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是“耶穌基督的啟示”。頭五章就證實了這一點。第六章從人子生活和他對他所愛的子民所抱的態度上,向約翰展示了上帝品德的新的一面。

世人的秘史,只有本人和天父知道。這部歷史掌握在天父的右手中,唯有羔羊能讀其中所記載的。印揭開了顯示出上帝的孩子─—教會的生活。七印所包括的時期是從基督教的誕生起直到世界的末日。別人或許知道教會生活的一些片斷,但唯有天父知道他孩子誕生的環境和地點,以及他繼承的特性。唯有他能識別品格,並按公義施行審判。

當羔羊揭開第一印的時候,四活物中的一個聲音如雷,吩咐約翰觀看。四活物圍繞著寶座,反映上帝的品格,他們十分關心地球上那些也在生活上反映上帝形象的人。 “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了又勝。”撒迦利亞曾提到馬象徵著:“天的四風,是從普天下的主面前出來的。”(亞6:5)聖靈所尋找的乃是那些願意讓他充滿並管理其生活的人,使徒時代的教會加倍地領受聖靈的福分,所騎的馬是白色的,象徵著那些領受聖靈之洗的人單純的信心和信靠。聖靈的一切恩賜都彰顯在第一世紀的教會中,基督的門徒離別了世界的中心,離別了朋友,親戚和一切地上所愛的人,上帝最豐盛的福分就“臨到那與弟兄迥別之人的頂上。”(創49:26)

冠冕是勝利的標誌,有冠冕賜給騎在馬上的人,他便出來,“勝了又勝”。在第一世紀表面上的失敗算不了什麼,在醫治病人,解救受試探遭迷惑之人的事上所顯的勝利也算不了什麼。拿撒勒人耶穌的名具有醫治病人起死回生的功能。這種勝利寫在門徒的一舉一動上,當他們傷痕累累地被投入監獄中的時候他們讚美和感謝的歌聲就帶來了罪人悔改的勝利和成果。彼得曾被定死罪投入內監。但監獄嘬後的一夜卻成了勝利的一夜,有上帝的使者來拯救。第一世紀福音“勝了又勝”的事,實在是奇妙的。

第一世紀的教會如同一株樹栽在溪水旁,樹枝條向四方伸展,並擴展到全世界。他獻身和犧牲的精神對於那些尚未認識福音大能的人,乃是一種最大的吸引力。他真是栽在生命的泉源旁邊,只要他與活水保持時刻的聯絡,就沒有什麼反對的勢力能夠阻擋他的生長。

十字架福音傳播的速度無比迅速,這一點已為當時的作者所證實。保收信給羅馬教會說,“我……感謝我的上帝……因為你們的信德傳遍了天下。”又說:“你們的順服已經傳於眾人。”(羅1:8,16, 19)

保羅在開始傳道的三十年後,向歌羅西教會提到福音已經“傳與普天下萬人聽”。 (西1:23)“他便出來,勝了又勝”這句話用得多麼有力啊。但他並“不是依靠勢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我的靈,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亞4:16)這就是那些永生上帝的兒女在感受到“他們起初的愛心”的溫暖時所有的心靈經驗。

基督的福音給地上帶來和平,但當人不肯接受真理的時候,就會造成刀兵和流血。第二個活物說:“你來,”“就有另一匹馬出來,是紅的,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殺。”太平從地上奪去了,聖徒象羊羔一樣被牽去宰殺,劊子手雙手沾滿了血。論到這個時期,沒有什麼描寫比“馬是紅的,有權柄賜給那騎馬的,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的活更加逼真了,它把我們帶到了異教在表面上取得勝利的時期,相當於士每拿教會的時期。上帝的子民在這段時期的經歷,在世人看來是一個大失敗,但在那位能使地上最小的事物得勝,能使有變無,使無變有的上帝看來,這段經歷乃是一個勝利。聖徒犧牲時所作的見證,成了種子生長結實。上帝無窮的能力顯在人所作的每一犧牲之中。在他們完全無助之中卻藏有他們的力量。有基督的能力降在他們身上。凡為基督所作的犧牲就是最小的,其影響不僅是今生得百倍,而且像一塊小石拋在平靜的水中,所激起的波紋終必伸展到永遠的汪洋。

