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鬥爭的激戰和紛擾之中,貌似羔羊的政權隨著七頭獸的逼迫之後興起,這個政權為獸作象,並叫地上的人都拜獸和獸象,接著約翰看到了大鬥爭完全結束時的情景。在錫安山上有羔羊站立,足夠錫甫曾向世人指控他為一個暴君,現在他不再是曾經出現在寶座前被殺的羔羊,而是榮耀的君王,是靠真理的能力得勝的真正勝利者,他本可以用一句話語而消滅真理的仇敵,但他寧可選擇苦難而來的高升。愛是宇宙的主宰,“愛是永不止息(林I13:8)在六千年的鬥爭中,這愛披上潔白的衣裳勝了又用。羔羊站在錫安山上,那裡座落著永生上帝的聖城,在那天上的殿中,聖所的工作繼續進行。基督升天以後,就進入第一層聖所,為墮落的人類獻上自己的血,1844年通向至聖所的門戶敞開了,基督與天父就拿起名錄在生命冊上之人的案卷。當基督仍在至聖所中時,啟示錄13章中最後的事件就要發生,第七章所描寫的獸印工作要進行。同時在地上掌權的獸和獸象,也在力圖獲得一切人的忠順,全天庭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一小群接受印記的人身上,這十四萬四千人乃是基督最珍視的一等人,約翰在第十四章異象展開的時候,看見他們圍繞著救主。聖經非常詳細地記錄他們的歷史。

1848年啟示錄第七章中的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開始執掌地上四方的風,直到上帝的僕人受了印,他們的數目有十四萬四千,在1789年和世界末日之間,獸的死傷完全醫好了,它藉著地上的權勢重新施行逼迫的工作,獸象在美國作成,同時有生氣進入其中,它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它一切的權柄,並要特別逼迫那些在額上受上帝印記的人。美國和歐洲的各國、各族、各方。真理的福音傳到那裡,他就在那一塊田地進行收割,全天庭的興趣都集中在他的工作上。若把未世的人與創造主所造魁吾英武的亞當比較一下,就更可以看出救贖工作奇妙了,從那些散發疾病和犯罪空氣的墮落和退化了的人類中間,上帝揀選了這最後的小群人,他們與創造主心靈的交通,他們品種使自己與創造主造成了最親密的關係。有許多人只在心中承認耶和華。也有許多人在外表敬拜他,唯有這少數人是與同經客西馬尼園的,只有體驗屬靈生命之實際的人,才在額上領受天父的名號。這些人就是十四萬四千人 這群蒙揀選的人最充分地顯示了救贖之愛的深厚。約翰看見他們在上帝的聖山圍繞救主 “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賽14:13) 這裡曾為撒但所據,他曾在這裡搞陰謀自己設立王位。這對於宇宙來說,是真理戰勝邪惡,慈愛戰勝自私的何等好的說明啊!

這些人是從地上人間買來的 作為初熟的果子獻給上帝和羔羊,他們象從火中抽出來的柴。“他們未曾沾染過婦女,他們原是童身。”先知以賽亞論到蓋印時期眾教會的情形時說:“在那日七個婦人必拉住一個男人說,我們吃自己的食物,穿自己的衣服,但求你許我歸你的名下,求我除掉我們的羞恥。”(賽4:1)婦人代表教會,基督和真教會的關係,猶如丈夫和妻子的關係,丈夫將自己名賜給妻子,供給她衣服和食物,但背道的教會一面要求歸於主的名下(或稱基督徒)一面卻吃自己的食物,穿自己的衣服,不要基督所賜給新婦的食物和衣服,(主的教訓)然而上帝所救贖的百姓卻是聖潔,沒有瑕疵的,基督要將他們作為貞潔的童女獻給天父,當末世全地沉醉在巴比倫及其女兒們所調淫亂之酒時,蓋印的天使要把上帝的名寫在那些轉離世俗及其一切誘惑的人額上,眾天使要保護這些心靈純潔的人。”“耶和華也必在錫安山,並各會眾之上,使白日有煙雲,黑夜有火焰的光,因為在全榮耀之上必有遮蔽。”(賽4:5)他要將他們隱藏在自己的帳幕中,保守他們直到忿怒過去。

