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狄

給撒狄教會的書信是寫給改正教的。推雅推拉所包括的時期,是羅馬教施行逼迫的時期。這個教會原是上帝的教會,是人子在其間顯現行走的一盞燈檯,但當這個教會與國家攜手而出賣自己的時候,也就是當她效法巴蘭和耶洗別的行為時,油就從燈檯中收去而賜給那些樂意順服上帝而不順服教會領袖的人。上帝所注意的乃是實質而不是名稱。上帝所託以真光的少數忠心之人已經在給推雅推拉的信中提到了,他們是不曉得耶洗別行為的人,這些人成了宗教改革的先驅。當“宗教改革的晨星”威克里夫把對經譯成英文的時候,黑暗第一次被沖破了,第一道黎明的曙光照亮了天空,在以後兩百年中,太陽噴薄而出,光芒四射,教會依仗她親愛救主的膀臂從曠野出來。一千二百六十年的黑暗過去了,嚴冬之後,大地回春,萬物欣欣興榮,長久沉睡的潛力似乎突然被一種無法理解的生機所振奮。新事物接踵發現,新發明日益增多,由於刊物的出版和交通的發展,世居山村的人,就看到展現在他們面前的世界科學昌明,政權活躍,拂去了中世紀的灰塵,美洲被發現了,並且住了人,人們卻不知道為什麼恰在這個時候,這種情形下發生這樣的事。這是上帝為新興的宗教改革事業預備搖籃。德國本來可以哺育她,英國也有機會撫養她,但她終於在美洲找到了適合生長的土壤,所有國家都得到了給撒狄的書信,但這封信卻特別適用於美國或者說至少美國成了所述及之運動的中心。

“撒狄”就是“快樂的王子”的意思。這個名稱最適用於那些接受十八世紀和十九世紀上半葉亮光的人。宗教改革的宗旨是一種以永恆真理為基礎的生機蓬勃的原則。改正教的興起是聖經向廣大人民展開的結果。因信稱義的道理,使每一個人單獨對上帝負責,並且促使了信仰的自由,當人們發覺在上帝眼中人人平等的時候,一切暴政就遭到了致命的打擊,由於信仰的自由,一個依靠人民為人民工作的政府也就出現了,在路德的時代,德國和其他歐洲國家曾有機會發展宗教改革的這兩個原則,整個歐洲似乎變了樣,但逐漸地德國恢復了羅馬教的原則,幾乎所有曾經擁護宗教改革事業的其他國家也步了她的後塵。那抵制改革宗教家教訓的耶穌會的教育工作在這方面起著重要作用。

自從威克里夫的時代以來,英國一直有跟從上帝的人行在自己所領受的一切亮光之中。上帝“不將別的擔子”放在他們身上,但隨著亮光的增加,改正教就在英國廣泛傳開。英國在歷史上曾一度掙扎於羅馬教與那自稱為清教的改正教之間,英國歷史上的共和政治(1649-1659)就是清教掌權的一段時間,因此她顯然沒有足夠的力量抵禦還操在人手中的暴君的王冠,於是英國轉而忠順王室,但宗教改革的原則仍十分強有力,以至她的政府從共和政治以來,一直是依靠人民的。改正教的最早的盎格鯉撒克遜各個教派在英格蘭誕生的。由於在祖國得不到自由,那些脫離了英國國教的獨立派教友就到美洲尋找棲身之地。

的確,早些年的自由並不是那麼充分的,甚至那些由於國內逼迫而遠度重洋的人在美洲也迫害了不按著規定的方式警拜上帝的人。儘管如此,美洲仍注定要成為改正教徒的家園。中古黑暗時代的鐐銬逐漸被砸碎。人人平等的權利逐漸為人所共認。美國憲法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個允許有充分信仰自由的文件,也是第一個規定把政府權力交在人民手中的文件。這是奇蹟,不是任何人的工作,而是十六世紀在德國誕生的那些原則的最高成就,這部憲法於1789年批准。日頭變黑是在1780年,這些事件發生表明上帝似乎看到了末日即將來臨,就把他所應許的兆頭顯在天上,藉以勉勵相信他的人。不幾年教皇的權勢被完全摧毀了,南歐、法國、西班牙、意大利以及其他國家就能在羅馬教的原則和宗教改革的原則之間進行自由的選擇。美國隨之成立了自由政府。宗教改革的原則在美國被採納以後的五十年中,改正教各教派都有他們的試驗時期。各教會一個接一個地興起,離開羅馬教在肉體上、知識上、屬靈上的限制越來越遠。上帝的律法和耶穌的真道呈現在每個教會前,這時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接受或拒絕那對他們有益的東西,但他們所作的選擇卻關係到他們永遠的命運。

