照大地,教會 燈臺高舉真光,引人歸向上帝。燈臺是一個整體,每一個與身體 教會聯絡的肢體並不是燈臺的一個分開的部分。早晚整理燈盞的工作不是由利未人執行,而是由在五上全代表基督的大祭司亞倫剔淨並注滿燈盞的,他供奉的是“天上事的形狀和影像。”在天上的聖所中基督每天執行著這所預表的工作。每一個一上帝兒女有權利相信,當他每天早晨為全日的力量和智慧祈禱的時候基督就在天上賜下聖靈足以應付他的每一需要。當他在晚上省察自己失敗和過錯時,他就可以確知地上的大祭司怎樣在每天晚上使燈火明亮,照樣我們的大祭司也必賜下聖靈庇護白天的作。

全年的崇祀都在第一層聖所進行。貧、富、貴、賤都可以為罪帶來祭牲。由此表示他們對那“除去世人罪孽的。”“上帝的羔羊”的信心。

罪人把他無辜的祭牲帶到會幕門口,按手在它頭上承認自己的罪。這樣,就在表號與影像中將罪歸在祭牲身上,這豈不更適於說明一個人認識到自己是一個罪人。就承認自己的罪並將這些罪歸在那唯一能“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中救出來”的耶穌身上嗎?
 
在有些供獻中的一部分要由祭司帶進聖閆上帝面前,凡不將血帶到聖所中的贖罪祭牲,它的部分肉要由祭司在聖所吃掉,肉就成了祭司的一部分。這預表著“被掛在木頭上親自擔當了我們的罪的基督。”(彼前2:24)基督帶著被釘在十字架的身體和自己的血進入天上聖所。在表號中血和肉是聖所。充分代表基督的工作,所有的祭牲代表著基督全面的工作,各件祭牲分別代表基督工作的某一個部分。

在聖所中血或肉獻在上帝面前以後,祭司就取下罪人所獻祭牲的脂油。將它燒盡在銅壇裡。這預表著罪惡最後的焚燒。它成了耶和華眼中的馨香之氣,因為它象徵著罪離開罪人,剩下的血倒在銅祭壇底部的地上,審預表著基督的血,大地脫離罪的咒詛。這崇祀日復一日終年在第一層聖所執執主的福氣隨著它,代表上帝臨格的榮光時常充滿第一層聖所,上帝要在門口與人交通。

七月初一日是聖所崇祀中最主要的一天,唯有這一天能通過第二層幔子進入至聖所服務。

那日祭司在獻上罪牲之前,必須為處自己和本家的罪獻上一只公牛,然後挑選兩只公山羊為它們牛鬮歸與耶和華,一鬮歸與惡者阿撒寫勒,歸於耶和華的羊殺了,作為罪牲獻上,大祭司帶著它的血進入至聖所,對著施恩座東西彈的金壇,用耶和華之羊的血除掉以色列人的諸般污穢使壇成聖。當聖所潔淨完畢,每一樣承認了的罪都從聖所轉移的時候,大祭司就擔當全民的罪。他用兩手按在罪羊頭上承認以色列人諸般的罪孽,然後擔當罪孽的羊被牽到曠野,使百姓永遠脫離罪惡。

這個表號性崇祀是榮美的。但其實體卻更為榮美。我們的大祭司基督從升天直到但8:14二千三百日的終點,潔淨聖所的時候。在第一層聖所供職這個時期的終點是1844年秋天,那時基督就進入天上至聖所。在表號中一切罪跡要於七月初十日除淨,這稱為贖罪日。因為那使上帝與他子民隔絕的罪要除去。

在真崇祀中,基督要永遠除去他了民的罪,為了完成這工,就要必要審查每一案件。但以理曾看到天上展開的書卷。約翰說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中所載的受審判。一八四四年以來,基督和那些與他同工的生靈一直審查天上的記錄。基督將每一個承認自己罪孽的人的名字呈到天父面前,有回音傳到地上說,“凡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我也必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且要在我面前和我父的眾使者面前,認他的名。”(啟3:7)當每一件案卷都決定了的時候,基督就結束他的工作離開聖所,然後他將他的子民的罪歸在真罪羊撒但身上。他要被放逐在荒涼的地球上一千年。

在表號中,罪移給罪羊而祭司潔淨外院之後,祭牲的肉就在一個潔清之地焚燒。當贖罪日夕陽西下的時候,那些代表罪惡並污染聖所的祭牲留在潔淨之地的只是些塵灰而已。同樣,在真贖罪大日結束的時候,罪、罪人和但要在新世界中成為義人腳底的灰塵。撒但在與上帝及其子民作長期戰爭之後,要毀到遭滅。他的灰使新的地球更加肥沃,並顯得更加美麗。

長期的鬥爭就這樣結束了。宇宙的和諧再不會被罪破壞。耶和華所愛的眾生再也不會感到痛苦和傷心。在永恆的歲月中,從體驗到永遠青春的口中要發出讚美和歡樂的歌聲,“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耶和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詩150:6)


作者:赫斯格著

Posted by heisnear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9) 人氣()

啟示錄是一個偉大的信號,向我們指出了新耶路撒冷和新的地球。品格的長進,會促使人走在那通往新世界的道路上,人類的歷史一直象潮水的漲落一樣,一浪一浪地衝擊著沙灘,偶然掀起一個特別高的波浪,大衛曾經有很多好的機會觀察人類進程的起伏或後退的腳步。他的失足使他寫下了許多詩篇,他祈禱說,“上帝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詩51:16)耶穌基督的啟示錄是雙重的歷史。它顯示了在曲折的經歷中,耶穌基督對人類對教會的慈愛,它也提示了那靠著上帝的恩典而成為從地到天之途徑的品格,基督所走的道路是通向新睡撒冷的道路,七教會的歷史是從基督離世起直到天門敞開迎接教會的時為止。

七印描寫了被殺的羔羊,在他百姓身上以的痛苦,在第七印揭開,眾天使從地上召集贖民的時候,天庭就寂靜了。天下各國的人都聽到七號筒的吹響,全世界都知道了人子的故事,隨著第七號筒的吹響,列國的王權就交給治理全地的萬王之王基督手中,他的首都是耶路撒冷。

基督的降生,他的被釘以及他升天以後在天上的工作 這一切都向我們指出恢復了的國度。獸和獸象的歷史,記載了他國度的百姓所受的逼迫。我們若研究十四萬四千人,就可以知道他們就是餘民,是從毀滅的深坑中救出來的,他們要作君王和祭司,永遠治理世界,七災無非是一切反對上帝律法的勢力,自取敗滅的一個標誌。這些災難為地球潔淨鋪平了道路,並預備了上帝樂園的恢復。

基督在天上預備聖城,同時他也在地上造就他子民的品格。聖城和百姓要在新的地球上相遇,在啟示錄書中有許多引入進入那通向聖讓戶的路徑。最後一章是其他各章所記之歷史的總結,他描寫了從罪惡中救出來的地球 就是恢復了的伊甸。

