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得救是一個無窮計劃的目的。上帝憑著自己的旨意創造了萬物。當耶和華看到宇宙的一切定律都和諧地發揮功能時,就滿心喜樂。歷代以來,上帝藉著眾先知按著人心所能明白的程度向人顯示救恩的計劃。每一個世代都接受了無窮救恩計劃的新啟示。每一次新的啟示,都使天使驚奇歡呼,並在寶座前俯伏叩拜,因為在他們面前展示了上帝品性新的一面。太初在伊甸園中,上帝曾藉著維持一對聖潔夫婦的關係而彰顯他慈愛。上帝為使地上居住著一族能發展屬靈品性,以臻與他相似的人而設立的整個計劃,乃是他慈愛的啟示。

天庭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人類身上。眾天使奉命去眷顧他們。天使的服務將天與地用牢不可破的紐帶連合在一起。伊敵曾用陰謀詭計來抵消天父所賜的每一福分,所以有的人接受上帝聖靈的感化,有的人則屈服于雅靈的影響。地球成了一個大戰場,從在伊甸園門口的第一個祭牲起到基督為止,每一個祭牲都預表了救主所作的偉大犧牲。

在許多時候,罪蒙蔽了人的眼睛,使他們看不出獻祭制度的真實意義。但是在埃及為奴,在曠野漂泊,在興盛和被擄的時期中,始終有一個希望鼓舞著上帝的兒女,他們的屬靈眼睛展望到將來,期待著那一位所應許的女人後裔的顯現,打傷蛇的頭,他們雖然對那將要來的一位常存錯誤的觀念,但他們窮竟是按著自己個人的需要而盼望他來作他們的拯救者。自以為義的猶太人已經失去了祭祀犧牲中有屬靈的能力。同時他們制訂了許多儀式,只仰望一位大能的君王來救他們掙脫羅馬人的軛。預言所指謙虛和卑徽的主,並不能滿足他們的心,這些預言不僅描寫了彌賽亞來的樣式,也指出了他來的時辰。撒但熟悉這些預言並在這些預言還未應驗的時候就戰驚不已。當人子顯現臨近的時候,撒但就用各樣巧計將人心牢籠在屬世的形式,禮節和詭辯之中,使他們不給卑微的耶穌預備地方。然而上帝並沒有允許撒但製造混亂。當和平之君在伯利恆的馬槽中降生的時候,全世界很奇怪地處在和平之中。

自稱跟從上帝的民族雖然已經喪失了聖靈的能力,並幾乎完全被惡勢力所控制,但天地之間連接的紐帶始終沒有割斷,否則這個地球早就被毀滅了。羅馬和他所矜誇的榮華,撒但和他一切的權勢都無法挽救這個毀滅。當時在耶路撒冷聖殿的壇前供職的祭司是撒迦利亞,他和他的妻子以利沙伯天天為上帝兒子的降臨而禱告。耶和華垂聽了他們的祈求,應許賜給這位年邁的祭司和他的妻子一個兒子作為彌賽亞的先鋒。

以雅惡蓍稱的拿撒勒城住著一位青年女子,他每日切心仰慕上帝,並為所應許之救主降臨祈求,耶和華也垂聽應允他的禱告。加百列從上帝面前來告訴馬利亞,他作為以色列中的一個童女,將成為上帝兒子的母親,在他回簽天使的話中,顯出他生活的屬靈一靈一面,他甘心背負上帝所託付帶有悲哀和恥辱色彩的責任。他說:“我是主的使女”。(路1:38)以上所提了三個忠於上帝的人,此外有其他的人,卑微的牧羊人在看守羊群的時候,聽到了天使在基督降生時的歌聲。東方的博士在研究預言之後,認識了作為救主降生兆頭的星辰。

聖嬰耶穌在聖殿中被獻的那一天,一位被聖靈充滿的老人西面,以屬靈的眼光認出這個小孩子就是人類的救贖主。女先知亞拿是一位住聖殿裡的老寡婦,他日夜祈求上帝實現他的應許,他既認出這位聖嬰的神性,就感謝上帝。“將孩子的事對一切盼望耶路撒冷得救的人講說,”這些事,使那些在行為和誠實上等候彌賽亞的人數增多了。當世界處在黑暗和冷淡的時候,他們經受著世界的救贖主生產的艱難。