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因為他們在離世之前心靈之殿已蒙完全潔淨,以致他們的口成了傳達上帝聖言的通道,一個人既完全有了基督的心志,他的思想,言語和行動,就必與基督一樣,人若能夠與耶和華保持如此親密的交通,就有了與他的同行的確據了。這樣的人生,便是基督化的人生,基督在世所度的生活,今日人也同樣能度那種生活,這是那些受印之人的心志,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因為基督的義袍遮蓋了他們。他們穿上天國的衣服,而毫不沾塵,地行在自以為義的人中間,雖然在與滿口說謊的人中間生活卻能脫離了虛謊。他們已靠羔羊的血得勝,他們能唱別人所不能唱的那首詩歌是何等奇妙啊!他們的地位僅次基督,在贖民中唯有他們能進殿,他們每一個所得的新名寫在有生命的石版上,他們成了生命之殿的柱石,靈宮的活石。在天國的崇事中,他們被稱為柱石,正象雅各和彼得由於他們的忠心而被稱為地上的柱石一樣。羔羊無論往哪裡去,這群人都跟著他作為神恩的紀念,他們要他合一,正如他與天父合一一樣。他們的心永遠聯結在一起,沒有什麼力量能把他們分開因為以往的經驗使他們成為如此;他們要永遠事奉耶和華,彰顯他深厚的救贖之愛。

約翰聽到從聖山上發出來的音樂,這群人身穿白衣,頭戴金冠冕,手裡拿著琴,贖民在琴上彈奏的音樂是人耳所未聽過的,這動人的樂聲乃是生命主交談的心靈佳音。那些對基督了解最深的人必人樂器中彈出最清朗的音樂,每一根弦音都述說著他們一生的歷史,他們的歌聲和樂聲結合在一起。基督和他門徒談話的聲音猶如眾水的聲音,如此佳音實在難以描述。

十四萬千人進入聖殿在寶座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面前唱新歌,贖民的詩歌不令要反覆歌唱,而且要從心靈深處發出來,唯有懂得發展心靈的人才能配合天國的佳音。在天上的合唱團,沒有什麼音樂能與這小群人所彈奏的音樂媲美,也沒有什麼聲音加入他們的歌聲,當他們高聲歌唱述說他們得救經歷的時候,全天庭都寂靜聽聆。

他們所唱的歌被稱為摩西和羔羊的歌,上帝的僕人摩西曾在毗斯迦山頂遙望到應許之地,此後,他就倒在應許之地的邊界。他預表那些在傳未後的資訊時展望到永恆世界而睡了的人,他們要在墳墓裡直到主來。基督曾親自到地上來取走摩西的身體,他並沒有等到所有的人都從墳墓裡出來,照樣,那些帶著上帝印記睡了的人也必有特別的復活,當基督駕雲降臨的時候,他們將蒙召聽到到平安之約,並看見他們的主。這些人要與那些述說羔羊基督的故事 犧牲和慈愛的故事 的人同聲歌頌,他們唱道:“主上帝全能者啊!你的作為大哉、奇哉、萬世之王啊,你的道途義哉!誠哉!”(啟15:3)這是一首勝了獸和獸象並他名字數目的詩歌(啟15:2)他們站在閃耀站上帝榮耀的玻璃海上,唱出了與耶和華心心相印的詩歌,這就是啟示錄13章所描述的一部歷史的完成。

從14章6節起描寫福音在地上的工作,啟示錄10章已經提到有關真理末世傳播的事啟14:6-12是大力天使給予資訊的進一步發展,他從天降下,站在地上手裡拿著展開的預言書,他宣布說不再有時日了,他所指出的預言時日是但8:14的2300日,這個資訊是1833-1844年間賜下的。2300的終點是1844年基督進入天上至聖所。當這個重大的變化,將在天上發生的時候,上帝派一位天使飛到地上,賜給人類一個資訊,為地上最後的工作預備人心。這位天使飛空中,說明他所傳的上帝對言要為全人類所聽到,這個資訊是普世性的,他要將永遠的福音傳給各國、各族、各主、各民。地上每一個有人住的地方都在他翅膀的遮蔽下,最隱祕的人群出要被他的喊聲喚醒,“應當敬畏是上帝,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