當初在伊甸留在世上的時間佔地球歷史四分之一。園門的關閉和天使把守生命樹的事對於洪水前的世代乃是一個奇妙的教訓,在全地被洪水毀滅的前夕,樂園被提到天上,此後,又應允說,“得勝的,我必將上帝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他給吃。”(啟2:7)

在伊甸園中生命樹栽在生命河的兩岸,亞當和夏娃如果長期食用樹上的果子,就必永遠活著,河水是賜生命的,地上的河流由於罪的咒詛失去了這種能力。然而每一條流動的河仍然會令人想起從上帝寶座那裡流出來的水。這水的源頭就是上帝 一切真理的泉源。水從無窮無限的上帝那裡流出來。象徵著真理在地上的傳播,在伊甸園中水預表基督,在那裡人能與他自由交通,如同白白地喝清潔流動的水一樣,雖然從寶座流出來的水時常灌溉土地,但那裡的河道從來沒有氾濫溢漲,在新世界中,江河也恢復了,基督要親自把他的子民領到生命水的源頭。“他們必因你殿裡的肥甘得以飽足,你也必叫他們喝你樂河的水,因為你那裡有生命的源頭”“你們一切幹的都當就近水來。”聖靈和新婦也都說來……口的人也當上穌說,“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你若知道上帝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詩36:8,9;賽55:1,啟22:17;約4:10,14)

約翰喜歡這個比喻,他似乎領會其他門徒所沒有領會主的話,這也許是因為他的寫福音書以前曾清楚地看到新的世界描述,以致他想起了基督所說過的一些話語。

每一條河流都預表著生命水。每一株樹都能使那傾聽上帝聲音的人想起那生長在河流兩岸的生命樹這樹雖然被提到天上去了,但它的樹條垂到地上,其果子已經象徵性地提供給那些心靈飢餓向上伸手的人,在新世界中,他要真正的開開並按月結出果子。十二樣果子供應每個生靈的需要。他們必不至缺乏。“樹止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各國發生戰爭是由於人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而來的。在新的地球上沒有那果樹,末日的大火要毀滅一切吃那樹上果子的列國,但由於吃那繹上果子所造成的疾病要被生命樹的葉子醫好。“因葉子乃為治病”。(結47:12)

基督就是生命樹,生命糧和生命水。人必須在他裡面活著。在新世界和在今生一樣,自然萬物也都表顯基督對人類的愛心。當贖民分享生命樹果子的時候,他們就必想起自己得救的經歷,上帝曾經試驗每個人和每個國家,證明他們生活在分別善惡樹之下吃生命樹的果子是可能的。這就是信心的生活。那些在新世界中團聚於生命樹四周的人,將是那些曾不受身旁分別善惡樹果子引誘是專心吃生命樹果子的人。

上帝希望以色列人彰顯天國的真理,他們若能順從他的引導。他就願意藉著他們向全世界證明生命樹是能夠在地上開花。其上的葉子可使他們得到醫治。但以色列人不願意單吃上帝的食物。他們混著善惡,與萬邦各國同流合污。在地球復興的時候,各國、各族、各民將聚集一起,第一次用共同的語言敬拜我們的上帝,生命樹的果子的葉子要賜給萬民,基督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19:10)因罪惡的侵入而失去的生命水,生命樹,以及所應許的每一福分,都要恢復。

天使對約翰說:“以後再沒有咒詛”“從前的事不再被紀念,也不再追想。你們當因我所造的永遠歡喜快樂。因為我造耶路撒冷為人所喜,造其中的居民為人所樂。”(賽65:17,18)這付快樂的圖景包括家庭的團圓。這是有關新世界最美好的應許之一。罪惡曾損壞了家庭的關係。咒詛以種種形式進入所有的家庭。家庭一直是天地之間最緊密的紐帶。在罪和深重的墮落中,母親們對於子女所表現的無私的關懷,以一種足以打動每一個心靈 從寶座上的上帝直到藐視他聖名的不信者 的語言說明了基督的愛。“我們愛上帝,因為上帝先愛我們”的真理萬世永存。(約14:9)從罪惡的污泥中所發出來的每一愛的感情,都反映了上天的愛。凡具有這種愛心的人,必在新世界中得到報賞。因為上帝“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詩68:6)“聽禱告的主啊,凡有血氣的都要來救你。”(詩62:2)今日許多家庭是不同心的,一些人希望吃靈糧,另一些人則要吃地上各國所吃的食物。因此就形成一條界線,屬靈的人站在一邊,屬血氣的人站在另一邊。“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和永生。”(加6:8)在末日分別的工作結束之後,上帝要把屬靈的人按置在從未受罪侵襲之人的家庭之中。父母對兒女的愛代表天父對人類的愛。為了安慰傷心的母親,上帝應許在地上失去的孩子必在新世界交還他們的母親。上帝向以色列人所發的一切應許,都必應驗在真以色列人身上。母親們喪子悲哀已經感動天庭,“在拉馬聽見號叫痛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的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耶和華如此說,你禁止聲音不要哀哭,禁止眼眼不要流淚,因你所作之工必有賞賜,他們必從敵國歸回。”(耶31:14,15)這有關母親哀哭的預言,曾經應驗在希律時代伯利恆母親的哭聲中,也應驗在一切以色列的母親為殘廢的兒女所發的哀哭中。這個預言也包含著孩子復活的保證。

當公義的日頭 其光線有醫治之能 升起時候,他們必出來跳躍。如圈裡的肥犢,“不再有數日夭亡的嬰孩,也沒有壽數不足的老者。”(賽65:20)因為不再有咒詛,也不再有死亡。兒童要跳躍,如同圈裡的肥犢。(瑪4:3)在那生命之地沒有人會死亡。在大地更新以前,百歲的孩童仍會死亡。因為罪人是被咒詛的。但這些事過去之後,他們將走到生命樹旁,並喝生命水,以至活到永永遠遠。在過去的死亡,咒詛之地將設立上帝和羔羊的寶座。上帝的寶座是生命的寶座。

創世以來,人第一次面對面看見上帝。人類受造暫時比天使微小一點,我們在世的時候曾禱告說,“使你的面發光,我們便得救。”(詩8:3)那時他面上完全的光將顯在人眼前,“他的名必寫在他們的額上。”

創世紀是第一次用人的闡明救恩的計劃,聖經中以後的各卷又進一步解釋創世紀所敘述的真理。啟示錄是俄梅戛,聚集著一切真理的光線 是一切道路的會合。22章是啟示錄的大綱,加百列見約翰似乎難以相信所見之事,就再一次說,“這話是真實可信的。”當這一切異象向約翰顯示的時候,地球還沒有成為樂園,照人的眼光看來,那個世界離今日似乎是遙遠的,但“主就是眾先知被感之靈的上帝差遣他的使者,將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她僕人,看那,我必快來,”約翰看見並聽見這一切事,就再一次俯伏在加百列腳前要拜他。天使再次說,“千萬不可。”加百列聲稱自已和約翰以及一切守這書上預言的人是同作僕人的,天使和人一樣都順從上帝啟示眾先知的話,因為預言是上帝律法的表達。

