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是一個偉大的信號,向我們指出了新耶路撒冷和新的地球。品格的長進,會促使人走在那通往新世界的道路上,人類的歷史一直象潮水的漲落一樣,一浪一浪地衝擊著沙灘,偶然掀起一個特別高的波浪,大衛曾經有很多好的機會觀察人類進程的起伏或後退的腳步。他的失足使他寫下了許多詩篇,他祈禱說,“上帝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詩51:16)耶穌基督的啟示錄是雙重的歷史。它顯示了在曲折的經歷中,耶穌基督對人類對教會的慈愛,它也提示了那靠著上帝的恩典而成為從地到天之途徑的品格,基督所走的道路是通向新睡撒冷的道路,七教會的歷史是從基督離世起直到天門敞開迎接教會的時為止。

七印描寫了被殺的羔羊,在他百姓身上以的痛苦,在第七印揭開,眾天使從地上召集贖民的時候,天庭就寂靜了。天下各國的人都聽到七號筒的吹響,全世界都知道了人子的故事,隨著第七號筒的吹響,列國的王權就交給治理全地的萬王之王基督手中,他的首都是耶路撒冷。

基督的降生,他的被釘以及他升天以後在天上的工作 這一切都向我們指出恢復了的國度。獸和獸象的歷史,記載了他國度的百姓所受的逼迫。我們若研究十四萬四千人,就可以知道他們就是餘民,是從毀滅的深坑中救出來的,他們要作君王和祭司,永遠治理世界,七災無非是一切反對上帝律法的勢力,自取敗滅的一個標誌。這些災難為地球潔淨鋪平了道路,並預備了上帝樂園的恢復。

基督在天上預備聖城,同時他也在地上造就他子民的品格。聖城和百姓要在新的地球上相遇,在啟示錄書中有許多引入進入那通向聖讓戶的路徑。最後一章是其他各章所記之歷史的總結,他描寫了從罪惡中救出來的地球 就是恢復了的伊甸。

當初在伊甸留在世上的時間佔地球歷史四分之一。園門的關閉和天使把守生命樹的事對於洪水前的世代乃是一個奇妙的教訓,在全地被洪水毀滅的前夕,樂園被提到天上,此後,又應允說,“得勝的,我必將上帝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他給吃。”(啟2:7)

在伊甸園中生命樹栽在生命河的兩岸,亞當和夏娃如果長期食用樹上的果子,就必永遠活著,河水是賜生命的,地上的河流由於罪的咒詛失去了這種能力。然而每一條流動的河仍然會令人想起從上帝寶座那裡流出來的水。這水的源頭就是上帝 一切真理的泉源。水從無窮無限的上帝那裡流出來。象徵著真理在地上的傳播,在伊甸園中水預表基督,在那裡人能與他自由交通,如同白白地喝清潔流動的水一樣,雖然從寶座流出來的水時常灌溉土地,但那裡的河道從來沒有氾濫溢漲,在新世界中,江河也恢復了,基督要親自把他的子民領到生命水的源頭。“他們必因你殿裡的肥甘得以飽足,你也必叫他們喝你樂河的水,因為你那裡有生命的源頭”“你們一切幹的都當就近水來。”聖靈和新婦也都說來……口的人也當上穌說,“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你若知道上帝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詩36:8,9;賽55:1,啟22:17;約4:10,14)

約翰喜歡這個比喻,他似乎領會其他門徒所沒有領會主的話,這也許是因為他的寫福音書以前曾清楚地看到新的世界描述,以致他想起了基督所說過的一些話語。

每一條河流都預表著生命水。每一株樹都能使那傾聽上帝聲音的人想起那生長在河流兩岸的生命樹這樹雖然被提到天上去了,但它的樹條垂到地上,其果子已經象徵性地提供給那些心靈飢餓向上伸手的人,在新世界中,他要真正的開開並按月結出果子。十二樣果子供應每個生靈的需要。他們必不至缺乏。“樹止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各國發生戰爭是由於人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而來的。在新的地球上沒有那果樹,末日的大火要毀滅一切吃那樹上果子的列國,但由於吃那繹上果子所造成的疾病要被生命樹的葉子醫好。“因葉子乃為治病”。(結47:12)

基督就是生命樹,生命糧和生命水。人必須在他裡面活著。在新世界和在今生一樣,自然萬物也都表顯基督對人類的愛心。當贖民分享生命樹果子的時候,他們就必想起自己得救的經歷,上帝曾經試驗每個人和每個國家,證明他們生活在分別善惡樹之下吃生命樹的果子是可能的。這就是信心的生活。那些在新世界中團聚於生命樹四周的人,將是那些曾不受身旁分別善惡樹果子引誘是專心吃生命樹果子的人。