十九世紀的初葉,上帝揀選了一個向來不熟悉聖經的人,向他顯示他預言的榮美。路德怎樣認識基督是救主,並以進入他心中的亮光抨擊羅馬教,照樣,威廉米勒耳也在1818年看見但以理書和啟示錄書中心的亮光。他仔細研究了但以理所說的二千三百日,深信基督复臨近在眼前。他專心研究查考認為1843年是世人必須迎接主再來的時間。基督降生時人們的情景現在重演了,當他復臨的信息傳出去時,世人卻無所知曉,不但世人如此,那稱為基督教會的也是如此,這些教會曾熱切尋求真理,曾用抵制羅馬教的錯謬而受到艱難和逼迫,但在這個變化臨到他們的時候,卻毫無動靜。然而約翰奉命對撒狄教會說,“那有上帝的七靈和七星的說,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

主在教會中間行走,積極尋找生命的跡象。他在七星─—教會的領袖─—中間查察,發現撒狄按名說是活的,其實是死的,這是何等奇怪的現像啊!在別迦摩的歷史中曾有一段時間,基督教會認為異教已經死亡,但事實上,表面上消失的異教卻取得了勝利。異教受洗加入了教會,這段歷史在撒狄教會的時期重演了。改正教自以為已經擺脫黑暗時代的原則,羅馬教卻是年長日久,根深蒂固的,改正教雖然把自己看作是一株梗茂的橡樹,但羅馬教的盤根卻栽在橡樹旁,不久其藤蔓纏住樹幹,吮吸其中生命的液汁。改正教所搭起的架子托住了羅馬教的勢力,上帝對撒狄教會發出信息說:“你要警醒,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徽的,因我見你的行為在我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的。”這個信息發出的時候,橡樹里仍存在著一點生命,若不迅速“堅固那剩下的。”死亡就必臨到。

“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樣領受怎樣聽見的,又要遵守,並要悔改。”那些已經領受的真理,的確就是生命,但無論教會或個人都必須不斷進步,否則,就會造成靈性上的死亡。

九年來威廉米勒耳一直認為必須把他的信息傳給眾教會,但他在等候著希望能有一些著名的權威人士宣告這個救主快來的大喜信息,在這段等候的時間裡,他只是證明這個信息的真實性。但是教會按名是活的,實際上卻行將死亡。 1831年米勒耳第一次宣講了預言,他是禮浸禮會的信徒,於1833年得到教會的許可證出去傳道,就在這一年,天上顯出了救主在馬太24:21中第三次提到的另一預兆,1838年11月“天上的星晨墜落於地,如同無花果樹被大風搖動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樣。” (啟6:23)上帝藉著人的聲音和天上的預兆召喚著行將死亡的撒狄教會。 “若不醒,我必臨到你那裡,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

當米勒耳認為基督复臨的日子臨近的時候,一些有學問,有地位的人也出來協助傳揚這個信息。這個信息的亮光照遍了全世界。 “然而在撒狄還有幾名是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在米勒耳認定基督快來的三年之後,即在1821年那稱為“亞洲的佈道士”的約瑟伍爾夫開始傳揚這同一信息,他訪問了埃及,阿比西尼亞。巴勒斯坦、敘利亞、波斯、布哈拉以及印度,到處宣揚彌賽亞快來的信息,1837年他到了美國幾個大城市宣講之後,又訪問華盛頓,在那裡,他在美國國會的全體會員面前宣揚基督親自作王的消息。

在英國,一個國教的牧師愛德華歐文也傳揚這個信息。南美洲從原來的西班牙耶穌會信徒拉昆薩所寫的文章中,得知基督快來的信息。加森在發覺許多成年人以為預言不可解釋時,就給日內瓦的兒童,揚基督快來的信息。因為成年人要受到法律的限制,上帝利用兒童,進行佈道工作。

1838年約西亞李奇和威廉米勒耳出版了啟示錄第九章的註解,指出奧斯曼帝國將於1840年衰落,這個預言於1840年8月11日應驗了,那時,土耳其政府放棄獨立,從此被稱為預言是“東亞病夫”。這件事是無可辯駁地證明預言是可以理解的,並且那時人類已處在“末時”了。