加百列曾不止一次的吩咐先知但以理封緘預言,直到末時。但啟示錄的預言卻並沒有封緘。加百列清楚的吩咐約翰不可封了所寫話。因為應驗的時候近了。所用的語言能有字面意義,也有預言意義,其中所記載的是從約翰時代開始一直伸展到永恆的將來。基督快要再來了。他降臨的預兆也已顯現。

1844年,預言的時期屈滿,這是但8:14中二千三百日的終點,這也是一個新工作的開始。當預言所說即將實現的大事,就是審判工作結束的時候,基督就從他審判的位上站起來,宣布說:“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他說這話的時候,諸一就為他的降臨作準備,“看那,我必快來。”在恩典時期中,人因著歸向基督,內心就可以得到潔淨,使自己的心成為上帝旨意的通道。唯有這樣做他僕人的人,才能得稱為在額上寫有他名的人,其他所有的人則是污穢的。是說謊之人的父,撒但家裡的人。

基督在二千三百日的終點,開始進行審判工作。今日審判的資訊正向全地傳揚,並要擴張到大聲呼喊:“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死亡。”但順服聖靈能力約束的人,必從聖靈收永生。世界的審判,義人的賞賜,惡人的刑罰 這些題目乃是永恆織機上織布的纖紗。

伊甸園和新世界的關係極為密切。因而在啟示錄中多次提到“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我是初,我是終。”“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那在你們心裡動了善工的,必成全這工作,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提後1:12,腓1:6)儘管有罪惡侵入,但那從立定大地根基之前,就已計劃的工作,必不折不扣的完成,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那在死蔭幽谷的歷程中發展起來的堅強的品格。

在伊甸中,天使曾在生命樹旁向人傳達上帝的話。人若順眾,就有權利吃那樹上的果子,撒但則聲面從誡命乃是苛刻的要求。人若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可以變成上帝一樣,歷代以來的所有謬論 希望靠別的方法得永生而不必順從誡命,一直是爭論的題目,當初在伊甸園中,誡命和生命樹是連在一起的,基督在他親口教訓和他的生活中,再次將他們連系起來。“我對你們據說的,就是靈,就是生命。”約翰論到站耶路撒冷門口的人說,“那些遵守他誡命的人有福了。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權柄到生命樹那裡,也能從門進城。”

耶和華的律法是生命的律法,那些受印的人乃是遵守誡命的人。地上最後的鬥爭,將要集中在上帝律法不一的問題上,所以在這最後一章中這個問題作為另一概經常纏繞打結的纖紗,結實地織進它自己原來的位置上。城外是那些犬類和行邪術的假先知,殺人的,說謊言編造虛謊的,以及在生活中羞辱基督聖名的人。但主對教會說,“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為眾教會將這些事向你們證明。”“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啟14:12)作為大衛的子孫他的話帶有治理全地的權威,他的誡是他寶座的根基和他國度的綱領。他是明亮的晨星,引導著全宇宙,他的顯現報告了新的一天,就是永恆歲月的破曉,的一天快要來到,這一事的開始,將舉行羔羊的婚筵。聖靈,新郎,新婦都為這次筵席發了邀請。來這個字是有能力的,因為這話是上帝和聖靈所說的。彼得在海面有這引經驗,救主說,“來,當門徒信的時候,海浪就成了凝固的立足之地,而當他懷疑的時候就開始下沉。今天聖靈說,‘來’,凡相信上帝救恩大能的人都將為‘來’字所帶領。這是有生命的話,如同創造天地時上帝所宣布的話一樣,樹木怎樣年復一年地不斷生長。橡樹怎樣結出橡子,按時長成新的橡樹,照樣,那些響應邀請的人將重述‘來’字,凡願意的,都可以取生命的水喝。那些有‘道’活在心裡的人,將成為重述邀請 ‘來’字的話的回聲。”你們一切乾渴的都當就近水來。

“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當謹守遵行。”這是上帝說話的聲音。“所吩咐的話,你們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好叫你們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華你們上帝的話。”(申4:2,申30:1)

“上帝的道”是純潔的,每一句話都包含著永生,人若踐踏其中的一句,這一句話必起來攻擊他,並從生命冊上去他的名字。

加百列給予先知約翰的耶穌基督的全部啟示錄說明了我們的天父和我們的長兄莫可言宣的慈愛,說明了天上眾生渴望與罪惡相爭的結束,也說明了人類將恢復了近寶座的地位,基督臨別的話關係到他的降臨,他為了加深我們的印象,就親口宣布說,“我必快來。”當雲彩來接復活的救主時,他留下了臨別祝詞說,“我就常與你們同在。”他親自賜給我們今日等候結局之人的資訊,乃是“我必快來。”我的心應當象那樣回簽說,“主耶穌阿,我願你來。”


作者:赫斯格著

Posted by heisnear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我立定大地根基的時候
  你在那裡呢?
  你若有聰明,只管說吧。
  你若曉得就說,
  是誰定的尺度?
  是誰把準繩拉在其上?
  地的根基安置在何處?
  地的角石是誰安放的?
  那時辰星一同歌唱,
  神的眾子也都歡呼,  
  海水衝出如出胎胞,
  那時誰將他關閉呢?
  是我用雲彩當海的衣服
  用幽暗當包裹他的布,
  為他的定界限,
  又安門和閂
  說,你只可到這裡,不可越過,
  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伯38:4-12)

太初當宇宙萬物完全順從上帝的律法,諸世界循著他們的軌道運行在浩大無限的太空時,上帝的宇宙沒有一點不和諧的跡象。後來上帝用他的話創造了我們的世界。她命立就立。神的眾子因看到他的又一作為,就一同歡呼。住在地球上的人類和大自然都順服上帝的律法。上帝認為萬物都甚好。無罪的人類被安置在上帝所預備的家園中,但有一件事要為他成就的 就是要有堅強的品格;使人性一合而為一。由於人類的墮落,地球上就遮上了一層烏雲。當初的榮光隱蔽了。世界本身由於洪水而改變了原來的面貌,大地在創造之時布滿了河流,並沒有下雨,地面由地下的甘泉和上升的露珠所滋潤,洪水的時候,大渦淵泉源都裂開了,眾水匯集成大川,從此以後,汪洋大海吞歿了大部分陸地。在起初並不是這樣。當地上惡貫滿盈的時候,上帝就從天降火毀滅了所多瑪和俄摩拉,約旦平原不的這兩個城市的毀滅作為地球毀滅的一個實物教訓。從那時起,包含在地心的烈火 地球本身包含毀滅物質,一直潛伏著等候耶和華的命令去執行預定給它的工作,在一千年的終點。烈火要毀滅地球和惡人。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穿過敞開的諸諸基督與眾聖徒都看見了。”聖城新睡撒冷由上帝那裡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自從以色列人在巴勒斯坦立國以來,耶路撒冷這一名稱一直與歷代的選民聯繫在一起,該名的意思是“平安之地”當外邦人從它的保壘被趕出以後,它就成為猶太國的首都。如果以色列遵守上帝的誡命,耶路撒冷就必照著上帝的應許成為一個永遠的城。但以色列違背了上帝的約,以致這座在所羅門的時代曾登峰造極成為世界首都的城邑受到貶落遺棄,焚燒了。直到今日,那裡一直呈現著衰敗的景象。這座城落在伊斯蘭的勢力 天底坑上來的煙手中。天上的君王曾在這裡被釘十字架,他終必在這樹起十字架的地方設立他的寶座。