上帝希望以色列人彰顯天國的真理,他們若能順從他的引導。他就願意藉著他們向全世界證明生命樹是能夠在地上開花。其上的葉子可使他們得到醫治。但以色列人不願意單吃上帝的食物。他們混著善惡,與萬邦各國同流合污。在地球復興的時候,各國、各族、各民將聚集一起,第一次用共同的語言敬拜我們的上帝,生命樹的果子的葉子要賜給萬民,基督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19:10)因罪惡的侵入而失去的生命水,生命樹,以及所應許的每一福分,都要恢復。

天使對約翰說:“以後再沒有咒詛”“從前的事不再被紀念,也不再追想。你們當因我所造的永遠歡喜快樂。因為我造耶路撒冷為人所喜,造其中的居民為人所樂。”(賽65:17,18)這付快樂的圖景包括家庭的團圓。這是有關新世界最美好的應許之一。罪惡曾損壞了家庭的關係。咒詛以種種形式進入所有的家庭。家庭一直是天地之間最緊密的紐帶。在罪和深重的墮落中,母親們對於子女所表現的無私的關懷,以一種足以打動每一個心靈 從寶座上的上帝直到藐視他聖名的不信者 的語言說明了基督的愛。“我們愛上帝,因為上帝先愛我們”的真理萬世永存。(約14:9)從罪惡的污泥中所發出來的每一愛的感情,都反映了上天的愛。凡具有這種愛心的人,必在新世界中得到報賞。因為上帝“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詩68:6)“聽禱告的主啊,凡有血氣的都要來救你。”(詩62:2)今日許多家庭是不同心的,一些人希望吃靈糧,另一些人則要吃地上各國所吃的食物。因此就形成一條界線,屬靈的人站在一邊,屬血氣的人站在另一邊。“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和永生。”(加6:8)在末日分別的工作結束之後,上帝要把屬靈的人按置在從未受罪侵襲之人的家庭之中。父母對兒女的愛代表天父對人類的愛。為了安慰傷心的母親,上帝應許在地上失去的孩子必在新世界交還他們的母親。上帝向以色列人所發的一切應許,都必應驗在真以色列人身上。母親們喪子悲哀已經感動天庭,“在拉馬聽見號叫痛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的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耶和華如此說,你禁止聲音不要哀哭,禁止眼眼不要流淚,因你所作之工必有賞賜,他們必從敵國歸回。”(耶31:14,15)這有關母親哀哭的預言,曾經應驗在希律時代伯利恆母親的哭聲中,也應驗在一切以色列的母親為殘廢的兒女所發的哀哭中。這個預言也包含著孩子復活的保證。

當公義的日頭 其光線有醫治之能 升起時候,他們必出來跳躍。如圈裡的肥犢,“不再有數日夭亡的嬰孩,也沒有壽數不足的老者。”(賽65:20)因為不再有咒詛,也不再有死亡。兒童要跳躍,如同圈裡的肥犢。(瑪4:3)在那生命之地沒有人會死亡。在大地更新以前,百歲的孩童仍會死亡。因為罪人是被咒詛的。但這些事過去之後,他們將走到生命樹旁,並喝生命水,以至活到永永遠遠。在過去的死亡,咒詛之地將設立上帝和羔羊的寶座。上帝的寶座是生命的寶座。

創世以來,人第一次面對面看見上帝。人類受造暫時比天使微小一點,我們在世的時候曾禱告說,“使你的面發光,我們便得救。”(詩8:3)那時他面上完全的光將顯在人眼前,“他的名必寫在他們的額上。”

創世紀是第一次用人的闡明救恩的計劃,聖經中以後的各卷又進一步解釋創世紀所敘述的真理。啟示錄是俄梅戛,聚集著一切真理的光線 是一切道路的會合。22章是啟示錄的大綱,加百列見約翰似乎難以相信所見之事,就再一次說,“這話是真實可信的。”當這一切異象向約翰顯示的時候,地球還沒有成為樂園,照人的眼光看來,那個世界離今日似乎是遙遠的,但“主就是眾先知被感之靈的上帝差遣他的使者,將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她僕人,看那,我必快來,”約翰看見並聽見這一切事,就再一次俯伏在加百列腳前要拜他。天使再次說,“千萬不可。”加百列聲稱自已和約翰以及一切守這書上預言的人是同作僕人的,天使和人一樣都順從上帝啟示眾先知的話,因為預言是上帝律法的表達。

