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海中,從地上中上來的獸

一個人唯有體會上帝的旨意,才能正確地解釋世界的歷史事件。約翰的領受的是地上教會多方面的歷史,他看到她處在純潔的狀況中,又注視他直到他完全的墮落。他如這樣地記錄了上帝之愛各方面的表現。各國歷史上所彰顯的創造主無這窮之愛,並不少於教會史中所顯示的。啟示錄十二章是教會從基督的時代直到救贖計劃完成之時的概覽,而十三章則更直接地指明前一章所論及善惡大鬥爭中扮演主要角色的國家。

 撥摩島雖說是一個荒蕪多石的海島,卻有一片沙灘。這位被流放的先知站在沙灘上,跳望著地中海浪濤的衝擊,海水的反覆漲落卻有力地向這位先知屬靈的心說話。自然界的每一樣事物,都使他想起上帝,並使他獲得深刻奧秘的教訓。當他的夫子在人間生活時,曾指著葡萄樹,夕陽,無花果樹以及撒種的人講論天國奧秘的事。當門徒一看見這些事物,就會重新聽到天國的真理。現在環境雖然已經發生變化,上帝仍藉著每天出現在約翰眼前的事物,向他述說將來世界的榮耀,並向他指出全部人類歷史的上帝手跡,有耳可聽見的,將發覺到從樹葉,石頭、豔紅的夕陽和微朦的曙光中所發出的聲音。“看哪,這不過是上帝工作的些微……他大能的雷聲,誰能測透呢?”(伯26:14)

當約翰站在海邊的沙灘上時,他敞開心門接受上頭來的感化,於是他得了一個新啟示。他看見“一個獸從海中上來。”在波濤之中出現。它有豹靈巧而有斑點的身體,有熊的腳和獅子的口。上帝過去曾用痺來表示各國的歷史。這裡所用的表號與給但以理的表號是一樣的,由啟示的使者加非列已向但以理闡明。在世界歷史中,四大獸所預表四個國度,在世界歷史上所包括從以色列亡國直到基督建立永遠之國。這四個國度按其興起的順序乃是巴比倫,瑪代波期,希臘和羅馬。巴比倫是獸中之王獅子稱雄一世,與其他的國度相比,他好象以一株倒下的樹根長出能結果子的枝條一樣。巴比倫最大的罪惡就是將他們的智慧和權柄歸於他們的假神。

瑪代波斯繼巴比倫興起,該國用熊來表示。它雖然不及獅子那樣威嚴、卻更加兇猛,更加野蠻,它用腳蹂踏壓碎仇敵,它的力量有賴于化的暴政。它是最專制,最獨裁的國家。波斯瑪代的法律是不可更改的,這不但實施於他自己的國家,而用也實施於一切臣服他的人。其結果就是驚人的暴政。有一個實例已記載在以斯貼書中。該書記載若非上帝施行拯救,波期最大的暴君亞哈隨魯所頒佈的法律必將上帝的子民從地上除滅。這段歷史將要在世界歷史的最後幾幕重演。

當上帝賜生命的靈收回的時候,波斯瑪代國也滅亡了。接著是希臘興起。那在“空中執政”而被摔在地上的古蛇,藉著希臘實現一個撲滅真理的陰謀,希臘的文化和知識的發展比以往任何宗教形式政權的壓迫更能使人遠離聖經的純真理。希臘的哲學教師們跟隨著亞力山大遠征的勝利。他們的學說華麗風雅,誘人之深是前所未有的,希臘帝國混淆善惡,這一點非常巧妙地用豹的斑點表示出來,而他的遍地侵略行為,則是用豹靈巧的體驅和敏捷的動作來表示。

約翰看見一個獸從海中上來,在地上列國中間興起。它兼有豹、熊,獅子的特性。繼希臘興起的乃是羅馬,魔鬼吸取過去失敗的教訓,就將以前所有國家的精華集中在這第四國,虛假的宗教獨裁的政權,藉著阿諛諂媚,欺詐虛偽的教育方法來維持和傳布 這就是這個獸的身體。

