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個小小的行星歷史顯示了兩種不同品格之間的鬥爭,地球成了善與惡,真與假的鬥爭的戰場。這是兩大原則之間的鬥爭,每一個人都已決定自己立場,不是站在這邊,就是站在那邊,決無中間道路。基督是全天軍的元帥,慈愛和真理是他百姓戰鬥的旗幟,撒但是另一支軍隊的統帥,慈愛和真理是他百姓戰鬥的旗幟,撒但是另一支軍隊的統帥。他計劃藉著這支軍隊而僅戰勝那些為以馬內利而戰的人,而且推翻上帝的政權。他為此而戰。

六千年來,他一心要達到這兩個目的,所有不接受基督的人都加入了仇敵陣營。撒但的歷史是不勝陰鬱的,這是自私,虛假和暴虐的歷史,其全部發展過程都是失敗的記錄,有時表面上勝利,也只能意味著最後徹底的失敗。這個魁首的智慧除了聖父和聖子以外超過宇宙眾生,他的美麗勝過天上眾軍。他的能力僅次於基督,經上曾這樣描寫他,“你無所不備,智慧充足,全然美麗……佩帶各樣寶石……你是那受膏遮掩約櫃的基路伯,我將你安置在上帝的聖山上,你在發光如火的寶石中間往來。你從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後來在你中間又察出不義。(結28:12-15)。

這位反映永恆榮光,以翅膀覆蓋主座而遮掩約櫃的基路伯。後來因驕傲從高處墮落。“你因美麗心中高傲,又因榮光敗壞智慧。”(結28:17)撒但由於嫉妒那在天上會議中唯一與上帝合為一體的基督就發動叛亂。這就是自高精神的起源,一切不義之事都是從這個源頭而出的,“在天上就在了戰爭並沒有得勝。”(啟12:7、8)這是他踏上了徹底滅亡的第一步,他離開寶座去建立一個叛逆的政權,於是撒但和他的使者被趕出天。“天上再沒有他們的地方”(啟12:8)這是路錫甫的第一次被逐。

撒但從上帝面前被趕以後,上帝依然允許他在地上設立他的王位。以便在全宇宙之前彰顯神的律法和他的政權。於是魔鬼就成了地上和空中的掌權者並作為世界的王,在天國門口與諸世界的代表會見。他年復一年地在從生靈面前控告基督和弟兄,他依然無恥地指責上帝為不義的,並把反叛的過失推給他。他千方百計地設法建立一個不會傾覆的政府,同時他又在天庭的議會聲稱他的成效甚少,是由於天上上帝的干涉。 
 
及至時候滿足,和平的君來到地上,他在仇敵政權的中心度一種無罪的生活,使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但無罪的一位竟被殺了,撒但為行義所定的報酬竟是十字架。從未墮落的諸世界拭目注視,不勝驚愕,當基督被掛在十字架上的時候。天庭議會就一致決定永準撒但再到天門。救主的眼光衝破烏雲喊著說,“成了!”現在這世界受審判,這世界的王要被趕出來。”(約12:31)他看到十字架的勝利就說:“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約12:31)“我聽見在天上有大聲音說,我上帝的救恩、能力,國度,並他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那上帝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

弟兄勝過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的道。”(啟12:10,11)在耶穌被釘十字架的時候。撒但就這樣被趕出諸世界的議會。基督說,“我曾看見撒但從天墜落,象閃電一樣。”(路10:18)這是他的第二次被逐。

基督復活以後,撒但知道工作的時候不多,就竭力為他國度爭奪百姓,如今他好象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地上的列國越發被管在他的權下。眾教會曾一度受聖靈的管理。但如今卻紛紛歸順了世界的王。行奇事的能力遍地盛行著,倘若能行,連選民也被迷惑了。地球上,少數保持認識上帝知識的人,四面受敵,被人追逐逼迫。但救主終必顯現,接他們進入如今他為他們所預備的聖城,惡人要被他顯現的榮光擊殺。他們有的陳屍遍野,成了雀鳥的筵席,有的被大地震所吞沒。在第七災中土崩地裂,來往搖晃的地球黑暗而可怕,它成了空虛混沌,這就是“混沌”“無底坑”或“深淵”。我又看見一位天使從天降下、手裡拿著無底抗的鑰匙和一條大鏈。他捉那龍,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擔,把他捆綁一千年,扔在無底坑裡將無底坑關閉,用印封上,使他不再迷惑列國。他被捆綁在無底坑裡用印封上,這樣,撒但就被拘禁在地球一千年,他再不能任意訪問其他世界,卻要獨居在地上,那裡一切生物都死了。他獨自思想,有時間反省自己六千年來反叛上帝寶座的歷史。他不再是遮掩約櫃的美麗基路伯,不再是天使樂隊的指揮,不再是天庭愉快的歌手,無所不備,充滿智慧和美麗了。他的榮光消失了,昔日曾帶著上帝慈光輝的面容,現在地呈現出六千年犯罪的陰險邪惡。這是撒但的第三次被逐,在一千年的終點,“必須暫時釋放他。”然後最後的毀滅臨到 罪惡的痕跡都消除了。

