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被聖靈感動來到上帝面前。在第四章中,他描寫了寶座的形狀,隨後就見到基督和其他與救恩計劃有關之工作的異象。第五章是第四章論題的繼續,也是第六章中歷史的序言。

有限的人類或許自以為是與創造主是分開的,但“耶和華阿,我舌頭的話,你沒有一句知道的。”“我往那裡去躲避你的靈,我往那裡去逃避你的面?”(詩139:4,7)約翰對於這個真理已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他說:“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里外都寫著字,用七印封嚴了。”天父的右手掌握著我們人生的紀錄。一個人若不接近永生上帝,就不能觀看這書中的內容。這書卷里外都寫著字,裡面記人有上帝才知道的生活。也就是只有本人和他的創造主所知道的秘密。外面所寫的,是內在生活的反映,就是向大家公開的。個人的情況如何,上帝教會的情況也如何。一個按著耶和華的形象所造的人,是已經領受了他的靈。他心中的秘密,只有上帝知道,因為他是上帝的一部分。人的這種關係,乃是福音的奧秘。

當天上群眾注視著坐寶座的上帝的時候,一個大能的天使大聲宣布說:“有誰配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呢?”天上嘹亮的聲音作為一種挑戰發出。這不是一句責備的話,而是呼籲全宇宙再一次注意人子的榮耀。這是救恩計劃的一個新的顯示,約翰作為墮落人類的代表站在旁邊,當他看見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沒有能展開能觀看那書卷的時候,就放聲大哭,地上的工作難道必須停止嗎?救主難道白白犧牲了嗎?世界的歷史在基督死後就必須結束嗎?於是眾天使就在他們隊長的帶領之下,在寶座前俯伏下拜。他們知道耶和華的大能大力,他們已經看到創造的工作。他們也曾在太空的極處執行任務,但當他們聽到這位傳令天使的聲音時,卻靜默無聲了。

雖然天使保持靜默,但長老中有一位卻打破了沉寂。他曾經住在地上,坐在罪中,他曾靠基督的名戰鬥並得了勝,他也曾與那勝過最後和最大的仇敵──死亡的基督一同復活。他對他的同胞說話了,他充分體會地上生活的滋味,他知道墳墓的可怕,也能以自己的經驗述說基督的義,因為他身穿白衣,頭戴勝利的冠冕。他挨近約翰說。 “不要哭,看哪,猶大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這位長老經常看見基督大能大力的顯示,就用植物和動物界最強有力的事物來代表他的權能─—就是根和獅子。根能無聲無息地紮入大塊的岩石,它那藏在土壤下面的力量是很大的,同樣,“大衛的根”的能力若隱藏在人心裡,也必掙破最頑固的罪惡傾向。救主曾論到那些心裡沒有根的人必不能忍受苦難。 (見太13:21)大衛的根會結出公義的樹。長老用先知所熟悉的語言向他說話,因為約翰是猶太人,自幼聽過律法書上有關基督的預言,他是所應許的“猶太派的獅子。”是國人所仰望來治理屬世國度的君王。在猶太會堂裡所宣讀的,先知耶利米書又再次述說那賜給大衛的真恩惠。 “我要給大衛興起一個公義的苗裔……他的名必稱為耶和華我們的義。”(耶23:5,6)上帝也藉著先知撒迦利亞說:“我必使我僕人大衛的苗裔發出”(亞3:8) “到那日耶西的根立作萬民的大族。”(賽11:10)基督曾在約翰面前用這些表號說明他自己在地上的工作。他要像一隻森林中的獅子,有管轄之權,本著內在的聖靈能力吸引萬民歸順他。他又像一株從堅石般的地穴中萌芽而出的樹,裂開了死亡的墳墓。因此大衛的根配揭開那印並展開這書卷,天使並不是要求簡單地讀一讀書中的記載,他所呼喚的,乃是那能以自己生活成就其中所記載的一位。書卷中記載著上帝在地上的工作,這一點可以在下一章中,印揭開的時候看出來。