這獸有七頭角,在十角上戴著十頂冠冕,羅馬國除了兼有過去所有國度的罪惡結構之外,還多方進行嘗試,探求那能實行他計劃的是取好政體。1.羅馬政府原來是有王的,但民眾都有權廢黜君王;2.後來有錢的人可以暫時充當執政官執掌權柄,但這也是混亂而軟弱的;3.接著選出十個人去制定適用於各階層的律法;4.後來全體民眾試圖執政,羅馬就成了共和或護民官政體;5.人的貪法之心重演了路錫甫在天上的故事,三個著名的人結成政治聯盟進行治理,這就是三人團,但是要羅馬國中的這三個人同心,正如今日一樣是不可能的;6.不久政治破產,羅馬就成了一個帝國,不斷的更選是維護下去的唯一方法,這個撒但所希望看到永久的國家,由於不斷的變化而敗落了。

基督降臨的時候,羅馬正處於變化之中,但變化還沒有結束,隨著福音的傳開,異教帝國的根基搖搖欲墜了。保羅親自將基督傳給該撒家裡的人,這就使皇帝意識到他們雖然可以棄絕基督的教訓,他們的妻子和臣僕卻信從了基督教,甚至他們的士兵也接受了耶穌的教訓。當該撒雖然能征服羅馬的仇敵,一個新的勢力無聲地興起了,這個勢力是不可抗拒和戰勝的。於是異教就運用歷代的智慧潛入基督教中。黑暗之君既披上了光明的外衣:“不法的隱意”就發動了。異教的羅馬帝國,雖然象但以理書第七章所描述的分成十分,但每一分都象一根枝條一樣為同棵的樹根所滋潤。十分中的七分發展成現代歐洲列國,並結出了預言中用四大獸所代表之先前各國所已經結出的果實來。每只角都戴冠冕,表示它們都是獨立的國家或民族。這些角圍繞著從他們中間長出的最後一個頭,這個頭佔據了被它撥出之三角的地盤。但以理第七章已經說明三個角被撥出。讓位給羅馬教 第七個頭。羅馬所經歷的每一個不同的政體都控制在上帝仇敵的手中,因而在表號中每個頭都寫有褻瀆的名號,每一個都妄想高舉人過於天上上帝的寶座。第七個頭最充分地推行了真理仇敵的陰謀。因為龍已把自己的能力,寶座和七大權柄都給了這獸。

西元330年君士坦丁將他的首都從羅馬城遷到群士坦丁堡。這座古老的羅馬城就落入了羅馬教手中。教皇在羅馬城所建立的寶座高過一切該撒的寶座。君士坦丁雖已奠定了羅馬教的基礎,但直到查士丁尼皇帝在西元533年發令宣布立教皇為眾教會之首的大令時才算完成這座建築。屬於阿里烏期教派的赫魯利,汪達爾和東哥特人反對羅馬主教,所以這條法令要到西元438年查士丁尼的軍隊消滅了最後反對的勢力才生效。

這個掌權“四十二個月”的權勢從西元538年算起。在這段時期中,那開口褻讀說誇大話的口實際上是不受任何限制的。“他就開口向上帝說褻讀的話,他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這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裡,自稱是上帝。”他聲稱自己有赦罪的權柄。教會成了聖經唯一解釋者,一切人的良心都要交給教會或教會所授以審判之權的人去管理。

他肆無忌蟬地妄圖更改上帝不變的律法。於是安息日被踐踏腳下,第二條誡命從十誡中刪除,第十條誡命分成兩條,創造和救贖的大功從此不再被人記信心,基督贖罪的工作從此被棄掉,拜偶象的風氣盛行天下,無論誰若膽敢提出反對或在言行上否認教會管理人良心的權柄,就必招惹那用鐵杖管轄世界的宗教暴政的橫施凌辱,比起這樣的折磨死亡倒算是輕鬆的。耶穌基督的福音怎樣要傳到下下各國人的心耳中,照樣在第七個頭死亡之前,各國,各族,各民,也必感受到獸的壓迫。