果上帝的計劃得以履行,伊甸園就會成為耶和華的居所。計劃既沒有成功,基督就升到天上,在那裡預備新耶路撒冷作為宇宙國度的首都。新耶路撒冷將坐落在古城的遺址上,橄欖山必從中間分裂,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使新世界的首都安置在兩峰之間極大的谷中。基督降世的使命就是拯救失喪的人,罪惡奪走了人美麗的伊甸園。罪惡破壞了為猶太人所設立的計劃,基督就藉著他愛的能力來做成人所本應做而因罪沒有做成的事。儘管因罪的緣故延遲了最後的勝利,但這個勝利卻要比罪還未進入世界而能作的更為偉大,這就是無限深厚的救贖之愛。

耶路撒冷的故事乃是救恩的故事。在永恆的歲月中,得救者的榮耀之家要向每一跌聖徒述說,並向全宇宙宣揚基督的十字架和他生活。當聖城下降象新婦妝飾整齊等丈夫的時候,贖民就以勝利的吶喊接受他,基督要接受他作為鬥爭勝利的紀念品。基督與他的門徒一同進入聖城。這裡為他們擺設了羔羊的婚筵。

從天上傳出耶和華的聲音,“看哪,上帝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在,他們要作他的子民,上帝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上帝。”耶和華居住在道成肉身基督裡面。他的名被稱為“以馬內利”就是“上帝與我們同在。”在人的形體中,神性被因罪而籠罩伊甸園的同一片烏雲所遮蔽。但是在新耶路撒冷,百姓要與上帝面對面相見,因為他們之間再也沒有遮隔的帷幔,從天最高的地位到完全毀滅,這是罪惡所寫的故事。從死亡到永生,從敗壞到宇宙的首都,這是救贖的故事。

那些曾經有過這些體驗的人,所唱的歌竟是何等的奇妙啊!“主上帝全能者啊。你的作為大哉!奇哉!萬世之王啊,你的道途義哉!誠哉!(啟15:3)”哈利路呀!因為主我們的上帝全能者作王了。(啟19:6)不再有悲哀和哭號,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眼淚是隨著罪惡進入上帝的領土的,在這以前是沒有眼淚的,當罪惡絕跡之後,眼淚也永遠過去了,”我們要歡喜快樂,將榮耀歸給他。“(啟19:7)

我們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全部救恩歷史中所顯示的救贖之定律的完美。可是那些聚集在聖城,觀看萬物更新的人,對此將有所理解,他們要看基督是阿拉法 他是首生的,是初,上帝豐盛的愛藏在他裡面,是俄梅戛 就是從死裡復活,最後掃除一切罪跡。他坐著作萬王之王,他的百姓環繞著他,他們比從未受罪侵襲的人更能認識耶和華和他國度的屬靈性質,這是無窮的慈愛,是我們的上帝和基督的品德,這愛的最高表現,乃在應許那些靠基督得勝的人承受這一切,新世界並不是贈送的,好象救濟品分發給地上的窮人一樣,也不是能買得到的,人是生在上帝的家中,與耶穌基督同作後嗣的。所以他們要以繼承者的身份接受新世界。基督對尼哥底母所說聖靈的重生所得的就是這個繼承權。天國的泉源正向在今生飢渴慕義的人敞開。基督要將生命源泉的水白白地賜給那口渴的人喝。

每一條水泉都是一個記號。說明在新世界實現的應許。生命的泉源裡飽含著永遠生命和無窮智慧的活水,今日有水從永遠泉源流出賜生命給世人。那些現在就去喝這水的人,他們必蒙準在上帝的國裡再喝。基督在世的最後一晚,在逾越節席上所賜的酒,乃是預表有生命的葡萄汁。直到我在父的國裡同你們喝新的那日子。”(太26:29)這新酒將賜給羔羊婚筵上的賓客。

“你們心裡不要憂愁。”基督說這些話時,約翰也是聽眾中的一位。“你們信上帝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那裡,叫你們也在那裡。”(約14:1-3)

約翰已經在地上度過與救主同在的人生。在他看到大日前人類所必經的艱難以後,他得以瞻仰基督升天的預備的城,拿著滿盛上帝大怒之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將耶路撒冷的榮美指給先知看。

城是四方的,長寬一樣,每邊約一千里,並有寶石的城牆。牆高一百四十四肘。(或216-366尺)城中的一切,都是救恩的象徵。住在碧玉的城牆內的子民,更是上帝救恩的標誌。在創造的時候,金、銀、寶石匍在地面上。但由於人們用這些東西來滿足私慾,在洪水的時候,它們就埋到地下去了。非勞力則不得求。在新睡撒冷中,這一切都要按著他們的排列述說無窮智慧和慈愛的故事。

有人按著想象解釋五彩繽紛的寶石根基。“第一根基是深紅的玉,代表救主在世上受苦和捨命,安置在其上的蘭寶石,如同真理蘭色的火焰,光明純潔的綠瑪瑙反映著基督生活的純潔,綠寶石象徵著寶座周圍的虹,給信的人帶來希望。紅瑪瑙反映出許多顏色,在他上面是更紅的紅寶石,又復蓋著紅碧璽,述說在主裡面喜樂和平安的故事,第十一樣是象徵著王權的紫瑪瑙,再冠上紫晶。”根基全部由寶石構成,其美實無法形容。因為是用各樣寶石修飾的。

石頭是有聲音的,雖然人們罕聞它們說話。基督對門徒說,如果人若沉默不言,連石頭都要呼叫起來,他們所述說的是很古很古的故事。當它們構成新耶路撒冷城牆,而被基督和上帝的榮光所照耀時,它們並不眩人眼目,卻要發出只有屬靈世界的純潔中,才能識別的光。非生物界也曾分受罪的咒詛。但我們上帝聖城的根基卻要與大地更新時的萬物一樣,放射出原有的光輝,在十二根基上寫著基督教會的柱石十二使徒的名字。被流放到拔摩島的先知,他的名字作為一名罪犯與流放者登在羅馬當局的冊子上,當他看到自己的名字刻在聖城的一個根基上時,他是何等的喜樂啊。從這裡可以看出人的判決與上帝的判決的不同。

城內的街道是精金的;好象明淨的玻璃,從基督臉上所發的榮光照在城牆美麗繽紛的色彩上,再射到光輝的街道上,縱然世人耗費巨資經營建造,但世上沒有什麼建築物能與這天國的首都比美。城牆有十二扇門,與以色列支派的數目相同。十二位先祖的名字作為的典型刻在門上,每扇門是一顆珍珠,正如我們所知的珍珠是由牡蠣排出的生命液包裹外來的物質形成的。天上的珍珠代表基督,因罪的緣故所發出的豐盛的義,這義充充滿滿的流出來遮蓋人類上的每一點瑕疵。

當贖民進城的時候,他們要照著品格的劃分,按古時以色列的支派排列。這十二支派都共同反映基督的完全。雅各在祝福眾子時所描述的品性,說明上帝的兒子在救贖中所顯多方面的生活。