忠心的人就是永生上帝的教會,雖然為數不多,卻是以“身披日頭,腳踏月亮,頭戴十二星冠冕”的婦人來代表的。這時正處在表號和影象之時代的末葉,這些表號和影象如同月亮一樣反射著真理的光芒。教會(女人)腳踏月亮迎接新的一天,榮耀的旭日升起,月亮蒼白的光在那更榮耀的白日之中顯得黯淡了。聖所崇祀中的表號和禮節曾經作為真體的影兒,現在開始過去了,因為在所降生的基督身上,表號要遇見實體。自從伊甸園到十字架的每一犧牲都象徵著那個“大犧牲”並顯示永遠的福音。當罪人憑著信心按手在無罪羔羊頭上承認自己罪的時候,就看到了那真犧牲。從祭牲身上所反射出來的髑髏地光輝照入他的內心。這些崇祀預表著完全的福音,是教會建立其上的要基它不是一塊活動的石頭,一個不穩的根基,而是一個“穩固的根基”,其上建有生命的教會。今日,這些有關表號性崇祀的記載仍然向研究的人發光,它雖然不象論到“真祭牲”的記載那樣充滿日光,但仍有溫和的光芒照射出來,報賞那些尋求真理的人。

教會頭上圍嵌著十二顆星辰代表著十二使徒,他們成為基督教會的先祖,他們的名字也寫在新耶路撒冷的十二根基石上。

基督的門徒是天庭特別關懷的對象,從來沒有什麼時候比“及至時候滿足。”上帝的兒子脫下神形而披上人性時更使天庭感興趣了。 他取了肉身在地上作一個軟弱無助的嬰孩,他來到撒但領域,來到以虛假和欺騙為原則,並罪孽深重的國家顯示真理和慈愛的能力。

“天上現出大異象來”撒但的反對的勢力藉著地上掌權的君王 以該撒亞古士督為皇帝的羅馬帝國表現出來。啟12:9清楚地指出大紅龍就是魔鬼。具有十角的七頭代表魔鬼的坐位羅馬帝國。這個權勢在異教掌權的時候曾將基督釘在十字架上。羅馬教皇改變了他的統治方式,曾奴役上帝的教會一千二百六十年。

在基督第一次降臨的時候,羅馬已經征服了地中海周圍的地方,並佔領了猶太人的住宅巴勒斯坦。希律雖然在這裡作王,但他僅僅是在他所納貢的皇帝許可之下作王的,希律是治理猶太人的最後一個王。“他原先想立亞提帕為他的繼承人,但他最後確定了亞基老,百姓也願意接受他,可是後來又背叛了他。於是他與亞提帕都到了羅馬,請求該撒作出決定,該撒卻沒有作出決定,只是差亞基老以總督名義回到猶太,並應許他如果行得好就給他做王,但他的行為使他一直得不到王冠。”這就應驗了關於聖嬰基督的預言,在救主降生前七百五十年,以賽亞說:“因為在這孩子還沒有曉得棄惡擇善之先,你所憎惡的那二王之地,必致見棄”(賽7:16)希律死的時候,正是猶太國受國王,公會和祭司共同統治的時候。“龍”藉著羅馬廢掉君王,就是天上三分之一的星辰摔在地上。可以看出這段歷史是上帝所寫的,這一句話從字布講正應驗在耶路撒冷,也同樣準確地描寫了撒但和三分之一隨從他的主張的天使被逐的時候,天上發生的大墮落。

撒但知道人子降世的時辰,他企圖在他出世的時候殺害他。我們可以從馬太福音和耶利米的預言中讀到希律下令殺害。“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男孩。”(太2:16、18)聖嬰耶穌受到一支天軍的保護擺脫了這忿怒之王的刀劍。撒但在基督一生中一直要謀害他,撒但既不能成功,就步步追逼基督,企圖藉著人性的軟弱讓他上當,或聳恿他運用神力保護自己。

“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的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賽9:6)

雅各曾論到猶大說:“圭必不離猶大,杖必不離他兩腳之間,直到細羅來到,萬民都必歸順。”(創49:10)這一切都在基督降生的時候應驗了。論到他父耶和華說:“上帝阿,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的國度是正直的。”(來1:8)這一位為王的孩子,必有鐵杖賜給他掌王權。“我已經立主我們君在錫安我的聖山,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你必用鐵杖打破他們。”(詩2:6)

