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基督教內的靈恩運動是廿世紀初才有的。被稱為靈恩派的有神召會、五旬節會、葡萄園教會、錫安教會等等,另外,一些搞電視神醫佈道的個人或團體也屬之。

神召會

 「靈恩」(Charismatic)意思是「恩賜」,但在靈恩派則是指一些神秘現象,他們追求這些經歷,如「說方言」、異象、異夢、說預言、神跡醫病,以及一些不能自我控制的身體上的表現,像不能控制的哭、笑、叫、跳,像全身往後挺直倒在地上,甚至像禽獸一般的奔走姿態,有的像狗,有的像兔等等。他們的聚會著重於煽動人的情緒,使人極度亢奮,形成魂的混亂。然後將這種種的魂的混亂表現來冒稱聖靈。他們中間有的已看到自己的不對,而稍為收斂,有的則不斷提出一些新的做法,新的提倡,使得混亂現象更為加劇,叫很多老實人陷在受牽制、誘惑的光景中,使得「另受一靈」的危害更為擴展,尤其對初信的人一旦著迷,則悟性、靈性都受到傷害,甚至連信心都會受影響。

其實基督教從這一運動的初始,就已經從這個運動結出的果子辨認出它

五旬節會

的危害,知道這是靈界中一個以假代真,以混亂為其始終不改的特徵的運動,他們以「方言」取代聖經,產生了不少離經叛道的異端邪說,引人闖入迷惑,也是以人工冒替,僭稱為聖靈的工作。弄出許多錯謬,製造分裂,雜了撒但的詭計,實在是對末世教會的一個極重大的攪擾。

一、從「多倫多的祝福」、「香港錫安教會賣雙氧水」、「血洗台灣的假預言」來看其謬妄

眾所週知,當今世界靈恩運動的尖端活動是加拿大多倫多飛機場附近的葡萄園教會,自1994起在他們的聚會中鼓吹不可控制的狂笑、狂哭、大叫、大跳,甚至有人可以連續多個小時而不停,全身挺直向後倒的所謂「擊倒」、「倒地」,橫七豎八倒滿一地,更作野獸牲畜叫號,像公雞一樣走路,一步一伸XX等等,簡直成了動物園。最荒唐的是居然鼓吹人人要像獅子般吼叫,並且還賣吼獅頭像叫人懸掛,他們不反是故意忘記彼得前書5章8節所講撒但是吼叫的獅子的明訓,並且是靈恩運動中極端份子其本質的一次突出的暴露。以啟示錄十章3節言,也無獅子形像,並且這個「吼叫」原文為牛叫聲(muknomai)是呵護,不是彼得前書五章8節的oruomai(惡獸抓食的嚎叫),並且啟示錄十章3節絕對不是叫基督徒去像獅子嚎叫、狂吼。這件事純是撒但的欺騙,叫人做一個被邪靈勢力所支配,為假師傅的謊言所愚弄的人。吼叫的獅子明明是撒但的記號,他們竟然要基督徒家家戶戶的去懸掛!凡此一切情況,他們竟稱之為「多倫多的祝福」!其實,他們這種混亂極底的聚會,並非出自聖靈,因為神絕不叫人混亂,而是跟非洲原始林鬼魔的宗教聚會一模一樣,哪裡有一點聖靈運行,神同在的聖潔、平安、莊嚴、喜樂、肅穆、和楷的景象呢!

1996年香港錫安教會牧師梁日華賣雙氧水給信徒治病。他這樣做的道理是:神是03,聖子耶穌是以「自殺」形式存在的一個氧,那就成為聖父、聖靈的02,所以雙氧水能治百病,這種說法真是十分荒唐、錯謬,簡直是一派胡言。經香港基督教界查出梁是以美國出名的一位靈恩派先知Benny Hinn為師,這位Hinn講神三位各有三體,共為九個位格,並講耶穌的靈(注意靈恩派常逕呼「耶穌」,不稱耶穌為主)已經死了,又說每個基督徒都是一個小神。