從伊甸園的日子以來,永遠的福音,上帝救恩的大能,一直是鬥爭的重點。這永遠的福音曾為洪水以前人的敗壞所遮蔽。全地既被毀滅了,福音的應許就重新向挪亞及其兒子們發出;那拱托於雲彩中的虹就是永約的記號,巴比倫在盛世的日子裡曾作為撒擔的工具,把永遠的福音淹沒於假神崇拜的洪濤之中。耶穌基督的福音就是這樣在每一個時代和每一個政權之下遭到踐踏,同時人卻受到高舉。基督來將眾先知所曉諭並由舊約崇祀所預表的真理安置在新的地位上,就是在他十二歲站在拉比們面前所提的問題中,也有新的光照耀在那些猶太教師素常引用的經句上,世人既接受虛假的教義和人的遺傳,就漸漸失去對於永遠福音的認識。

十六世紀的宗教改革復興了真理,使傳道人和教師們看出聖經的光輝和華美,生命的種子再次撒了,宗教改革運動看上去就象上帝親自栽培的樹,但當這株生命樹被寄生藤纏住時,就開始不結果子了,這寄生藤層層上繞,直到它的枝條取了樹的形狀,它枝葉茂盛,蔥蘢悅目,而那樹卻窒息而死,成為寄生藤的扶架。當異端的藤子特別在美國依附宗教改革運動生長的時候,天使飛在空中,傳出永遠的福音,人們被時候即將滿足的警告喚醒,就轉而在聖經中尋求真理。人們以空前的熱情研究但以理書,特別是8:14“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他們經過研究,就明白這個時期的終點是在1844年,聖經中有145次提到“聖所”二字,其中沒有一次是指世界而言,然而他們將這節經文解釋成“到二千三百日主要降臨。”於是美國的威廉米勒耳,英國的尼芬愛德華,亞洲的約瑟伍爾夫及及其千百位同工向全世界傳出了救主再來的大喜資訊。

1844年秋天過去了,救主並沒有來,人們心中充滿了失望的悲傷,一些人放棄信仰轉向世界,而另有一些則說:“如果有錯誤的話,那必是我們的錯誤因為上帝是信實的”當他們在祈禱中查考聖經的時候,就有光從天上聖所中照入他們的資訊 “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 是真實的,因為在2300日的終點,基督進入天上的至聖所開始進行查案審判。

資訊傳到地上,沒有一個教會沒有聽到“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的資訊,人或者要問“基督復臨的資訊為什麼要在那時賜下”我們就可反問“為什麼當基督知道自己是在走向十字架的時候,還允許門徒象加冠冕君王一樣護送他進取路撒冷。”他的門徒正應驗了亞9:9的預言。如果門徒知道事實真相,就不可能如此欣喜歡呼,以致應驗預言。同樣,審判開始的資訊,也必由大場咕叫而傳遍全球,如果上帝的子民事先充分明白這一切,就不可能如此有力地將福音傳出。

這就是啟14章第一位天使的資訊,這個資訊要繼續傳揚,直到末日。在1843年和1844年這個資訊曾由帶著時日資訊的天使所發的聲音擴大到大聲喊叫。在世界的末日。當逼迫幾乎難以忍受,寬容時期快要結束的時候,這個資訊將再次擴大到大聲喊叫。在第一位天使的資訊向前推進的時候,那些傾耳聽聆天上聲音的人將加入傳揚永遠的福音。

在第一位天使繼續宣告的時候,第二天使接著說:“叫萬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永遠的福音傳播,是對人的一個考驗。那些真主愛主,樂於聽他再來資訊的人積極為他的降臨作準備;但許多人轉耳不聽第一位天使的呼召,世俗的愛好麻醉了他們屬靈的感官,使他們甚至膽敢譏笑救主再來的事。

第一位天使資訊的傳播在自命為主的人中劃出一條界線,天使嚴肅地對那些在忽略基督再來的事上顯明他們已失去愛主之心的人說:“巴比倫……傾倒了,傾倒了。”那些願意更高屬靈造就的人理應如第一天使所說的需要喝生命純潔的生命水,但教會卻拿著盛滿了邪淫之酒的金杯來代替從泉源裡輸送的生命水。各教會自1844年以後,向永遠的福音關閉了門戶,傳道人給他們羊群所喝的乃是邪淫之酒 一種真理和邪道的摻雜,象任何麻醉品一樣,能麻木感官使喝的人在即將清醒的時候,又沉睡過去。