聖徒在城中要與上帝面對面相見。當罪惡掌權的時候,上帝曾遮住他的榮耀,直到基督完成聖所的工作,離開聖殿準備降臨之時,他才再次發出他永恆的榮光。在地上的聖所崇祀中,從百姓眼前遮住上帝榮光的幔子和贖罪日大祭司進入至聖所供職時在他面前 點起的香煙都象徵著這一點。因為若不是這樣,毀滅的榮光就會殺死眾人。但在新睡撒冷中卻沒有幔子和殿,上帝和基督就是那裡的光,耶和華隱藏了榮耀也同樣用我們天上的日頭和月亮來預表。這些星球的光似乎是刺目的。但在新世界中,太陽將發出七倍的光,月亮要象我們今日的太陽一樣,雖然如此,他們的光輝卻要被無限的榮耀所勝。生命的光要在永恆的歲月中日以繼夜的照耀,這光帶來屬天的生命,正如太陽給大地帶來出產一樣。

榮耀並不限於聖城,因為地球本身就是恢復了的伊甸。在城外有贖民的房舍。地上的出產是豐盛的。勞動是愉快的。當初上帝對地上百姓的計劃是要叫列國都來到伊甸園聚集。照樣,在新世界中,各國各族要由他們的王率領帶著他們的榮耀和尊貴進入耶路撒冷,在那裡朝見上帝。

基督要除滅魔鬼的作為。上帝曾把人安置在完美的地球上,使他管理地球,使全地都變成伊甸一樣。但魔鬼破壞了這個計劃,他在地上作王達六千年之久。當地球更新的時候,不但要恢復,而且還遠超過當初的美麗。那時地的情景要同罪未侵入而能發展成的情景一樣,魔鬼的一切作為都要除滅,在罪惡沒有進入的情況下,人類所要成就的工作,基督都要成全,他們不僅有一個樂園為家,而且還有壯麗的聖城環繞著樂園。

人類的心知只能隱約理解屬靈事物,他們最多只能從上帝預言永恆世界的事物中去推測那永遠的榮耀。

人的耳朵只能聽到周圍環境的極小部分,人的眼睛也只能看到一點亮光,我們的生活範圍是狹窄的,上帝用人的言語描寫了將來的世界,那些眼睛未曾見過,耳朵未曾聽過的事,唯有藉著聖靈才能把它們啟明。我們就是盡情述說彼岸的榮耀,也不能說出一樣。

在永恆的歲月中,那些名字錄在生命冊的人必要領受耶穌基督新的啟示,他們必越來越反映上帝的品德,並懂得生活的真意義。當救主把人帶到智慧的泉源時,他們就會明白,他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


作者:赫斯格著

Posted by heisnear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我們這個小小的行星歷史顯示了兩種不同品格之間的鬥爭,地球成了善與惡,真與假的鬥爭的戰場。這是兩大原則之間的鬥爭,每一個人都已決定自己立場,不是站在這邊,就是站在那邊,決無中間道路。基督是全天軍的元帥,慈愛和真理是他百姓戰鬥的旗幟,撒但是另一支軍隊的統帥,慈愛和真理是他百姓戰鬥的旗幟,撒但是另一支軍隊的統帥。他計劃藉著這支軍隊而僅戰勝那些為以馬內利而戰的人,而且推翻上帝的政權。他為此而戰。

六千年來,他一心要達到這兩個目的,所有不接受基督的人都加入了仇敵陣營。撒但的歷史是不勝陰鬱的,這是自私,虛假和暴虐的歷史,其全部發展過程都是失敗的記錄,有時表面上勝利,也只能意味著最後徹底的失敗。這個魁首的智慧除了聖父和聖子以外超過宇宙眾生,他的美麗勝過天上眾軍。他的能力僅次於基督,經上曾這樣描寫他,“你無所不備,智慧充足,全然美麗……佩帶各樣寶石……你是那受膏遮掩約櫃的基路伯,我將你安置在上帝的聖山上,你在發光如火的寶石中間往來。你從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後來在你中間又察出不義。(結28:12-15)。

這位反映永恆榮光,以翅膀覆蓋主座而遮掩約櫃的基路伯。後來因驕傲從高處墮落。“你因美麗心中高傲,又因榮光敗壞智慧。”(結28:17)撒但由於嫉妒那在天上會議中唯一與上帝合為一體的基督就發動叛亂。這就是自高精神的起源,一切不義之事都是從這個源頭而出的,“在天上就在了戰爭並沒有得勝。”(啟12:7、8)這是他踏上了徹底滅亡的第一步,他離開寶座去建立一個叛逆的政權,於是撒但和他的使者被趕出天。“天上再沒有他們的地方”(啟12:8)這是路錫甫的第一次被逐。

撒但從上帝面前被趕以後,上帝依然允許他在地上設立他的王位。以便在全宇宙之前彰顯神的律法和他的政權。於是魔鬼就成了地上和空中的掌權者並作為世界的王,在天國門口與諸世界的代表會見。他年復一年地在從生靈面前控告基督和弟兄,他依然無恥地指責上帝為不義的,並把反叛的過失推給他。他千方百計地設法建立一個不會傾覆的政府,同時他又在天庭的議會聲稱他的成效甚少,是由於天上上帝的干涉。 
 
及至時候滿足,和平的君來到地上,他在仇敵政權的中心度一種無罪的生活,使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但無罪的一位竟被殺了,撒但為行義所定的報酬竟是十字架。從未墮落的諸世界拭目注視,不勝驚愕,當基督被掛在十字架上的時候。天庭議會就一致決定永準撒但再到天門。救主的眼光衝破烏雲喊著說,“成了!”現在這世界受審判,這世界的王要被趕出來。”(約12:31)他看到十字架的勝利就說:“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約12:31)“我聽見在天上有大聲音說,我上帝的救恩、能力,國度,並他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那上帝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

弟兄勝過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的道。”(啟12:10,11)在耶穌被釘十字架的時候。撒但就這樣被趕出諸世界的議會。基督說,“我曾看見撒但從天墜落,象閃電一樣。”(路10:18)這是他的第二次被逐。

基督復活以後,撒但知道工作的時候不多,就竭力為他國度爭奪百姓,如今他好象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地上的列國越發被管在他的權下。眾教會曾一度受聖靈的管理。但如今卻紛紛歸順了世界的王。行奇事的能力遍地盛行著,倘若能行,連選民也被迷惑了。地球上,少數保持認識上帝知識的人,四面受敵,被人追逐逼迫。但救主終必顯現,接他們進入如今他為他們所預備的聖城,惡人要被他顯現的榮光擊殺。他們有的陳屍遍野,成了雀鳥的筵席,有的被大地震所吞沒。在第七災中土崩地裂,來往搖晃的地球黑暗而可怕,它成了空虛混沌,這就是“混沌”“無底坑”或“深淵”。我又看見一位天使從天降下、手裡拿著無底抗的鑰匙和一條大鏈。他捉那龍,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擔,把他捆綁一千年,扔在無底坑裡將無底坑關閉,用印封上,使他不再迷惑列國。他被捆綁在無底坑裡用印封上,這樣,撒但就被拘禁在地球一千年,他再不能任意訪問其他世界,卻要獨居在地上,那裡一切生物都死了。他獨自思想,有時間反省自己六千年來反叛上帝寶座的歷史。他不再是遮掩約櫃的美麗基路伯,不再是天使樂隊的指揮,不再是天庭愉快的歌手,無所不備,充滿智慧和美麗了。他的榮光消失了,昔日曾帶著上帝慈光輝的面容,現在地呈現出六千年犯罪的陰險邪惡。這是撒但的第三次被逐,在一千年的終點,“必須暫時釋放他。”然後最後的毀滅臨到 罪惡的痕跡都消除了。