1995年從美國去了兩個靈恩派的先知(華裔)到台灣,大講96年潤八月台灣必遭血洗。接著有人組織一個公司辦去貝利斯投資移民,給果好多人被騙財物大受損失。這些先知是跟在一貫道所講潤八月不好,有災禍的後面,褻瀆神的名講假預言,是騙局,而台灣靈恩派的一些牧師還認為這是預言,要等它應驗。

這三件事都暴露出靈恩運動中出現的謬妄。

二、「神醫佈道」、「權能佈道」和「成功神學」

神在主耶穌傳道和使徒們傳道的時候,用神跡奇事異能來作證實(希伯來書二章4節)。但主和使徒的工作都一直以傳道為主,主自己並未宣稱他是為了醫病而來(馬可福音一章25至29節,哥林多前書一章22、23節),並且主的醫治人多非主自己主動,就連主主動醫人時聖經也講明主去是另有目的(馬太福音12章9至13節,約翰福音五章1至9節)。主曾

號稱美國神醫的牧師史汝樂舉辦佈道醫治大會

拒絕撒但要主為自己行神跡的試探(馬太福音四章4節)。主也拒絕法利賽人要他顯神跡的試探(馬太福音十六章1至4節)。靈恩派開神醫大會,專搞治病並不合乎聖經的原則。靈恩派一些大師級的人搞神醫治病,宣稱是出於神的權能(權柄)。但是一提到神給人權柄醫病的話,就有一個必然結果,就是所有來求醫的人「全都好了」(馬太福音四章1節,路加福音十章9、17至20節,使徒行傳十九章11、12節及五章16節),否則就不能用「權能」這個詞。另外神顯權能(權柄)醫病,有的是有信心的人,有的並不問他有無信心(像約翰福音五章那個病了38年的人,只問他要不要痊癒)。出於神權柄的醫治絕不是專醫長短腳,也不是病醫不好就說是因病人沒有信心。總之,除了主自己和使徒外,沒有可以稱為用權柄醫病的。在使徒之外,歷代教會有人蒙主賜給醫病的恩賜,他們乃是用禱告奉主的名去醫治,也有請長老禱告涂油得醫的,連信主不久的人禱告主,也有蒙神應允使病得治的,但是否醫好,主權在神,不稱為「權能醫病」。在大陸這些年,神行了許多神跡奇事,醫治了許多病人,都是神聽禱告而發生,不搞什麼專門醫病的大會,不講是「權能醫病」。

靈恩派在這事上大肆宣傳冒「神權能」之名,而為自己或自己的單位斂財,如美國的柏克Bakker。無兩天可搞到一百萬美元,還有一個Swagger。兩人都是所謂電視神醫佈道大家,他們不但貪財,還貪色,大犯淫亂的罪。他們都有大量私財,過奢侈生活,他們傳「成功神學」,講信了神就會有健康,就能致富,就能凡事成功,不講十字架救恩。澳大利亞的教會曾問葡萄園教會的領袖溫約翰治病的實情,結論是跟一般由大夫治常見病差不多,而且在不少神醫大會中有弄虛作假的幣端。我們信有神聽禱告行神跡使病得治,但這種開神醫大會,搞電視醫佈道大會的做法並不合聖經原則,而且不少不良份子假借神醫之名,欺世盜名,甚至犯罪危害社會,這實在是整個基督教的羞恥。