聖靈用那以拜偶像代替拜上帝的世界大國 巴比倫用來代表眾教會。她們象基督時代的猶太人一樣,將世界的哲學摻在上帝的真理中,並把這酒貢獻給世人以代替永遠的福音,這樣作的教會既不能感化人心,就與政權勾結,企圖勉強人的良心,她雖然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就羅馬教的復興,是獸作的象。天使說:“巴比倫……傾倒了!傾倒了!”這個資訊從1844年開始傳出,直到留給這注定遭劫之城不多的寬容時期屆滿。“傾倒了!傾倒了!”這個資訊重複二遍 “是因上帝命定這事,而且必速速成就。”(創41:3)如古時在猶太人被擄的時候傳給巴比倫的警告一們 使其中的居民在城傾倒以前逃出來 那有關眾教會的警告也要這樣傳出,凡願意得生的人將聽從這呼召,使自己分別為聖。這個資訊也要擴大到大聲呼喊,直到寬容時期結束。有些人今日聽見,就順從,另一些人可能象羅得及其一家從所多瑪逃離一樣,從烈火中逃出來,然而那些喝醉邪淫之酒的屬靈知覺既然麻木,就如醉酒的人一樣,無力甦醒,如此,他們的結局只能是一醉漢的墳墓。“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來3:15)永遠的福音,上帝救恩的大能所提供,乃是黎巴嫩清潔的水。”“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水喝。”(啟22:17)“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4:14)

第一位天使使人心歸向永遠的福音,這是唯一的得救之法,“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人一直在試圖自救,魔鬼就發明無數邪道使人避開福音,但在天地之間只有一條連接的階梯,基督說:“我說是門,凡從我進來的,必然得救。”(約10:11)第二位天使的警告預告了毀滅即將臨到那些自稱是上帝在地上的代表而又不愛他顯現的人。

第一位天使的資訊傳出不久,啟示錄第七章所說的蓋印工作就開始了,有榮耀的光從律法中放射出來,使天使能把上帝的印蓋在順從永遠福音的人額上,但同時也進行著一個相反的蓋印工作。耶和華從他子民的生活中認出他永遠寶座律法的反映,和他名號的印記安息日,同樣,那從起初就敵擋耶穌基督福音的撒但,也有他的名號,權能和統治領域的印記,那叛逆才高抬自己高過上帝,他將自己的印記來代替天上君王的印記。獸象要強迫人順服第七日的第一日 星期日來代替第四誡的安息日。在十誡中,只有第四誡是羅馬教企圖更改的,所以凡敵擋真理的光明選擇遵守七日的第一日為安息日,就是效忠那“想改變節期和律法”(但7:25)的權勢,正如那些背起自己的十字架遵守第七日一耶和華的聖安息日的人是受了上帝的印記一樣。那強迫人受獸印的律法要使生氣進入獸象。啟13:15-17的預言將字字應驗。六十的代以來,上帝一直邀請人接受他的救恩,在世界歷史的末葉,永遠的福音將以新的能力傳揚所有的人都有機會站在上帝一邊,或是站在仇敵的一邊,那些接受耶和華為主的人將受印列入十四萬千的行列中。

又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大聲喊著說:“若有人拜獸和獸象,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象並接受他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

啟14:7描寫到第一位天使飛向各國、各族、各方、各民。第二位天使隨著第一位天使,第三位天使又接踵而來。天下各國將聽到對於敬拜獸象的警告。人人都有機會藉著順從創造主的誡命,遵守安息日來尊崇他。所有的人都享有充分的亮光去作聰明的選擇。凡拒絕警告的人,必遭受到在最後的七災中上帝純一不雜的忿怒。但有一群人將注意這個警告,上帝論到這一群人說:“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

那些受獸和獸象的印記,並喝醉巴比倫淫亂之酒的人將喝盡上帝忿怒的杯。撒但聲稱自己有光明和生命,人若接受他的教訓,就以為能得天國的自由。當公義的日頭撤回其光線時,人就會失去基督,如同世界失去陽光一樣。這就是從先知所形容的雅各遭難的時候,也就是七災傾降的時候,因為基督轉離人間之後,一切秩序都破壞了,人就失去了抵抗疾病和死亡的能力。啟示錄16章所論的災難乃是上帝純一不雜的忿怒。人若生活在溫暖的陽光中,就不能設想離開陽光將怎樣生活。同樣,慣於在慈愛的光照下生活的人也不能預料情況發生變化時的可怕。七大災要毀滅地上一切生物,那些被毀滅的人要睡在墳墓裡,直到一千年的終點,基督的聲音喚醒他們出來接受最後的刑罰,有火從天上上帝那裡降下燒滅他們,使他們成為地上的灰塵。