度屬靈的生活需要不斷地攀登,高而又高。但人總是喜歡走容易的道路,我們看到這個曾多年為福音的緣故犧牲性命的教會竟開始危害上帝的真理,這真是一種可悲的現象。教會的眼光轉離基督,被世俗引入歧途。撒但用逼迫所不能達到的目的,用嫵媚的方法達到了。第三印揭開的時候,約翰聽見第三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黑馬,騎在馬上的手拿著天平。 ”奇怪的是:人一旦失去上帝的靈,就自封為別人的審判者。基督的精神是“寧可彼此尊重。 ”救主的生活為此作了榜樣。那些緊跟他腳踪的人也必在生活上表顯這種精神。摩西為救以色列人寧可求上帝在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唉,這百姓犯了大罪……倘或你肯赦免他們的罪……不然,求你從你所寫的冊上塗抹我的名”(出32:31-32)“設立律法和判斷人的只有一位,就是那能救人,也能滅人的,你是誰,竟敢論斷別人呢? ”(雅4:12)但當人不再順服上帝的律法時就會把自己放在立法者以上,並坐在審判的位上,企圖衡量別人的行為。這就是“不法的隱意。 ”“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裡,自稱是上帝,”(帖後2:4)這是撒但的精神,他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上帝的眾星之上……我要升到高天之上,我要與至上者等。 ”(賽4:13,14)

但那個人手裡所拿的天平是一個不准確的天平,當人在地上施行審判的時候,上帝從寶座上觀看那些被稱過的人,並憑著他無限的慈悲,限制了那自封法官的權力。這個法官可以說:“一錢銀子買一升麥子,一錢銀子買三升大麥。”他或許真能判斷表面的現象權衡看得見的行為,但上帝命令說:“油和酒不可糟蹋。”上帝恩惠的油,象徵內心屬靈生命的酒,是不可也是不能被糟踏的。

教會在第四、五世紀開始規定人的信仰和崇拜的方式。在這段時期中,羅馬教代替了基督教,人被抬舉為上帝在地上的代理者。

第四個活物吩咐約翰來揭開第四印,第三印之下所開始的局面在這裡已發展到高潮。 “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的馬名叫作死,陰府也隨著它。”灰色的馬象豐比黑色的馬更加遠離真理的精神。成千的人被殺死,餓死,被野獸咬死。許多人因得不著生命的道而在屬靈上死亡了。這比肉身的死亡更為可怕。無論何時教會若與地上政權聯合,就會失去權衡別人的基督徒經驗,如果一個人的經驗不符合既定的信條,就施以夾指刑具和其他刑具,強迫他懺悔認罪。但就是在最殘酷的迫害中,上帝仍看顧每一個受苦的人。

從表面上看,上帝似乎應該防止黑暗時代這些暴行的發生,可是約翰所見的異象表明,基督是與他的聖徒同受苦難的。當基督被釘十字架的時候,眾天使不能去搭救他脫離痛苦,因為在暫時痛苦之後,就會有更大的榮耀。中世紀的殉道者也是這樣,他們無論遭遇什麼樣的迫害,基督總是與他們在一起,而且全天庭都隨時準備去搭救他們。

“揭開第五印的時候”約翰“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上帝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上帝並沒有忘記那些為他的名受苦的人,卻把他們的名錄在生命冊上。在聖所的崇祀中,羔羊是被殺在地上的,基督既離開天庭,地球就成了他流血的壇;從岩石中鑿出來的墳墓成了安放他身體的地方。同樣,地也吸收了殉道者的血,他們的身體安葬在他的懷抱中,各階層的代表,從最卑微的工人到最傑出的知識分子都仆倒在這坐灰色馬者的權勢之前。象胡斯(捷克1375-1416)里德利(英國1510-1855)克蘭麥(英國1489-1556)和拉蒂默(英國1490-1555)這樣的人都是為上帝的道受害的。但另有一些象伽里略(意大利天文學家1514-1 642)這樣的人,也是為了維護他們的主張而遭到迫害,因為那些主張經過坐在位上者的天平稱過以後被認為會給政府造成危害。

亞伯的血怎樣向上帝發出哀求,同樣,地也在耶和華面前為每一個因他的名而犧牲的人作見證,這個見證是真的,因為它不會被賄賂,也不為那手持天平者的判斷所影響。上帝知道事實的真相,並予以公義的判斷。當各國的歷史向但以理顯示時,天上的使者曾喊著說:“主啊!這事到幾時才能應驗呢?”(但12:6)一切受造之物都感受在因罪而來的咒詛,耶和華的耳朵不但聽到懇求萬物結局的聲音,也聽見了殉道者之血的哀求聲。