三、追求說方言的教導,高舉方言過於一切是根本性的錯誤

 「方言」(glossa)本義是人的語言,就是使徒行傳二章4節五旬節時聖靈賜的才,叫加利利的漁夫們說起他們沒有學過的別國的話,即哥林多前書十三章1節「萬人的方言」,也就是創世記十章5、20、31節人類在洪水後在巴別塔以前的各種語言(方言)。使徒行傳二章4節五旬節,十章46節哥尼流家,十九章6節以弗所的施洗約翰的門徒所說的都是glossa,是人能聽懂的,不用翻的。至於哥林多教會一些人所熱衷於的方言,應當還是別國的話,因為哥林多前書十四章21節說這是「外邦人的舌頭...外邦人的咀脣」。(以賽亞書廿八章11節)只是在外邦的偶像崇拜中也有被邪靈牽引誘惑的「方言」(或是不符音律,不明音義的xx蠻迦語或是他族他國的話)(哥林多前書十二章2、3節)。且在偶像崇拜中被視為「高超」,但在聖靈恩賜中這一個方言恩賜卻居最低地位,而且使徒用將幾個貶義詞如「有什麼益處」、「怎能知道」、「吹無定的號聲」、向空氣說話」、「以為化外之人」、「豈不說你們癲狂了麼」...。由於哥林多人有這種競說方言造成了混亂的問題,所以保羅提出必須有一個人翻。在聚會中至多兩三個人輪序的講。更提出
  1. 「心志上不可作小孩子」(哥林多前書十四章20節),就是在超然的事上不要做被動的人,應當在開啟、關堵的抉擇上意志明朗有力,也是不只在感性上感覺上做一個偏向,單尋求快樂、火熱等感覺的人,而是必須在真理上有認識。
  2. 「說方言是建造自己」(哥林多前書十四章4節),有人自寬地說我是造就自己,但是究竟造就了什麼?建造了什麼?保羅這句話的原文意思是責備他們如此「說方言」是建造他們的「己」而已,因為恩賜是為了教會的,而不是為了個人。這些人到底在心中講了什麼奧秘?若是生命上、謙卑上、聖潔上沒有建造,那麼反倒會是「己」被建造得更大了。怪不得有些人只要聽見人家講不要追求說方言,不要混亂,不要不能自控的放,他就怒火萬丈。絲毫不知神的奧秘,也沒有得造就,反倒是天然的老我更強,大一點真屬靈的氣味都沒有。恩賜的賜給人只是為建造教會,以弗所書的「建立自己」是指上文的「身體」(教會),不是指各人的「己」。
  3. 不能單講靈,必須靈、悟性並用。
  4. 「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十三章4節),「停止」(paro)有阻止、斷絕的意思(它在彼得前書三章1入節為「禁止」,四章1節「斷絕」,希伯來書十章2節「止住」),用關身語態,即自身停止,方言跟「先知講道」、「知識」不同,後者是到「那完全的來到」(有的釋為聖經新約的正典出來時,更妥是釋為主再來時)時才(被動語態)「終極無有」。
教會歷史上真方言是停止了,在保羅寫的教訓傳開後就停了,到二世紀在孟他奴派中出現了一下,但是是假的,所傳的也有錯謬,因此四世紀的屈 多謨(或譯基叟斯頓)和第六世紀的奧古斯丁都沒有聽見過說方言的事。一個自身停止了的恩賜,若是硬要去恢復,且提倡,結果只是發生危機出現混亂,給邪靈大肆活動的機會,令教會嚴重受損。

由於外邦人的各式宗教(原始的或有教義的)自來就有這種在出神、恍惚著迷的情況中雜語言失控的現象,如東非人的巫師在作法後說是會講及學過的斯瓦希裡語或英語,聰加族人會講祖魯語說話唱歌(大英百科全書材料),或者講像別國話,或者講音、義不明的舌音,都是人的魂處在失常狀態下語言中樞失控而發,或者出於靈界,或者出於自己的魂,(受暗示的影響,受自心羨企的影響)。所以有試驗靈的必要,否則給邪靈利用還不知道,至於異端(如摩門教與靈恩運動同時出現,有「方言」唱詩班,又如大陸的靈靈教也會「說方言」。)和敵基督的運動,也有方言現象,我們就更當謹慎。因為我們極易將肉體的,魂的熱忱,興奮誤認為是屬靈的火熱,以為是聖靈的恩賜。