人若問“在撒擔受捆綁一千年和他斬時得釋放的時間內,將有什麼事發生呢?”向約翰所顯示的,正是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件。

 “我又看見那些因為耶穌作見證並為上帝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和獸象……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這是頭一次的復活,其餘的死人不沒有復活,直到那一千年完了。“(啟20:4,5)當基督在白雲上顯現的時候,他要差遣使者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太24:31)保羅看到這一幕景象,就寫道,“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上帝的號吹響,那在基督裡死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與主永遠同在。”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有福了,聖潔了……他們必作上帝和基督的祭司,並要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我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我們。”在一千年中聖徒住在上帝的聖城新耶路撒冷中,他們作上帝和基督的祭司,審判惡人的案件。保羅在哥林多書說,“豈不知聖徒要審判世界嗎?……豈不知我們要審判天使嗎?”(林前6:23)彼得曾注意到這審判作,他說,“就是天使犯了罪,上帝也沒有寬容,曾把他們丟在地獄,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審判。”(彼後2:4)

世上所發生的一切事,都記錄在天上,“因為人所做的事,連一切隱芷的事,無論是善是惡,上帝都必審問。”(傳2:14)“不要自欺,上帝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加6:7)

基督說:“我又告訴你們,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從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太12:36,37)天使在記錄每一人生活中的思想和行動,這一切要記錄在瑪拉基書上所說“紀錄冊”上。(瑪3:10)這是天上的日記本。其中不僅記載著言語與行為,也記載著引起這些行為的環境和動機,一個人出生地點也要記錄下來作為施行審判的重要項目。“當耶和華記錄萬民的時候,他要點出這一個生在那裡。”我要題拉哈伯和巴比倫是在認識我之中的。看哪,非利士和推羅並古實人個人生在那裡。”(詩87:4-)大衛祈禱說,“我幾次流離。你都記數,求你把我的眼淚裝在你的皮袋裡。這不都記在你的同子上嗎?”(詩56:8)每一次因罪或逼迫而來的憂傷,每一個追求更高靈性,並更親近地與上帝同行的願望都記在記錄冊上,其中的記載是沒有錯誤的,因為這是上帝的記錄。“我整天伸手招呼那叛逆的百姓,他們隨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看哪,這都寫在我面前……我先要把他們行的量給他們。”(賽65:2,6,7)

在天上每日的記錄中,總有一些事記錄在我們的名下,自然界也都傳授著這同一的教訓。在天上保存著一個記錄,在一個人身上也保存著同樣準確的一個記錄,人每日的舉動都影響著他的品格,並塑造他的容納某精神的器皿。正如陶士在陶工的轉輪中成形一樣,人的一切行為,包括他的表情,言語、姿態,在耶和華眼前都象展開的書卷一樣,赤露敞開。每一個人從生到死的全部生活都記在天上,在審判的日子,當案卷展開的時候,最小的事情和最大的事情在上帝面前都是一樣嚴肅的。人或許能向同胞隱瞞自己的品格,但這不過是因為他弟兄無能洞悉而已,人在出生時,記錄是空白的,但當人第一次呼吸的時候起,天使就開始記錄了。如果今日的生活僅影響到今生,我們可以輕忽的度過去,但我們每日的思想與行動乃影響著將來新的一代,上帝考慮到遺傳的影響,要向那些原該受刑的人宣布判決。在人間的法庭中,許多人往往要為上輩的罪而苦。但在末後的審判中卻不是這樣。因為記錄冊乃是無窮之主的記錄,他從起初看到末後,知道最秘密的思想。  
  
除了記錄冊以外,還有在聖經上多次提到的生命冊,其上錄有一切承認基督聖名向上天求助之人的名字。當門徒們因第一次傳道行程和勝利而歡欣的時候,求主柔和地責備他們:“要為你們的名記錄在天上歡喜。”(路10:20)羔羊的生命冊上記錄著真正歸向上帝之人的名字,記錄冊上的善行要錄在他們的名下,那些厭煩並離棄主之人的名字要從生命冊上塗抹,同時記錄冊上只留下他們所犯的罪。當一個的名字錄在生命冊上的時候,他就歸在基督的名下,而且因著他的信基督的善行就歸給了他,但當人棄絕基督,就沒有什麼善行可記。因為離了他,我們就不能作什麼。反之,在冊上不久就充滿了自私,驕傲和一切屬肉體活動的記錄,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加6:8)

但當一個悔改的時候,他就不再與過去犯罪的記錄有分,他的名要錄在生命冊上。他的罪已經被基督的寶血遮蓋。完全的塗抹了。“所以你們當悔改歸正,使你們的罪得以塗抹了。“所以你們當悔改歸正,使你們的罪得以塗抹。這樣,那這舒的日子就必從主面前來到。”(徒3:19)第三本冊子就是死亡冊。那些本可以得生卻選擇死亡之人名字錄在其中,每一個名字不都是罪惡的記載,他們是屬血氣,當他們與世界和魔鬼衝突的時候,得不到基督的幫助。“你們雖用鹼,多用肥皂洗澡,你罪孽和痕跡,仍然在我面前顯明,這是主耶和華說的。”(那2:22)何西阿所說,“以法蓮的罪孽包裹,他的罪惡收藏。”就是指著死亡冊。(何13:12)約伯說,“我的過犯被你封在囊中,也縫嚴了我的罪孽。”(伯14:17)

這三本冊子羔羊的生命冊,紀錄冊和死亡冊,聖經中經常提到,當查案審判在1844年開始的時候,生命冊打開了,在天父面前,基督用自己的血為一切名錄在冊上的辯護。紀錄冊雖然記有他們的罪,但基督的義遮蓋了他們,使這些罪轉移到死亡冊撒但的帳上。這就是基督在天上至聖所的工作。贖罪日大祭司在地上聖所中的工作,就是這個工作的預表,在那日祭司從聖所出來把手按在羊的頭上,在外院中承認百姓的罪,象徵著這些罪都歸在由“所派的人”到曠野的羊身上。(利16:20,22)這代表著啟20章所顯示的工作,當基督完成聖所工作的時候,以色列的罪都歸在曠野的羊身上。他被困在地上一千年,在孤獨淒涼之中,引誘贖民的罪責重重的壓在他的心頭。他的名字第一個錄在死亡冊上。以下也記錄著那些選擇他為王之人的名字。他們的人數不可勝數,就象海邊的沙一樣,在一千年中,義人要與基督一同作王民他一同審閱死亡冊,決定其中所記之人的刑罰。

