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約翰曾注意到第六支號筒的聲音,並看見各國戰爭的災禍和可怕,以及“無底坑”上來的煙如何蔽暗了大地,他看見人類被壓在自己的罪孽之下,雖然上帝的兒子象慈父等候罪人回頭,但他們仍不悔改他們那些凶殺,邪術,姦淫,偷竊的事。在上帝對待人類的事上,公義和慈愛是分不開的,從上帝那裡所發出的大災是滿有他的慈愛的。所以當世人臥在黑暗之下,不能從各國的戰爭和議會的吵鬧中聽到上帝的聲音時,上帝就傳給他們一道驚人的資訊。約翰在目睹第三樣災禍的事件之前聽見了這道資訊。

有一位大力天使披著雲彩從天而降,他是一位來自耶和華天庭的特使,他的能力和他所代表的天庭以及他所傳之資訊的權威和範圍相稱,他從王面前出來 而具有王的榮美:“他臉面象日頭,兩腳象火柱。”這是創造權能的描述,他來所要傳達的聖旨,賦有那一位“說有就有,命立就立。”之王的權能,榮美和光輝,但為了避免眩人眼目起見,就以雲彩遮蓋自己,人類唯有度著與創造主和諧的生活,才能有機會蒙準看到雲彩的揭開,並越來越清楚瞻仰他的威儀。唯有在永恆的歲月中才能完全明白這個資訊,一個人若在上帝的事上有著廣闊的經驗,就能穿透那個雲層。

他“頭上有虹。”上帝的寶座上環繞著一道彩虹,但人類的眼很少能看出這件事的意義,在一個眼前的帷幕已經被揭開了的人,天使頭上所圍繞的虹就有一個深奧的意義。在一個屬靈的人,空中所顯的虹彩乃是天上所立永約的紀念。神聖的史家已經記載了顯在空中之虹的故事。在萬古之先,上帝和基督曾為救贖人類而立約,如果人類在受造之後犯罪,以致與創造主隔絕了,環繞著寶座作為救贖人類的永遠標誌,眾天使和從未墮落之諸世界看到這虹就俯伏尊崇那坐寶座者。但肉眼是看不到天國的,因此上帝拯救挪亞和他全家脫離洪水之後,他主不在天空的雲彩中設立了同樣的記號作為救贖的標誌。雲中的虹同樣是為了使人類不忘記不變的公義和慈愛,但這個故事還有更奇妙的意義,因為上帝不但見寶座上的虹時就想起人類,而且在看見雲中的虹時,也要顧念地球。空中的每一層烏雲都包含著一條虹,烏雲雖然向我們顯出黑暗和恐怖,但在陽光所照的另一面,卻映成了虹彩,上帝看見它,就“紀念我們與地上各樣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永約,”這約能“在各樣的善事上成全你們。叫你們遵行他的旨意,又藉著耶穌基督在你們心裡行他所喜悅的事。”(創9:10,來13:2)每片雲彩都應使我們想起上帝是樂意幫助,堅固我們的。如果陽光充分地照在人生的道路上,它的榮耀就彰顯出上帝的笑容。如果我們眼淚汪汪向上仰望,就必有亮光在我們睫毛的淚點上,從而形成應許之虹的色彩,所以上帝與人是十分親近的。環繞著大力天使頭上的虹顯示天父的慈愛,並保證他所帶來的資訊包含著神的救贖。地上君王的徽章與萬王之王的使者所佩著的引比,真是黯然失色。耶和華曾在路旁燒著的荊棘中顯現,這同一位上帝也曾帶著千萬聖者在西乃山頒佈他烈火的律法。他曾向舊約聖經的先知和作者顯現,這同一位我們的父也曾藉著基督向使徒說話,並在拔摩島先知的眼前顯現。為了使人能看出上帝聖言的一致性,大力的天使就把佔約聖經和新約聖經聯繫在一起,先知但以理曾在基督降世以前預言他第一次降臨的日期,他也曾指出基督復臨和世界末日的時代,但以理的預言中最重要的是一個有關時日的資訊,當但以理要求明白所顯給他的時日時,天使吩咐他“隱藏這話,封閉這書,真到末時。”(但12:4)這資訊不是但以理可以理解的,但到了末時,許多人,就“來往奔跑,知識就必增長。”上帝所教導的智慧人蒙上帝所指教必要明白歷代所封緘的真理。但以理所鈽望明白的時日,就是二千三百日,到這個時期的終點,聖所就必潔淨。這是聖經中唯一被封緘的資訊。但賜給但以理的最後應許,就是“到了末期,他必起來享受他的分。”(但12:3)約翰看見大力的天使降到地上,手裡拿著展開的小書卷,不是封住,也不是關閉,而是展開的。這位天使拿著展開的但以理書,一腳踏地,一腳踏海,乃是第二樣災禍,於1840年結束的時候,那時人們忙於崇拜偶象的事,斂積金銀來往奔跑,除了滿足自己屬世的慾望之外什麼也不聞不問,各國忙於他們的打算,而毫不注意上帝管理的聖手,但這位天使的資訊是包括全地的,他一腳踏地,一腳踏海:“大聲呼喊”象森林中吼叫的獅子,這喊聲把人們從睡夢中叫醒,震動了列國,沒有什麼人太卑微,也沒有什麼地方太偏僻,那聲音要傳遍天涯海角,在全世界各處反覆回響。人們或許認為自己是安全的,但是聲音震動了地球,使許多人恐懼戰驚,雖然聲音如此驚人,但那些轉臉觀看這位神聖使者的人,終於在他的面上看到了應許的虹。