關賦德弟兄提出不用渴求方言的二十個理由,他說「出自人咀巴的怪聲、尖叫、語無倫次的話語,或不明來歷的天外之音都不是新約聖經所形容的方言。」「方言...僅與初期教會有關」,「這裁決(按指哥林多前書十三章4節「終必停止」)一經發出,其後的新約書信...就再無方言的記載了。」「靈恩運動的方言絕不是另一個五旬節祝福,或約珥先知所預言的「春雨」,「鬼魔從未稱耶穌是主...由此看來,時下的靈恩運動肆無忌憚,直呼『耶穌』,豈不顯明他們並不尊敬父神所尊重的主耶穌麼?」「倘若使徒保羅默許方言成為教會敬拜語言(按靈恩派自認方言是禱告的語言,甚至講用方言醫病),那麼基督信仰便隨著當天的狂熱激情運動而歸無有了。」「說方言的人大抵已失去自我控制的能力,甚至無法自拔。」「他們不惜一切,甚至賠上自己的意志與悟性去得到『方言』,結果他們捐棄了意志自我控制,將寶貴的靈魂交給來歷不明的力量。」「等候大會其實隱藏著極大的危險,當信徒交出意志的控制權,大開中門去迎接『方言』臨到的時候,...他們將會碰到...真空的生命將導致心理失常、迷惑與鬼附。」最後,他說「這股聲勢浩大的迷惑是否為未來的敵基督或大巴比倫開路呢?時間將證實這一切。」

 《近代靈恩運動》第87頁提到:高殊是一位研究和輔導被邪靈侵擾有50年之久,他警告:追求方言和預言極有可能招惹邪靈的侵擾。第85頁麥高爾在《宣道見證》上發表的文章指出在願意接受他按照聖經作的試驗靈的人中百份之九十以上的人,所試的方言是來自邪靈而不是聖靈。給人方言的邪靈很詭詐叫人在方言的禱告裡感覺靈命得到很大的興奮,邪靈有的自稱為「真方言」,有的自稱為「耶穌」,這種詭詐和假冒使人容易受迷惑,只要人有羨慕,只要人「放」,把舌頭交出去,邪靈就會給人方言。(但對意志不被動,神也保守的人邪靈無所施其技。) 他也發現,真有主生命的人雖受迷惑,但對主的愛沒有改變。(就是說人從主得的生命不能被奪去,但應當尋求從真理聖靈來的釋放。)

關於說方言的運動在教會歷史上的記錄,第一個是孟他奴派,孟他奴派是最早期的靈恩派,孟他奴是弗裡家人,未進教前本是當地拜偶像的祭司,他在二世紀搞「說方言」、「說預言」。他認為他自己就是「另一位保惠師」,從他起才是聖靈的時代。他公然宣稱「我不是天使,也不是長老,我就是主上帝,我來了!」他們極端重視講預言 (強調「智慧的言語」),甚至預言基督馬上就要降臨在他的家鄉小亞細亞基地,在那裡建立新耶路撒冷,他叫人放棄一切,到那地方去過苦修、獨身、禁食的生活,還說過去上帝在基督身上顯示 為人子,現在上帝要在他孟他奴的身上顯為聖靈。很明顯,其本質是邪靈的假冒。

孟他奴派不久消失,一直到十七世紀後期,法國南部塞文山脈一群主使用武力對付天主教的人中(稱為「塞文山的先知們」)有「講方言」的事,他們沒有因著什麼屬靈的見證而只以政治軍事上的表現為人所知。這一派不久也消失。

在1700年有忠於羅馬公教的詹森派他們竭力反對因信稱義與改教運動為敵,他們也會「說方言」。

十八世紀中業在美國有一個震顫派領袖為一個自稱為第一個與基督相等的婦女,他們在狂歌、狂舞和狂喜的情形下「講方言」。

十九世紀初蘇格蘭的歐文派領袖為歐文牧師,他們既「說方言」也「講預言」,但都是假的,他講耶穌基督也有罪性,是他克服了這些之後才得完全,這是對主神聖純聖的神而人的位格的褻瀆(希伯來書七章26節)。後來成了天主教的使徒會,他們講許多錯謬的話,且設立十二使徒。

廿世紀初在洛杉磯出現的現代靈恩運動也就是方言運動,這個運動一開頭就顯出許多混亂錯謬。摩根弟兄稱這種混亂是「1撒但最後的嘔吐物」。

這些年間「方言」的追求就更是被人做了手腳,他們教人「說方言」,這種「方言」也是千篇一律的幾個單音節的舌音,這種「方言」不應當去追求,而且追求說方言本身就是違反聖經真理。

