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衛星印証過紅海

1988年,法國人造衛星SPOT拍攝埃及、西奈半島及沙地阿拉伯,通過高科技的分析方法,發現了在沙石的下面有一條古老道路,是一條群眾腳步所踐踏出的路徑。

根據國際著名的衛星圖片分析專家Horizon Research的George Stephen指出,用最新的科技,「可尋出大地上的勢力形成,例如在一濃密森林中,可找到照片不能探測出的路徑來,……因為路徑將會比週圍的地方較為熱一些,若通過正確的過濾器及技術,可以分出其不同,而將一條數千年前的古老道路分辨出來。」

有關在中東的發現,Stephen表示:「我如今能夠確定的,是有一條路徑,從(尼羅河)三角洲一帶,沿著蘇彝士灣東岸直向南走,到西奈半島的尖角一帶,而且沿這路徑有大規模紮營的痕跡,一條路徑直去到天倫海峽(Tiran Strait,即西奈東面紅海的 Aqabar灣西岸)的水邊,之後在對岸水邊繼續出現。這似乎指示這是過紅海的位置。這路徑已有數千年歷史,是由極大數目的群眾所造成。」

這發現與傳統學者的觀點不同,也解決了一些大疑難。傳統的觀點,認為過紅海應是指西奈半島以西蘇彝士灣,或者是中間的一個藻海,(Reed Sea 或是埃及邊界的一條古代运海), 也有认為根本不是紅海,而是埃及與西奈以北的地中海岸邊的海岸、湖窄岸。但這有一大疑難,即以色列人出埃及,根本可從陸路出西奈曠野,何必拐一遠路向南去經紅海或藻海,或向北走海湖窄地呢?北邊又有埃及與巴勒斯坦的戰爭狀態,根本不可能走北路,向南則不必經紅海或藻海,所以這些推測均有誤。

若是由天倫海峽過海,則是被追擊時不能不跑到海邊,才被迫有過紅海之舉。但若由埃及走向西奈東邊,理應有十多日,何以埃及軍如此遲才追到呢?根據Larry Williams的分析,那是因以色列人是在三天行程外的埃及邊界上突然逃亡,故邊界部隊跑往首都底比斯急報,也須兩三天,法老王得消息後,召進軍隊也須四天,再追三天路才到邊界,已花了十天左右時間,才由邊界追落西奈半島,約十九天。大概追到時,以色列人也可走到天倫海峽一帶了,於是電影那一幕偉大的過紅海事件,完全有可能在西奈半島東岸發生,而且所過的真是紅海,不是海邊灘或小湖,如此才符合以色列人自己的講法,而不加入現代人的幻想。

紅海分開之謎其後兩位探險家Larry Williams 及Robert G.Cornuke,根據這路徑為地圖,尋找出埃及的証據,結果有驚人的發現。

此路徑行至西奈半島東岸的紅海天倫海岸邊消失,又在對岸再出現,似乎是在這裡過紅海了,這兩位探險家即潛水至紅海底,發現海底是一高出海床的硬石陸橋,這首先解決了過去的一個謎。舊約記載以色列人過紅海時,上帝把海水分開,以色列人即從乾地走過。這是很奇怪的,縱使海水分開,海底自應是一團團濕軟泥,怎可能是乾地呢?故近代一些學者也主張過紅海必是神話傳說,不可能是真事。

但如今兩人在海底的發現,卻顯明若紅海真的分開,這硬石陸橋並不是濕泥地,可以成為一乾地,使百萬人走過而無困難。

至於紅海有無可能分開呢?舊約聖經記載,上帝使東風吹了一夜,海就分開,那是真事嗎?人文主義猶太教創始人Sherwin Wine拉比就認為不可能,學者R.Eisenman 認為這祗是民間幻想與狂熱敬虔的產品。

然而據學者Dwight Pryor研究指出,1799年拿破崙的工程師在蘇彝士灣發現一水底陸橋,且在強風下,將水吹開,即形成陸地。拿破崙勇敢地走進去,但因風向改變,水即回流,差點把這未來英雄淹死,幸拿破崙終及時逃出生天。

這處境能通過科學檢查嗎?有兩位科學家真的在實驗室重造這地理環境,一是佛羅里達州大學的海洋地理學家Doron Nof,另一是羅德島大學測量學家Nothan Paldor。他們創造一個海洋地理學(Oceanography)的數學模式,

依據紅海的窄長地形,及极浅的海床,然后由西北吹強风,可能把海吹浅,海岸得延长一哩寬,十哩長,而成一陸地。他們遂在實驗室造一模型,一邊為浅水地,一邊為深水,之后以強风吹之,水即如牆往後退,露出了陸地,他們因此認為,強風吹開大海是可能的。

但他們的假設是須西北風,而非東風。不過如果我們把地點由西岸的蘇彝士灣,改為東岸紅海的Aqabar灣天倫海峽,情況就不同,在東岸吹的是東風,或東北風。而且天倫海峽不是在海岸邊,故強烈東風,可能把海吹開為兩邊,使海水如兩牆分開,而不單是把海岸線吹退一哩了。

從地理環境和科學實驗看,紅海分開在自然上是可能的,從人造衛星發現的古道看,歷史上以色列人亦似真走到一邊,而又在另一邊出現。那麼紅海的分開,似是一歷史事實,但其根源是否僅為自然原因呢?問題是摩西由誰指引去找到恰當這位置,而又剛好在埃及軍追至時紅海分開呢?這是否意味著上帝在這特定時空,用這自然環境而施行祂的大能呢?

創作者介紹

腳步近了!

heis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