由於真理威嚴地興起打破暴君的頭,使獸的一個頭受了致命的死傷。女人和後裔用他的腳踩在蛇的頭上,當救恩計劃完成時,這蛇便全然被壓死。世界逐漸從黑暗中掙脫出來了,宗教改革的亮光從十六世紀照耀出來,1776年在西班牙的塞維利亞公開處決了最後一例為信仰而被判死的人。在四十二個月預言的終點,1798年,教皇庇護六世 羅馬教權勢的代表被法國軍隊掠走,不久之後死了。“擄掠人的必被擄掠。”這一句話就應驗了。 這個權勢曾立王廢王,在他的號召下,差不多整個歐洲都動員起來去保衛聖墓。他曾從所有的國家斂集財物。然而死傷卻被醫好了,因為第七個頭還沒有完成它在地上的工作,正如但以理所預言的,它要活到世界末日。在宗教改革的初期,似乎受了傷。歐洲各國似乎一時都會接受改正教以代替羅馬教,人們曾為宗教改革事業進行過浴血的奮戰,然而生氣又回到獸的身上。進入受傷的頭。末日以前,凡住在各國,各族,各民,將要在兩者之間加以決擇,或者站在以馬內利的旗幟之下,或者自願受那向至高者說褻讀話之權勢的轄製,凡決定站在基督一邊的人,他的名字必被錄在生命冊上,他們最後將加入贖民的詩歌,站在天國的寶座前歌唱。凡自願選擇隨從那另一權勢的人將受獸的印記。在最後審判的日子必與他們的魁首一同永遠沉淪。

那長期以來束縛人,自稱有權管轄人心,並企圖推翻天上永生上帝的人,必遭毀滅,猶大支派的獅子必作王治理全地,不是憑著武力,而是憑著愛的能力。

追隨獸的腳蹤必定死亡。一些人或許要問為什麼大能的上帝不立時毀滅那些只會造成災難和毀滅的對手。這是因為寬容或許可以使他們得救在善惡大鬥爭最後的日子裡將要顯明出“聖徒的忍耐。”這些事是今日活在世上的人必要遭遇的,所以“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啟示錄的讀者在研究到十三章時,會遇到一個時間的數字,一個掌權一千二百六十年的權勢,這個可怕的時期是世界歷史的一個重要部分,也是善惡鬥爭中的一個重要階段。這點無論站在上帝教會的立場上,或是站在虛假,背道之教會的立場上,或者站在一般人民的立場上,都可以看出。從各方面看來,這都是一個可怕的時期 這是眾天使為少為九忠心的人戰驚,上帝的心渴望即時搭救他們的時期。“羅馬教廷的中午正是社會道德的半夜。”CWYEIE《宗教改革史》預計在大施逼迫的一千二百六十年中所發生的悲慘事件將要在基督第二次降臨以前重演。啟示錄第十三章的下半部敘述了從十六世紀到世界末日的歷史。

馬丁路德起著重要作用的宗教改革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並遠超過真不剛開始照耀時最樂觀的擁護者所想像的。這是一個偉大真理的宣言,它具有雙重的使命。人們怎樣必須把羅馬教當作一個政教合一的勢力來應付。同樣,宗教改革運動產生和恢復的原則也是適用於政府和教會的。這個事實已在啟示錄十二章中。“地就幫助婦人。”這句話上指出了。當教會處在逼近的權勢之上,而龍發出大水企圖淹沒真理的時候,地就救了教會。斯拜耳議會下,德國諸候的抗議象一顆石子扔在湖中,掀起了波紋,範圍不斷擴大,甚至無人能逾越。