自然界似乎也在響應著這聲音,因為當這聲音響徹全地的時候,七雷的聲音也在打響了。七雷的意義是無法推測的。約翰雖然明白卻奉命不要將聽見的記錄下來。

大力天使一手拿著展開的小書卷,另一隻手向天舉起指著“直活到永永遠遠的起誓說……不再有時日了。”預言的作者將猶太人的歷史分為幾個階段,上帝把在埃及地為的事向亞伯拉罕啟示,被擄到巴比倫的七十年生活也已在預言中清楚顯示,基督的降生曾為眾先知所預言。但以理甚至預言到他受洗的年代,他被猶太人釘死和拒絕的事。也曾在預言中提到,一些基督徒都因猶太人不明白預言而盲目嘲笑他們,殊不知那些與基督生活有關的日期,乃是大力天使向世人指出的有關時日之預言的一部分,也是但以理所希望明白的二千三百日的一部分,但那時預言是封閉的,真到末時。

人們在1840年快要到的幾年開始研究但以理的預言,斷定但以理第八章的二千三百日是在1844年結束,他們認為但8:14說的潔淨聖所是指著救主復臨時結束地球,這個資訊在1840年間以神奇的能力迅速傳遍世界。這個運動在美國由威廉米勒耳領導,在英國由厄芬愛德華領導。在亞洲由一位基督徒的猶太人,約瑟伍爾夫領導,在雅典由於成人受到當的限制,故由小孩子傳揚這個資訊,上帝的靈降在小孩子身上,當他們宣揚“神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預備迎接你的主”的時候,他們的聲音深深地打動了人心。

在1838年誚人解釋啟9:13-21的第二樣災禍必於1840年結束。傳揚基督再來的人說,如果土耳其喪失主權,這就可以作為但以理預言的時日正確解釋的一個證據。我們就能在1844年迎見主。“所以在1840年那一天當世人看見土耳其果然應驗了預言的時候,有財富,有學問,有地位的人都警覺到他們已正面臨著世界歷史結束前所要發生的大事了。1840年,大力的天使用他的資訊喚醒地上的人。”“應當敬畏上帝,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這是創造天、地、海和一切生物之主的資訊,天使的腳象火柱,他的資訊能燒入最世俗化的人心。他面上的光輝照入那向世人展開的書卷上。使人們從這些預言中發現新的生動的意義,藐視它,就是否認上帝本身,不予理採也不行,因為人差不多已處在永恆的邊緣。屬世的物質失去了價值人們賣掉房產,出去的處宣講人子再來的資訊。小冊子和傳單象秋風掃落葉那樣撒布開來,正如以利沙在耕牛旁邊蒙恩召,照樣,農夫們也在犁田的時候,聽見陌生的人對他們說:“預備迎接你的主。”這個真理如此普及,甚至連學校中的孩子也聽一到了預言中熟悉的經句。“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