加百列曾不止一次的吩咐先知但以理封緘預言,直到末時。但啟示錄的預言卻並沒有封緘。加百列清楚的吩咐約翰不可封了所寫話。因為應驗的時候近了。所用的語言能有字面意義,也有預言意義,其中所記載的是從約翰時代開始一直伸展到永恆的將來。基督快要再來了。他降臨的預兆也已顯現。

1844年,預言的時期屈滿,這是但8:14中二千三百日的終點,這也是一個新工作的開始。當預言所說即將實現的大事,就是審判工作結束的時候,基督就從他審判的位上站起來,宣布說:“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他說這話的時候,諸一就為他的降臨作準備,“看那,我必快來。”在恩典時期中,人因著歸向基督,內心就可以得到潔淨,使自己的心成為上帝旨意的通道。唯有這樣做他僕人的人,才能得稱為在額上寫有他名的人,其他所有的人則是污穢的。是說謊之人的父,撒但家裡的人。

基督在二千三百日的終點,開始進行審判工作。今日審判的資訊正向全地傳揚,並要擴張到大聲呼喊:“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死亡。”但順服聖靈能力約束的人,必從聖靈收永生。世界的審判,義人的賞賜,惡人的刑罰 這些題目乃是永恆織機上織布的纖紗。

伊甸園和新世界的關係極為密切。因而在啟示錄中多次提到“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我是初,我是終。”“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那在你們心裡動了善工的,必成全這工作,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提後1:12,腓1:6)儘管有罪惡侵入,但那從立定大地根基之前,就已計劃的工作,必不折不扣的完成,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那在死蔭幽谷的歷程中發展起來的堅強的品格。

在伊甸中,天使曾在生命樹旁向人傳達上帝的話。人若順眾,就有權利吃那樹上的果子,撒但則聲面從誡命乃是苛刻的要求。人若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可以變成上帝一樣,歷代以來的所有謬論 希望靠別的方法得永生而不必順從誡命,一直是爭論的題目,當初在伊甸園中,誡命和生命樹是連在一起的,基督在他親口教訓和他的生活中,再次將他們連系起來。“我對你們據說的,就是靈,就是生命。”約翰論到站耶路撒冷門口的人說,“那些遵守他誡命的人有福了。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權柄到生命樹那裡,也能從門進城。”

耶和華的律法是生命的律法,那些受印的人乃是遵守誡命的人。地上最後的鬥爭,將要集中在上帝律法不一的問題上,所以在這最後一章中這個問題作為另一概經常纏繞打結的纖紗,結實地織進它自己原來的位置上。城外是那些犬類和行邪術的假先知,殺人的,說謊言編造虛謊的,以及在生活中羞辱基督聖名的人。但主對教會說,“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為眾教會將這些事向你們證明。”“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啟14:12)作為大衛的子孫他的話帶有治理全地的權威,他的誡是他寶座的根基和他國度的綱領。他是明亮的晨星,引導著全宇宙,他的顯現報告了新的一天,就是永恆歲月的破曉,的一天快要來到,這一事的開始,將舉行羔羊的婚筵。聖靈,新郎,新婦都為這次筵席發了邀請。來這個字是有能力的,因為這話是上帝和聖靈所說的。彼得在海面有這引經驗,救主說,“來,當門徒信的時候,海浪就成了凝固的立足之地,而當他懷疑的時候就開始下沉。今天聖靈說,‘來’,凡相信上帝救恩大能的人都將為‘來’字所帶領。這是有生命的話,如同創造天地時上帝所宣布的話一樣,樹木怎樣年復一年地不斷生長。橡樹怎樣結出橡子,按時長成新的橡樹,照樣,那些響應邀請的人將重述‘來’字,凡願意的,都可以取生命的水喝。那些有‘道’活在心裡的人,將成為重述邀請 ‘來’字的話的回聲。”你們一切乾渴的都當就近水來。

“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當謹守遵行。”這是上帝說話的聲音。“所吩咐的話,你們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好叫你們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華你們上帝的話。”(申4:2,申30:1)

“上帝的道”是純潔的,每一句話都包含著永生,人若踐踏其中的一句,這一句話必起來攻擊他,並從生命冊上去他的名字。

加百列給予先知約翰的耶穌基督的全部啟示錄說明了我們的天父和我們的長兄莫可言宣的慈愛,說明了天上眾生渴望與罪惡相爭的結束,也說明了人類將恢復了近寶座的地位,基督臨別的話關係到他的降臨,他為了加深我們的印象,就親口宣布說,“我必快來。”當雲彩來接復活的救主時,他留下了臨別祝詞說,“我就常與你們同在。”他親自賜給我們今日等候結局之人的資訊,乃是“我必快來。”我的心應當象那樣回簽說,“主耶穌阿,我願你來。”


作者:赫斯格著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