約翰看到另一個有關地幫助教會的更明確的異象。他的眼光從大海,就是他曾看見大而可畏,七頭十角,有褻讀名號的可怕大獸上來的地方轉移看見“另有一獸從地中上來。”正當羅馬教的勢力受到捆綁時,先知又看見這個新的權勢“上來”。羅馬教會是在多民之中崛起的,而這個獸是從海中上來的。但另一個國家卻遠離一切紛爭,在歐洲黑暗區域之外興起了。這是上帝親自興起的,這是為了推廣福音的原則,為真理作最後的鬥爭。

1492年以後,歐洲傳聞海外的新大陸。航海家們常為了追求金錢和榮譽而探索海岸建立殖民地,但上帝提供這些殖民地的至終目的,並非為了滿足這些人的錢囊和榮譽,上帝保留了這塊以後被稱為美利堅合眾國的土地是為了裁培被踐踏了的真理。當德不肯提供充分的信仰自由,而堅持羅馬教一些儀式時,改革運動就向英國推進,宗教改革的原則在英國和荷蘭一時得到較為自由的發展。但僅局限在低地尼德蘭國家。英國最後轉而效忠他們的國王,於是那些追求信仰自由的人就到北美東岸去在美洲這些受逼迫的人有崇拜的自由,有權利按照上帝的旨意教育兒童,並建立一個自由的政庥。這些事都是美國開國的先輩們所追求的。

在荒涼的新英格蘭海岸上,宗教改革和共和主義的原則為了生存而奮鬥著,這兩個原則攜手前進。歷史家們描述了他們冒險航海和建立新國家所備受的艱難險阻情況,但這些試煉比起那些同奴役和逼迫搏鬥的人算是輕省的了。由於羅馬教的兩塊基石 君主國的原則和干涉宗教事務的精神沾染影響甚深,一些具有上天所賜堅定信念的人在經過不屈不撓的努力以後才在新英格蘭逐漸建立起一個民主政體。波士頓附近的城鎮拒絕納稅,除非他們在立法機構中有發言權,托瑪斯,胡克和他的全體會眾為了更大的自由遷移到康滔狄格的荒野,結果,美國歷史上第一部成文的憲法於1633年制訂。由於人們壓制同胞良心的企圖,羅得島曾一度孤存無依,今日這個島已經在美國成為宗教自由而進行奮戰的紀念地。

在南面的各殖民地中,也進行著同樣的戰鬥。1776年獨立宣言終於向全世界宣布了。這些不斷壯大的新的洲割斷他們與中世紀政體聯繫的紐帶。這舉動表面看來似乎是急躁的。但這對於美國人民的團結和聯合是十分必要的。由於共同的敵人,一切國內的糾紛都消除了。但這個新國家雖然宣布了獨立和自由,多世紀的難題擺他的面前。國家的航船在脫離了君主國的束縛後,如果對於人民執政的實際工作缺乏明確觀點,那麼就有觸在無政府主義的礁石上。或者由於厭煩航海,就回到他所離開的港口去。有人主張開倒車,但上帝的使者在政治家的會議中,他的靈引導著這些決心追隨宗教改革亮光的人。

1787年在費城召開的大陸會議是一次非凡的會議,與會者所作的工作掀起一陣波浪影響到地上每一個國家。美國憲法是由各洲五十五名代表起草的,這些洲乃是當今世界上公認的強國之一的核心。論到這個文件,格萊斯頓(英國政治家1809-1890)說:“美國憲法是非常偉大的寶貴文獻”。獨立宣言闡明了新政府立國的原則。“我們認國這些真理是無據自明的,人人生來都是平等的,創造主賦與他們以一些不可侵犯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民才組織政府,政府的權利來自被統治者的同意。”(美國《獨立宣言》)這是對羅馬教階制度的致命打擊。這是十六世紀所倡導原則的產物,也是恢復兩個穿毛衣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年的見證人到正當地位的結果。地就這樣幫助了婦人。給了他一個陽光普照的地方,而不受那一千二百六十年籠罩歐洲的黑暗所影響,先知所看見從地中上來的獸預表美國兩只角象徵著政府的兩個立法原則 宗教改革主義和共和主義。宗教改革的種子撒在適宜的土壤中,迅速地生長成挺撥大樹蔭庇著一切被壓迫的民族。新政府的建立猶如燦爛的東升旭日,這在全世界乃是一個奇蹟,美國的獨立和鞏固一旦傳聞于世就成了進步的中心。所有的國家或多或少地模仿了這個國家,特別在1840年以後,他的政體成了各國改革的典範。歐洲的君王從此不得不放樺了對人民的壓制,在這些危機之中,美國成了眾目注視的地方,甚至連東方國家也受到他的影響。