基督親自顯現的信息,是人類有史以來範圍最廣的宣言之一,各方各族各民從睡夢中突然被這“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的喊聲喚醒。這個真理和給撒狄信息的話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 “然而在撒狄,你還有幾名是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在,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推雅推拉時代的教會所犯拜偶像和行姦淫的罪,沾污了撒狄時代她女兒的衣服。但“凡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我也必不從生命冊上塗沫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眾使者面前認他的名。”在給撒狄書信的結束語中包含著最寶貴的應許和最嚴肅的警告,人子的再來已向普世宣告。凡接受真理的人,名字必錄在生命冊上,並在上帝面前被承認,天上的案卷已經展開,基督應許為一切在地上忠誠於他的人作見證。撒狄教會是處在但以理看見“有一位人子的來……到亙古常在者面前”的時期,基督被領到天父面前,進入天上的至聖所。 “他坐著要行審判,案卷都展開了。”然後那些歸入基督名下的人就被領到他面前,那些沒有污穢自己衣服的就得到了基督公義的細麻衣。

天上聖所中所發生的這個重大變化,在表號性的崇祀中相當於地上的大祭司於贖罪日進入至聖所。這件大事向撒狄教會顯明了。那些查考預言的人把潔淨天上聖所誤解為基督第二次降臨。雖然他們對此事是誤解了,但在計算時間方面並沒有搞錯,為了給從1844年在天上開始的查案審判預備了一班百姓,為了迎接上帝的兒子駕天雲降臨,潔淨心靈的準備,乃是同樣必需的。那時基督雖然不是來到世上─—天上聖所的外院,但他卻進入至聖所亙古常在者面前作案審判的中保。預備迎接他來的信息一直傳揚到末日。看見給撒狄教會的徵兆,聽到耶穌降臨信息的人,必得見他駕天雲降臨,撒狄教會離開世界的末日是很近了。 

非拉鐵非

救主行在撒狄教會中間,發現有幾名是末曾污自己衣服的。這些人肉身雖死,生命猶存。上帝呼召他們脫離無生命的形式,使自己的生命得救。基督快來的信息是一個普世的宣告,它使每個人都有悔改的機會,所有相信的人都像使徒教會一樣懇切禱告。他們經歷了“起初的愛心。”那些迎接基督的人以一種超乎給拿單對待大衛的愛心聯合在一起。基督所祈求實現在門徒身上的合一精神,更充分地瀰漫在那些留意給撒狄之末了信息的人中間,是以五旬節的日子以來所沒有過的。對於這一班分散在各地而又在心誌上合一的信徒,“非拉鐵非”一名含著“弟兄相愛”的意思是十分適宜的。

有些人聽到救主降臨的信息,由於懼怕就接受了,另有些人被有力的辯證所吸引,但無論動機如何,所有的人都經過了試煉;那些由於熱愛救主而接受信息的人組成了非拉鐵非教會。主對這個教會沒有批評的話,因為愛是上帝寶座的統治力量,救主表示承認非拉鐵非教會是他的肢體,與基督一同承受賜給大衛的永遠應許。說這話的是“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鑰匙的。”

當“新郎來了”的喊聲發出時候,天上的新郎基督就來到天父面前接受國度和權柄,在天上有一扇門向地上忠心和誠實的人敞開了,這個門通向殿中至聖所,耶和華坐在那裡的施恩座上執掌王權,他的使者圍繞著他,上帝的律法寶座的根基,這在摩西所建之聖幕中的表號及象徵裡表顯出來。以色列人在曠野的時候,上帝的榮耀曾顯現在施恩座上的榮光中。非拉鐵非教會的注意力集中在天上的聖所。在二千三百日結束後,救主進入至聖所,親自打開那裡的門戶。他向所有的人發出信息說:“我在你面前給你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這個門向所有的人敞開,信的人都可以進去,任何錯縱複雜的環境,任何世人或惡魔的誘惑,都不能把以信心的眼目注視著發光門戶內之救主的人,關在門外。 1844年秋天,仰望救主的人試煉的時刻來到了,他們起先認為2300日的終點是在1844年春天,但經過進一步的研究,發現預言時期中所指亞達薜西的命令在公元前457年的秋天才生效,因此2300日終點,必推遲到1844年的秋天,這一段時間是那些仰望愛慕救主,熱切尋求救主,預備迎接救主的人等候的時刻。許多人在問:“我應當怎樣行才能夠得救。”1844年秋天,天上的門開了,基督進到天父面前,這時,那些仰望主的人得到查案審判的亮光,但許多只是在口頭上承認自己相信救主复臨的人,在秋天一過去還不見救主复臨,就放棄了信仰,並且嘲笑那些仍然堅信“應當敬畏上帝,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這個信息的人。天上的門天了,但這些轉回世界的人,卻被留在黑暗之中,同時那些熱切尋找自己在解釋預言上錯誤的人卻領受了充分的亮光;就是直接從寶座那裡出來的。通過天上聖殿敞開的門戶,就可以看見藏有十誡的“他的約櫃”(啟11:19)從那時起第四誠的安息日就成了上帝子民的試金石。上帝已經藉著聖經領導他的子民走過漫長的道路,現在仍藉著聖經領導他們。許多曾埋在黑暗時期遺傳裡的寶貴亮光,現在都向他們敝開了,安息日的改革現在已成為普世的信息。那使非拉鐵非教會與黑暗時代發生關係的種種遺傳被生動的揭露出來。世人蒙召高舉上帝的律法,掉轉腳步,不再褻讀耶和華的安息日,直到那時,一切改正教都是敞開門戶接受信息的。但當安息日的真理傳開以後,教會的門就向接受這個信息的人關閉;天上的門開了,改正教各教會的門卻關了。一扇敞開的門戶都使人想到天上那扇基督所開沒有人能關的門戶。有一束亮光從那門射出照耀一切堅心依賴他的人的道路上。那些棄絕以這“敞開的門”射出的新光的人就是“撒但一會的,自稱是猶太人,其實不是猶太人。”