四、說預言和知識的言語

靈恩派的說預言,有些已證明是假先知憑己心所發,沒有神聖靈的工作和啟示。(如1995年時血洗台灣的假預言) 1995年有一個刊物講靈恩派的先知們在兩年內講了十五萬條預言。那就是許多個人私事都請教於這些使徒先知,猶如算命、卜卦的人那樣。這不是新約下可行的事。在新約下神聖靈親自引導人而不是通過一班做先知的人來得到主的引導。

 「知識的言語」本當是講屬靈知識的話,像哥林多前第七章的教導關於婚姻、關於人在社會上的身份的事,使徒講的合乎神真理,也合乎事物本身的實情,是合情合理的至理明言,可是靈恩派都把它定性為知道別人的隱私,知道什麼人患什麼病...,並且他們還常以第一人稱「我」代表神自己說話,像(火從天降)上面那個小孩寫下來的「神」的話都用「我」的身份說話,但內容毫無要神親自講這些話的必要,而普通篇只一處講耶穌買贖了人,根本不高舉基督,從實質上看是冒充神的名的舉動,而且這個孩子講了這番話後竟然犯罪離開教會,過了若干年方迴轉認罪悔改。

從聖經真理靈恩派的預言和知識的言語都是不可以有的。

伴隨著而有的那就是異象、異夢。東南亞的靈恩派出一本《天開了》的小冊子,二三十個人都講自己到了三層天看見了什麼什麼。異象異夢不用人去追求,神要給誰就給誰,你去求,反倒會上魔鬼欺騙的當。至於上三層天,連彼得都沒有提到過,保羅也只經歷過一次,使徒約翰到了快去世前,主將啟示錄的啟示傳達給他,才有提到天上寶座前見異象的經歷。我們做基督徒是憑信靠神的話,不是憑看到什麼,那麼便宜的上三層天事實是活在幻覺裡,因為沒有真理的根據,也沒有真理的內容。有些人由於自己原有的宗教的遺xx未清,就在信主後還是有那種遺xx的影響,出現假啟示、假異象,以致於對別的信徒起了假師傅誤導人的作用。這種事情在末世時會更形加多,我們要嚴防不要上當。