 “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人有福了,聖潔了,第二次的死在他們身上沒有權柄……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從監牢裡被釋放。”

隨著上帝的聲音,大地要拋出長久睡在她懷中的死人。

 “死亡和陰間(墳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復活以後,看見聖城由上帝那裡從天而降。橄欖山從中裂開,聖城及其中,一切居民就降在其中 這時惡人看到義人的賞賜。然後,撒但就整頓復活之惡人的隊伍。慫恿他們攻取聖城,他的軍隊多不勝數,時由來自各世代的人組成的。智士,英雄,地上的偉人,君王,臣宰和富人都帶著他們臨死時同一顆自私和野心出來。這樣,人象海邊的沙一樣多。他們組織嚴密,精心操練,整裝列隊,在崎嶇不平的地面上向壯麗輝煌的聖城進軍,當這支軍隊走近那具有光彩的根基,珍珠的門戶,又蒙大君的榮光照耀的聖城時,門戶就關閉了。在這數不清的軍旅眼前,有萬王之王坐在高過城牆的色大寶座上,高舉上帝的律法。城內是符合這基本真理的人,城外是拒絕真理而選擇撒但為王的人,惡人有片時的機會瞻仰他們所失去的榮耀,他們要看到基督一切的榮美。十字架所表顯出來的救贖之愛的故事,要從始至終生動地向每一個人顯示,“他的角必被高舉,大有榮耀,惡人看見便惱恨,必咬牙而消化。惡人的心願要歸滅絕。”(詩112:10)“你們要看見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眾先知都在上帝國裡。你們卻被趕到外面,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路13:28)基督在眾人面前得到高舉,人人都在他面前屈膝,每一個被定罪的人也都讚美耶和華,撒但不得不見證上帝兒子真理的勝利。城裡的義人已經細察過牆外之人生活的紀錄。現在既看見進軍的隊伍仍受毀滅者的精神所控制,就認明上帝的判斷的全然誠實公義的。
    這時,上帝從他寶座向聚集的群眾吹氣,有由上帝那裡從天而降,因從地心崩發出來的烈火混雜,焚燒了他們。”

那迷惑他們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火湖裡,就是獸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他就被扔在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詩人的話就這樣應驗了。“義人在世尚且受報,何況惡人和罪人呢?”上帝的城猶如洪水的方舟安然漂泊於火湖的波濤上,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消化,地和其上的物都燒盡了。惡人成了義人腳底的灰塵。聖所表號性崇祀的最後之舉 把牛犢的灰倒在潔淨之所 到此迂到了實體。地球被火潔淨。罪惡及其所有的痕跡都消除了。鬥爭已經結束,真理的仇敵一切維護他主張的人都永遠的消滅了。地球已經準備好在上帝面前更新,並重新站那些因基督的愛從人類的毀滅中救出來的人。鬥爭是殘酷的。勝利是付出重大代價的。但基督既從雲集地寶座周圍的子民身上看到自己勞苦的功效,就心滿意足了。


作者:赫斯格著

Posted by heisnear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你們一切乾渴的都當就近水來,沒有銀錢的也可以來,你們都來買了吃,不用銀錢,不有價值也買酒和奶。”

 “你們為何花錢買那不足為食物的用勞碌得來的買那不使人飽足的呢?你們要留意聽我的話就能吃那美物得享肥甘,心中喜樂。”

 “你們當就近我來。側耳面聽,就必得活,我必與你們立永約,就是應許大衛那可靠的恩典。”(賽55:1-3)

永遠的福音,上帝救恩的大能在各世代一直向地上的居民發出這個邀請,上帝從亞當在伊甸園墜落的日子直到世界的末日,選召了羔羊婚筵的賓客,這將成為天上家庭大團賀的時刻 就是上帝所創造的眾生第一次重聚。父上帝將與他的眾兒女一同聚集在“我們的母親”新耶路撒冷城。(加4:28)被稱為長子和長兄的新郎基督要出來接待賓客。基督在迦拿娶親的筵席已經展望到罪惡永遠消除時自己的婚筵,那時上帝之義所裝飾的新婦和穿著禮服的賓客,將迎接新娘來到。水變成酒預表那此將成為賓客之人的品格改變工作,因他的話使必朽的,變成不朽的。

在救主與稅吏撒該談論中,他闡明了有關自己婚筵之事,他“因他們以為上帝的國快要顯出來,就另設一個比喻說有一個貴胃往遠方去要得國回來。”(路19:11,12)你們自己好像僕人等候主人。從婚姻的筵席上回來。他來叩門,就立刻給他們開門,主人來了,看見僕儆醒,那僕人就福了。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必叫他們坐席,自己束上帶,進前伺候他們。”(路12:36.37.)

當救主進入天上至聖所的時候,她就著手召集她國度的百姓。她“到恆古常在者天主面前得了權柄,榮耀,國度。國度,權柄和天下諸國的大權必賜給至高高者的聖民。他的國是永遠的。”(但7:14,27)這是基督的婚筵,蓋印天使工作,就是把印蓋在那些在末世代中為婚筵作了準備的人身上,有聲音人天而來大聲呼喊道,“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啟18:4)人地上最後的世代中召集了賓客,一旦最後一名賓客接受了邀請,試驗時期就結束了。

約翰在耶穌基督的啟示中,曾多次被帶到這個大團聚上。第十六章記載了傾向拒絕邀請之人的災難。第十八章描述了政教合一引人轉離上帝喚召,並誘惑他們與淫婦一同坐席,使他們喪失在羔羊席上進外的權利。約翰既看見了這些事,就明白為什麼大艱難時期要到來。於是帷幕掀開了,她的目光就從地上所顯的淫亂和毀滅轉落到天上的團聚的上帝兒子的大筵席上。

他看取贖民的大軍和眾天使以及其他世界的居民。他“同聽見……群眾在天上大聲說……”有一支極其龐大的合唱隊,他們同聲齊唱,其聲音響徹宇宙。“哈利路呀。救恩,榮耀,權能,都屬於我們的上帝。”上帝的救恩是受造之物的學科。那些長久為地上的罪而憂傷的諸世界揚聲唱宇宙的頌歌。他們已經目睹上帝的審判和撒擔在地上的活動,知道他推翻上帝寶座的多次企圖他們也看到他罪惡的傑作 淫婦最後的毀滅。當罪惡的痕跡最後消除,而火湖的煙永遠往上冒時,他們就放聲歌唱,“他的判斷義哉,誠哉!”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跪在寶座,前喊道,阿們,哈利路亞他們本來圍繞著寶座。及至讚美上帝的命令發出時,他們就離開前往無限的太空發了猶如眾水渤湃的聲音。“哈利路呀,因為羔羊婚娶的時刻到了,新婦也已預備好了。”   
   