但世界這時仍沒有擺脫“被摔在地上”者的影響,在那過去通過每一國家工作的“龍”現在也在美國活動。它既不能阻擋美國所發起的自由進軍,就在羅馬策劃了更狡猾的詭計潛放美國。一個民選的政府為了有效地管理就需要受過宗教改革主義和共和主義的原則教育的選民,在這種政體的長成過程, 學校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美國的教育制度成了民族的真正支柱。

然而希臘的哲學在青少年的教育中逐漸地幾乎全部代替了上帝的真理,今日的大學生他們能解釋希臘神話。但不能辯說上帝在大自然中的手跡。學校的教育預備他們去相信科學家們的虛假科學理論,而不相信聖經的直接啟示。他們的整個教育傾向,在性質上發生了變化。培養疑惑不是信心 對於聖經不是單純信靠,而是濫行批評。把社會納入公司,拉拉斯和工會等組織,體現了教育界的精神。獨裁的政治迅速取代了民主的原則從工會向會員所發的指令中,從石油和糧食的壟斷組織,從罷工和證券交易所之中“龍”的聲音傳遍大地。華爾街向成千上萬的人發號施令,人們把金錢交付富人階段,正如當年的.在羅馬所行的勒索一樣,中古世紀被壓迫者的哭聲怎樣上聞於天,照樣,在貌似光明進步,號稱自由的今天被壓迫者的冤聲必蒙主垂聽,“看哪,工人給你們收割莊稼,你們虧欠他們的工錢,這工錢有聲音呼叫,並且那收害之人的冤聲已經入了萬軍之主的耳中了。”(雅5:4)

根據預言,美國將拋棄國的基本原則。從羊羔之獸的口中,可以聽到龍的聲音,“他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並且叫他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美國早已棄絕了早年的自由原則,從形式上看來,政府仍與立國時一樣,但獸的精神和生命卻已藉著這種形式發言。宗教改革的生命沒有了,民主主義的精神喪失了,號稱改正教的國家在模仿羅馬教的權勢,就是這樣給獸作了象。隨著時間的消逝,人們將會看到那象逐漸接受獸的生命。歐洲羅馬教原則的死灰復燃,說明了受傷的頭已得充分的醫治。等到那具有巴比倫、波斯、希臘特徵之獸的勢力更充分的醫治。等到那具有巴比倫、波斯、希臘特徵之獸的勢力更充分地在一度熱愛自由的美國發展起來,死傷就完全醫好了。

美國原是改政教國家。但今日她的教會是徒具其名的,高抬人過於上帝,崇拜人的智慧,靠行為稱義,踐踏上帝的律法 這一切都表明這些教會已成了那曾在羅馬寶座上駕馭世界之“巴比倫”的女兒。

在作獸象的時候,上帝的餘民有兩個特徵,據啟12:17的記載,他們是守上帝誡命並賦有預言之靈的恩賜的,這兩個特徵屬於一切真正的改正教徒,並且要擺在改正教各教派面前。讓他們選擇接受或拒絕。