五、受聖靈

靈恩派說人重生之後要受聖靈(從前還講,沒有睿過方言就沒有重生)。這很不合聖經真理,也不合聖徒經歷,聖經真理是說:
  1. 人一悔改信主,福音的道就受了聖靈。(以弗所書一章13節)
  2. 「聖靈的浸」(洗)不是為個人乃是為「身體」,只在五旬節和哥尼流家中發生的事用這個詞,是猶太從外邦人歸入基督成為一個「身體」的事,所以哥林多前書十二章13節,人一重氐就在這個成為一個身體的靈浸裡有份。聖經從未叫信徒追求靈浸。
  3. 聖靈澆灌是我們在聽信福音蒙恩稱義就澆灌了我們的,(提多書三章6、7節) 神的愛在我們初信時澆灌我們心裡也就是聖靈的澆灌。(羅馬書五章5節)
  4. 我們被充滿得恩賜得能力,是聖靈隨他自己的意思給人,主權在聖靈,人強求恩賜、強求方言,豈非向聖靈奪權?至於那些假師傅用按手、用暗示使人「仆倒」(往後倒)叫人受聖靈,甚至有假師傅僭妄地手持話簡吹氣,叫人吸氣「受聖靈」更顯出是邪靈的假冒,因為除神之外誰能吹氣叫人受聖靈?彼得、約翰、保羅、巴拿巴都沒布這樣行過。那個吹氣的假師傅是誰?能做只有主才能作的事呢?
  5. 被聖靈充滿的經歷是神自己做的,不限於某一種經歷。許多聖徒他們被聖靈充滿是因信領受不求外顯的任何奇妙情況,像慕迪、邁爾、賓路易師母、倪柝聲、王明道...都沒有說方言。使徒行傳四章8、31節,六章3、5節,七章5節,九章17節,十一章24節,十三章九、52節八項提聖靈充滿都沒有說方言。
  6. 不要忘記邪靈也有很大的迷惑,魔鬼的拿手好戲是假冒。神不會用一套不合真理而且是異教徒用來支取邪靈能力的方法去幫助信徒,那些「仆倒」、「不可控制的哭、笑、叫、跳」、「人工教方言」...都是仇敵的利用,那些叫人追求「體感」(全身震顫,看到火,聽到聲音等等),叫人「放」,使人心思空白,意志被動的做法都要拒絕。
  7. 不要隨便接受假師傅的技手,假冒先知使徒的假師傅,所行的既不合乎真理,那他們的按手就會成為傳遞邪靈的媒介。
  8. 禁食、禁睡、苦求聖靈充滿不是健康正常的路,不要在聖靈之外、在基督之外憑天然肉體去摸屬靈的事,不要搞速成法的屬靈,要認識十字架的道路,軟弱謙卑的路。憑信心蒙恩不憑個人的刻苦自己。
  9. 許多荒唐怪異的事不要好奇,有人追求靈恩現象為了要高人一等,以致心中迷惑奇異的事,進而相信,繼而追求,而後被動,最後陷入其中。驕傲好奇要顯露自己,要擠入「高層次屬靈」的人中間...都是給邪靈活動的機會。
  10. 試驗靈不是單問那個人而已,(約翰壹書四章2節,哥林多前書十二章3節) 還要看是否聽從使徒教訓,符合真理否。要問那個「靈」,要那個「靈」答覆,因為靈恩派的活動常是叫人「另受一靈」。(哥林多後書十一章4節)
  11. 聖靈是見證基督,榮耀基督,一切讚美聖靈,敬拜聖靈,禱告聖靈的提倡是不合真理的。
  12. 屬靈的事以聖經真理為依據,不是以經歷為標準,一切經歷必須用真理去檢驗,不符合真理的,不要行,不要提倡,因為聖靈就是真理,心靈與真理合在一起意義就深。
早在教會初期,異端就用埃及的小調譜歌來唱,靈恩運動不用那些有真理、有屬靈深度的為詩歌,而反復使用短歌,用極端情緒化的調子,用舉手拍手等體態刻意煽動人的情緒。在屬靈的事上,人的情緒一過頭就成了攔阻神工作的障礙,人被激動,而用的詩歌又膚淺,人不能引到靈的深處,對真理的深度也隔斷,氣氛強烈更使人受到控制,落入被動,這不是讓聖靈自由工作的情況,反倒是使人的心理容易異離的條件。

反之,安靜,詩歌要有屬靈份量,合乎聖靈引導的選唱,才會把人帶到神面前,聚會中詩歌置於第一。(哥林多前書十四章26節)不是反對唱短歌,短歌也有很美好的,但聚會不靠用人的辦法去反復刻意激發情緒,免得阻攔了神聖靈真正的運行作工。

附帶一提,在大陸擾害教會的呼喊派也是跟靈恩派一樣的,且有異端謬妄的教訓。

總之,靈恩運動的活動給邪靈大開方便之門,也使人以魂裡面的東西代替屬神真理,屬靈的真實,使人不能真心順從真理合而為一追求愛,追求聖潔,謹守儆醒,反倒損害人的靈性、悟性、家庭、生活,尤其是使人信心受損,另受一靈。我們要在神的真理光中脫去那些牽引迷惑的事,清醒明白,不去追求那些「方言」、「仆倒」、「成功神學」、「異象異夢」、「不能控制的哭笑叫跳」等等,抵擋仇敵而走愛主、謙卑、背十字架跟隨羔羊、彼此同心等主再來的正確道路。也盼望在靈恩派中的聖徒們從心靈深處順從真理,抵擋仇敵,改弦易轍,已經有轉變的,盼望更蒙恩,尚未轉變的,盼望能看見主的亮光,回到主的道路上來。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