有時看來,人似乎是孤單的,但這天國的一瞥顯明全宇宙都在注視和深切關懷著我們,思想著我們得救問題。他們比我們更敏感。因為他們的感官沒有受到罪的蒙蔽。他們對於人類所關懷的愛憐的同情,實非有限的言語所能充分形容的。愛、永恆的愛乃是宇宙的大網,大鬥爭過去之後,“主上帝全能者作王了。”的呼喊聲要響徹上帝所造的宇宙,然後,上帝所愛的眾生要從太空的極處來觀看羔羊的婚筵。在上帝城中,那張計有許多里長的銀色桌子,擺設著新世界的果實,基督為贖民所預備的聖城要坐落在被火潔淨過的古耶路撒冷的位置上,這是恢復了的伊甸。“他的腳必站在……橄欖山……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到西成為極大的谷……耶和華我的上帝必降臨。有一切聖者同來。”(亞14:4-16)“你必不再稱為撇棄的,你的地……稱為有夫之婦……新郎怎樣喜悅新婦,你的上帝也要照樣喜悅你。”(賽62 :4,5)

基督的品德到處可以看到,聖城反映它,大地述說它的純潔。贖民穿著光明潔白細麻結婚禮服 就是聖徒所穿的基督之義。當約翰驚異的觀看這宏偉的景象和救贖完成的榮耀時;迦百列仍在罹地上那此將在婚宴上坐席的人,他說“你要寫下凡被請赴羔羊之婚筵有福了。”因為你所看到的事。都是真的。雖然這些事還沒有到來。約翰卻已經看到在罪惡過去之後的事實。

約翰為莫可言喻的喜樂和感謝所勝,就俯伏在加百列面前要拜他。但這位伺立在上帝面前,作為神人之間交通媒介的天使扶起先知,指著寶座說,“你要敬拜上帝。”我加百列不過是受造者,我的生命從主而來,我和你以及一切賦有預言之靈的人是同作僕人的,預言的事使加百列同情那些作為交通媒介的人。當他看到贖民在婚筵上時,他能清楚地追溯他們因順從預言之靈而得救的經歷,天使作為傳光的使者是與一切接受真光的人同作僕人的。因為預言之靈使眾人在道上同歸為一。

從19章11節超過世界歷史結局的場面再次向約翰顯示。當時他看到天國的軍兵,就是千千萬萬的天使在他們元帥的號令下整裝待發:“耶和華已經開了武庫拿出他惱恨的兵器。因為主萬軍之耶和華……有當作的事。”(耶50:25)

天軍的元帥在全軍首頭騎馬而行,他穿著濺了血的衣服。悖逆的魁首撒但曾經擊打和傷害他,但他的犧牲只能使他的使者更加愛戴他並永遠作忠心的臣民。他騎著純潔的白馬,作為王權的標誌。頭上戴著許多冠冕作為勝了又勝的記號。對於忠心門徒,元帥的名是“誠信真實”他的衣服和大腿上寫著“寫王之王,萬主之主。”但在這些名旁邊寫著一個只有他自己和天父明白的名字 這個名字旁邊寫著一個只有他自己和天父明白的名字 這個名字顯示永遠測不透的上帝品德的奧秘。每一個贖民與基督之間怎樣有一種奧秘的內在經驗,照樣,天父與他長子間所有的互相了解也是別人所不知道的,基督對於他的父乃是“上帝之道”。這標誌著最完全的合一。上帝藉著基督在一切受造之物發言“上帝之道”一名是基督接受這名時所立永約的永遠記號。那成為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的,就是這“道”這就是救恩的“道”。同時也是毀滅的“道”對於順從的人,這“道”是能醫治人類一切遺傳之疾病的膏油。但人們忽視時,他就成了跌人的磐石和使人撲倒死亡的砸人的石頭。

這是基督歷代以來第一次頭戴冠冕手執利劍,作為一個武士從天庭出來,第一次用鐵仗管轄列國。六千年來,他在溫柔的人中一直是最溫柔的。他是懷抱羊羔的良牧,是眷愛兒女的慈父,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賽(49:15)但當他在末日降臨的時候,要與在哈米吉多頓平原上戰爭的地上眾軍相遇,從他眼中射出火焰燒透人心,從他口中發出利劍擊殺列國。

這一位一直發恩言救人的主,如今要高舉上帝的道,人要被自己的心靈定罪,當主駕著白雲降臨之時,那在等候的人要被提在空中與他相遇,他的降臨要給有人等人帶來不配的生命,但對另一等一貫藐視他的人卻是烈火。

地大震動。地面裂開,有火湖出現,這是火湖第一次出現,這火湖如今被掩蓋著,直到基督踹“全能上帝烈怒的酒醉之時,從基督口中出火焰擊殺剩下的惡人,這些準備殺害上帝子民的人,必要僕倒,如同當年守墓的羅馬兵丁在呼喚基督復活的天使臨近地面僕倒在地一樣。

 歐洲的獸和美國的假先知已經糾集他們的勢力,準備實行他們的願望,就是毀滅上帝的餘民。但這時他們都要僕倒在騎著白馬,穿著光明潔白的細麻衣跟隨他,迷惑世人的獸和假先知被活活地扔在火湖裡。境內有打仗和毀滅的響聲“全地的大錘,何竟砍斷破壞巴比倫在列國中,何竟荒涼,巴比倫哪!我為你設下網羅,你不知不覺被纏住,你被尋著,也被捉住,因為你與耶和華爭競。”(耶50:22-24)他們都被滅了,並要在一千年的終點扔在潔淨地球的火湖裡燒,“我們的上帝要來,決不閉口,有烈火在他面前吞滅,有暴風在他四周大刮,他招呼上天下地,為要審判他民,說,招聚我的人,諸天必表明他的公義,因為上帝是施行審判的”(詩50:3-6)。

從古以來,聖經的預言已經顯示報應的日子,警告地上的居民逃避即將臨到的忿怒,但是人類卻毫不在意,上帝對耶利米說,“耶利米必從高天吼叫,從聖所發聲,向自己的羊群大聲吼叫,他要向地上一切的居民吶喊,象踹葡萄的一樣,必有聲音達到地極,因為耶和華與列國爭戰。凡有血氣的,他必審問,至於惡人,他必交給刀劍……到那日,從地這邊直到地那邊都有耶和華的殺戮的,必無人哀哭,不得收斂,不得埋葬,必在地上成為糞土。”(耶25:30-33)

在基督作為天軍元帥顯現的時候,萬物的毀滅就臨到了,當惡人陳屍遍野之時,一位大能的天使站在日頭中,大聲喊叫說,“你們聚集來赴上帝的筵席,可以吃君王和將士的肉,壯士與馬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這事成就以後,那些各民族,各階層中妄圖撲滅真理的人,都被他們所拒絕的“道”殺滅了。當基督帶著贖民返回天庭的時候,空中的雀鳥就要吃盡被殺者的肉。這是一席晚餐 一個死亡的筵席,這與羔羊的婚筵相比較,竟有何等顯明地對照啊!這是為譽鳥預備的最後一席筵席,這象徵著罪惡的消滅。全地很快地荒涼了,就是雀鳥也要喪生,因為有形質的都被烈火消化,天象書卷起,大氣消散了。所有的人既都蒙召參赴羔羊的婚筵,所有的人既都蒙召參赴羔羊的婚筵,所有的人都可去赴筵。但那些拒絕“道”的人,主要象毀滅的火臨到擊殺他們。


作者:赫斯格著

Posted by heisnear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