猶太人怎樣在救主第一次降臨時,轉離救主拒絕上帝的兒子,照樣,在1844年也有許多人把人子重釘十架。但他必有一天被高舉在世人面前,那些緊跟他的人必因信進入第二層幔子並將坐在寶座上與他一同作王。客西馬尼園的門徒怎樣必須喝他所喝的杯,照樣,1844年那忠心的人也必須喝世人嘲笑的杯。上帝應許他們說:“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受試煉的時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試煉。”在耶穌再來之前,必有一個世人從未曾見過的時期,上帝的子民卻要得蒙拯救,因他必將他們隱藏在他的“亭子”裡。 “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就會使忍耐的心得以發展,他雖然延長未來他們仍然耐心等候。因為他對非拉鐵非說:“我必快來。”

天使對推雅推拉教會中忠心的人說:“但你們已經有的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對非拉鐵非說:“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推雅推拉時期人的亮光較比後一時期的亮光,只不過是寥寥數道微輝而已,推雅推拉的亮光是黎明的曙光,而照耀在非拉鐵非的卻是午正的日光。但冠冕是品格的獎賞,唯有那些忠於照在他路上所有亮光的人,才能得到它,唯有培育了與真理和諧之品悟的人,才能得進天國的福分。每一個人都是候選人,但只有合法爭取的人才能得到;冠冕是屬於那領受刻有新名之白石的人。六千年以來,從天使一直等待著大功告成,一旦最後的品格塑造成功,末日就來到了。

一些從非拉鐵非教會出來的人,必將成為上帝殿中的柱子──活的柱子托住生命的殿。最奇妙的應許賜給了活在這個時期中的人。就是天國向得勝者展現的這個應許,也賜給一切得勝者的。給非拉鐵非時期的信息要傳揚到末日,凡領受冠冕的人都要親身經歷信中所說的經驗。那些顯出忍耐,信心和愛主之心的人,最後必坐在天上寶座的左邊和右邊。 “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老底嘉

老底嘉是約翰奉命傳達書的最後一教會,給撒狄和非拉鐵非的信息,各自所包括的時期都延續到基督复臨。但是除了第五,第六封書信中所描述的經驗,老底嘉教會所指的也是基督复臨前的時期。這封信是那“為阿門的”“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在他沒有改變”的主所賜的。他也是“為誠信真實作見證的。”因為老底嘉的信息是賜給進行查案審判時代的百姓的。這封信發出之後,凡接到這封信之人的名字就被點到天上的法庭。基督將起來作誠信真實的見證者,而撒但卻要作弟兄的控告者。那位在上帝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曾在世上捨命的主。現正在察看他在試驗時期最後時辰的子民。當眾教會拒絕复臨信息的時候:“巴比倫傾倒了”的呼喊聲就傳出了。在推雅推拉的時期,真誠的信徒怎樣脫離那些轉離真光的人,照樣,當宗教改革的原則被巴比倫的兒女再度棄絕時,也必有人從中分別出來,十六世紀的亮光是來自一本敞開的聖經。因信稱義的道理,作為反對靠行為稱義的道理,為人所共知。不久天上的殿開了,真安息日明顯了,這個真理長期被踐踏在塵埃中。許多人認為遵守安息日是一個不勝背負的十字架。於是他們就回到了黑暗時代。宗教改革的原則,已經為眾教會所棄絕,同時共和製的原則也為國家所棄絕。那些掛名的改正教各教會又回到了別迦摩的時代。但有一些人卻出去傳揚啟示錄十四章中的第三天使的信息。