獸怎樣踐踏上帝的律法,並力圖改變節期和律法,獸象也必照樣步其後塵,制訂律法強迫人順從它的印記 偽安息日。

預言之靈是教會在幽暗世界中前進的嚮導,然而在神跡奇事的顯示上,邪靈也必有其膺造品,魔鬼以人為媒介,設法冒棄上帝聖靈的工作,在世界歷史的末葉,他甚至還要出現在人間自稱是基督,“撒但本來就是光明的天使,所以要他的使者偽裝成公義的使者,這並不是陌生的。”他將要藉著地上的媒介,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下。救主在展望到他第二次降臨的時候,親口說過:“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跡,大奇事,倘若能行,連先民也就迷惑了。”(太24:24)

上帝的兒子降生之時,龍就企圖吞吃他,後來當孩子被提到天上去,龍就將婦人(教會)趕到曠野去(啟12:)撒但最大膽的最後之舉就是親自到世人之間披上光明的外衣,自稱是救主,在美國興起的現代形式的招魂術,如今正在為世界預備最後的一幕。當撒但這樣出現的時候,他就要尋索一切不受獸印並拒絕拜獸象之人的性命。政府的暴政要完全建立起來,就象波斯和瑪代一樣,不許有任何申辯,在皇后以期帖的日子,亞哈隨魯王通令全國要在一日之內剪除所有的猶太人,這段歷史將在這個權勢手中重演,凡是一切順從上帝,受他律法印記的人,都要受到死的威脅。

獸的印記不但要印在人的額上,作為接受的記號,而且還要印在手上,作為實際事奉獸的記號。這個權的勢將伸展到天涯海角。如今組的完善戶口的普查,選舉的登記等,使每一個都處在政府的監察之下,猶如當年該撒亞古士督為羅馬的徵稅叫人報名上冊,以致使耶穌的父母受到國家的注意一樣。

當初看來禁止一班個人作買賣似乎是不可能的事,但近來的事實已經表明我們一些大城市的工會已經這樣做了,這種混亂的局面,要不斷惡化,唯有聖經指出了它的結局。

獸的歷史既已再三向人指明,上帝的子民就可以從而得知獸象所要幹的事。獸怎樣在中世紀統治當時的世界,照樣獸象也必在末世代作出樣子,美國曾倡導宗教和公民自由的原則,如今在爭取權利和威望的鬥爭事上,她卻站在世界的領先地位,獨立宣言的偉大原則在處理隸屬地區的事務時已被廢棄了。聖經已經從各方面描寫了羅馬,這樣明確的描寫是無容疑置的。在啟示錄第十三章中,如果將獸象和獸進行比較,那教皇所戴冠冕上的666數字,就顯出來了,任何人都不可推諉。那個以“上帝兒子的代理者”自居的人,在他名號上提供了666的數目,因為如果將他名號中能用作數字的字母,所代表的數目加起來,正好是666,那再一次抬舉人高過天上上帝的勢力為獸作了獸象並賦有其名號的數字。

但以理所說艱難的時期正臨到世界,“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地下到你們那裡去了。”

在基督與撒但的大鬥爭中列國一直在興衰更迭,但那末後的那主要國家現在已興起。這個國家將作為末後鬥爭的主要戰場,從這個國家傳出來最後的大資訊,並從他的人民中將興起餘民教會,當救主來接他子民的蚨,這個教會的成員將與其他國家那些在獸面前仍然忠於天地主宰的人結合在一起。

萬國的結局近了。接著將有上帝的國降臨,基督與天父要永遠作王,那些已經為自己造就一個與上帝和諧之品格的人要作他國的百姓。這些人曾在巴比倫、波斯、希臘、羅馬深重罪惡的層層包圍中仍忠於上帝,路錫甫曾聲稱順從天上的上帝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在善惡大鬥爭結束之時,這場鬥爭必向全宇宙證實在仇敵的領域和它所製造的邪惡之中事奉上帝遵守他的律法是可能的,這是我們上帝的大能,“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作者:赫斯格著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