救主在人間生活了三十三年。他的童年,青年都是一種與上帝同在之生活的榜樣,他雖然被釘十字架,但他卻戰勝了死亡。撒但想要囚禁基督,但他一時的勝利,卻是永遠敗亡的記號。不久就可以聽到全天庭發出戰勝死亡的吶喊,他打破墳墓的捆鎖。“他的孩子被提到天上去了,”天庭再次洋溢著頌讚之聲。因為勝利已經在望,眾生靈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認識到罪惡的可怕面目。

這一個異象並沒有顯示基督教會歷史的全景,而只是顯示了它的山峰,有榮耀的日頭升起,隨後,五百年過去了。“婦人”在曠野的一千二百六十年腹是羅馬施行暴政和逼迫的時期最後的一峰,是在陽江再次普照餘民教會的時候。從表號性聖所崇祀的月光到勝利和救恩計劃完成的白晝,有三個步驟,一、天庭賜下它君王的恩賜。二、企圖高舉自己的座位在至高者以上的撒但踐踏真光,三、龍向小群人發怒,但他們仍遵守上帝的誡命,並持守聖靈的亮光。

上帝在顯示教會遠景的時候,又向先知顯示了撒但的全部歷史 這個權勢在羅馬寶座的後面以其雅惡的行為敵擋基督 這似乎有點怪,但人若具有屬天的眼光,就會覺得很自然了。我們的世界在受造之先,“在天上就有了戰爭。”基督和天父向來是一起商量的,遮掩約櫃的基路伯路錫甫因不能參與兩位寶座者的永久議會而心懷嫉妒。他是明亮的晨星,曾十分接近上帝,反映寶座的榮光,現在竟讓嫉妒在他心中滋長,天庭的和諧第一次受到破壞。不和之音就此散佈開來了。及至愛心無法加以阻止時,路錫甫和他的使者就被趕出天國,但撒但仍蒙準住在地球上。按著上帝的公義,撒但立應處死,但上帝本著他的慈愛,仍允許他試驗那作為上帝政權基礎的原則。環繞著寶座的虹是長久忍耐的保證。撒但既控告上帝以專制的手施行統治。就開始了爭辯。撒但聲稱如果允許他做的話,他就能建立一個永遠沒有暴政的政權。上天允許他在地上試驗他的主張,上帝愛的律法是如此真實,他寶座的根基是如此堅定,雖然他這樣做將會犧牲他兒子的性命,但他仍然允許進行這種試驗。

地上的政府成了撒但的工具,我們這小小的行星成了眾天使和從未墮落之諸世界的生靈關心的中心。在亞當被趕出伊甸園後,多少世紀以來,當人類帶頭他們的祭牲來到樂園門口的時候,諸世界的代表也按著天上的政府的規矩會聚在天國門口。當上帝的眾子在這裡聚集在的時候,撒但也在其中,撒但作為上帝所造之子既篡奪並控制了地球,就聲稱自己是地球的代表,有權參加天國門口的議會。在天上的會議中,他一直作為控告弟兄者。約伯和約書亞的故事,就是他反對上帝的政權,控告弟兄的實例。天使們一再聽到他控告地上的人。當基督生活在人間作一個人的時候,天軍都注視著撒但推翻救主的深思熟慮的陰謀,他們看到猶太領袖們的嫉妨和羅馬人的殘忍,當救主接近十字架的時候,他們受難的創造主所受的痙刺透了他們的心。

耶穌在臨終的幾天前坐在聖殿的外院眺望著十字架以人心所無法體會的心情感嘆道。“現在這世界受審判,這世界的王要被趕出去,”在十字架上,撒但的命運就永遠決定了,“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約12:31、32)在那可怕的一天,黑暗籠罩了髑髏地。但信心的眼睛卻能看穿烏雲,因為這看來是最黑暗的時辰,在全宇宙來說,乃是最偉大之的時刻。“在髑髏地的十字架上,愛和自私面面相對,這裡是它們的最高顯示,基督一生完全是安慰和賜福與人的人生,撒但置他於死地,就顯露他分恨上帝到何等惡毒的地步,也顯明了他謀反的真正目的是要推翻上帝的王位,並除滅彰顯上帝之愛的基督。”(歷代的願望第五章)