人若問“在撒擔受捆綁一千年和他斬時得釋放的時間內,將有什麼事發生呢?”向約翰所顯示的,正是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件。

 “我又看見那些因為耶穌作見證並為上帝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和獸象……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這是頭一次的復活,其餘的死人不沒有復活,直到那一千年完了。“(啟20:4,5)當基督在白雲上顯現的時候,他要差遣使者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太24:31)保羅看到這一幕景象,就寫道,“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上帝的號吹響,那在基督裡死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與主永遠同在。”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有福了,聖潔了……他們必作上帝和基督的祭司,並要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我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我們。”在一千年中聖徒住在上帝的聖城新耶路撒冷中,他們作上帝和基督的祭司,審判惡人的案件。保羅在哥林多書說,“豈不知聖徒要審判世界嗎?……豈不知我們要審判天使嗎?”(林前6:23)彼得曾注意到這審判作,他說,“就是天使犯了罪,上帝也沒有寬容,曾把他們丟在地獄,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審判。”(彼後2:4)

世上所發生的一切事,都記錄在天上,“因為人所做的事,連一切隱芷的事,無論是善是惡,上帝都必審問。”(傳2:14)“不要自欺,上帝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加6:7)

基督說:“我又告訴你們,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從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太12:36,37)天使在記錄每一人生活中的思想和行動,這一切要記錄在瑪拉基書上所說“紀錄冊”上。(瑪3:10)這是天上的日記本。其中不僅記載著言語與行為,也記載著引起這些行為的環境和動機,一個人出生地點也要記錄下來作為施行審判的重要項目。“當耶和華記錄萬民的時候,他要點出這一個生在那裡。”我要題拉哈伯和巴比倫是在認識我之中的。看哪,非利士和推羅並古實人個人生在那裡。”(詩87:4-)大衛祈禱說,“我幾次流離。你都記數,求你把我的眼淚裝在你的皮袋裡。這不都記在你的同子上嗎?”(詩56:8)每一次因罪或逼迫而來的憂傷,每一個追求更高靈性,並更親近地與上帝同行的願望都記在記錄冊上,其中的記載是沒有錯誤的,因為這是上帝的記錄。“我整天伸手招呼那叛逆的百姓,他們隨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看哪,這都寫在我面前……我先要把他們行的量給他們。”(賽65:2,6,7)

在天上每日的記錄中,總有一些事記錄在我們的名下,自然界也都傳授著這同一的教訓。在天上保存著一個記錄,在一個人身上也保存著同樣準確的一個記錄,人每日的舉動都影響著他的品格,並塑造他的容納某精神的器皿。正如陶士在陶工的轉輪中成形一樣,人的一切行為,包括他的表情,言語、姿態,在耶和華眼前都象展開的書卷一樣,赤露敞開。每一個人從生到死的全部生活都記在天上,在審判的日子,當案卷展開的時候,最小的事情和最大的事情在上帝面前都是一樣嚴肅的。人或許能向同胞隱瞞自己的品格,但這不過是因為他弟兄無能洞悉而已,人在出生時,記錄是空白的,但當人第一次呼吸的時候起,天使就開始記錄了。如果今日的生活僅影響到今生,我們可以輕忽的度過去,但我們每日的思想與行動乃影響著將來新的一代,上帝考慮到遺傳的影響,要向那些原該受刑的人宣布判決。在人間的法庭中,許多人往往要為上輩的罪而苦。但在末後的審判中卻不是這樣。因為記錄冊乃是無窮之主的記錄,他從起初看到末後,知道最秘密的思想。  
  
除了記錄冊以外,還有在聖經上多次提到的生命冊,其上錄有一切承認基督聖名向上天求助之人的名字。當門徒們因第一次傳道行程和勝利而歡欣的時候,求主柔和地責備他們:“要為你們的名記錄在天上歡喜。”(路10:20)羔羊的生命冊上記錄著真正歸向上帝之人的名字,記錄冊上的善行要錄在他們的名下,那些厭煩並離棄主之人的名字要從生命冊上塗抹,同時記錄冊上只留下他們所犯的罪。當一個的名字錄在生命冊上的時候,他就歸在基督的名下,而且因著他的信基督的善行就歸給了他,但當人棄絕基督,就沒有什麼善行可記。因為離了他,我們就不能作什麼。反之,在冊上不久就充滿了自私,驕傲和一切屬肉體活動的記錄,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加6:8)