正當被殺的靈魂問上帝為什麼如此長久不施行審判時,約翰看見有基督之義的白衣為每一個因真理而犧牲的人預備著。他們雖然受人藐視,拒絕和殘殺,但在天上冊子的記載中,他們的每一樣罪都被他們主的品德遮蓋了。他們是那一群“受窮乏,患難,苦害……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來11:37,38)但是在天上卻有一個家鄉為他們預備。當萬物復興的時候,他們將得到靠近寶座的地位,那些基督复臨前蒙召遭受同樣苦害的人,要加入他們的隊伍。在中世紀黑暗中所發生的事,將在光天化日之下重演。一切為良心的緣故被殺的人,都要睡在墳墓裡,直到復活和生命之主的號筒吹響召他們出來。然後有白衣和勝利的棕樹枝賜給他們。因為世人已經忘記他們所受的誣陷,給了他們一頂殉道者的冠冕。所以他們今日也穿著白衣。這部因印的揭開而顯示的生活秘史,並不是為當時代的人,因為那時還沒有人明白這些預言。這部歷史是為生活在末時,尤其是生活在第六印之下的人而寫的,使人可以從所發生的事件中看出治理諸天的主奇妙的愛。

第六印包括的時期一直延伸到世界的末日。所以現代的人至少可以看到揭開第六印的時候,先知所見的部分事件。第六印與前四印有別,前四印是指教會的狀況,而第六印則是指明在特定的預言時期中所發生的事件,那些認出人子復臨預兆的人將在第七印揭開的時候歡迎他的到來,而那些沒有從這些異像中認出上帝聲音的,則要經歷啟示錄6:15-17中所記的事。

揭開第六印的時候,地大震動,這無疑是指著1755年在葡萄牙里斯本受影響最大的地震,歷史上稱為的里斯本大地震。這次地震的影響從北面的格陵蘭一直到非洲的北部。接著就是日、月變黑,天上眾星墜落。世界歷史上曾有多次的地震,日食也經常發生。但這一次特定的地震乃作為人們已生活在末期的兆頭,而這次日月變黑乃是主用來作為他快來的記號。聖經非常詳細地描寫了第六印的時期中所要發生的事,使人們可以知道哪些事必須接受,哪些事必須拒絕。聖經中共有八位作者提到日、月、星辰的兆頭作為末日臨近的訊號,其中四位約珥、阿摩司、以賽亞、以西結寫在基督降生之前;另外四位是馬太、馬可、路加、約翰,其中三位是轉引了救主自己的話。八位作者所描寫的天體的預兆至少有十三個不同的特點,準確無誤地指出這些事發生的時間和狀況。馬太記載了這些天上兆頭髮生的時間,他說:“那些日子的災難一過去,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發光……”(太24:29)那些日子的災難就是黑暗和逼迫時期。就是先知但以理據說的。 “那行毀壞可憎的”逼迫聖民的時期。 (太24:15)這個時期是從羅馬教掌權的公元538年開始經過1260年直到1798年為止的,但上帝本著他的憐憫減短了逼迫的時期,因為“若不減少那日子,凡有血氣的總沒有一個得救的。”(太24:22)羅馬教逼迫的權勢約於1776年就崩潰了。 “那些日子的災難一過去,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發光。”所預言的黑暗日必須出現在1776年以後不久,馬可在這裡又加上一節幫助我們確定了時間,他說:“在那些日子,那災難以後……”(可13:24)就是說在一千二百六十年的時期內,或者說在1798年以前1776年以後“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發光。”歷史記載了1780年5月19日那次非常的黑日,研究預言的人,就確知那一天正好符合馬太和馬可的條件。寫福音書的路加曾特別向那些研究預言的人指出,日、月、星辰的兆頭乃是一連串的事件,在路加21章25-21節中捉到了這些兆頭。 28節中說:“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就是說那日子,雖然未到,但已近了,31節又繼續說:“你們看見這些事,(馬太說這一切的事)漸漸地成就,也該曉得上帝的國近了。”從第一兆頭到最後一個兆頭之間相隔一點時間,當這些兆頭開始出現的時候:“得贖的日子近了,正在門口了。”(太24:33)那些曾忍受黑暗時代磨煉的人,那些曾看見他們的朋友在拷問台前受審,在火刑柱上被燒的人,那些親身遭逼迫受監禁的人,當宗教改革的光,驅散黑暗的時候,上帝吩咐他們抬頭觀看,因為晨星已經出現。不久,日頭變黑,他們受到鼓舞,挺身昂首,因為“得贖的日子近了。”處在這些兆頭應驗以後的人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他“正在門口了。”珥3:15記載了日頭變黑的一個特徵,作為他再來的兆頭。先知說日頭,月亮和星辰都要變黑。 “日、月昏黑,星宿無光。”有關1780年黑日的記載正與此相符。那些親眼見到這次所顯黑暗的人,都說把發光的天體都遮住了,也未必比此更為黑暗。一位作家說:“第二天晚上的黑暗也許是上帝造光以來最深沉的……如果將一張白紙放在離眼數寸之處,也會像黑絕紙一樣看不見。這一晚深沉的黑暗是引起普遍注意和記載的事件。”(戴文《美國一世紀的歷史》)