本章第七節說明了預言時間的準確性。天使在宣布不再有時日之後說:“但在第七位天使吹號發聲的時候,上帝的奧秘就必成全了。正如上帝所傳給他僕人眾先知的佳音。”第七號筒象第七教會和第七印一樣都是從一定的時間開始,地直伸展到永遠的,它是跨越今生和來世,但當第七支號筒開始吹響,正如眾先知所宣布的。“上帝的奧秘就完成了。”第民筒在1840年結束。第六號與第七號之間有一個短暫的間隔,啟11:14,用“快來”表示。大力天使的大聲呼喊就是在這個時間。預言時期的終點是1844年,所以“快”字,就是指1840至1844年,第七支號於1844年預言時期結束時吹響。上帝的奧秘就是主耶穌基督的福音。上帝的羔羊的犧牲。(來9:2、3、7、23)

當人們比1840-1844年間更全面地了解預言時,當雲在尋求基督的人眼前撥開的時候,有關天上聖所的真理,就顯明了。1844年天上聖所中開始了贖罪日所預表的工作。基督的幔內將那些接受救主的入編入自己的國度作為他的百姓。查案審判開始了。第一個案件在寶座前判定,標誌著福音工作最後的開始。當最後一個案件在天庭審理完畢,福音大工就結束了。這些事件在1840年-1844年之間被雲彩遮蓋著,以便使人的心受到了試驗。這是一個考驗時期,這個時期一過去,就有許多人離開了。啟示錄第十章六,七節與十四章六,七節是平行的。

基督再來的大喜訊息,向世界傳揚了,傳給了貧富貴賤各個階級。全世界的教會都敞開門戶,接受它。但有一個從天上來的聲音說:“你去把那踏海,踏地之天使手中展開的小書卷取過來。”在大力天使呼喊的時候,他沒有關閉那書卷而依然踏海踏地,手裡拿著展開的小書卷,約翰作為上帝子民的代表奉命從天使手中取過書來,他說:“請你把小書卷約我。”“你拿著吃盡了。”吃上帝的話意思就是仔細研究它直到完全領會。耶穌經常從屬靈的意義上使用這個表號來指他的身體和“生命之糧”。現在正是揭開籠罩這資訊之雲彩的時候了,人所指望基督復臨的時候,事實上是查案審判開始的時間。這個時間快到時,他們空前熱心地研究預言。1844年春天過去了,救主雖沒有顯現,他們熱情,非但沒有減退,反而更加深入,更加熱切地研究聖經,這種耽延他們起先不明白,但不久他們就看出二千三百日的起點,西元前457年亞達薜西王所發命令直到下半年才實施,故預言的終點就從1844年春天推遲到秋天,那些渴望見主人之人的喜樂又增加了。

這資訊說:“便叫你肚子發苦,然而你口中要甜如蜜。”他們已經嘗過資訊的甘甜,世界上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弟兄相愛的精神,這樣的犧牲,這樣的獻身。1844年秋天來到,而且過去了,失望的程度真是非筆墨能以形容。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比基督復臨的資訊更為甘甜,也沒有什麼失望比仰望基督再來的信徒的經驗更為慘痛了。那些在墳墓前為被釘的救主哭潤的門徒似乎是喝了苦杯。但1844年的門徒所喝的杯實在與之不相上下,“我們素來所盼望要贖以色列民的,就是他”這一句話在一千八百年以後的回聲是“我們仰望他來拯救我們,可是他卻沒有來。”在這痙和失望的時期,一度敞開門戶接受資訊的教會,現今卻離開了,仍舊相信預言和主復臨的人。由於教會關閉門戶,拒絕更多的亮光,啟14:8的第二道資訊就傳出來了。

許多人預料那些經過大失望的人,一定會永遠消失,但天使說:“你必指著多民,多國,多方,多王再說預言。”這裡預言到啟14:9-12的第三位天使資訊將傳遍全世界,擴大到“大聲呼喊。”

地上的各國,各民,各方,貧富,貴賤各個階層,甚至在位的君王,在七號筒發聲之後,都將聽到這傳給世界的慈憐的最後資訊。天使的臉面象日頭,頭上有虹,這個資訊是一個平安和喜樂的資訊,是一個慈憐和得勝的資訊,開始的時候,它的榮光是被遮蔽的,而後其榮光逐漸增大,直到與彼岸贖民的歌聲結合在一起,當上帝的子民憑著信心跟隨他們的主進入天上至聖所的時候,痙的失望就過去了,他們就認識到“你們安臥的羊圈的時候,好象鴿子的翅膀鍍白銀,翎毛鍍黃金一般。”(詩68:13)

作者:赫斯格著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