垂死的人子在最痛苦的時候大聲喊著說“成了”,於是難以抑止的勝利的喊聲響徹天庭,基督的耳朵聽到了遠方的音樂和天庭中勝利的吶喊。他知道撒但國度的喪鐘已經敲響,他的聖名將從這個世界傳遍宇宙。“(歷代的願望第三十六章)”我聽見天上有聲音說,我上帝的救恩能力,國度並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那在我們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這是何等奇妙的勝利,一個人若沒有看見十字架的實際勝利,就無尖充分了解基督的生平。這位曾放棄大能大力,取了軟弱的人性,”獨自踹酒“的主,在十安架上重新獲得了一切”。

基督降世為人把天使與人類用最堅固的紐帶連接在一起,因而人類在天上被稱為“我們的弟兄”,弟兄勝過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因為愛基督就情願犧牲生命。”“所以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們都快樂吧!”這時在門徒乃是一個黑暗的時辰,他們悲痛欲絕地站在被封的墳墓旁,但眾天使知道永生的權能,他們看見上帝兒子的高升和撒但的最後被逐,就高聲唱“哈利路呀!”“世界的王”撒但再也不許進入他們的會議,他再也不能在他們面前控告弟兄了。“所以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們都快樂吧!”

這就是在基督被釘十字架的時候。當喜樂瀰漫天庭,歌聲在他升天的時候再次響起時,世界仍不能脫離魔鬼的迷惑。他既然被摔在地上,就以加倍的努力去推翻拿撒勒人耶穌的門徒所傳的真理。雖然他曾藉著不同的政府工作,但他至終必遭到失敗。於是陰謀代替了逼迫,異教在福音真光加強的時候逐漸消失了,但異教的原則卻為基督徒所接受。並披上基督教的外衣。這就是別加摩和雅雅推喇教會以及第四印之下的故事。“地與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地下到你們那裡去了。”他絕望地實行他毀滅的。計劃龍見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婦人。羅馬教於538年在羅馬城興起,一共經歷了一千二百六十年 即啟12:6的“一千二百六十日”或啟12:14的“一載,二載、半載”。這是啟示錄十章所說,“兩個見證人”穿毛衣傳道的時期就是所謂“黑暗時代。””在漫長的黑夜裡,一些人秘密地藏在山寨和地球上最偏僻的地方堅持上帝的道,從龍口中吐出罪惡假教義和假教訓的洪流希望永遠淹沒真理。在東方這洪流就是“無底坑”上來的“煙”伊斯蘭教,在西方就是羅馬教。

最後地球對雅惡產生厭煩,上帝打破了暴君的權勢。他興起了反對教皇勢力,擁護改革家的事業,並幫助他們脫離逼迫的領袖們。這事特別應驗在斯拜耳議會的德國諸候中間。也應驗在荷蘭奧蘭治的威廉三世和一些英國領袖身上。地所給予的幫助,特別表現在給受逼迫者避騅的美漩海岸。

宗教改革的能力現在依然影響著全地,歐洲各國和美國一樣有特權向世界傳揚基督福音的最後資訊。啟示錄第十章中的大力天使已經有一道資訊賜給餘民教會,十四章給“龍”向之發怒的“婦人”的工作帶來了更全面光照,陽光的純潔和能力,乃是使徒教會的特色,餘民也有兩個特徵,他們是守上帝誡命的 這是永遠寶座的根基,是路錫甫所指控為專制的條律。律法中的印記是“龍”企圖破壞,也是最後的真教會所要恢復的。餘民的第二個特徵就是賦有耶穌基督的見證,即預言之靈(注)時間越是短促,魔鬼的忿怒就越發劇烈,而且他的期騙將以最狡猾的形式出現,最後甚至冒充人子,以一個光明的使者顯現在人間。那時,他極大的忿怒將傾發在這些守上帝誡命,為耶穌作見證的人身上,唯有這兩個特徵才能辯別人接受上帝和拒絕上帝的人。

領受耶穌基督啟示的約翰,曾經蒙上帝的兒子吩咐去拿展開的但以理預言,耶穌基督的見證藉著蒙特選的一位餘民教會的先知加在這兩大先知的見證之上,雖然上帝的律法長久被人歧視,受人壓制,但他卻要為餘民重新順從。

撒但的忿怒可能是大的,但那保守基督的上帝必保守他的子民到底。這本啟示錄書是顯示如今尚存而行將結束的餘民教會的事。注:“餘民”即其餘的兒女;啟12:17“為耶穌作見證”原文及英文均作“有耶穌的見證”原文及英文均作“耶穌的見證就是預言之靈。”


作者:赫斯格著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