先知阿摩司見證“黑日”的那天夜裡也是黑暗的。即第六印所提到的日,月昏暗必要在二十四小時之內應驗。日頭變黑的那一天晚上,必有月亮昏暗,以上的引言在符合這些特點。

先知以賽亞所提到的一點,是其他的作者所沒有提到的,他說:“日頭一出就變黑暗。”(賽13:16)這是指上午的時候,阿摩司指出那日黑暗的時候是在中午。 (摩8:9)這黑暗是發生在一個睛朗的白天。以西結指出密雲遮住太陽。 (結32:7)這裡有四個特徵是值得注意的。上帝顯示在天上的兆頭是容易明白的。在歷史所記載的所有黑日中,唯有1780年的那一次符合上述特徵。那一天早晨是晴朗的,但將有一片雲彩遮住太陽表面。黑暗逐漸擴大直至中午時分,達到最黑的程度。論到這些特點《美國第一世紀的歷史》一書曾說:“這異常的黑暗是1780年51月19日(星期五)上午10時至11時之間開始。黑暗最初出現在西南方,風從這個方向吹來,黑暗就隨著雲而來了……日頭升到天頂,非但不亮,反而越來越暗,直到十一、二點鐘完全黑暗了。”作者在另一處又說:“十二時黑暗最深,家家戶戶點起了燈,鳥雀午前快樂的相會忽然停止,他們唱了晚歌之後,就散去安睡了,雞鴨歸窩,公雞鳴叫起黎明時的啼聲。”那一天並不是陰天的黑暗,而是如啟示錄6:12所說的“太陽變黑如毛布”“毛布是羊毛織成的,並且是灰色和黑色相間,這個特點唯有約翰提到。

約翰和約珥都預言到月亮變紅如血。那些身歷其境的人說那天黎明前,月亮像一個血紅的球懸掛在空中。

上帝指示約翰有關眾星墜落的特徵,說那時眾星從天而落。 “如同無花果樹被大風搖動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樣。”現代各地固然發生過大規模而壯麗的流星雨,但歷史上所記載最普通,最奇異的一次乃是在1833年11月13日發生的,那天美國全境夜空約歷數小時之久充滿了火焰般的流星雨,光芒四射,正如一株無花果樹長滿的未熟果子被風強烈的搖動而向各個方向拋下來一般,那天的星辰也是從天空的一個中心點向各方拋射下來。

地上的人從1755年開始,就生活在第六印之下了,天地間所顯的兆頭表明日期近了。這是一個知識普及的時期,人們藉著他們的發明和發現,迅速地往返於各地。 “那些日子的災難”以後,真光以穩定的光線照在上帝的子民身上。除了基督降生的日子沒有什麼時候比現在有更大的光照耀世界了。有一些人將接受屬靈的生命,而另一些人卻很快要發覺主來的日子對於他們乃是黑暗和絕望的日子,第六印一直延續到世界的末日,那時天就挪移。象書卷被捲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在罪惡進入世界的時候,自然界秩序就發生了變化,那曾令人舒服的空氣如今卻使人感到寒冷,滋潤土地的露珠,變成來自天上的暴雨,大淵的泉流都裂開了,地球因洪水而改觀,大部分因寒冷或缺水而不能居住,當人子發出聲音的時候,空氣中的成分將重新安排,高山化為平原,海島被挪移離開本位。

到那時,一切敬拜金錢、偶像,而不敬拜創造主的人,一切抬舉人高過上帝的人,將要恐懼地球大山和岩石把他們隱藏起來,免得看見那坐寶座者銳利的目光。現在仍是寬容的時期,每個人都可以明白上帝施行報應的時間,因為我們周圍都有耶和華所賜的預兆,我們不要自誤,因為但以理書中二千三百日(年)和一千二百六十年結束的日子以及1755,1780,1833年的日子,都是一樣清楚指明的,“誰能站立得住呢?”“就是手潔心清不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的人,他必蒙耶和華賜福,又蒙他的上帝賜他成義”。 (詩24:4,5)

作者:赫斯格 著  吳滌申 譯  林大衛 校對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