當基督離開聖殿而災難傾降的時候,那些在額上已受上帝印記的人將沒有中保而能單獨站立。那時給惡人帶來上帝純一不雜的忿怒,同時義人得以隱藏在全能者的蔭下,他要保宋他們在他的帳幕裡,直“等到忿怒過去”(賽26:20)“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他們舉目仰望天上的聖所,“如同看見那不能看見的主”(來11:27)這些聖徒的艱難時期之前與耶和華聯合的心藏在基督裡面,他們就是這樣等候著他的空中顯現的兆頭。

約翰注視著在艱難時期中聚集的一小群,一小群人 他們是在上帝忿怒之杯臨到全地的時候,仍然活著的上帝代表。這時約翰又聽到一個天上來的聲音。全宇宙都守候等候著,因為末日快要來到,上帝親自對約翰說:“你要寫下。”約翰問:“要我寫什麼呢?”上帝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裡死了的人有福了。”上帝向那些蓋印工作時期在主那裡死了的人宣布福氣,聖靈說:“是的,他們是有福的。”“耶和華啊,你已經賜福,還要賜福到永遠。”(代上17:27)這樣,那些活著經過大艱難時期的人在那時要忍受大的試煉,四面受敵,內心充滿難以形容的痛苦,而另一些人則要歇下鬥爭而安睡了。上帝和聖靈向他們宣布了福氣,因為他們“歇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他們已經開始了善工,已經接受那傳遍全地的永遠福音,已經打過那美好的仗,基督要親自成全他們所開始的工作,他們要安息直到主降臨的呼喚,那時在蓋印工作進行時睡了的人,就與他們的救贖主相見了。

人子在離開聖殿開始降災之前,要脫下祭司的衣服而換上王袍。有榮耀的冠冕要戴在他曾戴過荊棘冠冕的額上。天上全軍整裝待發,諸世界的居民漸漸靠擾。有一位天使從殿中飛出來向榮耀的王大聲喊著說:“伸出你的快鐮刀來收割,因為收割的時候已經到了,地上的莊稼已經熟透了。

另有一位有權柄管火的天使也喊著名:“伸出快鐮刀來收取地上葡萄樹的果子,因為葡萄熟透了。”世界上長著兩棵葡萄樹,一棵是屬天的,一棵是屬地的,基督是真葡萄樹,他的子民是枝子,那屬地的葡萄樹就是撒但,它枝葉的茂盛遠勝屬天的。這是所多瑪的葡萄樹 它的葡萄是毒葡萄,全掛都是苦的,他們的酒是大蛇的毒氣。(申32:32)在天使收割葡萄,將之丟在上帝釀的忿怒大酒裡的時候,情形實是可怕的。

國要起來攻打國,因為天使不再執掌戰爭的風雲。全地聚集進行哈米吉多頓大戰。這場廝殺規模極大,血流成河,高到馬的嚼環,遠有六百里。最後,天父的寶座移動了,基督與天父一同坐在永生的寶座上,由千千萬萬的天使護送之下臨近人間。這時天庭就寂靜了。

等候的聖徒要聽見耶和華震天動地的聲音。他們看到一片小雲出現在東方,逐漸臨近。當它展開榮耀之時,全天地都要看見他的王坐在其上,王的手中是上帝的律法,猶如兩刃的利劍,一切惡人都僕倒在地聖顏的榮耀之前,那些與基督聯合的人要被提到生命主那裡和環繞著寶座的天軍會合。

救贖的故事結束了,各國、各族、各方、各民中的贖民與基督相見,基督既在那些獻給天父的人身上看取自己勞苦的功效,就心滿意足,救贖的故事雖然是漫長悲慘的 是一個與邪惡作殘酷鬥爭的故事,但受造之物必要揚聲歡唱愛的詩歌,永遠承認真理的勝利和耶和華永恆的原則。


作者:赫斯格著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