歷代以來所積聚的亮光照耀在這個最後的教會─—餘民教會。這個教會得天獨厚,是天地所寄莫大期望的教會,但他卻像過去的教會一樣,使上天失望,基督憂傷地對他們說:“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不冷,也不熱。”屬靈的驕傲是萬惡之根,最難克服。天地都在等候著歷史的結束,鬥爭已經進入最後階段,撒但正準備進行垂死的掙扎。天軍等候著元帥的號令,上帝在地上的教會是阻止事態發展的唯一障礙,他成為全宇宙最關心的對象。救主吩咐天軍要耐心等待,直到上帝的眾僕人都蓋了印。眾天使不斷往返於天地之間,上帝不會比教會走得更快。多世紀以來,他一直與教會同行,右手拿著教會的星。他千方百計鼓勵教會加快工作速度,當教會猶疑不前的時候,他仍沒有走得比他更快,免得亮光離教會太遠,使信徒迷失方向。

不冷不熱的精神瀰漫於上帝的子民中間,那為真實作見證的說:“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如果冷可以暖一下,如果太熱也可以有辦法加以調節,但“你既如溫水,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那些看見主來的兆頭,聽到復臨的信息,並隨從那自敞開的門戶射出來的亮光的人,為了自己的事業,曾作出多方犧牲,但當他們幾乎準備接受冠冕的最後關頭,他們卻安然滿足於自己過去的經驗,而說自己“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忘記了“給誰多,就要向誰多要。”“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想想看,以屬世的財富自豪的人,在上天眼中卻是貧窮,瞎眼,赤身的。上天憐恤這樣的教會,那為誠信真實作見證的並沒有在天使面前拋棄他們,而是為他們懇求,勸他們“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信心和愛心是基督所賜的財富,有了這些就可以買天上的珍寶。 “向我賣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白衣就是基督的義,是亮光的義袍。 (詩104:2)它能吸引世人歸向基督,基督顯現時,地上的贖民都身穿白衣,這是上帝聖潔的反映,而且只有那和生命的主密切相交的人才能反映這種聖潔的,那與上帝相交的生命,好像絢麗燦爛的亮光。教會若注意這個勸告,那末啟示錄18:1節的“大聲喊叫”就必響遍全球。

“我勸你買眼藥點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眼藥就是他的恩膏,這恩膏能使處在黑暗盲目中的人有屬靈的眼光,使他能辯明聖靈和邪靈的工作,他們所必須行走的是一條狹路。撒但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就多方施行欺騙,倘若能行,連選民也被迷惑了。由於他欺騙的手段越來越狡猾,只有那些眼睛擦上恩膏的人才能分別各樣的靈。天上的商人擺出商品勸我們向他購買。他規勸那些失去起初的愛心和對屬靈的事失去熱心和興趣的人買天上的商品。許多人必因老底嘉教會書信中提到的罪受責備,這種責備若不引起重視,必使那些不願接受聖靈責備的人被拋棄。

永恆的利益正處在存亡之際,試驗的時期即將過去,基督不願一個人沉淪,他就責備管教他們,使他們丟棄罪惡。不再有時日子,因老底嘉所處的時代是教會歷史的末葉。 “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責備,管教他,所以你們要發熱心,也要悔改。”

基督對那些還沒有接受他在心靈之殿作王的人說:“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雖然他為我們鐵石心腸傷心,但他並不強行進入我們心中,他親切地邀請我們,如果我們讓他進入心中作親密的朋友,他就和我們一同坐席,在上帝和余民教會之間有著非常親密關係,餘民教會猶如從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這些軟弱,戰兢,被罪壓制的餘民被救主帶到寶座上與他同坐,就如他得了勝與父同坐在寶座一樣。眾天使看見路錫甫墜落後所留下的位置坐滿了那些比其他受選者更受折磨的人。天上的全能者降到塵世。將世人高舉到天上的最高處─—坐寶座的王旁邊。上帝所救贖的子民得到了一個比他們未曾犯罪之時更加靠近創造主的位置,奇哉?基督的愛!今日天使和從未墮落的諸世界的生靈正在註視著這個計劃的完成,我們今日活著的人就是他們關懷的對象。 “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應當聽。”

作者:赫斯格 著  吳滌申 譯  林大衛 校對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