約翰“又看見寶座與四活物並長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殺過的。”在一切榮耀的中心,在永生之父面前,在眾天使和地上的見證人之前,有被殺的羔羊站立,從他的血管中,滴下生命的血液。
罪惡本是不存在的,上帝的宇宙也是完全和諧的,但罪破壞了這種和諧,生命就開始衰退,整個自然呈現出悲傷的景象,挺拔的大樹一株接著一株,漸漸地落葉衰殘,百花凋謝,每一朵殘落的花都向上帝的全宇宙報了一次喪,但基督已經與天父立約,他的生命就是因此捨去的,當憂傷痛悔的人從羊群中取出一隻羊羔殺了它的時候,它的血就成了基督生命的記號。一切受造之物,從最高級的到日光之下最微小的昆蟲都因上帝所賜的生命得以存活,因此每當死亡的事發生,都使永生上帝的心顫動。上帝從獻祭時被殺的每一隻羔羊身上看到他兒子的血,天父曾因第一隻羔羊的被殺而傷心,每當宰殺的血粘的刀上時,都使天父重新想起他兒子的死。基督是心臟破裂而死的,所以上天知道傷心失望和生命失去究竟意味著什麼:“上帝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51:17)

在約翰觀看誰配展開那書卷時,就有被殺的羔羊顯現。羔羊的頭角和眼說明一切的權柄都賜給他了,天庭的一切也因他的犧牲而傾降下來。這羔羊前來,從坐寶座的右手裡拿了書卷。因基督並不能單獨作這項工作,一切權柄都從父而來的,在救贖的工作上,父子是聯合同工的。 “他既拿了書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著琴和盛滿了香的爐,這香爐就是眾聖徒的禱告。”這裡顯明了眾長老和四活物的工作,當羔羊在上帝的寶座前經常供職的時候,那些從“各國、各族、各方、各民”買來歸與上帝的人也俯伏在寶座前,向坐寶座的獻上從地上上升的禱告。有煙雲和祈禱攙雜在一起。 “這聖潔的煙雲代表基督的功勞和他代求的工作,以及他完全的義,這義因著他子民的信就歸於他們,而且有罪之人的敬拜,唯有藉此才能得蒙上帝的悅納。”(《先祖與先知》30章)

在地上聖幕的崇祀中,香是常燃著的,置於上帝榮光所照耀的約櫃之前。當大祭司在贖罪日進入至聖所的時候,就將許多香攙雜在為百姓所獻的祭中。於是一縷煙雲從香爐中上升,直到祭司從上帝面前退出。那些在地上居住過作為各國、各族、各方、各民代表的人,經歷過地上生活的各種環境,今日他們在天上將悔改罪人的祈禱呈在羔羊面前。一個人的悔改在我們的上帝面前乃是一種甜密的馨香之氣,因為這說明他已為罪憂傷,並接受了基督的生命。自從基督捨命以後,羔羊就不再需要被殺,但人在早晚祈禱時,就會觸動上帝的心。從他寶座那裡出來的使者就展開翅膀飛速地去成全這個祈求,即使禱告似乎一時未得應允,但仍可肯定沒有一個熱烈的呼求會被天父所忽略,這些祈禱保留在香爐中,或如大衛所說的裝在“瓶子”裡。當得救的大家庭最後和羔羊及二十四位長老歡聚在玻璃海上的時候,我們就必發現,每一個出於信心的祈求都是蒙應允的,最卑微的信徒最負重的罪人,只要他們轉臉望天,都能看到寶座前立約的虹。羔羊是為他被殺的,圍在寶座前的那群長老中有一位為他辯解說:“我曾走過和他一樣的道路,然而我蒙了主的拯救。”務要仰望,務要記住。因為全天庭都要為救贖人類而工作著。

展望到宇宙間最後清除罪惡,人類恢復靠近天父的地位,天上唱起了贖民的歌。四活物和二上位長老在唱新歌─—一首救贖的詩歌。因為他們已從罪惡的深坑被救出來,成為君王,作為上帝的祭司。這些如今在天上的人展望到地球更新之時,他們要與基督同掌王權。當救贖的計劃完成時,這些如今在天上供職的人,將與第一次復活出來的一大群人一同作君王,作祭司,在地上執掌王權。學基督作萬王之王接受永遠的權柄,而贖民與他一同作王的時候,就必響起大合唱的聲音。 “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如今天上眾生所仰望等候的,乃是更新了的地球重新反映上帝的榮耀,象當初從創造主手中出來時一樣,那時一切不和諧的痕跡都消失了。諸星球的音樂在不息的勝利歌聲中響徹浩大無邊的太空。

贖民的歌聲將與千千萬萬天使的聲音互相應和:“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讚的”,“你是配得……”

於是天使,長老也與來自地上,滄海,天上的一切被造之物都來聲合唱。 “但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羔羊,直到永永遠遠。”四活物說:“阿們,眾長老也俯伏敬拜。”只要人一見這救贖的快樂,他的口便會唱起天上的歌,如今我們與眾天使都在展望著救恩計劃的完成。


作者:赫斯格 著  吳滌申 譯  林大衛 校對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