但當一個悔改的時候,他就不再與過去犯罪的記錄有分,他的名要錄在生命冊上。他的罪已經被基督的寶血遮蓋。完全的塗抹了。“所以你們當悔改歸正,使你們的罪得以塗抹了。“所以你們當悔改歸正,使你們的罪得以塗抹。這樣,那這舒的日子就必從主面前來到。”(徒3:19)第三本冊子就是死亡冊。那些本可以得生卻選擇死亡之人名字錄在其中,每一個名字不都是罪惡的記載,他們是屬血氣,當他們與世界和魔鬼衝突的時候,得不到基督的幫助。“你們雖用鹼,多用肥皂洗澡,你罪孽和痕跡,仍然在我面前顯明,這是主耶和華說的。”(那2:22)何西阿所說,“以法蓮的罪孽包裹,他的罪惡收藏。”就是指著死亡冊。(何13:12)約伯說,“我的過犯被你封在囊中,也縫嚴了我的罪孽。”(伯14:17)

這三本冊子羔羊的生命冊,紀錄冊和死亡冊,聖經中經常提到,當查案審判在1844年開始的時候,生命冊打開了,在天父面前,基督用自己的血為一切名錄在冊上的辯護。紀錄冊雖然記有他們的罪,但基督的義遮蓋了他們,使這些罪轉移到死亡冊撒但的帳上。這就是基督在天上至聖所的工作。贖罪日大祭司在地上聖所中的工作,就是這個工作的預表,在那日祭司從聖所出來把手按在羊的頭上,在外院中承認百姓的罪,象徵著這些罪都歸在由“所派的人”到曠野的羊身上。(利16:20,22)這代表著啟20章所顯示的工作,當基督完成聖所工作的時候,以色列的罪都歸在曠野的羊身上。他被困在地上一千年,在孤獨淒涼之中,引誘贖民的罪責重重的壓在他的心頭。他的名字第一個錄在死亡冊上。以下也記錄著那些選擇他為王之人的名字。他們的人數不可勝數,就象海邊的沙一樣,在一千年中,義人要與基督一同作王民他一同審閱死亡冊,決定其中所記之人的刑罰。

 “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人有福了,聖潔了,第二次的死在他們身上沒有權柄……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從監牢裡被釋放。”

隨著上帝的聲音,大地要拋出長久睡在她懷中的死人。

 “死亡和陰間(墳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復活以後,看見聖城由上帝那裡從天而降。橄欖山從中裂開,聖城及其中,一切居民就降在其中 這時惡人看到義人的賞賜。然後,撒但就整頓復活之惡人的隊伍。慫恿他們攻取聖城,他的軍隊多不勝數,時由來自各世代的人組成的。智士,英雄,地上的偉人,君王,臣宰和富人都帶著他們臨死時同一顆自私和野心出來。這樣,人象海邊的沙一樣多。他們組織嚴密,精心操練,整裝列隊,在崎嶇不平的地面上向壯麗輝煌的聖城進軍,當這支軍隊走近那具有光彩的根基,珍珠的門戶,又蒙大君的榮光照耀的聖城時,門戶就關閉了。在這數不清的軍旅眼前,有萬王之王坐在高過城牆的色大寶座上,高舉上帝的律法。城內是符合這基本真理的人,城外是拒絕真理而選擇撒但為王的人,惡人有片時的機會瞻仰他們所失去的榮耀,他們要看到基督一切的榮美。十字架所表顯出來的救贖之愛的故事,要從始至終生動地向每一個人顯示,“他的角必被高舉,大有榮耀,惡人看見便惱恨,必咬牙而消化。惡人的心願要歸滅絕。”(詩112:10)“你們要看見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眾先知都在上帝國裡。你們卻被趕到外面,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路13:28)基督在眾人面前得到高舉,人人都在他面前屈膝,每一個被定罪的人也都讚美耶和華,撒但不得不見證上帝兒子真理的勝利。城裡的義人已經細察過牆外之人生活的紀錄。現在既看見進軍的隊伍仍受毀滅者的精神所控制,就認明上帝的判斷的全然誠實公義的。
    這時,上帝從他寶座向聚集的群眾吹氣,有由上帝那裡從天而降,因從地心崩發出來的烈火混雜,焚燒了他們。”

那迷惑他們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火湖裡,就是獸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他就被扔在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詩人的話就這樣應驗了。“義人在世尚且受報,何況惡人和罪人呢?”上帝的城猶如洪水的方舟安然漂泊於火湖的波濤上,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消化,地和其上的物都燒盡了。惡人成了義人腳底的灰塵。聖所表號性崇祀的最後之舉 把牛犢的灰倒在潔淨之所 到此迂到了實體。地球被火潔淨。罪惡及其所有的痕跡都消除了。鬥爭已經結束,真理的仇敵一切維護他主張的人都永遠的消滅了。地球已經準備好在上帝面前更新,並重新站那些因基督的愛從人類的毀滅中救出來的人。鬥爭是殘酷的。勝利是付出重大代價的。但基督既從雲集地寶座周圍的子民身上看到自己勞苦的功效,就心滿意足了。


作者:赫斯格著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1ac42uvx
  • 耶這◇家性藥◎-〇網﹉怎麼◎這◎.麼☆便宜﹂

    577Up.COM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